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皇上,把灯关了 作者:陈猪猪

字体:[ ]

 
文案
林抒,大学刚毕业的一名社会小青年。
顾文铎,文武双全的景王世子。
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灵魂,在某一天有了牵连。
虽然看不见你,但是知道你会一直守候,这样就很安心。
顾文铎:家国欣荣,不如你一人在侧。
林抒:胡说什么呢,滚去做饭!
逗比暖心文,不定时抽风。
作者努力更新中,欢迎亲亲们入坑。
内容标签:古穿今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抒 ┃ 配角:顾文铎 ┃ 其它:灵魂穿
==================
 
☆、另一个时空
 
  林抒像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留在了他上了四年学的城市打拼。
  作为一个出生在新世纪的好青年,他觉得自己留在这个一线城市,努力的为国家的GDP做贡献是非常明智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这么好的抗压能力!
  “小林,把这份文件打印了,送到财务部的小王手里。”还陷在自己思维的林抒,笑呵呵的接过同部门人递来的文件,乖乖的去跑腿。
  虽然说毕业于名校,但是在S市却完全不够看,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喽啰,端茶倒水,跑腿买饭是他这几个月做的最熟练的事情。
  下班后,林抒拒绝那些邀他玩耍的同事,乘坐地铁回到自己的小窝。不是他不想拉近和同事们的关系,实在是囊肿羞涩,没脸出去啊。
  更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他!
  晚上十点,林抒躺在素色床单上大睡特睡。
  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本来应该在电脑面前刷着游戏,骂着坑爹的队友。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如果不能在十点之前躺在床上,第二天早上起床的自己一定会腰酸背疼,浑身酥软。
  老天就是有让他夜里十点准时昏睡的功能,在他不信邪的实验下,他屈服了,真他妈太疼了!
  梦里的场景一如往昔,身穿白色广绣长服的男子在暖色阳光的照耀下,端端正正的翻动手中的书册。
  这个书生好看的超过了林抒对古代男子最美好的想象,不过看多了,他更喜欢瞅不远处的两个清秀小丫鬟,这可是两个水灵灵的妹子啊!
  他们的主人不动,她们竟然也保持着不动的姿势。这让一个爱动爱闹的现代人情何以堪!
  林抒在最开始来的时候,是惊慌失措的,后来就淡定了,毕竟一个人做梦的主角只有一个爱看书的书生,他也会慢慢淡定的。
  不过奇怪的是,他梦里的世界一直是白天,没有黑夜,虽然他没有离开这个房间,但是从窗户里透出的阳光,让他在梦里也暖和和的。
  林抒试过出去走走,但是他发现只要离开这人一段距离,就会自动弹回来,那种失重的感觉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尝试!
  林抒让自己的灵魂飘起来,转动各种角度去观察看书的男人,顾文铎的脸很白,不是那种病弱的白,而是一种美玉一般的瓷白,五官组合在一起分分钟让人流口水,如果林抒是实体,估计他都摸上去了。是的,在这个梦呆了这么久他只敢飘着,其他的东西都只是暗戳戳的观察而已。
  林抒上前仔细观察顾文铎的衣服,这白色衣服上的金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想扣下来带走!这腰间的玉佩带回去肯定很值钱!观察了一段时间的林抒无聊了。
  无聊的林抒让自己的灵魂飘着,慢慢的打起瞌睡,在梦中睡觉,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独一无二的!
  顾文铎如往常一样呆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房间,他是景王幼子,送到这个皇宫当质子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为了掩人耳目,除了皇帝召见,他几乎没有踏出这个屋子半步。
  陷入自己思维的男人,修长的手指翻动手中的书册,淡漠的眼扫过一排排文字,内心却平复不了。
  他已经连续做了很久的梦,梦里的人有一头清爽的头发,穿着简单的衣物。他每天会坐着一个铁盒子,这个铁盒子会带着他离开,他会去一个大楼里坐着,或者被一些面目可憎的女人,男人指使。
  他跟着这个林抒游遍整个城市,所见所闻和这里完全不同,如果不是因为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他一定会把梦境记下来。梦里的人虽然说穿衣物不如现在繁杂,但是所食,所用的东西却比现在精致百倍。
  内心思绪翻滚的顾文铎没让人看出破绽,依然翻动着手中的书册。
  幸好梦里的时间过的还算快,不然林抒觉得自己会疯的。早上睁眼的林抒,第一想法就是这个。
  他迅速的脱掉身上的大T恤,把要穿的西装一件件套好。
  飘在他身边的顾文铎看着一闪而过的肉—体,心里面一点不好意思都没,任谁看了几个月也不会再有感觉。
  他跟着林抒,看着他把一个长条条的东西戳进嘴里,然后嘴边冒起泡泡,看着他对着镜子美美的说一句:“老子就是这么帅。”
  顾文铎觉得林抒浑身都写着:我很单蠢,我很好欺负。
  他把身子转一个弯,开始打量那个冒着热气的东西。这人从起床开始,就没有碰过这个东西。它怎么就突然开始响?然后轰轰的叫起来了呢?
  过一会,顾文铎看着收拾好的林抒把那个已经东西提起来,把里面的东西倒到一个杯子里。
  这人边倒还边唠叨:“这豆浆里下次要加点糖了,不然都淡出鸟了!”
  虽然是灵魂状态,但是这个世界的色、香味,顾文铎都能扑捉到。
  一直安安静静的像隐形人一样呆在皇宫里的顾文铎,第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煮一碗飘着香气的粥,也不能算是粥,因为过滤之后像水。
  虽然顾文铎是景王送来的质子,但在皇宫还是按着皇子的待遇被侍奉。他提的要求,底下的那些下人还是很用心的做了,只是结果并不是那么让人满意。
  想把粥熬的没有颗粒简单,但是想熬的像水一样就难了。
  顾文铎没有为难那些下人,只是在林抒喝的时候,仔仔细细的观察。
  他只有在这个时空是白天的时候才能做梦,所以这人之前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他并不知道。
  而且,作为他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可以贪恋一件东西的。
  吃饱喝足的林抒,挤着地铁来到公司,开始一天繁杂的工作。
  顾文铎看着这人被整个办公室的人使唤,心里猜测这人在这里定是最无用的!不过他使用的纸张,笔,倒是比他用的还好。
  一直安安分分没有触碰这个世界任何东西的顾文铎,第一次伸出自己的手,摸了摸林抒面前的电脑。对,不是纸张,不是笔,是电脑。
  手中的触感很真实,顾文铎猛的缩回手,不一样的金属感对他的冲击很大。他试着再次把手放上去,沿着屏幕摸到了键盘上。
  他试着去触摸林抒的衣角,却发现手从他的衣服里穿过。他又试着去触摸一切他一直没敢碰的东西。
  须臾,他发现,除了林抒这个人和他所穿的衣物他碰不着,其他的都能摸到,感觉到。
  顾文铎的灵魂震惊的抖了抖,这些天做的梦真实的都不像梦,如果不用梦来形容他的遭遇,他不能找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怪力乱神。
  结束一天的工作,林抒又早早的回到家。
  顾文铎已经从睡梦中醒来,外面天色还带着灰暗。他在心里默默的换算了一下时间,和平时醒来的时候差不多,正是卯时。
  每次夜一深,他就会去那个世界,会不会这不是梦?而是另一个时空?已经起疑的顾文铎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多加留意。
  陷入昏睡的林抒,准时的来到顾文铎的书房。
  今天的顾文铎,穿着一身青色长服,外罩烟灰色纱衣。
  林抒第一次看到顾文铎穿除了白色的其他衣服,顿时喜滋滋的。
  他在昨天给自己定了一个伟大长远的目标,为了防止以后梦中的日子太过无趣,他决定以研究此古男子为己任,顺便研究这古代的家具,装饰物,穿着等。
  这是他想了很久的策略。虽然在梦中不累,但是一直飘着。他无聊啊!
  顾文铎的长相偏秀气,穿浅色衣物,美同谪仙。特别是这烟灰色纱衣,让顾文铎的美貌程度再上一个等级!
  林抒觉得自己在心里用美来形容此人,被他知道了会不会挨揍?略一思索的林抒放心了,反正他也看不见他,没什么可怕的!
  当顾文铎踏出这间屋子的时候,飘在他后面的林抒简直要喜极而泣了。他终于可以出来了!
  林抒有点怀疑自己,难道他的织梦能力这么好?过往的花枝招展的宫女,娘着嗓子叫的太监,别问他怎么知道这是在皇宫!
  因为顾文铎正和一个穿着黄色龙袍的人谈笑风生!
  林抒站在皇帝面前,低头看这人的表情。他只能说自己会做梦的能力太高超了。看这人脸笑皮不笑的样子,真有一副帝王的样子!
  林抒又飘到顾文铎的身边,他看着他疏远有礼,恭敬十足的对着皇帝说话,微笑。这和平时的他一点都不一样,太假了!
  林抒试着去拉顾文铎,他宁愿他呆在那个屋子里看书,也不想他带着面具在这虚与委蛇。
  不过,还是和以前一样,他的手从顾文铎的身上穿过,直接摸到了后面的椅子上。这次和以前不同的是,他竟然可以摸到东西了!
  或者说其实他一直可以摸到东西,是他自己没去尝试!
  林抒想给自己一巴掌,多么好的消遣方式啊,虽然梦中的东西带不走,摸摸也好啊!这都是古董啊!
  林抒管住自己的手不往摆在桌子上茶盏下手,飘在一边听这两人讲话。他怕他把那茶盏拿走,这两人会吓晕过去,毕竟他是好宝宝!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么么扎。
用评论和收藏砸晕作者吧~
 
☆、林顾
 
  顾文铎表面上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就把这人骂了千万遍。
  天下在武帝,也就是他祖父手里的时候,国力强壮,百姓安居乐业。而到文帝这一代,外族大举入侵,皇帝又是一个多疑的性子,非要每个兄弟交上质子,才觉得自己能坐稳位置。
  偏偏皇帝又是一个贪于美色,没有什么大才能的人。不知道守成,更不要说开阔大武江山!
  沉浸在自己思维的顾文铎,下意识的接着皇帝的话回道:“皇伯父,侄儿过的很好,您不用担心。”
  每次问话的套路都一样,顾文铎不用多加思索就能对答如流。
  顾楚看着身边玉树临风,仿佛不食烟火的侄子,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说了一句与以往不同的话:“最近你父王发来书函,希望你能在近期返家一次,说是景王妃身体有恙。你意下如何?”
  顾文铎没想到皇帝竟会提起让他返家的事,已经十年了,他离开景王封地都有十年了!他狠狠的捏住自己在袖下的手,压住心中沸腾的心思:“母妃有恙,侄儿按说是该回去看望,但在京城呆了这么久,早就习惯这里的生活,不想再舟车劳顿,望皇伯父替我回绝父王。”
  顾文铎知道皇帝这是对他起疑了,虽然皇帝断绝了他和外界的联系,但是私下里他还是有办法联系到景王,景王妃身体康健是他昨天才在私信上看到的内容。
  他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温润无害,压制想要流出的冷汗,不知道这个多疑的皇帝又要耍什么把戏!
  顾楚对顾文铎的回答还算满意,他眯了眯浑浊的双眼:“侄儿未免太过冷情,怎么说也是你的母妃。”他倒要看顾文铎怎么接话。
  “我来这里的时候才几岁有余,早就不记得让我背井离乡的双亲!”说完,顾文铎立刻摆出一副怨恨景王夫妇的表情,随后看向皇帝的时候,眼中带着淡淡的感激。
  顾楚满意了,他就是要把他兄弟的孩子们养成这样,怨恨他们的父母,对关怀备至的他心怀感激,到时候再让他们继承他们父亲的爵位,他就不用再怕这些人不忠诚!
  顾楚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他的多疑,这些孩子才会离开双亲,被送往京城。以为每隔一段时间的问话和如同皇子一样的生活待遇就会让他们感恩戴德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