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双界之男神归来 作者:犯二的萌小兔 (第三部)

字体:[ ]

 
    那声音如魔鬼的召唤一般在耳边响起,华服青年惊恐回头,就见那面容平凡的少年如鬼魅一般漂浮在身后,吓的惊叫一声。
    莫筠勾唇一笑,零星火种再次飘出。
    华服青年见这人紧追不放,那火种又由不得他不忌惮,几番权衡取舍,一狠心将自身法宝取出,怒吼道:“混账东西!本少让你有来无回!!”
    一枚巴掌大小的大印被华服青年抛向空中,大印金光漫天,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吟唱之音,一派祥和中包含着无边佛法,其中却蕴藏着致命的杀机。
    莫筠微微有些讶异,观圣地就能大概了解大中天如今的形势,连下品元器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这个青年不过炼气七层,却拥有一个上品元器,看来这人还颇有身份。
    大印压下,华服青年目露凶光:“本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逃过大印的无边威力!用一方天帝之印与你同归于尽,你该感到荣幸!”
    这是他家老祖给他最为重要的保命之物,可惜大印年代久远,法力大失,只残留一丝道法之力。简而言之就是最后残留的那点力量足以灭杀金丹老祖,但那一丝威力发出之后,就会彻底粉碎。
    莫筠伸手一抓,还未将威力发出的大印直接被他封住,落入了手心之中。华服青年满脸骇色,脸色刷地一片惨白。这是他最后保命的东西,居然也被这人轻而易举的拿下。
    莫筠看着手中的一方小巧大印,上面已经满布裂纹,雕刻的佛经上还隐隐流动着道意,看来即便只是元器,也不容小觑啊。莫筠将灵力附于掌心,微微用力,大印被捏成了粉碎,最后那一丝还未挥发出来的道法之力也随那粉末一道散去。
    就在莫筠观摩大印的时候,那华服青年已经驾驭着飞舟逃出老远。莫筠也不忙着去追赶,就这么随意的挥出一掌,空中一张巨大的掌印成型,追着那青年而去。
    “道友且慢!!掌下留人!!”
    远处御剑而来一仙风道骨的老者,同样幻化出一掌与莫筠的掌力撞击过去。莫筠的掌力被那人直接抵去了大半,但残留的余力依然将那华服青年震的口吐鲜血,从飞舟上直直坠下。那老者大手一捞,将青年及时抱住,没让他摔成一滩烂泥。
    老者往青年嘴里塞了一颗丹药,暂且保住了他的小命。
    莫筠身姿悠然飞来,看向两人神情冷峻睥睨道:“真是把本尊的话当耳旁风啊,昨晚刚刚放你一条生路,今日还这般不知死活进入天市,既然活够了,那就将命留下吧!”
    那老者正是那九位金丹之一,老者心知自己绝不是面前这人的对手,刚刚那一掌为了救人,他甚至直接动用了十成之力,却也只是将对方那似乎随意拍出的一掌力道卸去一半而已,由此可见,即便再加十个自己,都不见得能将这人拿下。这人的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
    老者也不敢激怒此人,只得赔礼道歉:“这位道友还请息怒,这人乃是大中天八大家之首,肖家继承人之一,投于我青木门下,若是有何闪失,怕是肖家不会善了,还请道友手下留情,老朽保证,今日离开,绝不再踏入天市半步。”
    莫筠轻哼一声:“保证?本尊要你保证有何用,今日将你命留下,以后你想踏入都办不到了,比起你的保证,本尊更相信死人。”
    老者一惊,没想到此人如此蛮横,软硬不吃。就在老者以为今日必死无疑的时候,那人似乎又改变了注意。
    莫筠扫了眼已经绝了修炼之路的青年,朝那老者道:“从今日起,所有修士不得踏入天市半步,若是被本尊得知有修士在他方为祸,本尊便封了大小中天互通之处,身为修士,擅自逾界者,杀!祸乱俗世者,杀!祸乱纲纪者,杀!”
    莫筠散开恐怖到令人窒息的威压,看向老者,带着不容违抗的警告道:“若是被本尊得知有修士枉杀无辜民众,连带九族,杀无赦!”
    莫筠以两千一百四十七条修士的生命,血洗了天市。这一战,莫筠彻底扬名,因众人不知其姓名,于是直接称为杀神。
    一夜之间,z星彻底变天。十方修士面对如此杀神,一片沉寂,谈之色变。
    最为奇异的是大中天内居然也毫无动静,被人如此血洗,还能淡定如常,甚至没有任何一方势力上门叫嚣寻仇。
    对于如此古怪之处,莫筠淡淡一笑,无论大中天在酝酿什么大招,他接着便是!
    
    第109章 上门寻仇
    
    青木门的一鹤道人将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青年肖玉龙带回青木门在天市外的临时驻扎点。之前因青木门两位长老皆不知所踪,但因命牌尚在,所以青木门弟子并未离开天市,一直持观望之态。
    后来两位长老狼狈归来,什么都没说,让人连夜将青木门此次来到小中天的弟子尽数转移。等所有人都离开小中天之后,有人发现肖玉龙并不在其中,一鹤道人无奈,只好冒着风险拖着虚耗过度还没彻底恢复的身体再次进入天市。
    青木门在大中天也算是显赫的大宗门,不少大家族的子弟拜入门内。身为八大家之首的肖家有天赋的弟子不少,肖玉龙这等纨绔子弟虽然性格恶劣,但天赋极佳,不足三十便已炼气七层,是宗门和家族培养的重点。就算性格不好,但身后的背景雄厚,根本无人敢惹,即便捅破了天,也有肖家兜着。光是肖姓,就足以让他横着走。
    这小中天在大中天眼里就是一群还未开化的蛮夷,所谓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天阶武者,在修士眼中实在不值一提。所以青木门这次一部分人来到小中天,肖玉龙跟随出来后,就没人指望他会安分不闹事。但大家都觉得,他闹出再大的事情,那倒霉的也只会是别人,真是万万没想到,这个被肖家最看重的子孙之一,会差点被人打死。
    那些曾经因肖玉龙身份被欺压的,无一不在暗中幸灾乐祸。但也有愁眉苦脸的,最为头疼的,自然是青木门的长老。
    华元武华长老皱眉看向一鹤道人:“丹田被废,经脉尽毁,即便及时保住心脉,但从此以后将会彻底变成废人。”
    一鹤道人原本对嚣张跋扈的肖玉龙就十分厌恶,这次会出手救他也只是忌惮肖家。万一这小子死在小中天,肖家迁怒青木门,对青木门而言也是一个麻烦。
    冷淡的看了眼肖玉龙,一鹤道人道:“这次大中天众修士被人赶出天市,对大中天而言何其丢脸,究竟死了多少修士尚且不明,但绝对不少于千人,数个门派家族被全灭,在这种实力强者手中救下这个小子的命,我青木门已经对得起肖家了,就算肖家有何不满,那就让他们直接去找正主,总归是怨不到青木门头上。”
    华长老深深叹了口气:“真没想到,这小中天内居然出了个如此人物,你说这人会不会是圣地出来的?若这人当真是在小中天成长起来的,那也实在太过可怕了。”
    想到那个可怕的杀神,一鹤道人眼中闪烁着几分忌惮:“管束好门下弟子吧,原本修士就不该涉入俗世太深,哪怕是留在小中天,也该选择一个深山偏林之地避世修炼。”
    华长老看了一鹤道人几眼,最终无奈摇头轻叹了一声,却什么都没说。
    一鹤道人自然清楚华长老要说什么,这个小中天迟早将会全部都是大中天的修士,将不会有凡俗之人存在,更加不会再有所谓的俗世。不过如今小中天内出了这么个狠人,局势最终将会是如何走向,一时变得莫测起来。若这人不除,那计划绝对不会成功实施。一鹤道人心中这般想着,却也只是沉默。
    修士本就在逆天争命,但这个天,是否真的存在?还是这冥冥之中,其实全都是天道的指引?若真如此,他们如此这般,究竟意义何在。
    大小中天的通道可以随时开启,但每次开启则需要紫晶能量,而且根据进出人数的多少,消耗的紫晶也各有不等。如果大中天真的彻底崩塌,他们不得不全部迁往小中天,到时候没有足够的紫晶,真是想走都走不了。所以无论是各方势力还是自由散修,手中的紫晶哪怕积存着也不会出手,谁知道这一天会不会突然就来了。
    这也是自从大中天崩塌以来,紫晶越来越稀少,最终不得不去到圣地以宝物交换紫晶的原因。这次送出来数万人,已经消耗了好几百万的紫晶。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消息,没人舍得花上上百紫晶传递一个消息。
    这次肖玉龙重伤,青木门只得命人将消息传回大中天。
    可想而知,当肖家收到消息的时候有多么震惊,又有多么震怒。一个人凭借一己之力与整个大中天的修士抗衡。数万修士,被一个人杀的连夜逃窜,甚至被驱赶出天市。这当真不是一个笑话吗?
    大中天的人多么希望这是个笑话,然而这件事已经实打实的发生了。之前派去圣地的那些人尚未归来,传回的消息是进入了一个意外开启的秘境,这些天也接连有人折损在里面,不过比起死在小中天的人数,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
    神剑门门主,圣月宫的宫主,折损了一个金丹大成长老的天雷门门主皆都来到都城,与八大家一同商议这次小中天的事情要如何处理。
    那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就担心他们哪怕联手也无法将那人除去,如果无法保证万无一失,决不能贸然出手。这次出的事情已经引发天下的哗然,如果他们联手也败了,那大中天将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而肖玉龙的重伤,修为尽毁,甚至断送了今后的长生之路的消息传回之后,彻底引发了这场战役。
   ……
    “嗡”
    一道响彻天际的钟声在小树林禁制之上轰然炸响,莫筠脸色一变,来不及易容,直接抓起衣袍戴上半截白玉面具飞身而出,将那大钟敲出的无边威压尽数抵挡。可小树林的禁制依旧产生了些许的裂纹。
    那道钟声里蕴含的天道之威从裂纹中渗入,小树林里正在修炼的上千大兵均被震的晕眩好半天都无法站稳。他们都知道大中天的存在,现在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大中天那些后台来找回场子来了。
    皓月当空,莫筠一身白袍负手而立,那衣袍上闪动着淡淡符文,与皎洁明月遥相呼应,似有光晕周身弥漫不散。双足赤裸,可见因事发突然匆忙而出,但即便如此,挺拔修长的身姿无形中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不凡。面对十二位寻仇而来的强者,眼神依旧波澜不惊,那般淡然缥缈,平静中透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自信。
    半截面具遮住了精致的容颜,而那露出的红唇和若有似无的浅浅笑意却更加让人浮想联翩。一双深邃的眼眸仿若无尽星空,足令人一眼沉沦。
    众人怎么都没想到,那一夜血洗天市而成名的杀神,会是如此纤尘不染翩若仙人的少年,实在是太过出乎预料。
    莫筠扫了眼大半夜上门叫嚣的众修士,真不知道他们是忌惮自己的实力想要杀自己个措手不及还是本来就是如此德行不良,专干一些偷袭之事。他杀人好歹还给了人七天的准备时间呢,就算杀不也是等到天亮之后么。果然大中天的,就是这么没品!
    “大中天修士不得踏入天市半步,否则杀无赦,看来各位对此很是不满,大半夜前来挑衅,本该清梦正酣时,诸位倒是挺有兴致。”
    虚空静立的十二人中,其中一位身材高大,英姿勃发,双目凌厉的中年修士站了出来,带着几分早已融入骨子里目空一切的高傲道:“吾孙儿可是你所伤?数千修士可是你所杀?天市禁令可是你所下?”
    肖川每一声询问,每一个字都充斥着醇厚的元力,似乎想借此来给予莫筠震慑。
    一黑衣身材魁梧的男子,剑眉入鬓,端的是正气浩然,满身剑意,随意的一个动作似乎都带着剑劈虚空之气。脸色黑沉的看向莫筠,冷声质问:“道友如此蛮横未免有些过了吧,无冤无仇斩杀诸多修士,真当大中天内无人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