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贵不可言 作者:钧墨

字体:[ ]

 
 
 
文案
景城首富柳家二少是个断袖。自己断就算了,还想拉着景王一起断。
景王纳妾之夜,他失足跌下扶手断裂的二层阁楼。然后……
 
贴身小丫鬟告诉他:“奴婢刚刚把公子从荷花池里捞上来。”
柳二少:“……为什么落水头会痛?”
小丫鬟:“因为您被奴婢丢下楼的椅子砸到头。”
柳二少:“……为什么要把椅子丢掉?”
小丫鬟:“您不是说再也不要见到景王安排的东西吗?”
柳二少:“……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小丫鬟:“不要逃避景王下下个月初成亲的现实了。”
柳二少:“……我感觉自己失忆了。”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明若,宁胤 ┃ 配角:白荷,柳明泽 ┃ 其它:宁氏王朝,景城 
==================
 
☆、跳楼巧合
 
  
  通明红光掩映下,不远处传来沉稳的脚步声。柳明若在之前已经喝了不少酒,跌跌撞撞避开自己那个不知是丫鬟还是娘的小丫鬟白荷,靠着栏杆大口喘息。他模模糊糊辨认出那是一个高大的男子身影,想必是喜宴请来的贵宾,只是不知为什么会经过这条通向后院的偏道。柳明若低下头,忍住反胃的恶心感,不着痕迹地将自己隐藏在廊角的阴影里。男子衣着十分华贵,面容即使是在醉眼朦胧的柳明若看来依然异常俊美冷厉,双眼冷冷瞥过柳明若畏缩的身体,与他擦肩而过时,清清楚楚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冷哼。
  “你说什么!”柳明若心里像是被重重一撞,酒意抹消了他的理智,他上前几步想要攥住男子的衣领大声质问他,出手到一半就被挥开,身体撞到一边画栋上。
  这一撞反倒使他清醒许多,他低头道:“方才失礼唐突阁下,请阁下原谅。”
  那男子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开。
  柳明若轻轻舒了口气,干脆倚着栏杆闭目休憩。
  不一会,耳中传来由远而近,抑扬顿挫的呼声:“柳公子,柳公子!”
  柳明若感觉头又开始疼了。
  他最后是被搀扶着赶到喜堂的。
  明亮的灯笼挂满屋檐走廊,把景王府装点得有如辉煌奢华不夜城。几十年的佳酿清香馥郁,来来往往的宾客推杯换盏,不饮自醉。
  柳明若怔怔落座,看着堂前粉红的大烛台发呆。宁朝习俗,纳妾不得见红,景王府这一番装饰,便有如景城三月绵延十里幕天席地的桃花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心上人的大喜盛宴,心口的疼痛还是一样透彻入骨。只不过时隔三年,心境已经大不相同。
  第一次是愤怒和不甘,如今只剩悲哀和绝望。
  蜡烛分燃两边,衣香鬓影繁华无限之中,一对璧人相携而入。柳明若直勾勾盯着进来的那人,昏黄烛光中,更显得那人剑眉利落肃杀,眸光闪耀如星,俊逸非凡的脸上,一贯的冷漠中含着春情。他环顾一周,眼光分明攫住角落里的柳明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柳明若突然打了个酒嗝,浑身剧震,移开目光,苍白的病容更灰败了几分。
  一条补丁缀补丁的裙子突然隔断了他的视线。
  柳明若怔住,“你干嘛?”
  柳明若的贴身小丫鬟白荷居高临下睥睨着他,脸上现出不平之色:“这种人渣,多看无益!还不如多多看着我貌美如花的容颜。”
  “……”什么貌美如花,分明是面黄肌瘦啊。柳明若想起她跟着自己后忍饥挨饿,受冻受欺,时常被其他仆役甩脸色看,却始终不愿离开,心中一时酸痛,浮起一半的笑容变成个不伦不类的哭脸。他伸出空着的左手摸了摸白荷凹陷的脸颊,“在我眼里,你美得无可比拟。”
  可怜的小丫鬟看着柳明若如同出自工笔名家般优美雅致,景城第一的眉目,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柳明若:“……”应该不是被自己吓晕的吧?
  白荷的肚子突然发出一声即使周围背景很嘈杂,依然清清楚楚的咕噜声。
  “……”原来是饿晕的。
  柳明若引以为鉴,放下酒杯,收敛目光,放空听觉,努力吃菜。
  半晌,白荷悠悠转醒。
  正当年轻的景王和侧妃夫妻对拜。少女脚步微一踉跄,景王及时扶住,凑在她耳边轻声交谈,露出温和的笑容。好一对神仙眷侣。
  柳明若无止尽地一杯接一杯,眼睛像盯着杀父仇人一样死死盯着面前的佳肴。
  白荷不动声色挡住从他这里能看见景王的角度,嘀咕:“貌美如花貌美如花貌美如花……”
  柳明若喝完一杯,置若罔闻地倒酒满上。
  白荷立马换词:“景王人渣景王人渣景王人渣……”
  柳明若抬起头来,双目灼灼地看着她。
  白荷发现他尽管脸色还是苍白,双眼熠熠闪光,但目光已然涣散。趁着无人注意这边,她将柳明若扶起身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一对新人身上,并没有人注意这边。白荷走到门口,突然感受到一段目光,打了个寒噤,回头一看,恰逢首席上一个异常贵气却冷冽的男子拧了拧眉移开目光。
  出了门没走几步,柳明若被冷风一吹,反应过来一般挣扎着往回挪。
  白荷大惊,拉不住他的手,干脆紧紧从身后抱住他消瘦的腰,把他奋力向另一边拖。
  景王似有似无地向这一边看来。
  柳明若不满道:“你再不放手我快要吐了。”
  白荷急出一头汗:“我要是放手就小命玩完了。”
  “……”
  “……”
  柳明若安静下来,用温度有些低的手掌慢慢抚摸着白荷的头发:“放心,我绝不让你出事。”
  “嗯。”白荷感动不已,正要对他抒情,柳明若突然睁开她的手,转身拔腿就往外跑。
  她大吃一惊,想到柳明若生了病还没好,又喝了不少酒,吓出一身冷汗,追出去却看到他无比……蜿蜒曲折的奔跑路线。
  ……
  只是路线虽然蜿蜒,距离却一点也不短。等白荷气喘吁吁地追上去,就发现柳明若失魂落魄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白荷甫一接近,就被他拦腰一把抱住,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
  她想告诉他地上凉,快些起来,伸手欲推,却听见他隐忍的呜咽声。只好改推为抱,轻轻拍打他的背哄他:“柳公子,你的身体弱,生病了还没痊愈,先起来跟奴婢回去好不好?”
  她感到自己腰间单薄的衣衫透进湿湿的凉意,感到柳明若柔软的发丝在她手掌里蹭了蹭的动作。她把他小心翼翼扶起来,他温热的气息扑在皮肤上,顿时温情泛滥,刚想安慰他,就听柳明若含糊道:“娘,你来看儿子?”
  “……”
  柳明若将她推远一点点,痴痴地凝视她的脸。
  “……”白荷的心砰砰直跳,难道她真的貌美如花了?
  柳明若失望地叹了口气:“我娘当年可是江南第一美人,长得这么难看,怎么可能是我娘。原来是我认错了人。”
  “长得这么难看”的白荷:“!!!”
  柳明若高卧榻上。他的相貌非常好看,即使面带病容,愁眉不展,远远望去,也依旧赏心悦目。
  ……只限于远远望去而已。
  方才他又哭又笑,扯着白荷的衣袖不停地说胡话,几乎在白荷一张脸上把柳家全家上下的影子统统找了一遍。他在路上已经吐过一次,白荷打水为他擦脸擦汗擦泪,又要应付他层出不穷的耍酒疯方法,简直心力交瘁,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了柳明若不小心说漏嘴的黑历史。
  好不容易哄他睡着,白荷舒了口气。
  越跟柳明若相处,就越把最初唯独建立在他那副好相貌上的印象刷新刷新再刷新。觉得他身上一点也没有首富之家公子哥儿的习气,实在像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白荷无疑是全景王府陪伴柳明若时间最长的那个人。
  她家里穷,养不起她和弟弟两个人。她从小给富人家做工,闲钱全都给她弟弟读书,却越来越无法承担。无奈只好把自己卖了,一次付清弟弟上镇子里公学的学费。
  所以她手脚笨拙,侍候不得主人,也根本不会干侍候人的精细活儿,一直游离在景王府的茶房和柴房打下手干杂工,粗活、重活,只要能勉强度日。
  直到有一天,白荷扛着一筐刚洗完的瓷杯,也许是那天阴云密布,天幕黯淡,也许是土肥圆来来往往,对比强烈,总之,她一眼就看到那个站在各种奇奇怪怪背景里,眉目如画,周身散发金光的白衣少年。
  她终于理解了何为恍若天人。
  虽然代价是手里的杯具乒乒乓乓啪啦哐啷摔在地上。
  少年的视线被巨响吸引过来。
  白荷认真地盯着地面,恨不得找一条大点的缝钻进去。然而只看见满地瓷渣。
  ……于是,她又理解了何为横尸遍野。
  少年不可思议地朝她这里看了一会,竟然发出一声轻笑。他一步步走过来,隔着一摊碎片向她伸出好看的手。他的眉目含着烟花三月的江南风景,像水墨笔锋一层一层晕染出的淡雅山水,像工笔簪花一笔一笔勾勒出的美人图画。他的笑容模糊了一切奇奇怪怪的背景。
  夜里的凉风从巨大的窗缝里漏进来,熄灭了桌上残烛,冉冉升起一缕青烟。
  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并不一定抱有留恋的心情,只是过去种种往事已经或主动或被主动地镌刻在骨子里,再舍不下这段记忆。
  白荷替柳明若掖好被角,无声地退出去守夜。
  身后一双阖上的眼睛睁开来,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眸。
  白荷有个起夜的习惯。
  柳氏一族被流放后,过去王府里巴结讨好柳明若的人如鸟兽散去,处处是冷漠的白眼。柳明若的日子不好过,不仅住处条件一落千丈,所有值钱的物品都拿去当了,以至于房屋不仅破旧,还流露出空空荡荡的萧瑟感。白荷到处干活糊口。她好像命中注定要有这么一段故事,从前养她弟弟,现在养她的柳公子。但她一直心甘情愿。
  柳明若两年前在松林里受了寒,又跪在景王书房外两天两夜,从那以后咳嗽就一直没好过。白荷怕他掀了被子,夜里吹风着凉,每晚都会起来检查窗缝,替他掖好被角。即使时过境迁,这个习惯还一直保留着,提醒她曾经有一个人这样和她相依为命。
  这夜她起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居然空无一人,吓得闭着眼睛倒着走出来表示第一次进门的方式不对倒带重新来过,念念有词道:“我刚刚进入了梦境世界,快清醒快清醒快清醒……”
  二楼传来柳明若略带嘶哑的嗓音:“我在这里。”
  白荷抬头一看,脸上出现一瞬间空白。
  柳明若刚张开嘴,就听见她说:“柳公子好多年不穿红衣了,我果然还在梦境世界里。”
  “……”他靠着栏杆反省自己为什么要忍不住跟她搭话。
  巨响在空中炸开。
  柳明若仰头望去,一朵流光溢彩的烟花在不远处的天空中绽放,尽态极妍,连同纯黑色的夜幕一同倒映在他的眼睛里,一片久违的星火灿烂。
  白荷一直都记得这样一幅画面。
  画面里的柳明若一身红衣似血似火,宽大的衣摆临风扬起,异常飘逸。烟花的七彩光芒洒在他的脸上,身上,泻下的墨发被风撩起来,两只袖管张风鼓起,仿佛张开一双翼羽,将要乘风归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