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重生]夜莺之弥赛亚 作者:恺撒月

字体:[ ]

 
  文案
  齐砚是一个歌手,后来他蠢死了。
  然后得到第二次机会,带着系统重回娱乐圈
  但是……
  齐砚:我只是一个歌手啊,要做什么才能拯救世界?
  系统:看见那朵白莲花了吗?去揍他。
  齐砚:哦!
  系统:看见那个渣攻了吗?去踹他。
  齐砚:哦!
  系统:看见贺老师了吗?去亲他。
  齐砚:哦……不对等等!
  这是一个蠢白小歌手被系统坑害,把自己打包送给腹黑大作家吃干抹净的缠(xi)绵(wen)悱(le)恻(jian)的故事。
  升级为主,斗争为辅,谈恋爱总是没时间。
  明明应该叫:《歌之王子与勇者与魔王》
  基友帮想的新名字:《被当成歌者的我只好去偷偷拯救世界了》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重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砚 ┃ 配角:弥赛亚2.0,贺千秋,唐钺 ┃ 其它:贵圈真乱
    ==================
  
  第一章 重生与回忆
  
  窗外雷电交加,大雨磅礴。
  午夜时分,青白闪电刹那间将城市照耀得亮若白昼,随即响起惊天动地的雷声,震得窗户嗡嗡作响,高楼大厦都随之晃了一晃。
  随后乌云中又接连滚过成串的炸雷,仿佛要将整个世界掀个底朝天才肯罢休。
  齐砚骤然睁开眼睛,紧紧盯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
  心跳急促却有力,喘息时咽喉也不再有烧红的锉刀来回割据,饿得缩成一团的胃好像也恢复了原状。
  最重要的是,窗外阔别整整三年的风雨雷电,那是地下基地里,绝对不会出现的风景。
  房间里心电仪嘀嘀的声音几乎被窗外瓢泼大雨给淹没,清洁新鲜的空气,混合了消毒水、雨水和泥土气味。这里是,医院。
  是地上世界,是没有经历过天灾的,属于人类安详而普通的世界。
  齐砚颤抖着抬起手,修长有力的手指,皮肤年轻而鲜嫩,充满活力和弹性。一根细细的透明塑胶管从手背的胶布中向着床头点滴延伸过去。
  他一把扯掉了针头,连滚带爬跳下床。健康的,久违的,充满了力量的身躯,让人高兴得战栗。
  病房门适时打开了,一个护士出现在门口。齐砚从她身旁一窜,闪电般冲出了房门,光着脚拼命往走廊外跑,推开大门,冲进了露台外狂暴的雨帘之中。
  雨点豆子似地砸在他头顶、肩膀和后背,钝钝地痛。齐砚真真切切感受着雨水的凉意和疼痛,最后身形倾倒,颓然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嚎啕大哭。
  不是做梦,不是做梦,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一天之前,齐砚在地下基地,以叛徒的罪名被处以极刑。
  下令的男人是他曾经的恋人,龙之堂基地的最高领袖唐钺。
  唐钺下令的时候,杜锋站在他身后,一向乖巧文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狂喜。
  那喜色只是一闪而逝,又立刻被满脸悲戚掩盖住,杜锋抱住唐钺的手臂,带着哭腔恳求着,“唐先生,唐先生,求您了,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小砚哥跟了你八年,他不会背叛你的。”
  虽然死到临头,齐砚还是忍不住为杜锋的演技点赞,不愧是天灾之前被誉为新生代最强实力派演员的人物,这演技浑然天成。要不是刚进公司时和杜锋在一个宿舍同住了几年,只怕他也要相信那小子流露出的“真情实意”。
  果然,唐钺在听见那几句话后,冷峻的脸色更加阴沉,抖灰尘一样把杜锋挥开,笑容冰冷得像刀锋。“你跟了我八年,我待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哪怕是养条狗也该养熟了,你就这么报答我?”
  齐砚激动得挣扎了一下,仍然被两个高大沉默的护卫押得跪在地上。
  这之前他被关了很长时间,每天只靠一支营养剂苟延残喘,身体消瘦得可怕,胃里像塞了一团干冰,寒冷而烧灼。力量几乎被剥夺干净了,所以被轻易地压制在原地。
  他只能狠狠咬紧后槽牙,狠狠朝唐钺瞪过去。口中全是血腥味道,干枯凌乱的刘海垂下来遮挡了视线,他却仍然能够看见唐钺冷漠得令胸腔刺痛的眼神,和站在他身后,瑟缩低垂头,却依旧止不住扬起嘴角弧度的杜锋。
  齐砚反而笑了,露出笑容的时候,就看见唐钺眉心蹙了起来。
  尽管如此也丝毫无损这个男人的英俊。安闲坐在办公桌后,指挥若定的神态。修身的高级定制西服熨帖贴合着高大身躯,口袋里露出一寸的手巾,纯色领带和深灰条纹西服搭配得浑然一体,相得益彰,处处显露品味,就算最挑剔的礼仪专家也找不出毛病。
  无论作为昔日的传媒集团帝王,还是如今暗无天日的地下基地首领,他认识唐钺整整十年,这个男人仿佛从未老去、从未动摇,像磐石一样坚定和傲慢,像机器一样准确而刻板,连发丝和领带也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曾经毫不保留地宠溺爱着他,如今也近乎偏执地恨着他。
  齐砚知道他的偏激从何而来。背叛是任何一个领导者都无法轻易宽恕的逆鳞,甚至在唐钺对背叛的下属实施狠辣处罚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觉得有问题。
  但现在并不是因为同样的惩罚落在他身上难以忍受的问题,而是他明明没有做过,唐钺却不相信。
  齐砚继续笑着,笑得咳嗽起来,鲜血顺着干裂的嘴唇,一颗颗滴落在冰冷的石砖上。
  “你脑子进水了?”他终于开口,声音嘶哑,往日的歌星,用动人的嗓音带来美妙旋律,如今声音嘶哑得像公鸭嗓,“我们不是结婚了吗?我有什么理由……”
  他突然住口,嘶哑刺耳的声音像突然被刀切断了一样,只顾着直勾勾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杜锋脸色惨白地按住胃部,小心翼翼跪在唐钺脚边,撒娇似的侧头靠在他腿上。唐钺仿佛早已习惯了,像拍宠物犬一样轻轻拍青年的头顶,依然冷冷看着齐砚,“你有什么理由?”
  齐砚几乎是茫然地跟着他重复,“……有什么……理由?”
  他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这个圈子一向乱得很,分分合合,醉生梦死,比娱乐圈还热闹,他凭什么认为自己是例外?可以和男人一直走下去?
  被保镖反剪身后的手臂痛得麻木僵硬,全身好像都被撕裂了,内心,灵魂,心脏,肺,全部都破碎了一样疼痛。明明,眼前这人才是背叛者,却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谴责他,唐钺凭什么?
  齐砚又挣了挣,擒拿手腕的手指像毫无感情的铁箍。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强烈的不甘心撕扯着神经,“有人发短信约我出城见面,他说他知道谁杀了明哥。我是说,贺千明。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去了以后也没得到有用的线索。”
  齐砚的挫败和愤怒堆积得越来越高,突然怒吼起来,“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为什么不相信!!”
  “齐砚,”唐钺的声音像是从地狱最底层缓缓浮了上来,又冷又沉重,“我对你真是失望。”
  伏在唐钺膝头的杜锋轻轻转过头,看着齐砚微微笑了。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获胜者的得意,接着轻轻咳嗽了两声。唐钺安抚的手指从他柔软发丝中间滑过去。
  齐砚紧紧咬着牙,看着他的合法伴侣在自己面前公然和别人亲热。而那个成功上位的小三还在享受着女干夫爱抚的同时对他挑衅地笑着。
  他只恨自己没能力揍那两个混蛋的脸。
  唐钺继续开口,齐砚不明白,他已经被下令处极刑了,何必再跟他说这么多?
  “你以为只要删了手机里的消息就万事大吉了吗?”
  齐砚茫然,话题好像突然跳到了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
  “要恢复删除的数据有多简单,不需要我告诉你。还是说……你就这么滥用我对你的信任?”
  齐砚用力摇头,结结巴巴地否认,“我、我没有!真的,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仓惶的神色落在有心人眼里,不过是被揭穿以后的垂死挣扎。
  疑人偷斧的心理,从古到今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一旦信任崩溃,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不过是在加深罪名而已。
  显而易见的,齐砚已经失去了他的信任。
  “不懂也无所谓。我已经知道了,你和那个人早就有联系,天灾之前,潘多拉盒也是你交给他的。”
  齐砚怔住了,潘多拉盒是什么东西的代号吗?他一个字都没听懂,连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唐钺却已经不愿意再说下去,他站起身来,将西服扣扣上,杜锋依旧沉默乖巧地陪他站起来,“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他突然笑了,唐钺很少笑,有时候齐砚费尽心思逗乐,最多不过换来他宠溺一吻,和淡得几乎看不出来的一点点笑容,简直像是施舍。
  这时候他却笑的耀眼而冰冷,仿佛死神嘲讽人间。他居高临下睥睨着,甚至带着一分恶趣味的愉悦开口了:“是我杀了贺千明。”
  齐砚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推搡拖拽到楼顶的。
  龙之堂地下基地总部,十六层高楼的楼顶,有人正用扩音器召集居民。
  “天灾”之后短短三年,人类开始适应地下生活,以各大基地为中心集结,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势力。
  地面被名叫梅勒笛的外星异族所侵占,大批量的人类被劫持,被一直折磨到死之后再丢弃。
  那个有着形形色色羽翼的人形异族,是人类目前无法战胜的最大敌人。
  可是很多人类好像已经忘记了这点,安心蜗居在地下,订立新规则,享受着微小的权利,计较着眼前的得失,所以纷争渐起。
  公开处刑——这就是地下世界的新规则之一。
  扩音器嗡嗡响,一遍遍重复着齐砚的“罪名”,背叛基地,和外人勾结,企图对龙之堂不利,危害到了所有人的安全。
  所以龙之堂首领唐钺,下令对忘恩负义的背叛者处以陨落之刑。也就是,要将他从楼顶扔下去的意思。
  极少的时候会有人从十六楼跌下去还没断气。那么基地守卫们会把那人抬回楼顶再扔一次。
  齐砚被四个雇佣兵分别抓住手脚,横抬起来。
  他被强烈的恐惧所笼罩,拼命挣扎着,嘶吼着,直到咽喉出血,“不要!唐钺!唐钺!放开我——!!”
  唐钺衣装革履,从直通楼顶的电梯里走了出来,率领着一众基地高管,站在天台正中,像是送葬的队伍。在齐砚凄厉得变调的呼喊声中,他依旧身姿挺拔,神情冷酷,像一座毫无感情的岩石山,连声音也毫无起伏,“行刑。”
  禁锢动作的钳制突然间全松开了,齐砚的身体腾空,他看着四周景物飞速降落。飞翔的感觉极其美妙,脱离了引力束缚,一瞬间,给人以无所不能的错觉。
  可是那美妙的飞翔幻觉只有短短一瞬,随即立刻转变成了可怕的失重感。
  齐砚惨叫,接着耳朵一痛,颤抖着恢复了神智。
  暴雨还在头顶倾泻,夺走了全身的温度。齐砚呆呆看着眼前一张脸,帅到没朋友,薄唇正在一张一合说着什么,雨声太大了听不清楚,但是被扯住的耳朵的疼痛一点不骗人。
  那张脸高傲而俊美,总是看不起人,蔑视的眼神几乎要化成实质。那张嘴总是吼人,喷得齐砚体无完肤,毒舌功力只比他老哥差一点点。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影帝贺千明同志,星辉无限公司旗下艺人中当之无愧的一哥。齐砚一众小透明们顶礼膜拜的傲娇前辈。
  就算被雨水淋成了落汤鸡,他那闪闪发光的王子气质也丝毫没有受损。
  隐隐约约,似乎在例行公事地骂他笨蛋、蠢货、发神经。
  齐砚突然用力一扑,紧紧抱住了贺千明,继续哇哇大哭,“明哥明哥!见到你太好了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好恐怖呜哇哇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