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生赢家[快穿] 作者:笙箫戚戚(四)

字体:[ ]

第336章 度假:自恋的男人(八)
  
  孟涵为了生存,不敢违背方子俊的话语,他只好任劳任怨地开车把方子俊送回了寝室。方子俊上楼前,还吩咐他,“明天早上七点半,别忘记给我送早餐,我要吃豆腐花,要加上虾米、紫菜、榨菜、醋、辣椒、葱,还有皮蛋瘦肉粥和白煮蛋,知道了吗?”
  孟涵听着方子俊的吩咐,脸上露出了愣愣的表情,接着方子俊就对他不悦地说道,“明天你给我送过来,不来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这个时候,孟涵才压抑住内心的不满,闷声回答,“我知道了。”他这个大少爷,什么时候做过保姆做的事情?让他送早餐?就是孟涵以前交往的那些人,也没人敢这么对他。
  可是,想到他被打了一顿,身体里钻进的虫子,还有心口那钻心一般的疼痛,孟涵只能听从方子俊的吩咐,乖乖点头。
  开车回去的路上,孟涵真是越想越憋屈,恨不得现在就弄死方子俊,偏偏那条虫子还在他身体里面,所以他暂时拿方子俊没有办法。
  回到家之后,孟涵就去健身房发泄去了,对着沙包狠狠地打了半个小时,出了一身的汗,孟涵去浴室洗澡,对着镜子,孟涵左看看、右看看,都没有发现他身上有那条虫子的影子,连被虫子钻进去的那地方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如果不是晚上那心口的疼痛实在太让他铭记在心,他简直会以为这是一场梦。
  孟涵的生活作息一向不规律,他一玩起来,往往就会到凌晨才睡觉。
  别人是早睡早起,而孟涵却是早上才刚刚睡下。
  孟涵在家没事可做,也不想这么早就睡觉,于是就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一直玩到两三点钟,孟涵才觉得有点困了,于是上床睡觉。
  早上六点钟的时候,闹钟响了起来,孟涵从被窝里面迷迷糊糊半睁着一只眼地伸出一只手,把闹钟给关了。
  昨天晚上,孟涵设下了闹钟,可他显然高估了自己,晚上那么晚才睡,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孟涵才睡了三个小时,困的不行,眼睛连睁都睁不开,于是等闹钟关了之后,孟涵又躺到了床上,没过两秒,就呼呼地睡着了。
  至于昨天晚上方子俊的威胁,在困的要死的孟涵面前,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于是,早上七点半,孟涵还在熟睡的时候,他心口又疼了起来。腾的一下,孟涵就在睡梦中被痛醒了。
  孟涵虽然还躺在床上,可是这剧烈的疼痛让孟涵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孟涵才回想起昨天晚上方子俊的嘱咐。
  过了一会儿,疼痛似乎稍微减轻了一点,孟涵才颤颤巍巍地从床上爬起来了。
  孟涵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快八点钟了,而那手机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方子俊发过来的短信。
  这条短信只有五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
  痛得过瘾吗?
  看到这五个字,孟涵就觉得心口又疼了起来。
  孟涵好不容易穿好衣服,洗漱好,下了楼,正走在楼梯上,一阵剧烈的几乎要让他晕倒的痛意从心口处传来,孟涵右手抓住扶手,才没有瘫倒在地上。
  “少爷,你怎么了?”在孟家做事的保姆见到孟涵这样一幅脸色苍白、虚弱、几乎快要晕倒的样子,连忙问了起来。
  这一阵痛意,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孟涵缓出一口气,然后才站直了身体,随口回了句,“我没事。你给我准备一份早餐,我要皮蛋瘦肉粥、白煮蛋,还有豆腐花,豆腐花要咸口味的,加上虾米、紫菜之类的东西,还有要加葱,你尽快把早餐给我弄出来,我要带走。”
  “唉,”保姆心里有些奇怪,但还是应了,“好,我马上就给少爷做。”谁让他拿着孟家的工资呢。这孟少爷脾气不好,她可惹不起。
  心口的疼痛一直缓缓的,没有消失过,有时候,心口还会剧烈疼痛起来,但时间很短。这种疼痛一直不停地提醒着孟涵,让他尽快地去找方子俊。
  与这心口处的疼痛相比起来,昨天晚上方子俊在他身上留下的那些外伤都不算什么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孟涵提着早餐,开着车前往了方子俊的学校。
  孟涵一到大学门口,就迫不及待地给方子俊打了个电话,“我到了。”
  “我在3号楼,3dm22教室,你把早餐送到这儿来。”林落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也不管孟涵心里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林落当然没有指望过孟涵能够及时给他送来早餐,所以他早就自己买了早餐吃过了。不过,林落还是有点没想到,这孟涵还真是皮糙肉厚,昨天晚上他吃了那么多苦头,今天竟然还敢无视他的话?
  在校园里不能够开车,孟涵提着早餐在学校里转悠了一圈,才找到了方子俊说的教室。
  这个教室里面只有方子俊一个人,孟涵走到方子俊身边,把早餐放在他桌上,“喏,你要的早餐。怎么就你一个人,不是在上课吗?”
  “哦,我逃课了,”孟涵只听到方子俊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头上冒出了青筋,既然不上课,那干嘛还要他亲自把早餐送过来?“不然我还能够在上课的时间吃早餐?”林落反问了孟涵一句。
  孟涵有心想要发火,尤其是看到方子俊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孟涵心里不知道有多气,可是想到方子俊那可怕的手段,孟涵心里的火气就全灭了。他咬着牙,心想:只能先忍着了。
  而孟涵心口的疼痛在见到方子俊之后也消失了,这更侧面说明了方子俊的手段。
  林落看了一眼孟涵拿过来的食盒,“怎么,还要我亲自动手吃早饭吗?”
  孟涵忍气吞声地打开了食盒,把里面的豆腐花、皮蛋瘦肉粥还有白煮蛋都拿了出来,还亲自拿了调羹放到林落的手上。
  林落看了一眼孟涵准备的食物,然后对孟涵说道,“你把豆腐花里面的葱都挑出来吧,我不吃。”
  “昨天不是你说要葱的吗?!”孟涵头上冒出青筋。
  “是我说的啊,”林落轻轻瞥了孟涵一眼,“我可以接受葱的味道,但我不要迟到它。”林落的话语深刻显示了他有多么的‘作’,没看到孟涵都快要气炸了吗?可惜,不管林落怎么作,他都作不死。
  孟涵就这么被林落挑剔着,服侍着他吃完了早餐。
  等林落吃完早餐之后,孟涵只觉得比做一次运动还要累。而他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别人,就是他爸妈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可偏偏他却不得不屈服在方子俊的可怕手段之下。
  林落之前已经吃过早餐了,所以孟涵拿来的东西,林落只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倒是孟涵自己早餐都没吃过,还饿着肚子呢。
  但他什么时候吃过别人吃剩下来的东西?
  孟涵只想着要快点离开方子俊,然后找个地方吃饭,否则他就要饿死了。
  只不过,这只是孟涵美好的愿望罢了。林落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孟涵呢。
  于是,孟涵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充当了林落的保镖、保姆、司机、助理……等等多种职位。孟涵简直成了方子俊专属的一个苦劳力。而且还是不用花钱的那种。
  等忙了一天孟涵被恩准回去之后,孟涵是又饿、又累、又渴。
  孟涵回到家,就喝了两大杯的冰水解渴,然后又饱饱地吃了一顿,洗了个澡之后,躺在床上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闹钟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孟涵可不敢再睡过去了。起床吩咐了保姆去做早饭之后,孟涵就径自洗漱换衣去了。
  孟涵起来的时候孟父孟母都还没有起床。
  孟涵下了楼梯,就开始吃起了早餐。以往孟涵可是不太喜欢吃早餐的,而且他作息向来也不规律,一觉睡醒往往就是中午或者下午,那就是直接吃午餐或是晚餐了。
  想到昨天方子俊拼了命一般地压榨他,而且还不让他去吃饭,孟涵就不由得多吃了一点、再多吃了一点。吃到最后,孟涵就吃撑了。吃完早饭之后,他吩咐保姆给方子俊做的早餐也差不多做好了,拿上食盒,孟涵就开车离开了。顺便,孟涵还带了一个装满茶水的保温杯走。他可不想再尝试那种一整天喝不到水的滋味了。
  孟涵拿着早餐就在方子俊的宿舍楼楼下等着。
  前两天,孟涵早就被学校里面的不少人注意到了,等林落下楼去上课的时候,就有人问他,“方子俊,这是谁啊?怎么天天来找你?”
  “哦,这位啊,”林落笑眯眯地回答,“他是我的男性朋友,现在正在追求我。”
  林落的回答震惊了一片人,包括那个提问的同学,还有站在林落身边的孟涵。
  方子俊的这些同学脸上都带着“这是真的吗?”的表情,有些人不可置信,有些人怀疑,有些人震惊,有些人探究地看向两人……
  而孟涵呢,他自己清楚他根本没有在追求方子俊,谁喜欢上这样一个蛇蝎男人,那可真是要命的事情。可是孟涵能说“不”吗?
  所以他只能默认了。
  
  第337章 度假:自恋的男人(九)
  
  “这是真的吗?”方子俊的同学忍不住问道。
  林落耸了耸肩膀,看了一眼孟涵,道,“你问他喽。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孟涵发现方子俊瞥过来的那一眼,心里就一紧,和方子俊待了这么两天,孟涵也算是知道这方子俊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虽然他口头上说不知道,但其实他要是真说不是,到最后倒霉的人肯定还是他。
  所以孟涵只好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是啊,我在追子俊。”子俊,这么称呼方子俊还真是令人惊悚。
  但不管怎么说,很快的,学校里就传开了方子俊被一个高富帅追求的消息。
  这还真是让方子俊在学校里大大的扬了一次名,虽然这名声也说不上好。
  方子俊从大一开始到现在快毕业,在学校里都是属于默默无闻的那一撮人,大概除了他的那些同学,根本没有别人知道方子俊这么个人。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
  虽然同性恋婚姻法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出台了,可是在现实生活里面,遇到同性恋的几率还是比较少的,而像方子俊和孟涵这么大张旗鼓的,那就更少了。
  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个高富帅,那话题就更多了。
  每天,两人都几乎会碰到用异样眼神看着他们的年轻学生,那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在宿舍里面,方子俊的室友也在向林落暗暗打听这个事情,问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还有的,则是对孟涵的豪车感兴趣。
  “唉,今天他开过来的车是不是又换了一辆?”
  “家里真有钱啊,羡慕嫉妒恨。”
  男人爱车,是天生的。就像古代男人喜欢宝马那样。
  孟涵也喜欢车,而且孟家还有财力让孟涵买这么多车。
  有时候,孟涵对这些车比对他的男朋友、女朋友还要好些。
  如果说车子可以算是孟涵的小情人的话,那孟涵的小情人真是多的没法数。
  而林落听到这话,想到的却是,“孟涵还有心思每天换车开?看来他被压迫的还不够嘛。”
  于是,第二天,孟涵就发现方子慨作’的指数又上升了。他可是好不容易这几天才慢慢适应了方子俊对他的虐待。
  孟涵这么伺候了方子俊半个月了,某天晚上回到家,孟父突然拿下眼镜对他说,“你这段时间都和小方在一起,是吧?”
  “嗯,”有些诧异父亲的问题,但孟涵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
  “看来,交个好朋友确实对你有帮助。你这段时间的表现比以前好多了,也没有再出去鬼混了。”孟父道,“小方也的确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就多跟他交往交往吧,也多和人家小方学学。”
  孟涵听到父亲说方子俊是个好孩子的时候,只觉得牙有点酸。不过想来,依照方子俊那么厚的脸皮,即使当面听到这样的夸奖,也会笑着应承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