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重生给自己带药+番外 作者:莫如归

字体:[ ]

 
文案:
刘徵的前世是个大写的脑残。
重生后刘徵找到脑残的自己,强迫给他吃药。
“刘徵,我不爱她了,我爱你。”
卧槽!
刘徵放下药瓶去开门:我下楼倒个垃圾……
 
重生丧失攻X极端主义者受
①:主攻文,傻白甜。
②:双洁,无玻璃渣,可食用。
③:本文自攻自受,攻受同一个人。
 
大概就是:小攻回去帮小受,好感度刷过头,小受对他迷恋依赖,因此有了这段画风略甜蜜的病态之恋。
 
内容标签:重生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徵,秦海峻 ┃ 配角:路人甲 ┃ 其它:主攻、
 
【编辑评价】
刘徵的前世做了许多脑残的事情,最后还把自己弄死了。为了改变前世悲剧,刘徵重生到过去接近自己,为脑残的自己治病。然而好感度刷过头,突然被自己表白,刘徵整个人都懵逼了。过去的我爱上了现在的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本文描写了一个中二期脑残少年的困境,他一开始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因此痛苦万分。后来又爱上了未来的自己,急于攻略,却求而不得。成熟的主角为了拒绝年轻的自己,绞尽脑汁,花样百出。他把场面闹得进退两难,令人不由为他们着急。最后刘徵是接受自己呢,还是接受自己呢,还是接受自己呢?期待下文。                                                                              
 
    第001章 别说话,吻我
    
    刘徵站在镜子前,对着自己的脸勾勾画画,涂涂抹抹。他对出来的效果不是很满意,皱着眉用卸妆水擦掉,继续用拙劣的化妆技术折腾自己的脸。
    大概画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刘徵满意地左看右看,终于看起来有点像蒋馨了。
    唯一不像的就是身材,刘徵的身材高挑修长,足足有一米八七,跟蒋馨的骨感气质还差一大截。
    想到即将要去做的事情,刘徵歪着嘴,摸摸自己有些儿忐忑的心,很犹豫。
    他心烦意乱地耙耙头发,在窄小昏暗的单间里随意坐下来。
    手伸进休闲裤的裤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等会儿这个东西,是不能带去的,否则有可能会露馅。
    想着想着,刘徵拿出烟往嘴里塞,点燃了吸一口,再吸一口……然后赶紧灭掉,吃颗柠檬味儿的口香糖,去去嘴里的味道。
    “算了,老子豁出去了。”
    对着空气龇了龇牙,刘徵甩甩自己的短发,准备出门。他很庆幸蒋馨那个女人不爱留长发,否则这可咋整。
    这位打扮中性的大老爷们,板着冷清清的脸盘儿下了楼,在出租屋的楼下截了一辆的士。
    “司机师傅,去龙鸣山。”
    司机师傅奇怪地说:“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去龙鸣山干啥?”
    刘徵说:“龙鸣山有啥?”
    “没啥,就是一群喜欢飙车泡妹的不良少年。”这个司机师傅三十多岁左右,脸盘胖胖的,眼睛眯起来,往镜子那儿看了一眼:“我说,你是个姑娘还是小伙子?妆化得不错昂?”
    刘徵给他笑了:“你看我是姑娘还是小伙?”
    “嘿嘿,我不好说……”真看不出来呢,瞅了一眼又一眼,司机师傅还是看不出来,就专心开车去了。
    等到了龙鸣山,刘徵付了钱下车,给司机师傅说声谢谢。
    结果司机师傅说,这里黑灯瞎火的,你一个儿人待着不安全,要不叔等你?
    刘徵摸摸自己的脸,嘿地一声乐了,连忙摆手说不用等,自己有人接。
    跟司机师傅挥手后,刘徵沿着山路一直往前走。
    这地方刘徵来过几百上千次,就是闭着眼睛也会走。
    现在的天还是有点微冷的四月天,一进入山里就能感觉到清风习习。
    刘徵拢了拢身上的小马甲,加快脚步向前行。他高挑的影子穿梭在夜里的丛林中,显得有几分鬼魅的意思。
    走了没多久,刘徵听到呜呜的马达声,然后就看见一群玩飙车的青年,聚拢在山脚下准备发车。
    一眼望过去,车子有十多辆那么多,大部分都是豪车。
    这是当然的,没钱的人也玩儿不起飙车这爱好,毕竟换个轮子就是几大十万块。你要是每月拿着工薪族的薪水,别说飙车了,连买个代步车都困难。
    曾经刘徵也是豪车在手,不愁轮子没有的富家大少。
    现在对面那群人里,刘徵全都认识,全都是在一起吃喝玩乐的公子哥。
    只不过现在,刘徵成了普普通通的穷小子,没有钱也没有权。而以前的他,那个叫做秦海峻的富家子,人家还是富家子。
    想到这儿,刘徵诡异地笑笑,双眼在人群中寻找秦海峻的身影。
    首先找到那辆显眼的跑车,银灰色的兰博基尼限量版,秦海峻这阵子刚到手,在心里还热乎着的。
    最重要的是,这辆跑车是秦海峻的继母蒋馨送给秦海峻的,意义可跟自己买的不一样。
    刘徵刚看到车子,就看到了靠在车门上的秦海峻。
    才十八岁的人,身高长得跟刘徵差不多,一米八五左右,完全是个成年人的气势。
    他身上穿着蓝白色调的赛车服,单手拿着一头盔。另一只手夹着烟,偶尔放在唇边吸一口。
    看样子是在听对面的人说话,至于说什么,隔得太远刘徵听不真切。
    只看到秦海峻的侧脸,在这片空地里几盏高光的路灯下,显得轮廓深刻,桀骜不羁。
    然后没多久,秦海峻飞了烟头,戴上头盔和手套,准备发车。
    刘徵赶紧上前,他的出现很唐突,在一片热情四射的准备工作中,造成一瞬间安静。
    “靠,这谁?”
    无端端从夜色里走出来,身条又高又标致,脸上那妆容也是绝了,不知道的还是以为丫是模特,正在走t台。
    “突然冒出来的,吓死老子了。”可龙鸣山不是t台,是飙车的地段,这个面生的人是来干嘛的?
    刘徵谁也不管,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秦海峻的车边,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卧槽!他上了秦峻的车?”
    外面的人惊掉了下巴,等他们回过神来就在打赌,刘徵会在几分钟之内被秦海峻踢出来。
    “我就操了,还有人敢上秦峻的车……”秦海峻的朋友卫清风从车盖上跳下来,准备过去看看。
    “清风别去,看热闹呗!”身边的人拉着他,这人叫向宁,家里干灰色勾当的,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垃圾人儿。
    “不行,你不懂。”卫清风掰掉向宁的手,跨着大长腿边走边说:“秦峻最近可邪门了,一点就炸,我怕他弄出人命。”
    “有这么邪门?”向宁跟着他,两个人一起去看看。
    话说回来,刘徵刚进了车里,把脸侧过来对着秦海峻,这是他好不容易发现的角度,最像蒋馨。
    这边对着路灯,可以看得很清楚。
    刘徵看到秦海峻把脸转过来了,透过头盔前面的挡风镜,对方的眼神锐利得像某种飞翔动物。
    根据刘徵对自己的熟悉,要是秦海峻不受诱惑,就会第一时间发狠……
    刘徵沉住气等了五秒钟,自己没事,依旧好端端地坐在副驾驶里。
    于是刘徵松了一口气,为自己调整出一个轻松的坐姿,然后移开自己清泠泠的眼神,望着秦海峻的方向盘。
    “带我跑一次。”他跟秦海峻说,用了比较清冷的声音。
    反正蒋馨就是这样说话的,跟半死不活似的,可是秦海峻爱死了这个调调。
    刘徵放空自己的心理活动,放空瞳孔里的情绪,这样能制造出自己想要的空灵感和脆弱感。
    秦海峻的右手从方向盘上抬起,令刘徵心跳漏了一拍……
    他已经做好跟秦海峻动手的心理准备,结果没有,对方只是取下头盔,露出一头凌乱的碎发,和年轻朝气的脸庞。
    秦海峻刘海下面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刘徵。
    透着点讶异,迷惑。
    “你……”
    秦海峻正要开口,刘徵凑上去亲住他的嘴:“别说话,吻我。”
    四瓣嘴唇贴在一块,由浅到深,刘徵双手捧住秦海峻的脸,把自己吃了一个月樱桃的技术拿出来,吻晕他。
    “……”
    秦海峻一愣神的功夫,嘴巴被刘徵攻占了。刘徵的舌头跟什么似的,在人家嘴里不要脸地搅拌来搅拌去。
    “唔……”秦海峻推不开刘徵,上半身被对方紧紧压在椅背上。
    刘徵口勿得深狠快,准备将这个口勿发展到让对方终身难忘的地步。
    跟蒋馨那种若即若离的诱惑比起来,这种真刀实枪的激口勿会不会更爽?
    车里激情得跟小电影似的,外面正有两个人走过来。
    卫清风站在旁边,首先往车窗里看了看,黑乎乎地,于是走到前头,从前面看进去。
    “我操……”
    他和向宁呆在那儿,两个都直了眼,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
    光看画面的话,是牛高马大的秦峻被人压着吻,貌似还是强吻?
    向宁戳戳自己的双眼说:“日了狗的,是老子眼瞎了还是天上下红雨,我他妈竟然看到秦峻被人强吻?”
    卫清风结结巴巴说:“你可能……没看错,就是……”
    秦海峻被人强吻了。
    “操。”
    也是个新闻。
    陆续过来围观的人,都是这感想,奶奶的熊,怎么没人来强吻老子呢……
    “哎?这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刘徵正在抽条,身材很能唬弄人,雌雄莫辩的背影给他们留下一个疑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五分十分十五分,二十分差几十秒不到点。
    刘徵终于放开了秦海峻,两个人都气喘喘地,互相看着对方,明明灭灭的眼神代表了一切。
    一个是累的,一个是羞耻的……
    因为呼吸间,闻到了一股儿腥味。
    秦海峻的表情十分精彩,跟调色盘似的,一会儿绿,一会儿红,一会儿铁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