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未来种田修仙之遇见 作者:蓝沫沫

字体:[ ]

 
    
文案
 
秉承科学修仙理念的林峦
飞升时突然穿越了
穿越到3000年以后 还丧失了满身修为
还刚穿过来就犯蠢被人抓住了!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只好一切重来,从小虾米混起
披着未来修真皮的种田文日常向 傻白甜
 
无虐 1V1 主受
别扭科技攻修仙穿越受
这只是一篇小言向小白文不是修真升级大长篇 未来和修真都只是背景 主角一直忙着谈恋爱
 
内容标签:科幻种田文 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峦平湛┃ 配角:等等
 
 
 
    第1章 论树立科学修仙观的重要性——写在飞升以前
    
    这篇虽然顶着个“论”的名头,实际还是记叙居多,毕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人难免絮叨些,望《修仙面面观》的各位道友见谅。
    应静流道友热情相邀,飞升之前,谈谈心得,诚惶诚恐。但静流道友说:“虽道门各不相同,终是大道同归。”我觉得有道理,不妨做块他山之石。
    上午,我已经修好了避雷塔,仔细检查并加固,如无意外,今晚十二点就要御劫飞升了。根据避雷塔在结丹、成婴、化形时的良好表现,我有理由相信这座体积增大三倍的避雷塔会达成期望中的效果。
    附:避雷塔三维立体剖面图
    避雷塔相关数据及在抵御各境界雷劫中的表现
    参考论文目录
    我师父说我1838年出生在秦淮河一艘画舫上,出生时母亲便难产而死,他见我有木系单灵根,不忍我死去,便收养了我。
    1838年到1900年间,我在师父的指导下按照普通功法修炼,六十余年,不过刚刚步入练气期。当然这也和当时社会比较动荡,我们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像大多数道友那样避入深山,反而辗转在流民当中,不能静心修炼有很大关系。
    1900年,我师父那位众所周知的红颜再次转世,这次家庭环境优渥,且父母思想开通,送她去美国留学,我和师父也因此远渡重洋,冒险前往传说中的魔族领地。
    这是我命运的转折点,如果真的有命运的话——曾经我是很相信天命的。
    在曼哈顿,我师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整日追随在那位女士身边。我因为百无聊赖,和师父强烈要求,也进入了纽约大学医学院(是的,因为要保护那位女士,我进入的也是女子学院)。
    在那里,我第一次接受了系统的科学教育,并渐渐形成了科学的修仙观。一个下午,阳光透过窗玻璃投射在实验室各种仪器上,试管烧杯亮晶晶的发着光,我盯着这些入了迷。一瞬间醍醐灌顶,仙道和科学融会贯通。
    那个瞬间,我找到了自己的道。
    在那以后,我两年筑基,九年结丹,二十年结婴,三十年化神,如今已经在做飞升的准备了。
    在那个神奇的瞬间,我领悟到,我所秉承的从师父那里得来的修真理念,是非常朴素的、原始的、具有很大局限性的。它就像我们传统中医理念一样,本质上并不是科学,而是经验,其中“想当然”的成分太多,科学的成分太少。
    其实我们所有玄妙的理念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什么是修炼?
    我们所谓的修炼,是不断改造身体。通过某种手段,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功法,将身体构成物质(也许是夸克?也许是夸克的构成物质?)逐渐改变为另一种物质。
    如何解释修炼中的不同境界?
    这种改变是循序渐进的,当改造达到某个临界点,量变引起质变,所谓的境界突破,就是那个质量变的临界点。
    如何解释天雷的形成?
    雷电的形成现代科学已经解释的非常清晰,在此不再赘述。在修炼引起夸克的质量变过程中,会突破中子、质子、电子的原子构成,以新的组合方式形成新的物质(这种物质现代科学还没有发现并命名)。在他们重新排列组合的过程中,会产生强烈的能量释放,从而引起雷电形成。这也是越是境界高深,所引起的雷劫越是剧烈的原因。
    如何解释灵根?
    灵根实际上是某种基因。只有拥有这种基因的人,才可以通过不断改造这种基因从而逐渐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单灵根之所以利于修炼,是因为我们只需要将所有身体构成改造成这一种基因形态。多灵根之所以不利于修炼,是因为我们需要把身体里的物质分别根据不同基因亲和力改造成不同的基因,再将这些改造过的基因继续炼化,再将它们升级成新的物质。这就比只拥有一种基因的修士要耗费更多时间精力。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美国有吸血鬼英国有魔法师而中国没有这些。每个地区的人类所拥有的基因是不同的,兽类植物类所拥有的基因和人类也是不同的,每种生物甚至非生物只能顺从自己的基因,寻找适合自己基因的修炼功法,形成不同的神奇状态。所以修真才真是出身决定论,你有什么样的基因,就只能成长为什么样的修士。
    如何解释灵气?
    改造身体,不仅需要功法作为手段,灵气也是必不可少的外来构成。灵气无疑是地球给我们的馈赠。它一方面有些像触媒,加速了功法作用在夸克上的效率,同时在夸克质量变的过程中不断加入,成为我们新身体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如何解释道法?
    当身体改造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可以进入微观世界。在微观的世界中,周围物体的形态已经不是我们修炼前所看到那样。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看出身边这张桌子的原子结构,如果你的能力够强,你就能改变这张桌子的原子结构,使它变为其他物质。其他法力同此理。改变结构形态,改变运动轨迹,疏导能量流动,不外如此。人类通过科学的方法也能简单达到一些相同效果。这世界上的力是相互而恒定的,物质构成的每一次变化,都可以带来巨大能量。如果你能力足够,你甚至可以做你愿意做的任何事。
    总的来说,我认为修炼就是一个逐步“脱人化”的过程。
    随着所谓修为的不断上升,就是身体不断脱离人的原始构成,向一种新的、类人形的、非生物灵魂承载体的转化。是的,我认为化神以后修士的身体已经是非生物,甚至是非有机物的了。这其实有点像科幻电影中生活在机器人身体中的大脑,我们修炼的是神魂,将身体改造成神魂的容器、道法的工具。
    静流道友特别要求我讲一讲在1920年后所谓“飞速修炼”的心境和修炼环境。
    我想说的是,自1918年我寻找到自己的“道”以后,心境几乎再没有什么变化。融会贯通之后,所变化的只有情绪,没有心境,直到今日都是如此。而心境稳固之后,周围环境的变化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影响我的修炼进度。真的是只要心守一,哪里都一样。
    1927年那位女士英年早逝,我们回国寻找她的再次转世。时局动荡,人命早夭。随后的五十多年中,那位众所周知的女性转世三次,即便有我们暗中相护,也都在二十几岁早亡。我们师徒辗转迁徙,度过我地球修真岁月中最烦乱的时期。
    这里我想说的是,我就是在这个时期连续冲破三个境界,直入元婴的。而我师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数百年来一直停留在金丹中期。在这里我必须申明,我并没有贬低养育我师父的目的,有如我科学为道,必然有如师父以情为道。我讲述这些,不过是为了说明寻道的重要:道不相同,就算经历相似,效果也天差地别。
    原谅我无法以己度人,作为一个科学修道者,我至今也无法明白其他修士的心境。但我以我的亲身经历证明,修士蒙昧的时代应该过去了。科学的修道方法应该像《引气决》一样成为修士的基础入门,它不是一种功法,而是一种思维方式,而这种方式显然更接近真实的“道”。
    在飞升以前,我将修炼中的心得和实验数据编纂成《科学修仙原理》及《科学修仙方法论》两书,并委托《修仙面面观》出版社出版,且很荣幸的请到
静流道友担任主编。
    这两本书的所有稿费收入都将归我师父清思真人。
    以上。
    
    第2章 修仙简讯
    
    2015年11月11日凌晨零点,著名科学修真派创始人林峦道友在飞升天劫中不幸陨落。林道友的陨落,意味着地球修真界千年以来唯一一名冲击飞升修士的失败,也给刚兴起的科学修真派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人类修士何去何从,我们不禁深思。
    
    第3章 劫后余生。生?
    
    避雷塔倒下的时候,林峦不得不拼尽全力将已脱离有机范围的身体不断降级还原,释放出所有能量,才勉强支撑一个薄弱而持久的灵气罩来护住周身。
    灵气罩微弱的绿光奇迹般晃动在天雷亮瞎人眼的蓝紫色爆光中,两股力量不断相互碰撞侵蚀,以至于林峦咬着牙看出去时发现周围出现了诡异的扭曲感。
    这是一种诡异的空间扭曲,所有光热渐渐趋近一个点:蓝紫色和绿色的能量缓慢盘旋着,颤抖着,被这个点不断吸入。突然,点的中心敞开一个洞,这个洞有着所有光落进去都不会产生任何反射的绝对黑,于是蓝紫色和绿色的光缓慢盘旋进去,盘旋进去,只是盘旋进去……
    林峦本能的想要逃离这个洞。
    很明显这不是传说中的接引之光,这玩意儿更像黑洞暗物质什么的,但是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指挥身体躲开——刚分出一股灵力想移动到远一点的地方,天雷就趁虚而入,冲着丹田就是腰粗一条电闪!
    丹田碎裂,必死无疑。
    这一瞬间林峦只能做出一个必然让他痛心疾首的决定:将天雷引入紫府。放弃紫府,保住丹田。
    咬紧牙关,此时已没有能力内视,一面拼力支撑防护罩,一面忍受紫府中肆虐爆蹿的震荡。身体不由自主向黑洞靠近,靠近,再靠近,林峦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体内猛然一阵爆裂,放佛从紫府的位置向身体各处弹射出无数钢针,钻入五脏六腑。浑身麻痹,灵气罩溃然消散,天雷从四面八方轰来,一只脚已经在黑洞边缘……
    林峦无奈苦笑,很好,至少可以亲身体验宇宙未知的奥秘。
    《修仙面面观》发讣告的时候,林峦和看到讣告的所有人一样,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没有任何感觉。好像只有灵魂模糊存在,也好像连灵魂也没有。林峦化神期强大的神魂模模糊糊想:原来,“我”这个东西,就是这样消亡的啊。不知从何聚来,又不知散到何处。倒也是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如此甚好,能量守恒。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时光的洪流似乎完全遗忘了这个角落。曾经名为“林峦”的神魂就要融入茫茫虚无,消失不见……
    ——突然亮光骤起!
    曾经万里视物的双眼被这亮光刺激到泪水横流,林峦不断眨眼,转动眼珠,试图适应久违的光线。
    眼前似乎有一双长腿,瘫坐在地上的林峦顺着腿向上望去,是一个被吓到的男人。
    男人显然太惊讶了,保持张嘴僵立的动作起码有十秒,或者更长,经历过那些,林峦对各种量度的感知已经有些模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