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生赢家[快穿] 作者:笙箫戚戚(二)

字体:[ ]

 
  第88章 姨娘难当(四)
  
  前世,谁也没想到一贯低调的三皇子会是那个将太子成功拉下马的皇子,无论是母族势大的二皇子还是生母受宠的四皇子,或是文武双全、颇受皇上看重宠爱的五皇子,亦或是天生勇武的六皇子,看起来都要比低调、不冒出头的三皇子要有可能。
  但偏偏,三皇子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他才是众位皇子中城府最深、最善谋划、最善隐忍的那个人。所以,他最终成功了。
  前世,谁能想到,原来有那么多世家贵族、朝堂高官原来已经暗中投靠了三皇子?
  就好似,谁也想不到,原来三皇子早就与武安侯府交好,三皇子的母妃竟曾经是武安侯府老夫人的救命恩人,而三皇子和武安侯世子更是交好多年,亲如兄弟。
  但三皇子明明势大,却能隐忍那么长的时间,在其他皇子在朝堂上、在父皇面前活蹦乱跳的时候,三皇子却是最沉稳的那一个。
  这不仅仅是因为太子及其他皇子在明,三皇子在暗的缘故,三皇子本身的能力、谋略绝不可小觑。
  至于太子,纵观古今历史,有几个太子能最终登上皇位的?
  更别说,本朝太子确实昏庸无能,而他却有与才能不相匹配的巨大野心、针眼一般小的心胸以及比天都大的脾气。
  正因太子在朝臣心中不配当太子,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皇子跳出来意图争夺皇位。事实上,就连李延本人,也并不看好太子。
  但因为有了师兄弟的关系,李延不能不帮助太子,李府也不能不帮助太子。
  而李府更因太子之故而被皇帝抄家,但却不见太子一丝一毫顾念过旧情,在李府落魄无助的时候,太子却是巴不得和李府脱离关系,向皇上表明他的无辜。
  所以,即使慕容拥有能够帮助太子登基的能力,他也绝不会让对李府落井下石的太子登基。
  但同样的,李府更不能够投靠其他的皇子。
  在所有人眼里,在皇上心里,李府就是太子的势力。
  当初,皇上为什么要让李延的恩师成为太子的太傅?皇上就是为了让太子掌握这一方势力。在那个时候,皇上对太子还是极好的,相比其他皇子,皇上对太子更用心。可惜太子日渐长大,却一次又一次让皇上失望。
  李延也好,李延恩师也好,或是其他太子的助力,不知曾劝过太子多少次,但太子可有一次听从过?甚至,每次劝诫太子,太子都要发好大一顿脾气,李延或恩师这样的高官也就罢了,若是其他小官,太子直接就会令人将其拖出去一顿杖刑。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渐渐无人会再劝诫太子了,因为太子本就不堪造就,就连李延和其恩师,也是对太子越来越失望。
  而前世李府之所以被抄家,也是三皇子一众势力为了拔除太子势力而为。事实上,他们之所以会成功,也是因为皇上已经不再信重太子,准备另立其他皇子了。
  实际上,不论是李府也好,还是其他世家、贵族,或是高官大员、封疆大吏,他们身上都或多或少地不干净,又有哪个府中没有写腌臜事情呢?但是在皇上信重的时候,这些小事根本无关紧要,而当皇上不信重或是自身落魄的时候,这些曾经无关紧要的‘小事’就变成了夺命符、催命刀。
  慕容不知曾当过多少回的权臣,又怎么会看不清这一点?
  慕容第一世就是倒在前往权臣的道路上,只是他先天不足,身虚体弱,故而年纪轻轻就已经病故了。
  至于前世嫁到武安侯府的李秀瑶,根本不被慕容放在心上。
  因为这个时代,实在是极约束女性的时代,这具身体是李秀瑶的父亲,只这一点,就已经可以压的李秀瑶出不了头了。
  至于内宅后院,作为李家的家主,他相比其他人,天然就具有绝对的优势,这段时日以来,他已经更换了不少仆从奴婢,后院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一不展露在他的眼中。
  “大小姐病好了吗?”令人将大夫领来,慕容询问道。
  “回禀大人,再喝几服药,修养些时日,便可痊愈。”大夫回道。
  “那就让小姐再多修养几日吧。”慕容一句话便让李秀瑶继续卧病在床。
  “是,大人。”
  “对了,姨娘的病如何了?”这位雪姨娘初初看来,和前世没什么两样,都是在养病,不过,前世时,李秀瑶可没有在看过她之后就立刻生病。
  “姨娘还未病愈,需细心调养。”大夫回道。
  “是么,”慕容道,“那我便去看看她吧。”
  林落刚喝完他自己调配的药汤,就听春桃急匆匆小跑进内室,喘着气道,“雪姨娘,雪姨娘,老爷来了!”
  “哦?”林落微微皱眉,又很快展开眉头,看来马上就能确定这李延是否是他的同伴了。
  林落此时面色红润,一点都没有在病中的样子。而林落也一点没有掩饰。
  慕容走进内室,看到的就是面色健康,身体强健的周雪。
  “让这些下人都出去吧。”慕容坐下后道。
  林落下令道,“你们出去吧。”
  “是,姨娘,老爷。”周雪的丫鬟纷纷退了出去。
  “看来这些下人,你都已经收服了。”慕容开口道。
  林落道,“这是我的下人,自然该听我的话。”
  只言片语间,两人就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别的不说,雪姨娘还在病中,怎么会面色红润,毫无病弱之色?只说第一世,慕容就已经久病成医,他自然看得出周雪根本没病。
  而周雪只是一个姨娘,她怎么敢在李延面前说那些奴婢都是她的人?毕竟仔细说起来,府里的下人真正的主子应该是李延才对。
  两人稍作交谈之后,便确立了两人的合作。
  林落虽然从林落之书中得知了周雪的前世,但周雪毕竟只是李家的一个姨娘,李延更不会对她提起朝堂之事,所以他有很多的东西都不知道。
  比如太子如何,皇子如何,周雪是根本不知道的,更不会有下人敢议论皇子和太子的是非。所以,对于这些不是后宅内院中的事情,周雪根本是一无所知的。
  但从慕容这里,林落却可以得知很多重要的信息。
  
  第89章 姨娘难当(五)
  
  “你既然不想再帮太子,又不能帮其他皇子,但你若不出手,最终岂不是还是要被三皇子得到皇位?”林落听完后,便道。
  慕容摇摇头,“马上就要到秋狩了,三皇子他是绝对登不上皇位的。”
  林落转念间便想明白了慕容话语中的深意,“你肯定不是想杀死三皇子,那你就是要趁着秋狩这个机会,让三皇子残废或是毁容?”一个毁容的皇子、一个残废的皇子,自然是无缘大宝的了。
  林落赞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林落展开笑容,嬉笑道,“那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些皇子和皇帝都干掉,谋朝篡位算了。”
  慕容沉吟道,“我是文官,手无兵权,更何况名不正言不顺。”
  “我只是说笑罢了。”见慕容竟然真的思考起这种可能性,林落便解释道。实际上,慕容所说,也是他所虑。否则的话,受制于人,总归没有自己当家做主来的轻松。
  “不管怎么样,你既然是太子的师弟,其他的皇子就不会信你用你,等他日,其他皇子登基,李府必定会受到打压。”林落道,“不知李家在皇宫中有没有人?想办法把皇帝干掉,拥立太子登基,这个时候,太子没有被废,他可以名正言顺坐上皇位。然后让太子病故,拥立太子之子登位。”
  慕容摇摇头,“李家在皇宫中也只是交好了几个太监宫女罢了,对方绝对不可能帮我们谋害皇帝。至于太子,他有个嫡子,今年正好七岁,而且他的母族不强,确实是个合适的人选。”
  “李家没有,但是长公主在皇宫内肯定有不少内应吧?”
  “这是不错。”慕容点头。
  “你真决定要拥立幼主?”林落问道。
  “就这样做吧。”慕容心道:这确实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好方法。
  “那就包在我身上吧,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可得给雪姨娘点脸,”林落微微笑道,“说起来,雪姨娘病了这么长时间,也确实该好了。”
  慕容颔首,对方既然是白银级别的任务者,手段肯定有不少,只不过对方穿越的身份却是有点低了,若是李延的正室夫人,那便名正言顺可以帮他了。
  他还需好好策划一下秋狩上的事,李家几代都是文官,要在秋狩上动手脚,可并不怎么容易。
  “那今夜,就请老爷歇在这儿了。”林落道。
  夜里,黄月薇就知道了老爷歇在雪姨娘的房里,“那个狐媚子!”
  “夫人别生气,”深受黄月薇信任的奶娘赵氏道,“听说雪姨娘还在病中?”
  “你说的不错,雪姨娘为了争宠,竟然置老爷的身体于不顾,确实该好好罚罚她了。”黄月薇阴狠一笑,“免得她总是认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第二日,黄月薇去给婆婆请安的时候,就在老妇人那儿见到了气色极佳的周雪。黄月薇暗暗扯了扯手上的帕子,知道之前给周雪定的罪名如今是行不通了。
  黄月薇气呼呼地从老夫人那儿离开,转眼,又听到老爷赏了不少东西给雪姨娘。
  “撕拉!”黄月薇扯烂了一条帕子,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不再年轻的容貌,黄月薇手抚在一条鱼尾纹上,“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母亲!”李秀琪贴心道,“母亲,你怎么会老?娘,你看我怎么给你出气!”
  李秀琪的模样和黄月薇年轻时十分相像,虽然黄月薇已经不年轻了,但李秀琪阴狠的表情却和黄月薇如出一辙。
  李秀琪回到闺房,同样坐在梳妆台前,照着镜子,镜子里的女孩只能说是五官端正罢了,根本说不上美貌。故而,每次看到李秀瑶那张越来越美的脸,她就深恨着李秀瑶,她更恨李秀瑶抢去了李府大小姐的位置。
  至于雪姨娘,李秀琪是从来都看不上对方的,但她也不得不承认,李秀瑶的美貌正是继承了雪姨娘的那张脸,这也难怪,她的父亲向来偏爱美貌的雪姨娘,而非容貌平平的娘亲了。
  之后连续几天晚上,李延都歇在了雪姨娘的屋子里,雪姨娘受宠,府里的下人自然便捧高踩低,对雪姨娘愈加谄媚。
  某日,李秀琪抱着一只纯种白猫跟着黄月薇来给老夫人请安,“奶奶,你看这只猫好不好看?好不好玩?”
  “好看,好玩。”周莲笑眯眯道,“记得小心些,不要让这畜生伤到你。”
  “放心吧,奶奶,我肯定会小心的。”李秀琪甜甜笑道。
  从老夫人那里退下后,黄月薇轻声询问女儿,“女儿,你想做什么?”黄月薇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根本不爱猫儿狗儿,怎么会突然变了喜好?
  “娘,您便看我的吧。”
  李秀琪扬声道,“雪姨娘,请等等。”
  林落停下脚步,转过身,“不知小姐有何事?”
  李秀琪甜甜笑着,“雪姨娘,听说秀瑶还在病中,我想去看看秀瑶,不知方不方便?”
  林落“哦”了一声,“你们姐妹情深,有什么不方便的呢?”
  谈话中,李秀琪手中的猫儿却不知为何暴躁起来,竟从李秀琪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哎呀!雪姨娘小心……娘!”李秀琪说到一半,就看到原本朝着雪姨娘抓去的猫儿竟转了个方向,丫鬟素兰及时挡在了雪姨娘面前,本想打落猫儿,却不想猫儿狡猾,竟在素兰胳膊上一蹬,转而朝着娘的脸上扑来。
  等白猫落地时,黄月薇脸上已被白猫抓出了三道爪痕,脸上出了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