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我在未来卖包子+番外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文案
 
据说距离现在5000多年以后的未来,人类不认识肉包、菜包、灌汤包、豆沙包等等包子。
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就连三皇子齐睿源也不认识包子!而且他还缺媳妇!
更残忍的是,当媳妇来卖包子的时候,三皇子齐睿源还追不上人家!
这……就是文案了,详情请看正文。
PS:淳朴清秀内敛厨艺高超性格温和艰苦奋斗温润受X霸气侧漏英俊潇洒身高腿长腹黑攻
 
内容标签:种田文 甜文 未来架空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惜,齐睿源 
 
 
    第1章 穿越
    
    帮邻居沈老头料理完后事,沈惜就回到家里,窝在床上,有点不知所措。他是个孤儿,当初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能在村子里生活全靠沈老头照应,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个老头还是很热情的帮他置办瓦房和田地,帮他买了几口猪养着。
    整个人都缩在被窝里,沈惜想着,沈老头是个好人,可惜年纪大了,再怎么精细养着也还是……去了。以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生活了,沈惜有了点睡意,迷迷糊糊的想着,幸好沈老头把自己祖传的包子手艺给了自己,要不然也不会走的那么安心。
    以后……自己就等于是沈老头的传人,可以在村里卖包子,可是家家户户都能自产自出,哪会买包子吃。
    过了许久,沈惜已经陷入熟睡中,原本趴在床前垫子上的两只土狗却突然站起来,他们没有叫出声,也没有往外跑,而是纷纷跳到床上,趴在被褥上面,好像要用自己的身体遮盖沈惜。
    轰隆隆夹杂着山崩地裂一样的声音响起,土地裂开,房屋剧烈的晃动着。两只土狗吓得涩涩发抖,却往沈惜的脑袋上靠了靠,用自己的狗头遮住可能会砸下来的土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土地终于不再剧烈摇晃,沈老头的屋子全部倒塌,沈惜家却出现一个深坑,里面杂乱的散着大块的土石。村里人都很惊慌,他们忙着清点人员和自家的财产,也就没有人注意到,原本属于沈惜的三亩田地那里却也出现深坑。
    其实沈惜家的屋子并没有倒塌,而且几乎是完好无损,尽管如此,两只土狗仍然趴在沈惜身上,狗头还放在沈惜的脑袋上,替他遮挡有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良久,沈惜睡醒了。
    推开盖在脑袋上的狗头,沈惜勉强笑了笑,问:“大黑,你怎么上床了?”被推开的皮毛油光水滑的黑色狗狗动了动耳朵,乖乖退到一边,另外一只土黄土黄的狗凑过来,伸舌头舔了舔沈惜的脸颊。
    “二黑?”沈惜终于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
    自家这两只狗虽然都是土狗,但都非常听话,也能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且平时不会上床,顶多趴在床沿用狗爪拨沈惜的胳膊。上次大黑和二黑主动跳到床上的时候,还是因为自己冬天落水,两只狗狗到床上给自己取暖,趴着一天一夜没动弹,直到沈惜身体恢复了,才主动跳到床下。
    “嗷呜。”二黑比较活泼,是一条有狼狗血统的男狗,平时趴着不动很威风,一单活动起来,就跟只撒欢的疯狗似的,一点都没有狼的威严和狡猾,反而很憨厚也很忠心。
    沈惜被二黑闹着爬起来,一旁大黑叼着一件衣服跑过来,沈惜接了穿在身上,就被二黑拉到外面。
    屋子外面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院门紧紧的闭着,沈惜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天色有点奇怪,没有太阳也没有云朵,并不是蓝色,看上去挺苍白。
    大黑跑到猪圈那里看了眼,又颠颠的跑到鸡圈里看,等确认自家没有死掉的家畜之后才放心的回到屋子门口趴着。二黑不管这些,他就绕着沈惜转,还用狗头顶沈惜的大腿,往大门口的方向顶。
    之前屋子摇晃的时候沈惜睡得沉,又被两只狗狗保护着,更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不过今天两只狗的反应都很反常,沈惜也打算出门看看情况。
    二黑率先跑到大门旁边站着,飞快的摇着尾巴,原本应该威风凛凛的狗头先上去傻乎乎的,就差在自己脑门上写“我傻”两个字了。沈惜无奈的摸摸狗头,拿下门栓,打开一扇木门。
    “嗷呜。”二黑嚎了一嗓子就往外冲,跑了几步,伸鼻子嗅嗅又忙不迭往回跑。大狗这么没头没脑的冲回来,差点扑到沈惜怀里,不过二黑反应很灵活,他哧溜一下钻到沈惜后面,只露出一个狗头往外看。
    见自家狗有这种反应,沈惜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他伸脖子往门外看了眼,就立刻知道二黑为什么蹿回来了。二黑别看对沈惜的时候憨厚没心机,面对外人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威风的,而且很懂事,就是有时候不够激灵,得大黑时时照看着。
    摸摸二黑的狗头,沈惜像是安慰他,又像是安慰自己一样的说:“至少咱们家门口还是原来的土路,外面的水泥地……大概是以前就有吧……”这么说着,沈惜自己都没啥信心,他又看了眼外面,果断领着二黑回来,关上大门。
    在沈惜不知道的时候,原本出现在水泥地上的土路也消失不见,甚至沈惜家的木门也直接消失,好像这里原本就只有光秃秃的水泥路一样。
    其实也不算是水泥路,应该是柏油路,在沈惜和村里人的眼中,都统称水泥路。
    “嗷呜,嗷呜。”二黑显然不太接受的了外面宽阔的土路只剩下一小块,其余的都是没见过的水泥路。他整条狗都不太好,发疯似的在自家院子里狂奔,一圈一圈的跑。
    大黑刚才虽然没有出门,但是他就趴在屋子门口,也通过大门看到了外面的情景。见沈惜站在院子中间耷拉着脑袋,大黑走过去用狗头蹭了蹭沈惜,一双眼睛闪烁着一丝睿智的光芒。
    “外面也不知道啥情况。”沈惜叹气,“听说村里看过电视剧的都说人在某种情况下会穿越,大黑你说我们是不是穿越了?”不得不说沈惜这个乡下少年还挺时髦,知道穿越。
    大黑没说话,他仰起狗头,喉咙里发出悠长又低沉的吼声。若是往常情况,只要大黑这么吼,村里所有的狗狗都会跟着附和,表示他们的臣服,但是这次并没有。
    并不是村里的狗狗突然敢反抗大黑了,而是他们根本不在一个世界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沈惜垂下眸子,感觉浑身无力。
    
    第2章 来了
    
    “嗷呜。”大约是看出沈惜不高兴,二黑也不疯跑了,跑过来就直接躺在地上开始打滚,还蜷缩着四条狗腿,露出柔软的肚皮。
    以前沈惜不高兴的时候,二黑就会跑过来打滚,这还是他小时候就学会的技能,就这样一直用到大。大狗不再是胖乎乎还没长开的小狗,尾巴跟毛刷似的,大张着嘴巴露出锋利的犬牙,不过沈惜知道自己就算把手伸到他嘴里,二黑也不会咬。
    看着二黑努力打滚的样子,沈惜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摸摸二黑的狗头说:“快起来,家里还有不少肉,咱们吃菜包吧。”
    一听有好吃的大菜包,二黑立刻蹦起来,大黑也两眼放光,主动回屋子叼出一个篮子,这是沈惜专门用来放菜的。
    当时去村里批地,沈惜要了五间瓦房的地,不过他只盖了两间瓦房自己住,另外一块地就留着种菜。猪圈和鸡圈都盖在院子两边,靠近瓦房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粮仓,里面都是满满的粮食。沈惜以前自己讨生活,苦日子过惯了,自从种地以来,所有的粮食都没卖过,全都存在粮仓了,这样他才能安心,不用担心吃食。
    这三间瓦房的地全都用来种菜,外面还围了简单的栅栏,二黑早就兴冲冲的跑过去打开简单的栅栏门,站在门口等着沈惜进去,尾巴飞快的摇晃。平时栅栏门关着,沈惜怕二黑进去折腾蔬菜,不过二黑和大黑都非常自觉,不会自己进菜园子。但每次沈惜进去摘菜,二黑和大黑都会跟进来看看。
    也不知道俩狗狗怎么想的,还兴冲冲的试图帮沈惜拔萝卜,结果咬了一嘴萝卜叶,也没能把萝卜拔-下来。
    “这些就够咱们吃的了。”沈惜拔完萝卜,又看了看其他菜,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离开园子。依旧是二黑跟在后面关栅栏门,然后蹦跶着跑前跑后。
    大黑依旧趴在屋子门口,狗头放在两条狗腿上,尾巴不时摆动一下。二黑就特别兴奋,眼巴巴站在沈惜旁边,只要后者说缺舀子或者笤帚什么的,这货立刻就能给叼过来,特别殷勤。
    新鲜的萝卜不能直接做馅,还要上锅蒸熟,攥去水份,才能继续剁馅。萝卜肉包是一种很家常的包子,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做,但萝卜本身有一股味道,容易掩盖其他调料和肉馅的香味,就必须掌握调料的比例和分量,还有加油盐的多少,这些细微的差别都会导致最后包子口味的改变。
    沈老头有家传的手艺,最后传给沈惜,他调出来的包子馅儿,不用吃就能闻到香味。
    面团发酵好还要一段时间,沈惜想了想,就又去菜园里拔-了几个萝卜,一样剁成馅,又切了一块肉,准备再做一盆包子馅儿。
    沈惜心里已经接受自己兴许是穿越了这个事实,而且外面的水泥路也并不十分出格,最起码不像电视上的那样,现代人跑到古代什么的。自己只有做包子的手艺,也不能总是闭门锁户的过日子,就算自己呆得住,大黑和二黑也得经常出去溜溜,不然总憋着也不好。种种原因之下,沈惜还是决定出去卖包子。
    面团发好后就特别软,手上要多沾一些面粉才好处理,沈惜一个人擀皮,一个人包包子。二黑这时候也不再动弹,就趴在沈惜脚边,眼巴巴的看着沈惜把包好的包子放在笼屉上,然后又移回视线,继续看着沈惜忙活。
    大黑看了眼笼屉上包子的数量,见快要装满笼屉了,就站起来小跑步去灶房那边。灶房跟鸡圈离着不远,靠院墙建的一个偏房,平时沈惜就在那里做饭。大黑帮着叼柴火,还把引火的软草也叼到灶膛口,然后就跑到自己狗盆那里漱口,继续趴着不动。
    这些事情大黑都是做惯了的,沈惜也没说什么,包好一笼屉后就去生火,然后填一些耐烧的木柴,回来继续包包子。大黑会趴在门口看着灶膛,如果有柴火掉到外面,会立刻去找沈惜。
    一连包了三笼包子,沈惜才暂时停下,这会儿第一笼已经出锅,但是大家都没有吃,直到三笼全都熟了,才都兴奋起来。沈惜还切了点萝卜丝,用盐拌了,挤去水份,吃起来有点辣味,脆脆的,这是自己的咸菜。
    两个狗盆放在桌子旁边,里面是满满的包子,沈惜自己的包子放在桌子上,他开始吃包子的时候,大黑和二黑才会低下头开吃。
    包子外皮煊软,馅料香味十足,萝卜和剁的极细的肉泥吃起来唇齿留香,再就着萝卜丝,沈惜一口气吃了三大个才停下来。大黑和二黑已经把包子全部吃完,正咕咚咕咚喝水。
    还剩下几个包子,沈惜准备留着晚上吃。还有馅和面团,沈惜赶忙又坐了一笼,蒸熟后直接放在笼屉里,上面盖着笼布,领着二黑和大黑站在自家大门口。
    即便是心里有这个打算,沈惜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他现在能确定自家的整个院子和屋子都不在原来的村里,大门外面除了那一块土路比较熟悉,其余的完全陌生。
    不过就算如此,也必须得迈出第一步。沈惜摸摸二黑的狗头,深吸一口气再次打开大门。
    大黑嘴里叼着一个半人高的笤帚,沈惜在笼屉下面放了一个软垫,让二黑连带着软垫一起驮着,自己则是拿了笤帚开始扫地。不管外面的土路干净不干净,做生意前都得打扫一下,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心态。
    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沈惜扫地扬起来的尘土都向着一个方向飘,远离大门,径直飘向远方。不过这些尘土一点都没有浪费,全都扑到两点,那两点就跟吸尘器似的,把全部尘土都给吸了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