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剑三]吓得我小鱼干都掉了 作者:王辰予弈(下)

字体:[ ]

 
第59章 将错就错认了吧
 
青衣楼的势力从来不少,传闻中,更是有一百零八座,没楼都有一百零八个人,合起来就成了一股极为庞大的势力。
    但是,江湖中很少有人知道,赫赫有名无比神秘的青衣第一楼,其实就坐落在珠光宝气阁的后山上,甚至于,这青衣第一楼中,还保存着一百零八个青衣楼好手的画像。
    独孤一鹤此次从峨嵋山上远道而来,拜访珠光宝气阁,虽说是为了和老友阎铁珊会面,可是,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已经消失多年的金鹏王朝再次冒出了一个大金鹏王和丹凤公主的事情,尤其这件事又已经隐隐和青衣第一楼扯上了关系。
    回廊之间的水阁上,四面珠帘迤逦垂下,嵌着的夜明珠映得水阁中一片柔和的光辉,晚风中送来荷叶幽香,珠光宝气阁的侍女也已经在水阁中摆上了一桌的丰盛酒菜。
    阎铁珊陪着独孤一鹤在水阁中落座之后,化名苏少卿,实为独孤一鹤徒弟、峨眉剑派“三英四秀”中的苏少英,自然也陪坐在了师父独孤一鹤和长辈阎铁珊的身边。
    至于重羽,一开始没有直接走脱,这会儿,见水阁中自己的面前都摆放好了杯盘碗筷,还有不多不少数量刚好的四把椅子,想也知道,现在这会儿自然就更不能临时脱身了……
    阎铁珊此宴名义上是为了给独孤一鹤接风洗尘,不过,事急从权,美酒尚未过三巡,几人的话语间已经转入了正题,没有了丝毫谈笑风生的意味。
    阎铁珊同老友独孤一鹤推杯换盏,道:“我经营珠光宝气几十年,和西域诸国也曾有过些往来,对西方魔教也有些耳闻,只是,珠光宝气阁毕竟还是做生意的地方,在江湖中的势力也远不如各大门派……更何况,玉罗刹此人素来神秘,行事也是神鬼莫测,一鹤你如今是峨眉剑派的掌门,却不知道是否知晓些西方魔教的事情?”
    独孤一鹤面上的表情依然没什么变化,带着种不苟言笑的沉稳和冷肃,只是在听到玉罗刹的名字时,眼神中闪过微微的动容之色。
    他本来就是个很严肃的人,背脊挺直如一座高山一样,须发虽然还是漆黑的,可是脸上深深的皱纹却毫不掩饰的透露出,他也早就已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了。
    良久,独孤一鹤摇了摇头,缓缓的开口道:“我知道西方魔教的总坛乃是在昆仑大光明境,可是,想要知道西方魔教的教主玉罗刹的行踪,却是绝无可能……”
    重羽想了想,直接开口问道:“大光明境具体在何处?”
    独孤一鹤深深的看了眼重羽那张太过精致几近邪气的脸庞,他自然已经听阎铁珊说了重羽对他的救命之恩,可是,对于重羽这人的真正身份,却是并不甚清楚……
    单看那双碧色双瞳,也知道这并非是中原人的样貌,独孤一鹤相信重羽乃是出身西域,可是,至于重羽信口胡诌编排出来的那些关于玉罗刹年轻时候的故事,在场的人中,除了一个年轻气盛、单纯无辜尚且不知江湖险恶的苏少英,却是再没有人会相信了……
    独孤一鹤收回凝重而审视的视线,直接用手指站着酒水,在桌面上简单的勾画了一下昆仑山脉之中,大光明境的位置。
    重羽稍稍探过身子,低下头看着桌面上映着水光的简易地图,将其仔细的记在心里。
    晚风清沁透骨,虽是春日,却仿佛带着暮秋的轻寒。
    一阵风过去,桌面上的酒水印记很快就散去了,不曾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重羽抬起头来,唇边带着一点愉快的笑,对着独孤一鹤点点头示意,极为诚恳的认真道:“多谢独孤掌门。”
    看着重羽笑起来的模样,独孤一鹤微微愣了一下,旋即摆了摆手,随口道:“无事。”反正也只是看在老友阎铁珊的面子上卖他个人情而已。
    全程一直听着看着的苏少英按捺不住,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重羽,因为他的目光太过直白,被那种近乎灼热的目光盯着,重羽实在是很难将其忽略掉,没办法,只得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之后,被抓包的苏少英仿佛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眼睛里面亮亮的,还带着些少年人欲言又止的好奇。
    半晌,苏少英终于忍不住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我听说西方魔教的势力很大,在西域根深蒂固不说,便是在中原,也颇有一番势力……教主玉罗刹此人更是深不可测,你若是去了西方魔教总坛的大光明境,会不会很危险呀……”
    重羽眨了眨眼睛,昆仑山上的大光明境乃是西方魔教的总坛,里面还有不知道多少护法长老之类难缠的人物,他当然也知道危险,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更何况,比起明教总坛来,因为玉天宝而同玉罗刹有过一面之缘,再加上领教过玉维仪的难缠,重羽私心里觉得,玉罗刹本人恐怕只会更加危险……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当然不想只身犯险,可是,为了拿到任务物品罗刹牌,就算明知道前面是深渊万丈,重羽也只能义无反顾的往下跳了……
    “……没办法,我需要找一件东西。”重羽也压低了声音,对苏少英轻声道,对于别人好意的关心,重羽就算性格冷淡,也不会全然置之不顾。
    苏少英颇为同情的看了重羽一眼,忍不住的说道:“你一定要自己小心啊……”
    重羽点了点头,西方魔教一行,谨慎细致是必然,况且,说实话,比起真的找到玉罗刹在他面前假扮玉维仪,重羽更希望自己在明教总坛就能找到罗刹棒,而不必真的去和玉罗刹面对面,那才是真正的虎口拔毛……
    两个年轻人的闲谈就此算是告一段落,还在说正事的独孤一鹤面容肃穆,就连素来讲究和气生财总是笑眯眯的阎铁珊,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你这消息确实可信?”阎铁珊白净的脸上,表情十分可怕,就连肌肉都有些诡异的扭曲。
    独孤一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慎重道:“我虽说得到了消息,青衣第一楼就在你这珠光宝气阁后面的山上,可是,消息的来源却难以确定,真假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我此番前来关中,除去要料理你所说的金鹏王朝的旧事,其实也是为了调查青衣第一楼此事。”
    说话间,几个人的目光都忍不住往珠光宝气阁的后山上望过去。
    夜色清沁如水,山间树木繁茂,这一眼,透过水阁四周的轻纱,那一座小楼掩在草木之间,夜间自然望不真切。
    重羽做事一向比较干脆,随口道:“既然独孤掌门怀疑此事,亲自过去瞧瞧,事情不久明白了?”
    阎铁珊听了,转念一想,若是此时前去,重羽自然也会同行,他和独孤一鹤也算是有了一个得力的帮手,总比日后再去调查来得稳妥,如果那小楼之中当真有些玄机,此举也算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念及此处,阎铁珊瞬间便收起了脸上惊疑不定的表情,抚掌一笑,爽快的附和道:“重公子说的是!那山后的小楼究竟如何,我们过去看看自然便知分晓!”
    苏少英也是少年心性,做事多少还有些冲动,他又把阎铁珊当做长辈,听了这话,自然也是立刻跟着摩拳擦掌,眼巴巴的看向自己的师父独孤一鹤,只等着他说一句,自己就跟着一同前去调查青衣第一楼了!
    独孤一鹤何等心思,和阎铁珊稍一对视,便明白了对方的所思所想,虽然惊异于阎铁珊对重羽的信任和推崇,不过,担心迟则生变,独孤一鹤同样早有尽快去调查那后山上小楼的打算,见如今这场景,自然是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
    重羽、阎铁珊、独孤一鹤以及苏少英四人还未动身,天禽派中救人心切的山西雁、以及市井七侠,便已经央着总是忍不住多管闲事的陆小凤和与陆小凤同行的花满楼来到了珠光宝气阁后山的那座小楼之前。
    陆小凤扭头看看灯火通明一派奢靡繁华的珠光宝气阁中灯火迷离的夜景,再看看面前黑魆魆的小树林和这座外表看起来平平淡淡的小楼,忍不住的指着这小楼愕然道:“你说霍天青就被关在这里?”
    又挫又土的糟老头打扮的关中大侠山西雁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陆小凤用一种看着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怪物的眼神瞅着面前普普通通的小楼,半晌,又忍不住的转过头去同山西雁说道:“你说霍天青是被青衣楼的人抓走的,这座小楼难道竟然是青衣楼?”
    市井七侠中一个看着十分机灵,活灵活现像个店小二的开口,极为认真的说道:“而且据说是青衣第一楼!”
    “……”陆小凤听了,哑口无言。
    不远处,一片地势稍高的山林间,两道颀长高挑的白色人影并肩站在一起,距离不远不近。
    其中一个人的身影仿佛虚无缥缈一般,轻轻的融在了林间湿润迷蒙的雾气之中,仅仅相隔几步远,却让人连他的面目都看不清……
    另一个人则是漆黑的发髻一丝不乱,人在山林之间,布料精美华贵的雪白衣衫上,却是连丝毫露水草叶都不曾沾染。他的面庞还很年轻,轮廓俊美宛若世间最为精致的雕刻,完美得让人再无发修饰半分。年轻人的眼神锐利如同刀锋,俊美精致的脸上虽然还带着浅浅的笑,神态间透露出的,却是一种近乎冷酷、自负的果断决然。
    迷离虚幻不可捉摸的雾中人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就连他的声音,仿佛都带着些雾气的朦胧。
    “霍天青是昔年天禽老人的独子,抓了他,天禽派不会善罢甘休的,青衣楼这次惹下了一个大麻烦……”
    那个白衣年轻人听着这话,却置若罔闻,只是微微欠身,面对雾中人,用一种晚辈的礼仪轻声道:“霍休做事,早就没了章法,只是为了金鹏王朝的那笔财富,便顾此失彼,昏招尽出!”
    雾中人轻轻一笑,转而道:“剩下的事情,让公孙兰去处置便好,阿九,代我向你师父问一声好——”
    白衣年轻人刚要点头称是,却敏锐的察觉到,雾中人的视线似乎凝滞在了不远处另一群人中的某个人身上。
    “前辈?”容貌俊美的白衣年轻人微微挑起了一侧的眉梢。
    “……”玉罗刹虚无缥缈的身影仿佛溶在山林间的雾中,可是在这一刻,他的视线却再无雾气般的清浅迷离,而是锐利如同实质。
    ——玉罗刹的心头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脑海中却只剩下了一个问题:自己那个说好外出游历的儿子,为什么会和阎铁珊、独孤一鹤他们一起,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在青衣第一楼的门外面?
 
第60章 将错就错认了吧
 
重羽同阎铁珊、独孤一鹤还有苏少英走到珠光宝气阁后山上的那座小楼时,并不知晓,在他们之前,陆小凤一行人已经先行闯了进去。
    不比阎铁珊、独孤一鹤两人的忧心忡忡,也不像重羽还有许多旁的心思,苏少英可以说是四个人中,心思最为单纯的一个,对他来说,此行有两位长辈同行,自然是安全无虞……
    “这里有脚印?”苏少英本来还在打量这座小楼,却突然低下头,惊愕的开口说道。
    “……”早就察觉到那些凌乱足迹的重羽,和同样一直不动声色的阎铁珊、独孤一鹤两人,互相对视了几眼,最终还是看起来最为和气的阎铁珊耐心的开口道:“既然有足迹,自然也就证明了,此地时常有人来——建在这样偏僻冷落的后山之上,按理说小楼中不该常有访客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