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穿到现代当神棍 作者:薇薇米(上)

字体:[ ]

 
书名:穿到现代当神棍
作者:薇薇米
 
文案 
长安城的夜静悄悄的,顾恩泽像往常一样闻香入眠,再睁眼却已是千年后!堂堂顾公子在这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出门必迷路,被拐被骗,被当作人格分裂症患者。最糟糕的是他眼睛还能看见鬼,看相、测字、八字、风水都是什么玩意?怎可走上神棍的不归路。
想念朱雀街,想念报晓鼓,想念坊门里热气腾腾的小吃,想念笔墨馨香,醉落文字……但仅一个何明宇便让他心甘情愿地待在这个陌生的世界。 
  
主受,轻松甜宠文,HE。灵异恐怖元素,但我还是觉得是温馨文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恩泽,何明宇 ┃ 配角:喻君越 ┃ 其它:
 
  ☆、暗巷
 
  黑暗的窄巷中,昏黄的路灯似乎接触不良般时不时闪一闪,让这本就人迹罕至显得阴森的窄巷深处蒙上了一层恐怖的色彩。一阵秋末的冷风吹过,让站在墙边的几个少年笼罩在黑暗处的脸上不约而同地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其中一个瘦高的反戴一顶鸭舌帽的少年抬手搓了搓脸颊,声音迟疑地开口道:“喻少,这小子一动不动的,不会是……”
  一个“死”字在舌头里打了个滚,又吞了下去,他有些畏惧地盯着墙角那团蜷缩如虾球的阴影。
  被叫做喻少的少年显然是这群人的首领,闻言他偏头看了鸭舌帽少年一眼,路灯虽暗淡,依然能看到他一双深邃的眼睛似乎在闪着光亮,五官立体、棱角分明的脸在黑暗中侧了侧,薄唇轻轻一扯,哼道:“不会这么没用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修长的腿走近了一步,微微弯身,右手朝着那团阴影探去。
  顾恩泽紧皱在一起的眉毛微微一跳,他还未来得及思索自己的状况,大脑便被巨大的痛楚疯狂侵占,疼!浑身上下无处不疼!怎么回事?
  他咬紧牙关想睁眼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在费力地撑开眼皮后,眼前依然漆黑一片,眼睛被粘腻的东西层层糊住了。满鼻子的铁锈味告诉他那是血,而且是他自己流的血……
  耳边有人声传来,接着有东西在接近。顾恩泽条件反射地抬手拽住了那朝自己靠近的东西,那手感,显然是人手。
  被突然拽住的人显然吓了一跳,先是僵了僵,立刻大力地甩起手。顾恩泽没有力气,三两下就被甩开,他干脆抬手抹了抹糊住自己双眼的血污,略一抬头便对上那个还未撤走的弯身探手的人在昏暗的光线下有些模糊不清的脸。
  “草,没死。”一直紧张得全身绷紧的鸭舌帽少年察觉到顾恩泽的动静,立刻松了口气般地大声道。
  “喻少,我们是要继续还是走?”鸭舌帽少年旁边的一个身形有些壮的少年出声道。
  喻少却没有回应他的询问,他弯着身一直未立起,垂下的眼眸对上地上的那团阴影中抬起的眼睛,有些失神。那双眼睛里的神采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完全不像他印象中的这个人会有的眼神,凶狠的警惕的坚毅的……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不屈倔强的眼睛。
  喻少没有说话,地上的顾恩泽却开口了,声音嘶哑难听艰涩,断断续续:“这,咳,咳,这是何地?咳,尔等,尔等何人?”
  虽然对方说得艰难又小声,喻少还是听懂了,他英挺的眉立刻皱在一起,“什么尔等何人?陈澄,我不管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这顿打也该让你长点记性了。休学,转学,随你。总之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顾恩泽昏沉的大脑有些卡壳,陈澄?叫他吗?可是……他并非叫此名啊!他明明在睡觉……是什么人胆敢闯入顾府将他劫持?
  顾恩泽深吸一口气,“放肆,尔,何处来的鼠辈,好大的胆子。”
  他的声音很轻,轻易就能被这夜风带走,但巷子太静谧了,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这句嘲讽般的问句。
  不同于其他少年的吃惊,喻少的脸却是立刻黑了下来,眼中浮现狠辣的戾气,高高抬起了右脚,直冲顾恩泽微微扬起的面门踩踏而去。
  顾恩泽眯起了眼睛,右手疼得动不了,只能尽力地抬起左手护住脸。身上多处受伤,提不上力气。丘家的小崽子干的?不,他没那胆子。难道是……
  二皇子?
  顾恩泽眼中闪过冷光,压在身下的手用力地捏成了拳。
  “汪!汪汪!汪汪汪汪!”几声狗叫突兀地响起,喻少愣了一下,转头看向狗叫传来的方向,抬起的脚也跟着放下。
  “嘟嘟!乱跑什么!”一把呵斥的声音跟着响起,清清冷冷的嗓音像夜风的手般挠了在场除了顾恩泽以外的几个少年的心脏一把。
  少年们面面相觑,接着全部看向喻少等他下命令。
  “怕什么。”喻少瞥了眼身边的眼神有些慌的同伴,撇嘴冷哼。他转身直面奔来的棕色卷毛狗,双眼直勾勾地对上跟在狗后面的修长身影。
  那是个身形高挑的少年,穿着简单的黑色帽T,一条深色牛仔裤裹着一双长腿,缓缓地如黑猫般从夜色中走到路灯昏黄的光晕下,略微有些长的刘海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轻轻一扫,仿佛能吸人坠落的星空般让人不自觉地被吸引,俊挺的鼻子下薄唇轻抿,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淡气息。
  鸭舌帽少年看了眼喻少,见他一脸冰寒地盯着来人不说话,便主动开口道:“这不是何明宇何大帅哥么?怎么这么巧?”
  “遛狗。”何明宇说着微抬下巴点了下那只撒着欢冲到垃圾桶旁边抬腿撒尿的傻狗,跟过去的视线在触及垃圾桶下面距离嘟嘟不到半米的一团疑似趴着的人影的时候,那双覆盖着密长睫毛的桃花眼微微睁大了一些。
  “嘟嘟!你……”何明宇迈开长腿,快速从那几个气氛诡异的少年身旁穿过去,一把扯住兴奋不已的嘟嘟脖子上的项圈往外拉。
  趴在地上的顾恩泽闻到一股新鲜的尿骚味的时候,因为脑子有些昏沉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会被殃及。但当他的胳膊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液体的时候,气得差点吐血。他费力地偏了偏脑袋,看向始作俑者。
  一只傻狗和傻狗的主人……小爷记住你们了!顾恩泽心里狠狠地想着,身体却再也无法支撑,筋疲力尽地晕了过去。
  “我们走。”喻少收回视线,挥了下手,率先朝巷外走去。其余几个少年忙跟上他,迅速离开。
  几个人的离开并未引起何明宇的半点关注,他有些无奈地扯着自家努力画地盘的傻狗,满脸复杂地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显然已经晕过去的少年和一滩慢慢流淌着潜进少年身下的嘟嘟的尿液。
  何明宇盯着消失在少年胳膊下的尿液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放弃了把人背走的想法,选择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巷子太窄,救护车进不来,急诊的医生抬着担架冲了进来,老远就朝何明宇打招呼,“明宇!你怎么跑这种地方来了?”
  “陆医生,今天你值班?”何明宇应了一声,把脚边不知道在嗅什么的嘟嘟抱起身,“我带嘟嘟出来溜溜,这一带都是它的地盘。”
  “那带它遛弯可太辛苦了。”陆医生说着话就已经到了跟前,看了眼地上昏迷的人,“这又是小混混斗殴?”
  “是学生。”何明宇随口说道,打人的那伙当中有几个正好跟他同班,想装作不认识都不行。他们打的什么人?何明宇见医生在抬地上的少年,他也朝那少年脸上扫了几眼,头发凌乱遮了半张脸,满脸血污,光线又暗……竟然有点眼熟。
  打量了几眼少年满是尘土,皱巴巴的半旧衣衫,终于和印象中一个带着大眼镜,刘海遮着半张脸,沉默寡言,走路低头,缩在角落的古怪同学对上了号。那人叫什么来着?
  何明宇道:“这个是我同学,叫……陈澄吧,明天我让班主任通知他家长。”
  “什么?你同学啊!那要不要报警?”陆医生有些吃惊地问道。因为何明宇是直接给医院打的电话,所以并未惊动警 局。
  何明宇用力牵住又想跑开去撒野的嘟嘟,随口道:“这不是我做决定的事,等他醒了看他自己要不要报警吧。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陆医生连连摆手,末了又忍不住感慨:“现在的学生啊,真是太乱来了。唉,咱院长能有你这样优秀的儿子真是福气啊。”
  何明宇挑了下唇角没说话。
  “明宇,这巷子太暗,不安全,一起回去吧。”陆医生关切地说道,“以后还是别来这边遛弯了,这一带很多出租房,乱得很。”
  何明宇看着脚边咧着嘴摇尾巴的嘟嘟一晒,某些没气质的小狗就喜欢这脏乱差的地方有什么办法。
  一个抬担架的年轻医生也笑道:“明宇,要不要回医院玩啊?”
  何明宇一边跟着往外走,一边道:“不了,带着嘟嘟不方便。”
  顾恩泽被送上了救护车,一路轰鸣着绝尘而去。何明宇扯着意犹未尽时不时想偏离回家道路的嘟嘟往对面的别墅区走去,在那偏僻巷子里遇见的人和事迅速被他抛到了脑后。
  冷……像冰寒阴毒的蛇般游动着狡猾地钻进皮肤钻入骨髓,冻得顾恩泽浑身颤抖着醒来。他费力地呼出一口气,唇边立刻凝出一团白雾。
  现在不是春夏之交春暖花开吗?怎么如三九般冷得肉疼?顾恩泽抬起僵硬的手环抱住自己的身躯,有些浑浑噩噩地想,要被活活冻死了。
  啪嗒,啪嗒,啪嗒……
  液体滴落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特别的突兀。顾恩泽警觉地瞪大了眼睛,他似乎躺在陌生的床上,右侧的窗户透进来一些薄弱的夜光,时间依然是晚上。
  他想抬头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响,却听得那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啪嗒的声音变成了沉闷的“噗,噗……”顾恩泽紧紧皱了眉头,因为他分明感觉到有东西滴落在他身上的薄被上。            
 
  ☆、医院惊魂
 
  
  顾恩泽松开手,用手肘撑起身子,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响。但他只微微抬起脑袋就吓得不敢动弹了,离他三尺远的前方出现了一双悬空的□□的泛着冷蓝色的脚,有暗色的液体沿着那诡异的脚一下一下地滴落,滴落。
  “这……”顾恩泽僵着身子动了动唇,发出一声轻微的喘息。
  这是做噩梦吗?他的视线顺着那蓝白的脚掌细瘦的脚腕一路往上挪,款式奇怪□□太多的白色裙子死气沉沉地垂着,一张苍白的脸上几道黑色的液体在流淌,显得狰狞可怖。黑漆漆毫无光彩的眼珠子仿佛冰冷的枯井般直视前方,又突然缓慢地挪了挪对上顾恩泽的眼睛。
  顾恩泽被那死海无波的眼睛吓了一跳,心跳也有些慌乱,忙安慰自己只是梦,古怪的梦。
  可是那安慰很快如脆弱的窗纸般轻轻一戳便被打破了,那女人黑鸦鸦的长发突然像活过来的八爪章鱼触手般扭动着朝顾恩泽伸了过来,以极其让人惊惧的姿态缠上了顾恩泽的脖子。
  顾恩泽连忙抬右手去挡,却连手也被一同缠绕住,他很快尝到了窒息的滋味。脖颈处被巨大的力气勒得痛苦难当,呼吸不到空气让他如甩到岸上的无助的鱼般张开了嘴巴,舌头也被迫伸出了口,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这种马上要死的感觉阴云般满头满身地罩下来,这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做梦!
  顾恩泽瞪着眼睛看向那个浮空的女人,女人那双毫无感情仿佛看一团死物的眼神让他骇得拼了命地挣扎,脚无意识地乱踹,可踹开的只是乱成一团的薄被。
  顾恩泽没被缠住的左手像每一个被钳制住的人一样无助地摸索身周,企图能找到保命的东西。终于他摸到了床边一根冰凉的金属棍子,五指立刻紧扣,抓住救命稻草般握住并迅速提起甩了出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