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推倒自己的各种姿势+番外 作者:茶杯兔

字体:[ ]

 
《(主攻)推倒自己的各种姿势》作者:茶杯兔
 
风格:原创  男男  架空  '未设置'  正剧  修真  高H
 
简介:
    修真界沈家嫡长子沈澜在经历了灭族之难后在仇家迷影宫的地牢中含恨而死。
    死后以幽魂在迷影宫徘徊游荡。
    然后……他发现自己回到了过去并且变成了他最大的仇人——迷影宫的宫主,洛霖安!
    而现在他的地牢里正关着刚经历过灭族之夜的过去的自己……
    而且他还发现洛霖安的身体竟然对与其双修之人有极大帮助的体质。
    为了不让自己白回来一趟,原沈澜,现洛霖安,决定用双修帮助过去的自己提升修为。
    自攻自受,虽然身体不一样了,但是灵魂是一样的_(:з」∠)_
    专注主攻一百年。没错,顶着洛霖安壳子的那个是攻!攻经过多年幽魂生活性格已经变化……和那只青葱的小受性格不一样。
    小受前期有点排斥攻,后期会视情况黑化的~~~~黑化的忠犬受更美味=_,=
    
 
    第1章 重生?穿越?
    
    沈澜感觉到了温暖,热度从四肢蔓延上来,逐渐侵占了全身。
    诶?温暖?为什么我会感觉到这些东西……我不是,早就死了吗?
    沈澜慢慢的睁开眼,金红的天然蚕丝床帐,身上是柔软恍若无一物的丝绒,但是却感觉不到一丝冰寒。身底下更不用说,巍峨山的特产,也是无价之宝,春山绒。不管使用之人是冷是热,它都能让人感到无比舒适。
    即使是沈家的巅峰时期,也难以弄到春山绒,更别说是一张春山绒被!
    光是这床帐之内便如此奢华,沈澜已经能想象到床帐之外的景致了。不知是不是错觉,沈澜总觉得这些他好像在哪见过。在哪来着?
    思索无果的沈澜决定先起来,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沈澜越看越觉得这里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沈澜幽幽的想,也许是做鬼太久,记忆都消散了。不过,那张脸……咦?咦咦咦咦?!!!!
    卧槽卧槽卧槽!!!
    沈澜把脸捏得通红之后才悲痛万分的接受了那张看着就想用刀子去割的脸是他的,嗯,现在是他的。
    特么的这张是他仇人的脸啊卧槽!谁这么恶毒让他顶着他仇人的脸!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沈澜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看着这里是如此的熟悉,他做鬼的那些年不知道晃进来了多少次啊!只不过和当时用的视角不同,所以才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宫主,左护法大人求见。”门外传来的声音把沈澜吓了一跳,深吸一口气,沈澜淡定的应了声,“让他在外面等着。”
    “是。”
    一炷香之后,沈澜坐在上座,左护法跪在下方,悠然的品了口茶,沈澜才让左护法起身,“何事?”
    “宫主,前日从沈家庄搜出的东西已经清点完毕,正如宫主预料,曜晶石被放在沈家庄的密室之中。”左护法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恭敬的递到沈澜面前。
    沈澜心情复杂的接过盒子。这个是他们家的至宝,曾经是。
    在修真界,沈家庄也算得上是一派大家,家中也有一脚踏进化神期老祖,虽然到了沈澜这一辈,已经没落许多,却仍不失正派大家的风范。
    沈澜从小便听从长辈的训诫,日日勤奋修炼,只为振兴家族。然而,这一切都在那一夜被颠覆了。灾难的源头便是这曜晶石。
    曜晶石是沈家庄从数百年前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至宝,至宝自然拥有诸多好处,也自然引来了豺狼野豹。
    迷影宫只用了一个晚上,沈家庄上下几百口人血染门庭。曜晶石被夺,沈澜也被囚在迷影宫的地牢,怨恨着死去。
    灭族之仇,夺宝之仇,这一切的根源都在迷影宫的宫主,洛霖安身上。
    而现在的洛霖安,则是曾经含恨死去,又以幽魂之形在迷影宫飘荡了近百年的沈澜。
    曾经的沈澜,现在的洛霖安,漫不经心的摩挲着装着曜晶石的盒子。如果是刚刚死去的沈澜估计会接着这具身体的身份疯狂的报仇,又或者会立刻杀了眼前的左护法和站在门口的侍女。
    但是现在在洛霖安的身体里的沈澜,是经历了灭族,经历了死亡,游荡了百年,看尽了世间的真真假假的沈澜,早已不是当年单纯冲动的少年了。
    “……宫主?”
    沈澜,不,洛霖安被左护法的叫声拉回发散的思维。然后发现在场的两人都是一副战战兢兢,冷汗直冒的样子,左护法还好,只是身形有些晃,门口的侍女却已经软在地上了。
    洛霖安轻叹一口气,收回刚刚不由自主发出的威压。
    威压一收,两人都轻松不少,“……沈家的人……都已经清理干净了?”洛霖安低沉的嗓音让左护法又抖了抖。
    “是,只有沈家嫡长子,沈澜被重伤扔进了地牢里。要把他也一起清理干净吗?”
    听到沈澜的名字,洛霖安有点反应不过来,而后才恍然,这时候沈家刚被灭族,而曾经的他也被重伤拖进了地牢。虽然不知道原来的洛霖安为什么不杀他,不过既然现在是他接手了洛霖安的身体,他不介意帮曾经的自己一把。
    “不必,看好他,别让他死了。”
    “是。”
    找了个借口将左护法打发掉,洛霖安拿着盒子回自己的房间,他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这一连串的事情。
    沈家的覆灭明面上是迷影宫做的,实际上往这里边伸手的可不止迷影宫一个。他作为一只幽魂飘荡的时候可没闲着。
    大致将这段时间之后的事情梳理了一遍,洛霖安换了身黑衣,打算去看一眼在地牢里挣扎的过去的自己。
    洛霖安作为宫主,自然是一路畅通,看管地牢的迷影宫一众见到宫主的到来受宠若惊,这些人恭敬狗腿的样子让洛霖安也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当初他作为沈澜的时候这些人可没少给自己添伤。
    挥退想要跟着的众人,洛霖安悄声无息的溜进关押沈澜的牢房。沈澜背靠的墙,半躺着,身上的伤看起来被粗糙的收拾过了,估计是因为洛霖安发话让他别死的缘故。沈澜身下铺着干草,这应当也是他得到的特殊照顾。
    洛霖安仔细的瞧了瞧沈澜,以他人的身份看自己还是第一次,有点新鲜。许是受着重伤的缘故,沈澜神情憔悴,脸色发白,睫毛不安的颤抖着,即使是睡着也不安稳。
    被当成家族继承人教养长大的沈澜何时有过这种狼狈的模样,这种境地,没经历之前,沈澜是绝对想都不会想到。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沈澜面前的洛霖安伸出手,将沈澜凌乱的头发往耳后撩。低头的洛霖安猛地对上一双带着怒恨、防备、恐惧和不安的黑曜石般眼眸。
    “你想干什么?!”沈澜喝道。沙哑的嗓音让原本凌厉的问话宛如轻声询问。
    洛霖安低笑,“你猜。”
    “魔头!我早晚会杀了你!你……!”
    洛霖安用力捏住沈澜的下巴,一边贴着沈澜的耳廓喷着热气说话,一边手指不安分的摩挲着青葱的下巴。“小孩,你父母没教过你什么叫审时度势,什么叫隐忍不发么?找死也别用这么低端的方法。”
    沈澜咬牙切齿的盯着洛霖安,眼神狠戾得看起来恨不得在洛霖安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不过却是没在说一句话。
    洛霖安满意的拍拍沈澜的脸,“想杀我,就好好活下去~”刷完仇恨(存在感)的洛霖安愉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洛霖安翻遍了房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洛霖安从书柜里翻出几本功法,对比之后找到了原本的洛霖安正在练着的功法。醒来这么久,洛霖安还没有检查过这具身体的修为。
    在床上打坐入定之后,洛霖安让灵力顺着经脉运转,用神识探查着。然后在丹田处看到了元婴……卧槽!元婴啊!
    第二天洛霖安睁眼之后又发了好久的呆。他表示信息量太多他有点接受不能。他以前就觉得洛霖安的修为深不可测,没想到居然已是元婴后期,明明并不比他大多少。这让从小就被称为天才的曾经的沈澜感到深深的无力。
    话说,他们家老祖也只是能勉强称为化神初期而已,洛霖安居然已经是元婴后期了!后期啊!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只有原来的洛霖安和现在的他知道,洛霖安的身体居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金系至尊纯阳之体!
    不过打坐一晚上,体内灵气便增长如此之快便是证据。神识扫视之下,能看到丹田处的元婴周身隐隐散发着金色光芒。
    拥有金系至尊纯阳之体之人的*液对与其双修之人修为增进有极大的作用,若是让人知道洛霖安是金系至尊纯阳之体,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爬上洛霖安的床!
    若是洛霖安修为太低,若是没有迷影宫,他早就成了多少人的鼎炉了!
    想到这,原沈澜无比感谢原来的洛霖安的修为是如此的高。原来的洛霖安说不定也是因为这个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得如此之快。
    洛霖安默默的在自己的日程之中添加了修炼,修炼,再修炼。
    上午处理完左右护法拿过来的事物,洛霖安去扒拉已经变成自己的宝库。迷影宫的宝物比起沈家庄只有更多更好,光是看洛霖安的卧室就知道了。
    面对迷影宫,沈家庄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那个带来灭门之祸的曜晶石。原来的洛霖安也许是想要曜晶石来帮他突破化神,只是现在的洛霖安看到曜晶石就一阵别扭,能不用就不用。
    洛霖安还真的挖出了不少宝物,虽然都没有曜晶石好,不过现阶段洛霖安只想稳固修为,突破化神不急于一时。
    洛霖安还顺带拿了不少给沈澜疗伤用的好东西,把东西一股脑塞进储物戒中,洛霖安脚步轻快的朝着地牢走去。
    今天洛霖安进来的时候,沈澜是醒着的。依旧用着愤恨和戒备的眼神看着洛霖安,除了一开始在洛霖安碰到他的时候颤抖了一下之外,就一直挺直着身板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洛霖安检查了沈澜的经脉和内伤。别看这小孩苍白着脸一言不发,曾经经历过的洛霖安知道,沈澜现在浑身上下都疼,丹田更是灼烧一样,内里又疼又热。热完开始发冷,一冷一热,那感觉简直酸爽。
    “脱衣服。”洛霖安检查完沈澜的内伤,开始从储物戒中往外掏伤药。
    
    第2章 地牢(H)
    
    等把药摆了一地,洛霖安才发现沈澜居然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脸色发青。“怎么了?快脱呀。”
    “……禽兽。”沈澜忍了忍,没忍住,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洛霖安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歧义有多大,玩心忽起,洛霖安勾起嘴角,身子一探,手腕便牢牢的扣住沈澜的肩,低头凑近沈澜的耳垂,处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青涩的雄性气息满灌着洛霖安的鼻尖,心尖好似被挠了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