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神棍的逆袭生涯+番外 作者:逝水如涘

字体:[ ]

 
 
 
文案
“我是一个没房没车没爹没娘没朋友没钞票的男人。”
“我知道。”
“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谁跟着我都没有好下场,你知道吗?”
“我知道。”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找我?你不怕死?”
“不怕,从小就有人给我算过,我是紫微帝星的命格,专治你这天煞孤星。”
“……”
 
PS1:腹黑霸气忠犬攻X矫情傲娇神棍受(更新时间为20:00,其余时间为捉虫)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彦,黎轲 ┃ 配角:小刺头 ┃ 其它:神棍,逆袭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327588字
第1章 第一章
七月份的太阳炎热如火,烤的人心焦气躁。巷弄里的垃圾堆散发出一阵阵恶臭,引得一群绿头苍蝇围绕盘旋,发出让人听见就想拍死的刺耳嗡嗡声。
小刺头穿着一身洗得发黄的背心,黑色的五分短裤,拖着人字拖,烈日炎炎下,顶着刺头在街角四处张望。
正是吃饭时间,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小刺头没看到什么人,倒是看到了几条流浪狗不时从他身旁跑过。
有一只一身黄皮的小狗经过他身边时还回头朝他瞅了一眼,黑曜石一般的眼珠子转了转,正当他张口准备骂人,不对,骂狗时。那只狗十分通人性的向他吐了吐狗舌头,簌的一下飞快跑远。
“妈的,看什么看。”小刺头怒骂了一声,心中涌出了一团火。连狗都敢瞧不起他,真是好样的。
又张头探脑的观望了一阵,肚子突然响起了一阵悠扬的协奏曲。
小刺头骂骂咧咧的往回走,穿过小巷的一半,左拐,又走了近十米,来到了独立小院的铁门前,打开铁门进了小院,还没进屋,尖嗓门的声音已经传了进去。
“师父,你说的那个贵人怎么还没来啊,我等了半天也没看到个人影,到底有戏没戏啊?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厨房可没米下锅了,师父,咱们中午吃什么啊?”
小刺头说着说着就进了屋,一进屋他就愣住了。那个拿着黄油油香喷喷的烤肉披萨的人是谁?
小刺头猛地嚎叫一声,“师父,你哪儿来的披萨?”
姚彦斜睨了小刺头一眼,“叫什么叫,想吃就过来吃。”
闻着香喷喷的烤肉味,小刺头深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跑到小木桌前,坐在木椅上拿起一块披萨就开吃。
咬了一口香酥的披萨,嗯,真好吃,在咬一口,几口下去,九寸的披萨顿时没了六分之一。吃完这块,小刺头又拿起一块,正要开吃,眼神瞄到正慢条斯理的吃着披萨的姚彦,脑子里突然一闪。
“师父,你哪来的钱买的披萨?”说着,小刺头神色一慌,急急忙忙就要往房里冲。
姚彦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继续吃着手中的披萨。
这时,二楼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老申头,我刚刚订的披萨呢?是不是你吃了我的披萨?”
这狮吼功小刺头听了不低于千遍,这会子听来却十分悦耳,漆黑的眼珠转了转,听着楼上马上就要爆发的世纪大战,转身走向小木桌,乐呵的坐下,拿起那块被他放回盒里的披萨,狠狠咬了一口。边吃边说,“师父,你可真牛B,我服了你了。”
说完,又咬了一大口。“真过瘾啊。”
真香啊,这披萨太美味了。
想着那贼抠的夫妻俩,连电费都算他们三块一度电,六块一吨水的,被偷个披萨肯定得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小刺头就觉得这披萨更香了。
姚彦看他这幅模样眯了眯眼,拿着一旁的卷纸扯下一截擦了擦嘴,“瞧你那点出息。”
正说着,外面的铁门外似乎传来了一道女声,“有人吗?”
姚彦立马把小刺头手里吃了一半的披萨夺了过来放进披萨盒里,“别吃了,贵客来了,赶紧出去迎进来。”
“我还没吃饱呢,再说真是来找你算命的么?还贵客!”小刺头骂骂咧咧的站起身,劈手就要去夺姚彦手中的披萨盒。
姚彦右手把披萨盒拿得远远儿的,左手劈头就给小刺头饱满的脑门一巴掌。那‘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我算的准准的,说是贵客就是贵客,赶紧的,耽误了赚钱我拿你私房钱买米下锅。”
小刺头揉着脑门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别啊,说的跟真的似的,你要真那么神,怎么不把时辰也算准一点,每回就知道让我去守着,从天亮守到天黑有时候还看不到一个人影,看到一个人就说是你算出来的。”嘴里絮叨着,小刺头还是转身朝屋外走去。
趁着这空档,姚彦把不大的客厅收拾一下,该收的东西全部收起来。等小刺头领着一个贵妇模样打扮的女人进了门后,就看到姚彦带着一副墨镜,盘膝坐在了木桌前,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小刺头嘴角抽了抽,立马换了个笑脸把贵妇领到木桌前的藤条椅上坐下,“来,林小姐,请坐,这位是我师父,姚大仙儿,算啥啥准,您有什么只管问。”
这位林小姐看着不过三十岁,派头倒是十足,挎着个包,墨镜也不取,把手中拿着的报纸往桌上一扔,就这么戴着黑咕噜的墨镜将这个二十平米的小厅打量了一番,最后落在了同样带着墨镜的姚彦脸上。
“你就是姚大仙儿?”
姚彦点头,“卜凶测吉,前途姻缘,命理财势,不知这位小姐想算什么?”
“哦?那就给我算算姻缘。”
姚彦墨镜后的双眼来回将林小姐从上到下扫了个遍,口中说道,“您的出生年月日,还有时辰,阴历的。”
“甲子鼠年五月初七,亥时。哎,这里可真够热的啊,怎么连个空调也没有?”
小刺头连忙把对着自个儿师父吹的立式电风扇转向林小姐,“不热,不热,扇一会儿就不热了,我们这地方偏,人少,不比市里热,吹吹风扇一会儿就凉快了。”
林小姐笑了一下,“是够偏的,叫我好找。”转头对戴着墨镜的姚大仙儿说,“算出来了么,我这姻缘怎么样?”
姚彦吩咐小刺头将这个时辰记下来后,掐着指头一算,抬头看着林小姐,“您能否把眼镜摘下来,让我看看您的面相。”
林小姐摘下了墨镜。
这女的吧,长的还不错,画着精致的妆容,额间生的不算宽,天苍开阔,眉尾却有点下垂,眼梢长而微挑,鼻梁高挺,姚彦却一眼瞧出不是原装的鼻,鼻翼小而鼻头尖,颧骨高耸饱满,厚薄适中的唇涂着紫红色的口红,显嫩了两三岁。一头大卷的黑发披在身后,妩媚动人。
姚彦细细的看了一会儿,总结出来一句话,这女的,要不是给人家当小三,就是傍大款儿。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却没有容人的量,长相打扮偏于妩媚的人,心思通常深不可测。不过这些话显然不能明说出来。
“林小姐天庭饱满,一看就是有福之人,林小姐的先生必然也是大富大贵之人,只是看林小姐印堂间充斥着一股黑气,似乎姻缘有些不顺啊,黑气上浓下稀,成上升之势,林小姐的婚姻近年或有一劫,能否平安度过,就得看您自己了。”
说完,姚彦不做声了,戴着墨镜看着林小姐,镜后的目光谁也看不清。
林小姐打量了姚彦两眼,“有两把刷子,那你倒是说说我该怎么靠自己度过。”
“相信林小姐心中已有取舍,能不能度过或者愿不愿度过,在于林小姐。”
林小姐不说话了。
小刺头在一旁看得心突突的跳,不时朝姚彦丢了个眼色。
师父啊,您倒是说话啊,别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相啊。
姚彦瞅也没瞅小刺头一眼,依旧一副姚大仙儿高深莫测的模样。
林小姐突然一笑,“你既然给我算出来了,也不好不给我解决是吧,你说的没错,愿不愿意全在我,既然你这么神,那顺便帮我把这事解决了吧。”
说着,林小姐从包里掏出一个白色信封,鼓囊囊的,“这里是十万,定金,一个月,无论是什么证据,只要能让我和我先生顺利离婚,财产对半,事成之后,另付你三十万。”说完,林女士静静看着姚大仙儿,等待答复。
姚彦心里琢磨了一阵,说,“五十万,事成之后,你另给我五十万。”
“成交。”林小姐拍案落定。
眼见到手了十万,小刺头当即高兴坏了,一张嘴咧到了耳后根。
姚彦朝他撇了一眼,明明带着个墨镜,小刺头却仿佛看到了镜片后的眼神,立马收了笑容。
这时,林小姐又打量了姚彦两眼,“姚大仙儿?眼镜摘下来我瞧瞧。”
姚彦愣了愣,依言摘下了眼镜。眼前这个是他的大金主,目前还得罪不起。
摘下墨镜后,露出了一张俊脸,林小姐就这么直直盯着他,移不开眼,半响,说了句,“你值多少钱?”
姚彦:“……”
小刺头脑门突了突,硬着头皮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师父只卖艺,不卖身。”
林小姐丝毫不觉尴尬,重新戴上墨镜,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我先生的资料,好好看看,希望能帮助到你们。”说完,林小姐挎着包起身就要往外走,小刺头赶忙上前带路。
临走时,林小姐又回过头朝姚彦看了一眼,“里头有我的名片,什么时候想卖了,告诉我,我买你。”
“……”
姚彦面无表情的看了林小姐一眼,收回了目光。
林小姐笑了笑,眼神落在小刺头洗得发黄的背心上瞄了一眼,转身踩着高跟鞋往外走。
小刺头一边送着她,一边暗自丢给她无数个白眼。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亲们请多多收藏,评价!
 
 
 
 
 
第2章 第二章
送走了林小姐,小刺头回屋就把姚彦收起来的披萨盒端了出来放到了木桌上,坐在藤椅上拿起一块就往嘴里塞。
“都冷了,师父,你还吃不?”嘴里含着披萨,小刺头一边说,“哎师父,那位林小姐说要买你啊,你说要不就把自个儿卖了算了,有钱拿,衣食住行全给你包了,多好的事儿啊,省得在这儿遭罪。”
“你觉得在这遭罪?行啊,我待会儿就给那位林小姐打电话让她过来把你买走。”
“别啊,我就是说着玩的,我媳妇儿还在乡下等着我呐。再说人家也看不上我啊。”小刺头边说边挠着刺头。
“那你就别贫。”姚彦把装着十万元的信封收好,又拿过那份文件袋取出里面的资料细看。
这位林女士名叫林溪,留下的名片上只有一个姓名和一个电话,倒是她先生的资料不少,让姚彦了解了个大概。
林溪的先生名叫孙茂,45岁,一家上市公司CEO,名下的房产有5套,包括城郊两套复式独栋别墅,个人资产资料上没有显示,但绝对不低于二十个亿,这还是最低估算。
姚彦看着手中的资料,蹙了蹙眉。他看得出来这位林小姐绝对是有钱人,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级别。以她的资产却跑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找他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显然其中大有玄机。
小刺头看姚彦面色不好,不放心的问,“师父,这个事儿咱们做得来吗?要是做不来,干脆就别做了,我看那女的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做,不做这单生意,光靠我算命,你什么时候能存上钱娶媳妇。”姚彦朝小刺头瞥了一眼,一副小心思被我看透的眼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