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穿到现代当神棍 作者:薇薇米(下)

字体:[ ]

 
  大叔和胖大妈同时转头看向说话的少年,不过十几岁高中生模样,长得白净可爱讨人喜欢。可这看着挺乖的少年说的话却很不讨喜。
  只见那少年走了一步,弯身对胖大妈说:“大妈,您别信他,您儿子出事了,现在昏迷不醒,魂魄脱窍,需要尽快找到他送医院才是。”
  “什,什么?你说什么?”胖大妈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孩子说的话能信吗?!可看他脸色凝重,眼神清澈坚定,干净得根本不像是个恶作剧的小皮猴。
  看着挺和善的大叔见有人捣乱自己的生意,立马变了脸,怒目圆睁地骂道:“哪来的小鬼,胡说八道什么!滚开!”
  这少年正是无聊挪过来偷听的顾恩泽,他冷哼一声,伸手一指那大叔,以毫不输给对方的气势喝道:“你个神棍骗骗别的小事也就算了,人命关天你竟然胡说八道!错过了救人的时机谁负责!”
  顾恩泽口气太过笃定,模样毫不作伪,胖大妈逐渐动摇了心思,对他说道:“小朋友,你这么说有根据吗?你别好好的诅咒我儿子啊,就算你年纪小,大妈也不会轻易原谅你的。”
  顾恩泽明亮的眼睛望着胖大妈说道:“大妈,我同您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何苦说谎骗你。只是人命关天,我不得不站出来。您儿子昨夜出车祸,车子翻下山崖。他灵魂脱窍,凌晨就入梦来找您求助了不是。”
  胖大妈听了这番话,整个人都六神无主起来。警是不能乱报的,不能听了个孩子的话就打电话报警吧。看看自己长期来算命并一直信任的大师,再看看这个年轻的男孩,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额上的汗大颗大颗地往下滑,也忘记了擦。
  “大,大师,你看这……我一直都信任你的……”大妈犹豫地看着大师,希望能得到大师有力的保证。
  大叔大声道:“信任我就该相信我,何必理会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臭小鬼的胡言乱语!”
  周围渐渐围拢了一些看热闹的路人,对着三人指指点点地猜测着。
  “恩泽?”
  陈月兰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围拢的人多了,她便注意到这边有人起了争执。站起身看了一眼,发现跟人起冲突的居然是顾恩泽,便急忙走了过来。
  不想那大叔一看到她跟顾恩泽认识,立刻大着嗓门嚷嚷起来:“我就说好好的哪来的小鬼,原来是同行见不得我生意好,福报多!耍着鬼心眼来搞破坏来了!大家来评评理啊!”
  大叔朝旁边几个和尚装扮的同行吆喝道:“你们说,释慧明她这样破坏行业规矩,还能不能让她继续在这待下去了!”
  坐在凳子上的几人互相看了看,眼里透着各自复杂的心思。
  “通善,你这是要赶我走?”陈月兰苍白着脸,看起来病弱可怜,声音也低低的十分柔软,“这块地盘是我爸爸在的时候就占了的,他去世了,你就欺负我一个柔弱孤女,要断我生路吗?在座的各位同行大哥也给我评评理。”
  “阿姨,你怎么过来了。这事你别管,你回去坐着休息就好。”顾恩泽大步上前扶住陈月兰,然后扬头对那大叔说,“我阿姨身体不好,你别欺负她。”
  大叔怒吼:“我欺负她?明明是你们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你们给我等着!”
  顾恩泽却懒得理会那无理取闹的大叔,只有心虚的人才会这样跳脚,用大嗓门来压别人。他对胖大妈说:“大妈,我没有说谎,您儿子的生魂现在就跟在您身边,他说他腰部有块胎记,说了您就信。时间宝贵,您别再犹豫了,快打电话报警吧。”
  “大妈你信他吧。他真的看得见。”
  一个年轻的声音插了进来,接着一个少年从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中挤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年龄差不多的少男少女。
  顾恩泽看向说话的人,居然是喻君越和他的跟班,还有几个打扮时尚的女生。
  胖大妈猛地一哆嗦,拉住顾恩泽的手,急切地问:“他在哪里出车祸了?翻到哪里了?”
  顾恩泽忙把地址报给大妈,看着大妈哆哆嗦嗦地打了电话,才抬头对着大妈身后说了声:“祝你好运。”
  刚放暑假,喻君越无聊没事做就跟着刘涛他们出来看电影,没想到刘涛还约了班上的几个女生,于是就打算吃饭看电影k歌度过这一天。没想到去电影院的路上就看到了熟人。陈澄这笨蛋真是,看得见鬼东西也不知道低调一点,老是爱多管闲事,这样很危险的啊……真是让人担心。
  喻君越见顾恩泽扶着陈月兰慢慢地往树下走,也下意识地跟了上去:“陈澄,你在这做什么呢?”
  “跟我……母亲出来做事啊。”顾恩泽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阿姨改成了母亲。
  “啊,这位就是你妈妈啊。”喻君越带着笑容给陈月兰自我介绍道,“阿姨你好,我是陈澄的同学,叫喻君越。”
  “哦,喻君越同学,你好,你好。”陈月兰也笑着回道,她一边说一边看了眼跟在喻君越身后的几个少男少女,目光在其中一个身上顿了顿便垂下了眼帘。
  顾恩泽把陈月兰扶回树下的凳子上坐好,喻君越便上前把顾恩泽往旁边拉,小声道:“你跟你妈妈在这做什么?”
  顾恩泽抬了抬下巴:“你看不出来吗?在看相。”
  喻君越见陈月兰一身尼姑打扮,算是明白了,“……你们家是做这个的?”
  顾恩泽说:“对啊,到现在都没开张呢,你要不要光顾一下?”
  喻君越:“啊?我吗?”
  “对啊,比如升官发财啊,姻缘啊,学业啊,平安啊,都可以的嘛。”顾恩泽伸出手指边数边说。
  我升什么官发什么财,还有姻缘……喻君越瞟了眼顾恩泽的脸,不是都跟你表白过了么!还问姻缘……不过,既然没开张,就帮个忙好了。
  喻君越点头道:“行,我,还有他们几个都让阿姨算算。”
  “啊哈,太好了。”顾恩泽开心道。喻君越带来的人有七八个,陈阿姨算完他们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两人回到陈月兰身边,喻君越刚想开口说要算命,陈月兰却站了起身,扶着额头对顾恩泽说:“恩泽啊,我突然头晕得厉害,我们回去吧。”
  喻君越一下子愣住,恩泽?是陈澄的小名?
  “哦哦,可能是天太热了。”顾恩泽收起两把小凳子,一手拎着,另一手扶住陈月兰,然后转头对喻君越说:“喻君越,你可否帮我去叫一辆的士?”
  喻君越比了下手势,“ok。”
  陈月兰忙拉住顾恩泽的手说:“别,别浪费那个钱,我们坐公车回去就可以了。”
  顾恩泽想了想,这个时间的公车应该会有座位,于是跟喻君越道别,扶着陈月兰慢慢往公车站方向走。
  刘涛拍了下还在盯着顾恩泽背影看的喻君越说:“喻少,我们去看电影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哦,走吧。”喻君越回神,转身走回那群同学身边。
  一群人说说笑笑地往电影院走。安雪柔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喻君越的身边,美目流转着跟他说话:“喻少,刚才那个同学也是我们班的吧。你跟他很熟吗?”
  “嗯。”喻君越随意地点了下头。
  安雪柔说:“什么时候熟的啊?我看他挺内向的,没想到你会跟他成朋友。”
  “内向?”喻君越似有触动地想了想,两个月前的陈澄确实内向阴沉,可现在的陈澄却很爱笑,笑起来就好像所有的阳光都照在他身上一样明亮耀眼。变化……就发生在自己打了他一顿后……
  “你们怎么成为朋友的啊?”安雪柔侧着头再次问道,似乎很好奇。
  喻君越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她,那是属于他的回忆,并不想跟别人分享。            
 
  ☆、第51章
 
  好热……南方城市的夏天,坐着不动都会静静淌汗。坐在床上看书的顾恩泽扭头看向对着自己的小风扇,这个风扇确实是很棒的东西,可感觉吹出来的风迅速就被高温给捂成暖风,再吹到人身上,那丝凉意也就几乎没有了。
  他开始怀念千年前的夏日,温度没有这么高,即使是夏风也能给人凉快的感觉。把冰窖里的冰放在室内,喝一碗冰镇酸梅汤,夏天也能舒舒服服地过。
  他知道这个时代还有叫空调的好东西,可他家没有。嗯,不过有个旧冰箱,打开门后里面也是凉丝丝的透着冷气。
  顾恩泽打着滚从床上跳下,走出门到客厅,看到桌子上放着中午吃过后没收拾的碗筷,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弯身把碗筷拿到阳台改成的小厨房那边,打了水洗起碗来。
  他讨厌油腻腻的感觉,恶心得很。可如今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顾公子,君子远庖厨什么的就随风而去吧,能做的事情都要学着做。
  洗完碗筷,擦干净手。顾恩泽打开冰箱的门,一股凉意迎面而来。里面放了些蔬菜,有点奇怪的味道挺不好闻的,但为了那难得的凉快,他还是把脸凑了过去。
  哇……顾恩泽眯起眼睛笑,就算是要他一整天都抱着冰箱他也乐意的,呵呵呵。贴着冰箱站了一会,他就有些昏沉沉地犯困,脑中渐渐一团糊糊,眼皮也耷拉了下来。
  “嘀铃铃……”
  客厅的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顾恩泽从迷糊中惊醒。他怕电话太响打搅到陈月兰休息,忙弃了冰箱跑去接电话。
  “喂,小呆瓜,是我。”何明宇的声音传来。
  顾恩泽笑,会打这个电话的十有*是何明宇,他问:“什么事啊?”
  何明宇说:“晚上没事吧,带你出去玩。”
  顾恩泽开心道:“好啊。”
  何明宇吩咐道:“在家等着,我过去接你。让阿姨不要做饭,我给你们带晚饭。”
  “嗯。”
  等陈月兰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顾恩泽就高高兴兴地跟她说了晚上不用做饭。
  陈月兰很不好意思地说道:“怎么又麻烦明宇……”
  顾恩泽拉了凳子让她坐下,笑道:“没关系的,阿姨你大病初愈,不能太劳累。”
  陈月兰低头看着干净的小桌子,心里有些感慨,恩泽这个孩子明明十指不沾泥阳春水,现在也这么努力地照顾她。还好有个何明宇为他做那么多的事,自己手术期间的事几乎都是何明宇操办的。
  陈月兰叹道:“明宇这孩子,如果哪天我不在了,我想他也会照顾好你吧。”
  顾恩泽边拿了杯子给陈月兰倒水,边说:“阿姨你说什么呢,你会健康长寿的。”
  陈月兰目光柔和地看着他说:“医生说我这病很容易复发,下次复发就没法治了。恩泽,你虽不是我孩子,但这些日子阿姨特别感谢你。很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
  顾恩泽手一顿,问了心里一直想问的:“阿姨,你……是不是见过陈澄了?”
  陈月兰面上一凝,低下了头不说话。
  顾恩泽把开水放到她面前,说:“阿姨,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说,你知道,我对你也是充满感激的。什么事情都愿意帮忙的。”
  陈月兰目光放空缓缓地摇头:“不是,那孩子现在跟你跟我都没有关系了,就让他过自己的人生去吧。”
  顾恩泽想了想,问道:“你有问他我是怎么回事吗?”
  顾恩泽从千年前穿越而来进了陈澄的身体这事离奇蹊跷,陈月兰确实问过,她说道:“他说他也不知道,不是他做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