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

字体:[ ]

   
文案
 
遥想当年他也是个有名的皇家御厨,死后受香火供奉,倍儿受人尊敬。
化成一缕孤魂在人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曾曾曾曾曾曾曾孙子长成一个被人欺负戏耍的怂货。
连活着和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平白气的他蛋都疼。
一朝惊醒,发现他重生成那个怂货。
手握灵泉,他拳打渣男,脚踢恶毒男小三,一夜宿醉过后,竟揣了包子。
卧槽!!!!!!!!!!!!!
一脸便秘的看着怀中小儿。无奈,只好种种田,做做美食,顺便养养娃。
结果那个畜生,竟然跑来跟他抢儿子。
苏长歌眉毛一挑:不给,想要自己生!!!
 
内容标签: 美食 种田文
 
 
作品简评:
 
长歌曾是御厨,为报香火延续之恩化作孤魂守护。却因变故重生在苏家软弱的小儿子身上。意外获得灵泉,他斗渣男、踩贱人、扬苏家美食之名,照顾重病双亲,寻失踪多年的哥哥。悲催遭遇克星,被一个占有欲十足的富二代日日纠缠。醉酒之后居然还揣了包子?谁才是他真正要守护的人?他的美食又是否会招来无妄之灾?本文围绕在苏家千百年美食传承所展开的故事,一个真正的美食缔造者因种种祸端被迫回归田园,却照样过的风生水起。苏长歌一生重情,本想过简单的生活,却遇到身份复杂的莫唯深。两人的身份背景并不相同,又如何相爱?不禁开始期待,俩人破除万难,共同携手过滋有味的田园人生。
 
 
 
 
    第1章 人生
    
    幽暗僻静的小路上,路灯拉长了身影。苏长歌吹着冷风,竟一点不觉得寒冷,刚刚在单位被领导当着所有人的面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说他比实习生都不如。甚至阴阳怪气的那他的性向说事。这不是第一次被当众羞辱了,显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工作兢兢业业的,加班是常态,上个月几乎每天下班到家都要晚上十一点,那时候办公室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还开着,也不知为何有那么多干不完活儿,被同事开玩笑说是公司里最忙的人。原本的三个月试用期,莫名其妙又延长了三个月,直属领导总拿不过试用期为幌子,要他多干点活儿。年轻人,多干点又怎么样?他干了,却意外的在洗手间听到直属领导,跟别人笑称:“那个傻逼,天天被我训的跟狗一样,那又怎样?还不得在我手下讨生活。”
    若是个有血性的,绝受不了这个。可是苏长歌忍下了这口气。这已经是第四份工作了,要是再辞,只怕真的找不到了。他嘴角扯开一丝卑微的笑,幸好,爸妈不知道。
    人一旦无能,忍耐就变成了家常便饭。被噎,堵心窝子这种事情司空见惯。
    没错,他是个同,大概是上学的时候就清楚了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年少无知被那个人碰见,就以为遇见了真爱。非要出柜跟他在一起。父亲勃然大怒,皮带抽折了好几根,看着苏长歌倔强不肯服输的样子,气的当场脑溢血。
    他蒙了!从未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来父亲抢救过来了,但手脚也不像往常那样利索。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原本是点私事,却被所有人知道了。导致后面无数他不想说的挫折。
    后悔吗?他真的后悔了。从此害怕起在公众面前说话,害怕在人多的地方走过,害怕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害怕父母会离他而去。只要一想到都会抖个不停。卑微的讨好着周围的人。甚至自欺欺人的想着,只要没有歧视,说不定父母会原谅他,说不定他们的身体会变好……可是一切都没有变,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那个以为是此生挚爱的男友,经常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现在更想要跟他分手。
    他心中发了狠!三年的感情凭什么说分就分!凭什么我要成全你的幸福。一种深深的恶意席卷了他全部的思维。
    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下地狱吧!
    可是今天,他厌倦了。
    虽然这很痛苦,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失败者可以再懦弱一次!
    他喝了一口加了料的水。
    头脑已经越来越昏沉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他的小出租屋里,格局不大,可是每一个角落都是他精心收拾过的。显得十分温馨。只是常年的受挫压垮了他对生活的热爱。
    可是他的身体越来越沉。
    从小到大他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身边始终有一个影子在保护他。小的时候差点掉在河里、差点被车轧到、都有个声音喋喋不休的出现在耳边。每次发烧,都仿佛有一个冰凉舒爽的手贴在额头上来给他降温。后来长大了就渐渐少了。那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做梦。可是今天竟有一个荒唐的念头,他觉得这个人其实是真实存在的。 因为他已经恍惚的看到身边一个人的身影!
    能真切的听到一个声音:“王八蛋,你这个懦夫!多大的事儿就想寻死觅活的。你还他妈的算是个人?你知不知道,你妈是公职,当年你是超生。计生委的人拉着你妈去做引产,你妈跪着求那医生把引产针打在脚踝上。门外面有人守着,就等着看你死在里面。你妈愣是咬着块毛巾,一声不吭的硬是把你生出来!你爸偷偷的把你揣在怀里抱出来,一路上求爷爷告奶奶,动了多少关系给你送到保温箱里,不就是遇见傻逼上司和人渣男友吗?不想活了!你父母现在就剩下你这么一个儿子,你死了他们怎么办?”
    苏御厨快被活活气死了!没错,他是一缕孤魂,当年也是吃皇粮的,可谓显赫一时,在皇宫里也算是说一不二的牛人,只是自己没享福的命,一生所学还未传下来就一命呜呼了,常言道人走茶凉,虽生前富贵,但死后连个摔盆的人都没有也是凄凉。
    他死后灵魂居然飘荡在人间,看见曾经赏了一口饭吃的小侍卫收走了他的骨灰,以一饭之恩的名义,自认义子还改姓苏,给他摔盆,给他安葬。甚至还开了一个小食馆,不过他嫌弃那厨艺,撑死就是个量大管饱。
    都说生前不管死后事,他却感动这人重情,决定要照看他们的子孙。沧海桑田时代变迁,大概是继承了那小侍卫的重情,每一个当家人临死之前都会吩咐下一代人照看好这个食馆。
    苏长歌是他眼见着出生的。看着他从哭声比小猫都还微弱的早产儿变成一个小伙子,小时候还贴心可爱,没料到越长大越怂。被人戏耍,被人瞧不起。眼见着苏家食馆的边边角角挂满了油腻子和污垢,就跟当年看着小侍卫一点点的衰老一样痛心。
    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愤怒,人生父母养!再难,有当年苏家被红卫兵砸,为偷藏一块牌匾半夜跑在山中,险些掉进悬崖的爷爷难么?再难,有他父亲一手给他剪脐带,一手护着孩子,抱着必死也要保住他活着偷运出去难吗?他早产出来浑身脱皮,嘴唇发紫,手指就像鸡爪子似得,呼吸微弱,赶去医院却正好赶上堵车!他爸爸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哇的一声就哭了……
    苏御厨不知道他喝了什么,可是一定要打醒他。他不能就这么死了。当年他哥哥被拐。他父母不到三十岁却生生的一夜急白了头,如今他要是死了,不是要他父母的命吗!
    苏御厨看着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一点点的失去力气。从来没有这样无助过,这是小侍卫最后一点的血脉!要是这个小怂货也挂了,将来到阴间如何面对这个重情重义的小侍卫。
    “你不能死!”苏御厨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可是他却再没有动静了!
    “懦夫!怂包!”可是苏御厨的心里却紧的要命,这么多年以为见惯了生死,可是还是受不了这样的场景。他的眼泪掉了下来。落在他的身上,忽然精光大作,苏御厨顿时一阵天昏地暗,再睁开眼。居然看见雪白的天花板,他恍惚的起身,感觉阵阵眩晕袭来,他用手捂了一下头。忽然睁大了眼睛。
    这感觉来的如此真实,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了一个事实,他居然重生成了苏长歌?这让他有些懵!不过连人死后灵魂不灭这种事情都发生在了他的身上,重生似乎也并不多稀奇,短暂的迷糊过后,立刻回了神,也好!能做的事儿还很多,既然他不行,就代替他走完这一生!
    看了一眼床头,那瓶矿泉水还剩下一半,应该只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眩晕感还阵阵的袭来。他忙打了个120电话。他可不想刚活过来,就再死去。
    去医院洗了胃,挂着吊水,折腾完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钟,急诊室的空气不太好,眼皮也沉重的厉害,可是他就是不舍得闭上眼睛。
    许久之后终于沉沉的睡了去。
    早上是被一阵来电铃声震起来的,在人来人往的急诊病室,看见上面写了领导两个字不停地晃动,他听够了铃声才慢悠悠的接起来。
    “苏长歌你找死啊?这会儿还不来,你想旷工吗?卧槽!真他妈一早上就给添堵,快点滚过来,活多死了!”刚接起来电话那头噼里啪拉的说了一堆。
    “我不干了!”他的声音还带着一丝轻松的慵懒,能呼吸到空气,是多么让人感到开心的事情,这已经是无数人想要却留不住的生活。不懂珍惜的都是傻子。
    “要你干什么,一天拿这么高的工资,叫你干个活儿还真拿自己当个娘娘……装什么装!……什么?”电话那头有点蒙了。
    苏长歌笑了一下,谁不知道谁啊!这个直属领导就是一个LOW货,平常跪舔领导,讨好同事,好不容易带个小兵,往死里折腾,仿佛不这么做就无法梳理他的权威似得,都是打工仔,可那家伙恨不能走路都带风!
    “你……你说啥?”他有点发懵。
    “老子不干了!”
    “你这样是违约,小心被告!”他虚张声势的喊着。
    “臭傻逼,我忍够你了!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优越感爆棚、你算老几啊?还想让人取悦你!真拿自己当根葱谁拿你炝锅啊!滚吧,老子不伺候了!”
    “你……你可别后悔我现在就要开了你……”电话那头气疯了!
    不等他说完直接电话挂断,电话拉黑,从此世界都明媚了几分!
    苏长歌交了住院费,查询了一下卡上还剩下两千七。眼下要先赚钱才是王道,父亲的病需要复健,母亲简直就是拿药当饭吃,还有一个饭店,虽说经营不下去了,可是都是跟着他们家干了好久的老人,遣散费也不能少。现在缺钱!
    徒步走了两个小时,哪怕走到腿酸也不舍得花一块钱做个公交,骗自己说想要继续感受这脚踩在土地上的感觉。
    苏家食馆前,苏长歌久久的伫立,就这么一个有年代感的牌子跟这个快餐店一点都不搭配。现在正是饭点。别的餐馆人满为患,而苏家食馆冷冷清清的。显得又滑稽又可怜。因为有它的衬托,别家生意越来越火了。
    苏长歌记得这块牌子一共重做了三次,一块是小侍卫在的时候,苏御厨堂哥带人来给砸了,小侍卫捧着牌子死不撒手被打的满头是血那倔强的眼神,连他都为之动容。一块在文革时候埋在土里不知道被哪个人举报,挖出来砸了还给那老实巴交的人剃了个阴阳头,推到菜市口批斗。这是第三块,现在看起来简陋,可是当时却是苏长歌爷爷全部的钱,它仿佛是一个垂垂老者,在一群活泼新颖的牌子面前显得那么简陋,那么没有生命力。
    苏长歌看到这个牌子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
    对着这个牌子深深的鞠了一躬。他眼圈红了,此情无以为报,唯有让苏家菜名震天下方能对得住小侍卫一脉数百年来情谊。
    “长歌,你咋来了呢?”店里面的刘婶儿之前看一个人在这伫立着就恍惚的觉得面熟。没想到还真是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