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剑三]吓得我小鱼干都掉了 作者:王辰予弈(上)

字体:[ ]

文案
大唐江湖的明教弟子重羽从小在西域长大
虽然一身武学精湛,奈何初入江湖之时,还说不好中原的官话……
当他好不容易在那群凶残的中原人里混了个脸熟之后
却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多变的世界这么可怕QwQ
 
本文全名为:吓得我小鱼干都掉了也没隐身%>_<%!
 
相关设定
①快穿文,涉及的世界有武侠剧情、剑三本土剧情、原创剧情世界等等
②主角原本生活在剑三江湖中,自带游戏系统
③主受,1v1,不过估计当成无CP剧情线应该也不违和Orz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武侠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重羽 ┃ 配角:玉维仪,很多很多人 ┃ 其它:剑三,武侠,CP可冷可冷了……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刚刚来到中原的喵哥重羽因为回答错玲珑阁主的一个问题,直接带着一众跟宠以及刚抓到的一只惊恐的灰鹅穿了。作为一个三观微妙还说不好中原官话的西域人,他和叶孤城的第一个照面,就把正准备紫禁之巅决战的城主给砸晕了……即使到了别的世界,依然兢兢业业发布任务的系统,更是一步一步将喵哥拐带到了分分钟把人吓掉小鱼干的奇妙旅程之中。作者言语流畅,文笔优美,生动的展示了一个长相邪气Boss脸的高冷喵哥在异彩纷呈的世界中,同各地土著相处交锋时令人忍俊不禁的有趣场景。随着情节展开,喵哥重羽神秘的过去和期待的未来也在时间交错中娓娓道来……
==================
 
第1章 西域喵少年
 
  烟花三月,春光融融。
  江南的春天来得比北方大漠要早上许多,扬州城外几场绵绵的春雨已经将大地染绿,轻柔的春风拂过护城河,也熨暖了一顷清可见底的水波。
  重羽自幼在西域大漠中生活,虽然圣墓山下的遥远绿洲之中也有草木翠色,但是,抬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远方依旧是风烟卷起的大漠沙粒,来到中原之前,重羽从来不曾见到这般温暖明媚眼睛里映满了苍翠欲滴的春色。
  扬州城的城门外,一座茶馆里,老板娘赵云睿正笑意盈盈的支使着几个江湖侠士帮忙。重羽自西域一路行来,终于得见江南一带的人情世故,心中好奇,便也走进了茶馆里,正巧听到旁边那桌上,黑腾风和白游鳞两人在一个纯阳宫弟子口干舌燥的调解下,勉强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重羽听得有趣,又想到了在昆仑玉虚峰上遇到的那个藏剑山庄弟子叶觉非告诉自己的可以帮茶馆老板娘做事换取酬劳的事情,喝完一杯茶之后,便站起身来,走到了赵云睿身边,因为他的中原官话还不够流畅,对着茶馆老板娘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便刻意语速缓慢努力让自己说话清晰的开口问道:“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茶馆老板娘看了他一眼,见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迥异于中原的劲装打扮,头上大大的兜帽刚刚摘下,露出了额头上镶着宝石的金色额饰和一双碧色的眼睛,就像一只刚刚睡醒的小猫一样单纯明亮。那张精致如同雕刻的脸上,明明还带着少年的稚气和懵懂,却依然不难看出等他长大之后,该会变成怎样一副邪气四溢的绝美面孔……
  这少年长得有点作孽啊……茶馆老板娘赵云睿在心里默默想着。
  虽然茶馆老板娘只是守着这一间小小的茶馆,但是她却看到过大唐江湖中无数的侠士从初出江湖到名动天下,端的是见多识广、眼力不凡。
  茶馆老板娘心里想归想,嘴上却随口说道:“你帮忙去给那桌的客人上一壶蒙顶石花吧!”
  赵云睿的声音刚刚落下,重羽就听到了“叮”的一声系统提示,打开任务列表之后,上面果然出现了一个新的任务:【品茶鉴水·蒙顶石花】。
  重羽按照茶馆老板娘的要求,给客人来来回回的上着各种茶,然后又去远处打水,还有去听梵星禅师讲禅……
  好一会儿,等重羽终于忙完之后,赵云睿先将那些酬劳给了重羽,然后又伸出手来指了指一个坐在茶馆角落里的小女孩,对重羽笑着说道:“那位琳琳姑娘自称是玲珑阁主,你不妨去和她说说话,也许会有些不错的收获。”
  重羽自然应了下来,当他走过去之后,还不等重羽开口,双手托腮坐在椅子上还不停的摇晃着双腿的玲珑阁主琳琳便极为认真的打量了他一会儿,相当干脆的主动开口道:“你是明教弟子?”
  “是,我——”重羽的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玲珑阁主兴奋的话语所打断了,只听她小声嘀咕了一句,可算是碰到明教的人了,然后又抬起头来笑眯眯的看着重羽,开口问道:“红衣教主阿萨辛为何要打上明教试图劫持陆烟儿?”
  重羽看着玲珑阁主稍稍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竟然知道在西域明教发生的事情,一时间,那双碧色的漂亮眼睛里也带上了几分迷茫之色。
  玲珑阁主犹自继续道:“第一,陆烟儿的存在是陆危楼背叛他的证据!第二,陆危楼不让他看女儿所以他只好用暴力手段了;第三,为了长风万里卫栖梧!”
  “……”重羽看着玲珑阁主,一脸的无言以对。
  他本以为,自己只是还说不好中原的官话,但是听别人说话总是没问题的。可是,和这位琳琳小姑娘交谈了几句之后,重羽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到底是自己对中原还不够了解、所以听不懂这里的官话,还是这个小姑娘说话时说的不对?
  重羽和玲珑阁主大眼对小眼的互相对视了一会儿,正当重羽决定当她是童言无忌转身离开时,玲珑阁主突然开心的一拍手,笑道:“哈哈,问题回答错误!我要惩罚你哟!”
  重羽眯了下眼睛,刚要开口,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时,莫说是玲珑阁主琳琳了,就连赵云睿的茶馆都已经消失不见。
  刚刚还是阳春三月春光明媚的清晨,转瞬之间,周围的景象竟已成了晚风萧瑟的九月秋霜,就连天色都变成了黑压压的夜幕时分。
  重羽如今所在的地方,是一方僻静的小院。院子靠东墙处有几间平房,透过窗纱,隐约能够看到一豆灯火摇曳。
  虽然心中满是震惊,重羽的双刀依旧背在身后,只是左手却已经轻轻的往刀柄的方向滑去。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形,除了点着灯火的屋子里,此处似乎并无旁人。
  重羽稍稍松了口气。
  视线向下落时,重羽不由得微微一怔。就在他的面前两步远的地方,一只惊恐的灰鹅正睁着那双圆咕噜的眼睛,翅膀都僵在了那里。
  重羽心中一动,当即下手捞住了那只灰鹅的脖子。
  在他的手指碰到灰鹅的瞬间,又是“叮”的一声系统提示:【一只惊恐的小灰鹅,看到你走过来,惊慌地嘎嘎叫着,却忘了逃走……】
  重羽抓到惊恐的灰鹅之后,正要把它装进宠物木屋里,那只刚才一直呆呆的灰鹅终于“嘎”的叫了一声,瞬间打破了漆黑沉寂的夜晚。
  “什么人?”随着一声冰冷而平静的话语,房屋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人提剑从屋中缓缓走了出来。来人墨发珠冠,白衣乌剑,一双眼睛在夜色中看来,就像是两颗寒星般锐利逼人。
  重羽的手里还掐着那只惊恐的灰鹅的脖子,瞬间屏气凝神。
  重羽抬起头来,看着那个浑身都透着股肃杀剑气的男人,有些尴尬的弯起嘴角笑了笑,刚要向这人解释,却见到一道剑光如飞虹般向自己身前掠来,剑气凌厉而迅疾。
  望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剑影,重羽陡然间眯起那双碧色的眼睛,手里虽然还拎着那只惊恐的灰鹅,身形却丝毫不慢,一招“暗尘弥散”施展开来,整个人的身形当即如同最细小的尘埃般从旁人眼中消失不见。
  叶孤城一剑不中,那人竟然就这般诡异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因为太过惊愕,瞳孔都有一瞬间的收缩。
  虽然已经感觉不到刚刚那个身着异域服饰少年的存在,叶孤城依然绷紧了神经,甚至比平时更为戒备。
  重羽一手掐着那只灰鹅的脖子,还要费力的用食指和拇指按住灰鹅的嘴边,防止它再“嘎嘎”的叫出声来。
  让自己处在“暗尘弥散”的状态之中,整个人仿佛都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中,重羽脚下无声无息的缓慢移动到叶孤城的背后,一手握着双刀,毫不犹豫的用刀柄重重的拍在了那个对自己充满杀意的剑客的后脖颈处……
  刀锋贴近之时,即使依旧察觉不到重羽的踪影,叶孤城依旧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森凛的寒意。
  ——那是沾过血的双刀自身散发出来的凛冽气势。当双刀被重羽背在身上时丝毫不显,可是,当双刀在他的手中挥动时,从刀锋处透出来的冷冽却足以让人心底生寒!
  隐约察觉到背后的寒意时,叶孤城身形一动,就要躲避,却终究还是没能从迅速挥击而来的刀背下逃脱。
  脑后猛地一下钝痛,叶孤城当即便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一刀柄把人拍翻后,重羽虚幻的身影也渐渐的显露出来。
  轻轻的舒了口气,重羽终于腾出手来,先把惊恐的灰鹅塞进了宠物木屋里,又从背包里翻出来两条小鱼虾扔给它,然后手中提着双刀蹲下身来,伸出纤细苍白的手指探了探地上昏死过去那人的鼻息,确定自己只是把人打昏过去了,呼吸依旧平缓,没有性命之忧。
  蹲在那里想了想,重羽不放心的又往那人的后颈处补了一刀柄,这才重新把双刀背在身后,拽着那白衣剑客的领子把人从地上拖回到了那间还点着灯的屋里……
  ·
  月已中天。
  铺满了金色琉璃瓦的太和殿上,映着清幽而冰冷的月光。
  宫殿的屋脊前后几乎已经站满了人。
  月光下,陆小凤胳膊上系着的一条缎带荧光变换,在他的身边,大内第一高手“潇湘剑客”魏子云神色严肃的盯着漠然对立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
  叶孤城脸上果然全无血色,他似乎真如传闻中般受了重伤。
  西门吹雪的脸虽然同样苍白,至少还有些许生气。
 
第2章 西域喵少年
 
  夜阑更深,天空中几朵碎云罩在圆月之上,清冷的月华若隐若现。
  隆宗门外户部朝房内,一盏灯火摇曳,一个削瘦单薄的少年人身影被拉长映在有些昏暗的窗纸上。
  重羽把叶孤城从院子里拖进来之后,先直接把人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想了想之后,又把人从地上拽起来扔在了屋子里唯一的一张软榻中。
  借着那一豆灯火,重羽在这间屋子里来回转了几圈,最终还是十分遗憾的发现,屋子里找不到任何的绳索。
  无奈之下,不消多想,重羽走回到软榻边上,直接把叶孤城那身因为拖在地面上而沾满了尘土的外套扒了下来。
  原本纤尘不染的雪白衣衫早已经变成了带着一块一块灰蒙蒙尘土污渍的模样,重羽把桌上的茶壶茶杯都推到了一边,一脚踩在凳子上,将这件白色的外套撕成了一条一条的碎布条,先把结头打好,然后又三股拧成一根——纵使比不上专门的粗麻绳,估计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挣脱开的。
  重羽的动作很快,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已经弄出来了一根比较结实可靠的绳子。
  人的后颈本就脆弱,便是武林高手,被人打在那里,也会晕过去的。叶孤城的后颈上挨了重羽毫不留手的两刀柄,素白的脖颈后面已经开始浮肿,周围一大片都是青紫瘀痕,细看去,瘀痕上还浸着些暗红的血丝……
  把人捆好扔在那里,确定那人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机会找自己的麻烦之后,重羽随手又把兜帽戴在了头上,然后悄无声息的从房间里蹑了出去。
  即使是深夜,皇宫紫禁城中依然时不时的有值夜的几班巡卒守卫逡巡而过。
  重羽整个人如同虚幻的影魅一般,微微矮下身来悄无声息的紧贴墙边站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