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穿越七种性别世界+番外 作者:寒鸦风

字体:[ ]

 
 
文案
据说,他这种性别,是唯一不能生的性别……
但是请问,老子肚子里的是什么鬼?!
王子殿下:乖!别闹,这是我们的孩子。
强强,1v1,HE
这是一个好运受的自白:
我的人生总是被拒绝,每一次被拒绝被坑,都神奇的让我摘下更大的果实!我果然是一个神奇的人!
本文所属系列《最高婚书》之前世篇。下一世请点击作者专栏看《快穿之华丽妖孽》^_^
 
ps:世界观复杂,没人是圣母!阴谋重重,笑中有泪,虐中带甜。
这是一个相抱相守(现实又浪漫)的故事。
And:jj小透明,我也是小透明,求放过!谢扒榜!谢黑!喷子绕道!
内容标签:生子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然,紫重渊 ┃ 配角: ┃ 其它:异世大陆,HE
 
 
 
  楔子
 
  “秦然同志是一名团结友爱,奋发向上,自强不息的社会五好青年。他爱党爱国家爱人民,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从业四年来,他兢兢业业,跑遍一座座山,一条条河,他的脚步遍布整个南方城市,他编辑整理的城市建设资料,是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财富。……特此,授予秦然同志勋章……“
  秦然的上司龚老部长一边声泪俱下的念着追悼文,一边用手揩掉鼻涕,心里想着秦然这小子也太倒霉了,怎么死得这么二呢?
  龚老部长一边拭泪一边回想,当初听到秦然那小子在飞机上猝死,大家都心惊不已,以为他是劳累过度,结果检查出来,是由于兴奋过度脑缺氧死亡。你们说这都是什么事啊?好好地,兴奋个什么劲,把小命都丢了。这小子怎么那么让人不省心呢?抹泪……
  真相却是一场神秘的穿越。
  时间倒带:三天前的早上……
  秦然刚结束一项水利和生态主题的探测任务,准备回总部交资料。飞机起飞后,秦然掏出口袋里的三角棱水晶把玩,那是勘测河流时当地的一个小男孩送他的。
  七色光投影在他脸上,散发着不可思议的绚烂光彩。
  “年轻人,你知道太阳光,由哪七种颜色组成吗?“。秦然这时才发现他旁边坐了一个老者。
  “红橙黄绿青蓝紫。“秦然脸上投影的光彩更绚烂了。
  “什么?我听不见。大声点,再说一遍。“老者的声音持续传来。
  “红,橙,黄,绿,青,蓝,紫。“话音刚落,秦然脑中闪过一片白光,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
  出差期间出意外,算是因公殉职,秦然成了他们院开办以来,第一个因公殉职的员工,引起了高层的极度重视,掀起了一次大范围的安全保护整改。
  龚老部长又重新为那帮小子操碎了心,诲人不倦地教育大家:工作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工作是做不完的,研究是没有终点的,成就慢慢就会有的。不要太心急,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偶尔放放松偷偷懒也是可以的。感觉自己太累了一定要来向我申请假期。不要学秦然同志那么早地把生命献了出去,党和人民还需要你们,巴拉巴拉……
  虽然秦然同志是挂着勋章离去的,但是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反面教材,被前辈教导后辈们:你们不要学秦然……
  这也算是一种留名青史的方式了。
 
  第2章
 
  卧槽,怎么这么冷?秦然醒过来就感到一阵令人牙齿打颤的寒冷。
  秦然手摸到旁边,下意识的想找飞机座上的毯子盖。摸了一下感觉不对劲……
  秦然刚睁眼就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正按着他的胸口……
  这是什么情形?那男子头发和脸都在滴水,自己这身冷难道是落水了?他在给我做心肺复苏?
  那男子看他睁开了眼睛,漠然开口道:“醒了就自己起来,下次我不会再救你。“
  说罢,那男子站起身就走进船仓里。秦然听见别人对他行礼,喊他“墨闲大人!”?这是什么鬼称呼?
  秦然用力撑起身来,感觉身子很沉,僵僵的。好不容易坐起身来,头发上的水一溜顺着额头流下来,衣服已经冷成冰块,骨头在丝丝冒着寒气。shit!冷死大爷了!有谁来帮帮忙啊?
  秦然一边慢慢活动抽筋的脚,一边扫视围观的人群。这船人怎么这么怪异?不伦不类的穿衣打扮,有古代长袍,也有现代的衬衫西裤,不会是在拍戏吧?
  他们指着我在窃窃私语什么啊?青然记得自己是在飞机上的,怎么会落水了呢?难道飞机失事?其他人呢?有什么好指指点点的?像围观猴子一样,青然白了围观的人群一眼。
  也许是青然的藐视激怒了人,一个身着青袍,浓妆艳抹的长发男马上叉腰站出来。指着秦然开骂:
  “青然,你个肮脏的东西,要死也别脏了这艘船。老玩这种自杀的把戏不就是想接近墨闲大人吗?你死心吧,墨闲大人根本不可能看上你这种野狗。记得下次自杀的时候干脆点,如果没死成,我会找人把你打残的!“
  嘶!哪来的大牌明星?秦然一边冷得瑟瑟发抖,抱紧膝盖,一边四下望了望,摄像机在哪里?那疯狗莫不是在念台词?如果不是,别怪老子动手揍人!
  因为有人开声了,周围的人群开始闹哄哄的。秦然这回听清了他们在窃窃私语什么了!“自杀”、“真贱”、“勾引人”这些词从围观的人嘴里吐出来,秦然听得火大,老子犯什么法了?!全是群疯狗在乱吠!
  秦然撑着膝盖,慢慢起身。还是自力更生自己进船舱吧!指望不上这船人!
  秦然还没站直,腿就一软,眼看就要跌下去了,一双有力的手箍紧他的腰,挟带着他往船舱走。
  秦然热泪盈眶:“兄弟!你真是个好人!!!谢谢你!”
  那人没答话,继续往舱室走。
  秦然感到他胸膛传来的热度,犹如在冰天雪地中遇见炭火,拼命往他身上贴,牙齿打颤哆哆嗦嗦地跟他客套:“兄弟怎么称呼啊?我叫秦然。”
  青重霄嘴角抽搐,把他拉离远一点,道:“我知道你叫青然。还有,你再装,我立刻就把你丢下去!”
  秦然悻悻闭嘴,怎么每个人都认识我啊?还一副满天仇怨的样子?这到底是咋回事?亲爱的部长大人,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青重霄把人带到房间,拿出一套衣服转过身来的时候愣住了。只见青然把自己脱得一件不剩,白条条的身子弓着背瑟瑟发抖。
  秦然见他久久不把衣服递过来,上前抢过衣服就穿起来……
  青重霄喉咙有点发紧,背过身道:“你真是不知廉耻,攀附青墨闲不成,就来勾引我么?”
  此时的秦然根本没心情听他说什么,从他刚刚拆衣服的绳结开始,他的脑中就充斥了一个可怕的猜测!当他弯下腰穿裤子时,一束湿嗒嗒的长发垂落胸前,秦然整个人都不好了!秦然颤抖着抓起及地的长发用力一扯,头皮马上一阵发紧!这头发是他的!!果然……果然!!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
  秦然裹紧衣服,两步串到床上,躲到被子里。整个人毛骨悚然,这是别人的身体!说不定是尸体!!怪不得那么僵硬……太恐怖了!老子现在还是不是人啊!我不要做水鬼啦T_T……
  青重霄没想到青然那么大胆,不但没有反驳他,还敢直接跑到他的床上去!青重霄一阵风般跃到床边掀开被子,抓起秦然的头发,把他拎起来:“下来!你的头发弄脏了我的床!”
  秦然满脸冷泪,条理清晰的答道:“大哥,你好人做到地底吧!我实在是太冷了,被子借我用用。如果你嫌脏我再还你一床。”
  青重霄从秦然脸上揩出一指泪,问道:“你就那么喜欢他?”
  秦然一摸脸上,才发现自己被吓泪鸟!真是太丢人了!秦然连忙抹了把脸,想都不想马上回嘴道:“谁说我喜欢他的,我喜欢的是你!”
  话一出口,秦然更加毛骨悚然了,刚刚这句话是谁让他说的?!谁让他说的!!水鬼大人你别吓鸟我……小弟认错!!!求别扰!
  青重霄什么都没说放下他,转身走了出去。
  当门关上的时候,秦然苍白的补了句:“兄弟,别误会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然捂在床上思绪万千,一会儿想部长知不知道自己出事了,会不会派人搜寻自己?自己死了吗?还有没可能回去?飞机上的其它人呢?有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一会儿又想自己现在是人是鬼?现在该怎么办?原主是落水死了,还是仍在这个身体里,怨灵不肯散去?太恐怖了……这个先不想!!
  身体的感觉很糟糕!好像发烧了,肚子也空空的,没有一点力气。
  秦然瘫了一会儿,忍不住了!太难受了!不行,不能这么下去!得去找药吃、找饭吃,爷还没谈过恋爱呢!不能就这样归于沉寂了!
  秦然爬起来穿好衣服,感觉全身绵软无力,复又回到床上趴一会……
  不知过了多久,秦然醒过来,一鼓作气跑到桌边,拖过茶壶对着壶嘴乱喝一气,终于感到神智有点清明。趁着现在还有些力气,秦然扶着墙慢慢摸出去求救……
  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秦然只感觉天旋地转,随时都能晕过去。但起码要见到个熟人才能晕啊!秦然还记得指着他骂的那个娘炮对他怀有多大的恶意,如果被这伙人发现自己昏死在道上,指不定就被直接扔进江里喂鱼得了。
  脸上好热烫,眼前一阵阵发黑,就要坚持不住了……
  难道小爷就注定要栽在今天?
  正在秦然绝望之际,秦然听到了一间舱室里的对话……
  “墨闲,我给你熬了碗药。你今天下水了,喝了它有助于驱寒。”是那个娘炮人妖的声音。
  “放着。”是他救命恩人的声音!
  噢!感谢上帝!秦然反身折了回去,等那个娘炮从墨闲的舱室出来。秦然才走出拐角,推门进舱室抢先一口气把那碗药给喝了!
  秦然抹抹嘴,有点回味。那碗药清透墨绿,喝下去清清凉凉,却让秦然瞬间感觉四肢百骸回满能量,真是顶级好物!那娘炮绝逼是墨闲的爱慕者,秦然肯定以及确定!
  抢了救命恩人的药喝的秦然,厚着脸皮答谢加请罪:“咳,墨闲大人,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对不起!擅自用了你的药,你有什么要效劳的地方,请随意驱遣!”
  秦然顶着个烧得红通通的脸,青墨闲并没有为难他,只是漠然的道:
  “把碗端走,出去,关门。”
  “……哦。”
  把碗端走,出去、关门的秦然同学只觉得身体大好了之后更加饥肠辘辘,转着手里的碗去厨房偷食了。
  秦然又回到最初的房间后,才感觉活了过来。
  没有寒冷,没有病痛,没有饥饿的感觉真好!活着真好!吃饱喝足的秦然同学瘫倒在床上开始睡觉,恢复体力……
  也许是今天经历太多事,秦然浑浑噩噩间做了很多梦……
 
  第3章
 
  睡梦中的秦然拼命掐自己脖子,感觉快要窒息了……
  秦然梦见一个漂亮的男孩被一个男人骑在身下掐着脖子,那男孩拼命大喊:
  “娘!娘!娘……”
  ……一个年轻的男子闯进来了,救下了那男孩。那男孩喊那个年轻的男子“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