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未来之承天 作者:清水浅浅

字体:[ ]

 
文案 
陆子辰一直认为穿越这个词只存在在虚幻之中,直到有一天,他穿越了,还俗套的穿成了一个传说中被欺负的很惨的的废材……
关于文名的解释:承,承受;天,秦天寒。于是承天之意思,大家各自理解吧XD~~
 
注意事项:
1.本文继承一贯苏白雷风格,没逻辑没深度仅图一乐。
2.本文是主受文,攻受都双洁,洁到不能再洁的那种。
3.浅浅的智商一直未上线,对此抱有希望的谨慎入坑。
4.如果以上都不计较,那么酷爱到我碗里来(^o^)/~~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星际 未来架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子辰)唐/夏安、秦天寒 ┃ 配角:各路人马…… ┃ 其它:各路人马……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本来打算昨天开坑的,但昨晚上整个JJ都被那篇后来居上强了,吓尿,于是决定挪到今天再开o(∩_∩)o ~~
  参天的大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绿意似永无尽头一般交缠编织在了一起,团团簇簇遮天蔽日,笔直的躯干矗立,那干瘪的树皮因为过久的岁月而碎开,斑斑驳驳的裂纹,错综复杂的根须盘根错节,足足露出地面数米之高。
  这是一个就算高仰着头把脖子拧到发酸都看不到半点阳光的地方,在这里,万籁俱寂,哪怕密林之外风声大作,在里面却是连最柔嫩的草丛都不起半点波澜,更遑论是枝叶与枝叶之间因为风而起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
  在这种既广阔又寂静的地方,若孤身一人,别说是数日,就算只是一时半刻,那种除了自己呼吸声外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就能够把人逼疯。所以,除了脑子不正常之外,一般而言没有人会想不开的跑这种地方来。
  是的,一般而言。
  用手撑着树干的黑发少年第N次望着视线远方低低叹息,在那里,依旧是密林满布,树干和树干交错成的空间让他连一丝缝隙都找不到,那树干枯瘪的色泽几乎填满了他整个眼瞳,让他满目都是灰黑的色泽,根本看不到他的出路。
  “雷,你确定朝着这个方向能够走出去?”
  少年的声音是和他狼狈外表完全相反的清爽,低低地、轻轻地,仿若清晨微风和着青草嫩芽上的露珠一般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滋味和气息,通俗直白一点就是很好听、非常好听、听着就是一种享受!
  尤其是对被他说话的对象而言,这种感觉更甚。所以,少年脚边一只同样狼狈到看不出品种的四肢生物发出了一声短促而低低的呜咽,听上去有几分莫名的惬意。
  动物的呜咽声不明所以,但少年却似能够听懂一般,神色间愈发颓然,沾染着尘土的脸庞闪现出几丝纠结和焦躁:“可我们已经走了好久。”尽管这种地方连黑夜白天都分不清,但时间的长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概念的。
  那动物又低声的吼叫了一声,身形微顿后,用脑袋在少年的小腿上蹭了蹭,又似乎是因为不擅长做这种动作而使得它有那么一丝丝僵硬和局促。
  “我自然是信你的,只是……”说到这里,少年满脸愁色,又是一声叹息,目光放远,却无论他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一丝亮光。
  看了半晌,少年将目光收回,蹲下·身背靠着树干坐下,将雷抱着放在自己身上,手指穿插在那如同在烂泥土中打滚过的毛发间,耐心而轻柔的将那打结的地方细细揉开。
  “幸好有你,要不然我早就死了。”
  雷小小的呜咽了一声,脑袋在少年身上轻蹭了几下,那感觉说不上好,毕竟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清理过自己了,换句话说就是少年身上的衣服已经很久没有换洗了,那触感,绝对只能给最差评。
  轻轻抚摸着雷的耳朵和脖颈,少年平复着满身的疲惫努力恢复体力,他尽力克制住心底蔓延开来的恐慌,但无论他怎么努力,那种惶然无依的感觉就如同踩在半空之中的阶梯时的感觉一般,无法自控的心悸。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不知道出去后他又该去哪里,更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能够走出这里……他唯一清楚的是这里很危险,超出了他能够预料的危险,若不是雷,他早就在第一次碰到那些怪兽就被分食了。
  他不知道雷是什么品种,看上去似狼似狗,身形很小,也就比一只成年猫稍微大一些,至今也没长大多少。
  他也不知道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密林,只是在他睁开眼时,周围环境一片狼藉,就跟特大事故现场一样,雷就躺在他不远处,蜷缩成一团,看上去白白软软的,但气息奄奄,还时不时的抽搐着,看上去十分痛苦,周身似乎还萦绕着细细的紫色电弧,若隐若现。
  一开始他还以为那电弧是他看花眼了,毕竟他从没见过有哪种动物包括人类能够这样……放电?但因为雷是他睁眼后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的生物,那种微妙的同伴心理让他不想雷就此死去,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救治,只能将雷抱着一遍又一遍的抚着,那指尖微微麻痹的触觉也证明了那电弧并非错觉。
  后来雷醒了,也不再那么痛苦,诡异的能够和他进行跨越种族的交流,可惜的是雷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一无所知,只是对他这个唯一的同伴很亲近,那稚嫩的呜呜声让他这个非萌物控都忍不住心软。
  和外表的脆弱不同的是雷很能干,也非常的厉害,那种超出常理非科学性的厉害……好吧,他只能说在这大概好几个月的日子里他摸透了一个事实:不仅仅是雷,这里除了他之外其余的生物包括植物他都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这不科学!!!
  这里的植物会放水会咬人会喷毒,这里的动物会喷火会放箭还能跺一跺脚让地面抖三抖,这整个密林就没有正常的地方,最不科学的是雷特么的真会放电,还不是平常的电,而是蓝中带紫的雷电,威力强大还是群攻技能。他们能够在这地方生存那么久还没被啃又没被饿死,靠的就是雷的技能,这也是他会取名雷的原因,直观又形象。
  只是这一路走来,没日没夜又没河流,除了偶尔遇见会喷水的植物或者野兽时借个东风浇一浇自己外,就再无清洁渠道,这一次他们已经很久没遇水了,不,不仅仅是放水性的生物,仔细想来,最近大概有一两天的时间内,他们似乎再也没有遇到任何生物,这是什么原因?是因为他们快靠近密林边缘了?还是……
  不等少年细细思考,突的一声震天吼叫声从他背后响起,他无法从声音大小上面来推测声源和他的距离,因为那声音尖锐到刺耳,波及范围之广让他根本无从判断任何细节,紧接而来的就是大地的震动,那种惊天撼地的震动,铺天盖地而来的是一种莫名的危险感。
  雷已经在第一时间从他怀中跳下了地,双眼紧紧盯着他身后的某处,弓着身体呲牙咆哮着,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雷这般紧张的模样,也由此可以大概的推测出这次出现的怪兽应该非常危险……
  不,是非常非常非常危险!!!——猛然回头观察‘敌人’的少年几乎想要跟着雷一起炸毛,眼前这怪兽根本已经逆天了吧?那体积,别说是高楼了,那简直就是让人仰止的高山啊,别说是一只爪子,他和雷估计连这怪兽一块指甲盖大小都比不上。而且不仅仅是体积,还有那种压迫感,比之前他们遇见的任何生物都要来的强大,那种连逃跑的本能都被压制住的恐惧让他几乎窒息。
  他们会死。
  这样的认知从未如此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少年紧紧的咬破了口腔内的软肉,血腥味和疼痛的刺激终于让他能够稍稍动弹:“雷,快走!”他逃不掉,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但是雷可以,虽然这一点无从证明但他对此却有着本能的信心。
  呜呜的叫了两声,雷不退反进,在少年惊恐的目光中直直的迎上了那怪兽,体型悬殊的两兽缠斗起来,却并没有呈现一面倒的姿态,而是势均力敌,虽然看上去这样的平衡岌岌可危,但少年此刻已经自顾不暇。
  更大的震动袭来,就如同那些惨烈的天灾一般:地面干裂一般的碎开,一条条深深的沟壑深不见底,巨树轰然倒下,粗壮的根须被翻出地面,植被都压,那些汁液溅开,红红绿绿黏腻干稠,看上去让人直泛恶心。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被缠斗带起的风吹的睁不开眼的少年只觉得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着快要裂开,火烧火燎般,脑袋疼的快要爆炸,然后身体蓦的腾空,直直的朝着某个方向快速撞去,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一眼雷的安危,就在身体落地的撞击中双眼发黑昏了过去。
  雷……            
 
  ☆、第 2 章
 
  阳光金色偏白,暖暖的晒在窗前,衬的倚窗的少年苍白的脸庞晕开一层淡淡的光晕,黑色而细密的睫毛在空气中划出完美的弧度,偶尔颤动,便在脸上落下一圈阴影,黑色的瞳孔,浅浅的光芒星星点点,似有流光缓缓而动。
  咚咚。
  房门被敲了两声,在少年的应允下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一名青年,看上去约莫三十,相貌平凡但笑意温暖,尤其是在他把目光落在少年身上时还带着几分明显的疼惜。
  “小安,身体还好吗?”
  被称为小安的少年闻言笑了笑,声音温软,带着些许的安抚:“让大舅舅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他叫唐安,或者说现在叫唐安,在成为唐安前他就是一平凡普通的大二生,只不过是过马路时凑了回热闹就被牵累出了车祸,可悲的是他到死都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混蛋把他推出马路的,所以连扎个小人诅咒都不行,简直丧心病狂!
  而等他在医院醒来后就看见了眼前这个男人,据这个男人说是他分散了十五年的大舅舅,叫夏青,好吧,他现在再次成了未成年。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据说唐安他是一个人嫌狗厌的废材私生子,注意,私生子三个字是重点!
  ——妈蛋!他一个三观正直的三好青年完全受不起这三个字啊有木有?!虽然作为得益者他完全无权质疑唐安妈妈的人品,但短时间内他真心觉得别扭啊。
  不过听下去后才知道,唐安妈妈并非他听见私生子后脑子里第一反应那样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只是很杯具的被个男人渣了,当然,也可以说她识人不清为爱盲目。
  那是一个简单而俗套的故事。夏家有二子一女,大儿子夏青二儿子夏禹,唐安的妈妈年纪最小,和夏青相差近三十,和夏禹也差了二十。
  夏家虽家境普通,但因唐安妈妈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再加上容貌着实漂亮讨喜,所以从小到大都是被家里娇养长大的,就连她的两个哥哥都是把她当女儿来宠的。
  在这种成长环境之中,唐安妈妈虽然没有被惯坏,但性子难免有些任性又不谙世事,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对外界没有半点该有的警戒心。
  后来,在她十八岁那年,偶然一次外出时被当时还是少爷的唐林看上。唐林这个男人,虽然花心风流在女人方面是个公认的渣渣,但他还是有一定的资本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花丛堆里那么无往不利不是?
  相貌俊朗嘴巴又甜会哄人,再加上他背后的唐家做资金后盾来搞浪漫,很快的,在单纯不知人心的唐安妈妈心里就觉得唐林和她之前相处的男生都不一样,简直就是灰姑娘的白马王子,优雅高贵迷人,看哪里哪里好。于是,单纯天真的少女VS花丛老手的大少,那结果完全可以想象了,唐安妈妈很快就陷入了她心目中最甜美的热恋。
  在得知这件事后,唐安妈妈的父母和大哥都竭力规劝和反对。和盲目的唐安妈妈不同,他们属于旁观者清,知道唐林对唐安妈妈只不过是玩弄而已做不得真,最后受伤的肯定是无权无势的唐安妈妈。
  但那个时候的唐妈妈才十八岁,在这个普通人类的平均年龄都200的世界还属于未成年,又是最天真烂漫对着爱情有着天生的向往的年纪,哪里还有理性可言?所以哪怕家人都反对她还是坚定的认为自己和唐林是真爱,在唐林的掩护下更是和唐林偷偷交往着,一直到她发现自己竟怀了孕。
  她慌了,她还没成年就有了孩子,该怎么办?没什么主见的她把一切的希望都压在了唐林身上。而唐林?在一瞬间的惊慌之后首先想到的是该怎样脱身。他是唐家大少,以后会娶的肯定是对唐家发展有利的大小姐而不是普通的夏家姑娘,所以这个孩子不能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