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穿书]鬼畜皇帝爱上我 作者:黄烦烦

字体:[ ]

 
《[穿书]鬼畜皇帝爱上我》
作者:黄烦烦
 
【文案】
又名#恕我直言,皇上您就是个辣鸡!# 
霸道鬼畜皇帝攻×耐操心软直男受 
主受主受主受!没有烂黄瓜烂菊花!he!
 
这是一个直男穿到书中,拯救鬼畜皇帝的故事。
原主身为嫡长子,爹不疼娘不爱,好不容易通过科举走上了仕途,却又被那暴虐成性的皇帝看上。 
前途被毁,原主一怒之下暗中投靠了觊觎皇位的魔教教主,最后杀了皇帝,并助魔教教主夺得了皇位,让他与心爱女子一生一世一双人。
而顾书朗刚穿过去的时候,就因为原主与魔教教主的勾结被某皇帝发现,而被其压在身下【嘿!嘿!嘿!】。
Hello,excuse me? ??
我一个大写的直男,你确定没有让我穿错?!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书朗,楚奕宣 ┃ 配角:黄烦烦 ┃ 其它:黄烦烦
 
  ☆、惩罚
 
  什么叫现世报,这个词用在顾书朗身上再合适不过,他不过就是拒绝了一个男上司的追求,并骂了一句“恶心的同性恋”,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操。
  顾书朗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深墨色瞳孔里。
  那双墨瞳里夹杂着太多的情绪,痛苦、不甘、执着……不过一切的情绪最终都湮没在了疯狂之中。
  顾书朗觉得心跳得很厉害,同时,他的那个地方……嗯……有些疼,不,实在是太特么疼了。
  忍了一会儿,顾书朗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要不然接下来的两天他进行生理排泄还不得疼死?
  于是,顾书朗冒险说了一句:“大兄弟,能不能停一会儿,我那儿有些疼。”
  他也知道男人正做在兴头上,忽然停下来是不怎么好,可他实在忍不下去了,不是听说男人□□也挺爽的么,但到了他身上为什么只剩下疼。
  身上的男子一个利剑般的眼神扫过,顾书朗顿时就萎了,前面那个原本就软趴趴的东西现在更是硬不起来。
  然而顾书朗并不打算这样放弃,想他一个男人莫名其妙被另一个男人上了,对方一点儿技术都没有不说,凭什么还不允许他反抗?
  “兄弟,那你轻点儿行吗?”
  介于对方气势太过强大,顾书朗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却得来对方冷冷的两个字:“闭嘴!”
  接着,又是一顿狂/操/猛/干。
  顾书朗一脸懵逼,心里卧槽了两句,然后就被……操晕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书朗又被/操醒了,而在这一闭一睁之间,顾书朗获悉了很多事。
  他本就疑惑明明昨天晚上他还睡在自己家里来着,为什么醒来之后就被一个陌生男人拐上了床,做着如此猛烈之事。
  而刚刚晕过去做的一个梦替他解释了这一切,原来,他,顾书朗,一个大写的直男,穿到了一本狗血言情小说中,附在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禁脔身上。
  顾书朗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
  他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所以一个两个的都不放过他,不仅被男上司表白了,还穿到书中被男人上了。
  顾书朗表示不服,不能因为他长得帅,命运就这么玩弄他啊,明明自己喜欢的是妹子来着,他不是同性恋。
  然而还没等顾书朗来得及反抗些什么,他就感觉自己的下巴那边传来一阵疼痛,抬眼一看就被那吓人的目光给震慑住了。
  身上的男人用力捏着他的下巴,额上散落的长发被汗水浸湿,眼神中带着疯狂与决绝,表情扭曲阴鸷,也不知还清醒着没有。
  “顾书朗,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听到这句话,顾书朗不得不服,果然是狗血言情小说,这台词他甘拜下风。
  楚奕宣不满身下之人被他操弄着,还心不在焉,眼中阴霾闪过,加大了挺腰送胯之力度,直把顾书朗干得哼哼唧唧,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殊不知,这心不在焉之人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顾书朗”,他操着同一副身躯,却操着不一样的灵魂。
  就在顾书朗感觉身后顶在他后面的东西又一次硬了起来,以为这狗皇帝还要再来一次时,楚奕宣去突然推开了顾书朗,兀自披上了件亵衣,走出了寝殿。
  顾书朗顿时松了口气。
  极力忽略掉身体各个部位的难受,顾书朗拉着明黄色的薄被盖住身体,然后细细回想起了刚刚做的那个梦。
  梦里面那个被他拒绝了的男上司幸灾乐祸地告诉他,他穿进了一本言情小说中成了一个禁脔。
  巧的是,就在前两天,顾书朗被他处于中二期的亲妹子强行安利了这本小说,原因就是书里面的这个禁脔跟他同名同姓。
  顾书朗一个大男人,看言情小说他本来是拒绝的,但实在耐不住妹妹整日在他耳边讲剧情,最后没办法,只能顺了妹妹的心,把小说强行看完了。
  所以,这本书的大致剧情,顾书朗是知道的。
  小说中的主角是冥邪教教主凤墨绝与大楚国公主楚澜玉。
  冥邪教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门好派,而男主凤墨绝身为冥邪教教主也被人归为大魔头,尽管凤墨绝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然多少侠义之士都想除之以后快,以此扬名。
  凤墨绝的另一重身份其实是当朝皇帝楚奕宣的堂哥,其父亲便是先皇皇兄——当年的太子。
  当年先皇联合其他几位皇子杀了太子,夺了属于太子的储位,自立为帝,本以为已经将太子/党一干人等都赶尽杀绝,没想到还漏掉了一人。
  这人便是凤墨绝。
  多年后,先皇驾崩,传位于楚奕宣,而坊间的凤墨绝也着手准备起了复仇。
  凤墨绝为窃取兵符只身一人潜入宫中,被侍卫发现,身负重伤之下躲入了公主楚澜玉的寝殿,楚澜玉帮其躲过一劫,并替他包扎伤口。
  楚澜玉不知凤墨绝身份,对他日久生情,而凤墨绝有心利用这份感情,从楚澜玉身上得到了皇宫的布局,成功盗取了兵符之后离开了皇宫。
  接下来便是楚奕宣被顾书朗杀死,凤墨绝扫清一切阻碍,将二十年前的事昭告天下,赢得民心夺回了皇位。
  再然后讲的便是男女主角之间情爱纠葛了,楚奕宣的死还得算上楚澜玉浓墨重彩的一笔,要不是她把皇宫布局告诉给了凤墨绝,楚奕宣还能从地道逃走。
  楚澜玉一方面对自己间接害死了皇兄而感到深深自责,另一方面对凤墨绝恨之入骨的同时又不断地被吸引。
  另外,凤墨绝也在纠结,楚澜玉可是他杀父仇人的女儿,他绝对不可以爱上这种贱人!
  但什么爱啊,什么恨啊,这些都不重要,最可怕的是这两人有血缘关系啊,按当朝律法规定,若男女为堂亲关系,结为夫妇视为乱*。
  这也是那本小说的最大看点,最为狗血之处。
  作者是亲妈,自然不会拆散男女主角,于是在虐到了最后的时候,作者笔锋一转,说凤墨绝根本不是先太子的亲生儿子。
  因为当时凤墨绝他爹身为太子,极有可能坐上皇位,凤墨绝他亲娘——太子的侧妃,便在自己生产的当晚,偷龙换凤。
  这个秘密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凤墨绝杀了所有知情的人,又给楚澜玉换了一个身份,最后两人愉快地一起玩耍生猴子去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令人钦佩的皇帝,令人艳羡的皇后。
  然后是几个幸福的小番外,完结。
  顾书朗在书里面也只是个配角中的配角,除了简单地交代了一下其身世背景,在杀了楚奕宣之后,便没他什么事了。
  而顾书朗穿过来的时候,原主与凤墨绝的暗中勾结刚巧被楚奕宣发现了,于是龙颜大怒,楚奕宣狠狠地玩了一把“惩罚play”。
  顾书朗动了动埋在被子下面的手,在那身体上摸了摸,果然摸到了许多伤痕,像是被小皮鞭抽打出来的。
  睁眼看了看,然后便在离龙床不远处的地上,看见了一根带着血迹的小皮鞭。
  顾书朗默,让他去死好么?
  正想着,忽然听见有脚步声传近,顾书朗心里一紧,以为那狗皇帝又回来了,连忙闭上了眼睛装死,但过了许久,寝殿里的气氛并未变得凝重,顾书朗才稍微把眼睛睁开。
  只见寝殿的屏风里面已放上了一个大木桶,上方正冒着热气。
  一个身穿淡粉色宫装的奴婢站在门口,不缓不急地说了一句:“顾大人,皇上让您先沐浴一下。”
  明明就是帝王的禁脔,却还被人称作“大人”,何等的讽刺,顾书朗似乎感觉到原主残留下来的不甘与忿恨,心头悸动了一阵。
  等压下这股悸动,顾书朗吸了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些:“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大人,奴婢在外面候着,大人若是要换水,吩咐一声便是。”
  宫女说完这句就转身走了,顾书朗盯着那袅娜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感觉到浑身的酸痛,只得暂时放下对女人的幻想,掀被赤脚下了床。
  屏风内还放了一面铜镜,顾书朗站过去,铜镜比他人还高上不少。
  见到铜镜里照出来的人的相貌与他在现代的并不相同,顾书朗终于放了心,他实在说服不了自己被一个男人上了,如果现在用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他大概会杀了楚奕宣。
  管他是不是皇帝,先杀了再说,反正楚奕宣迟早会死。
  顾书朗越想越觉得恶心,之前大概是没反应过来,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猛然醒悟过来自己正住在一个被男人上过的身体里,浑身上下都是那种痕迹,顾书朗有些想吐。
  而且他现在的身份是个禁脔,今后还有可能被那狗皇帝上,真他妈的是个笑话。
  他在现代活得好好的,凭什么睡了个觉都能碰到这种极品之事,穿到书中算个什么玩意儿?另外,他还能回去吗?
  顾书朗捏紧了拳头,有些不甘,可再多的不甘都是枉然,依照现在的状况,用一个烂大街的词儿来指明顾书朗该怎么做,那便是——随遇而安。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欢迎跳坑,么么哒~
 
  ☆、崩坏的皇帝
 
  顾书朗坐在木桶里清理着身体,鞭痕处被热水浸湿,传来一阵阵疼痛,还有后面那个地方,顾书朗清理的时候简直黑了脸。
  好在那狗皇帝没有直接弄在里面,要不然……顾书朗想想那画面就觉得恶心。
  等清理过一遍,顾书朗艰难地爬出了浴桶,披了件亵衣,然后让守在外面的那个宫女进来换水。
  进来了两个人,抬着木桶走了,没多久,便又抬着一桶去热气腾腾地热水放进了屏风内。
  顾书朗站在铜镜前,洗干净了的身体看着尤为顺心,也难怪楚奕宣会看上这具身体的原主,实在长得太想让人犯罪了。
  肤色极白,气质清华,一双清目幽冷淡漠,睫毛也极长极密,身材颀长,不似寻常男子般结实健壮,却也没有女子的那种纤细柔软,独有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之感。
  但楚奕宣偏偏不想远观,只想亵玩。
  原主碰上楚奕宣这种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也算是人生之大不幸了,本以为走上仕途就能脱离家族,自立门户,在人生最有希望达成自己的愿望时,却无端被皇帝看上。
  自此,仕途无望,一直引以为傲的清贵气节也被人生生折损。
  顾书朗心想,楚奕宣真他妈是个辣鸡啊,辣鸡皇帝,毁人一生。
  顾书朗叹了口气,感觉到原主的不甘忿恨又隐隐冒了出来,连忙压下,脱了亵衣转身进了木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