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重生成渣攻的腿部挂件+番外 作者:吃饭饭饭

字体:[ ]

 
文案:
桓凛一直等着谢盏来求自己,却没想到等来了他的死讯。
【剧情从受死开始,结局he。攻渣,狠虐攻,不喜勿入。请勿人参公鸡。】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盏 ┃ 配角:桓凛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少年相识,互相倾心。分开后,一个苦苦等待,一个日日盼归,然而,年少干净的爱情终于抵不过怀疑和猜忌。桓凛攻入建康,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处死前朝佞幸谢盏,却无人知晓,他们曾经最亲密的爱人。当他选择杀死他的时候,也杀死了那段年少的痴恋。谢盏死后,不入轮回,魂魄附在桓凛贴身玉佩上,看着在他死后,桓凛做的种种事。看似无情,却又似含着深情。真相渐渐揭开,摆在桓凛面前的是一个几乎让他崩溃的现实。 
这是一段因爱而生成的种种纠葛,作者用忧伤哀婉的文笔写出一段爱恨情仇的变更,感情真挚,令人潸然泪下。至于这段感情的最终走向,他们最终将如何走在一起,则让人拭目以待。
 
 
 
  第001章 死牢
  
  元熙十八年腊月初三的晚上,建康城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雪。第二日,建康城破,叛军涌入城中,晋帝被俘,稍有反抗者皆被诛杀,昔日繁华的建康城顿时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整个建康城都笼罩在一层恐怖的阴云中。叛军将领桓凛不是没有干过屠城的事,全城百姓都战战兢兢的,生怕下一刻就脑袋不保了。
  朔风倒是开心,十八九岁的人了,还像一个孩子一般,围着谢盏绕圈。
  谢盏坐在皑皑白雪中,抚着琴,他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十分适合抚琴的手,一个时辰过去,来回也不过是一首曲子—《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凤鸟遨游四海求其爱,那般坚定而无怨无悔,而他,纵使上天入地,也寻不到那个人了。
  那一首曲子被他弹得哀哀戚戚,白雪满地之中,更显凄凉。
  “公子,您不开心吗?桓将军来了,您便不用受那些委屈了。”
  “委屈?”琴声突然断了,谢盏低声囔囔,也不知是在回答朔风,还是在自言自语。
  谢盏一身白衣,黑发披散开来,肤白如玉,容貌俊秀,狭长的眉眼之间透出潋滟的光。那表情似迷茫,又似嘲讽。
  朔风在他身边伺候了十年,此时见着,却仍旧难免发愣。当年便有人当着谢盏的面说他芙蓉之色,那时的谢盏,脸上笑得温和而无害,而不过几日,那人便遭了罪,被处以宫刑。
  谢盏生得好看,美色倾城,但也不是每一个人可以觊觎的。
  朔风很快回过神来,嘟着嘴道:“那些人总爱说您是女干佞之辈,说您迷惑陛下……”
  朔风也惊觉自己说得过了,停了这边的话头,又道:“桓将军喜欢您,自然会护着您,以后便没人敢欺侮您了。”
  谢盏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不置可否,手指在琴弦上轻轻地拨动,又是一首同样的琴曲。
  建康城破的第二日,叛军将领桓凛登基为帝,改国号为楚。新帝登基的第一件事,便是一道圣旨下到了西中郎将府。
  当圣旨到的时候,朔风鞋都来不及穿,便跑到了院子里,脸上满是喜悦。他大抵是觉得谢盏的好日子来了,他的好日子也跟着来了。
  他依旧记得当年桓凛对他家公子多么好,恨不得将史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他家公子的面前。而他家公子,心心念念等了五年,如今终于可以团聚了。
  或许是夜里风凉,谢盏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
  宣旨的武官是新帝的近臣,他居高临下地看了谢盏一眼,看着他跪在地上,只穿着一身白衣,身体单薄,明明是个男子,却有几分楚楚可怜。
  难怪能叫晋帝神魂颠倒。武官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应天顺时,受兹明命。谢氏子凝,罪责有三,一为诬陷忠良,二为大兴土木,三为迷惑晋帝。实乃佞幸,罪恶滔天。今打入死牢,不日问斩。”
  这颁旨的乃是新皇亲兵,而非宦官,可见这道圣旨拟的有多急。
  风刮得更急了,吹起了他的黑发与白衫,雪又下了下来,漫天风雪中,他似乎要被淹没了一般。
  谢盏并没有太大的惊诧,从一年前桓凛不回他的书信的时候,他便猜到桓凛是想放弃他这颗棋子了,也大抵猜到自己的下场了。只是这猜想真的实现了,他心中却还是有些难受的,就如同千斤重的石头压在心头,闷闷地透不过气来。
  他猜到了桓凛会舍弃他,但是却没有想到他舍弃地这般快,舍弃地这般急不可耐。
  他确实是当得起‘佞幸’二字的。
  世人眼中,他诬陷忠良,致使叛军一路南下,无人能挡;他大兴土木,致使国库空虚,战乱未平,粮草已告急;他魅惑君心,因为他,皇帝无心朝政。
  他是旧朝的罪臣,但却是新帝的功臣。然而这般功劳,新帝不会感念半分,反而会用他的命来平息天下百姓的民愤。
  这本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他既然做了便不冤,更要认了这下场。
  不过一死,谢盏确实没有什么可在乎的。
  朔风却有些难以相信:“怎么可能?桓将军怎么可能会处死大人?!大人,您一定是看错了,抑或说这圣旨就是假的!”
  他的脸上却是难以置信,激动地大吼大叫,上去便要去抢夺那圣旨。只是他那花架子又如何敌得过那壮硕的武官?他很快便被那武官一巴掌拍到了地上,当刀搁在他脖子上的时候,冰冷透过肌肤传遍全身时,朔风终于回过神来。
  朔风浑身发凉,他依稀记得当年桓凛离开的时候,对着他道:“朔风,好好照顾阿盏,等我做了皇帝,阿盏做了皇后,便封你做个大官。”
  大官……那时,朔风想着那些当大官威风跋扈的样子,心中也乐呵呵的。
  如今桓凛真的做了皇帝,阿盏却要被处死了,他却依旧是个奴才。朔风本是满怀希望的,这般落差之下,一时又如何能接受得了?
  武官离去的时候,还嫌不够尽兴地踹了朔风一脚。
  “狗奴才。”
  —‘狗奴才’三个字盘桓在朔风和谢盏的心间。
  朔风跟了谢盏十三年,也跟着他受了无数的人眼与鄙夷,就在谢盏要死的这一刻,也没有任何改变。
  朔风缩成一团倒在了皑皑白雪中,身上脸上全部沾满了雪水混杂着泥巴,就像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般可怜兮兮。
  “大人,怎么可能?”他仍旧不肯相信。
  谢盏走了过去,将他脸上的污浊一点一点地擦去。若非要说他有什么对不起的人,那便是这孩子了。朔风自六岁起跟在他身边,他本来是许了他半世荣华的,只是最终到头来,朔风只跟着他受了十三年的苦。
  谢盏将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玉佩取了下来,放进了他的手里:“离开吧。”
  谢盏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
  朔风看着他单薄的背影渐渐远去,眼泪终于溢了出来,讷讷地不成言。他突然想到十三年前,他刚被卖到谢府之时的情景。他被分到了谢三公子身边,那时他是十分不情愿的,谢家是高门大户,但是谢三公子是庶子,十分不得宠。
  而当他真正见到谢三公子的时候,便认定了这位主子。他依旧记得第一次见到谢盏时,那少年坐在梨花木下,眉目如画,那般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如同入了画一般。那时,他总觉得他家公子不会是寻常之人,总有一日会一飞冲天。
  然而,有些事是永远也想不到结局的。
  谢盏的身影彻底消失了,而这一刻,他也终于意识到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公子了。
  只是他始终没有勇气跑上去,说要与他一起去死。
  
  第002章 死亡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这死牢一下就空了,如今这死牢之中,唯有谢盏一人。
  死牢阴冷,除了那寒气之外,还有一股浓重的阴气,寒气与阴气萦绕着,谢盏本就体弱,又只穿着一身单薄的衣物,这一番下来便动弹不得了。
  但是他偏偏倔强,纵使这死牢之中只有两个守卫,他也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狼狈地模样,只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整日望着的,不过是那一方墙壁。那墙壁之上密密麻麻地刻着许多东西,谢盏看了半日,终于看出了里面的故事来。
  这是一个女子所刻的。这上面所述应当是这女子的经历。女子重情,代夫入狱,她丈夫口口声声说会救她出去,但是她在这死牢里整整呆了一个春秋,直到临刑之时,都未曾获救,甚至未曾见到她丈夫一眼。那一字一句,都似含着泪刻下的。谢盏几乎可以想象这女子是如何在这阴寒之中一点一点地磨灭自己的希望的,从期待到绝望,从爱意绵绵到滔天恨意,不过一个春秋的时间。
  这其实是一个寻常的负心薄幸的故事,男子薄幸,女子错信他人。然而,谢盏还是有些羡慕这女子的。她至少可以怪,可以恨,而他,却连一个怪一个恨的人都没有。
  谢盏端坐在这死牢之中,有一瞬间竟不知今夕何夕了。
  他费尽近半生的力气,都没有换来桓凛的一眼,所有的一切期盼抑或奢望,到现在也该结束了。这许多事都是他自愿的,所以怪不得别人。桓凛也从未承诺过他什么,所以当桓凛登上皇位,而他却入死牢,一个极尽荣华,一个命难保之时,他并没有什么怨恨的。
  谢盏活着的近三十年也并非白活的,从十五到二十八,谢盏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该奢望得不到的东西。
  不争,不抢,不想,不念,方能刀枪不入。
  这么多年来,他早就该看透了,偏偏到那圣旨下了,他坐在这死牢之中才完全看透。
  他没有至亲,至爱也已经放下,所以这人世间便没有什么留恋的了,而死亡也变得并不恐怖,反而,他隐隐有些期待。
  谢盏已经忘记自己究竟坐了多久了,腿已经完全麻了,身体也感觉不到寒冷了。有些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的灵魂其实已经飘了出去,而这里坐着的,不过一具驱壳。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手边无琴,心中有琴,他闭目,那曲目便萦绕在他耳边。
  这死牢的日子便这样日复一日的度过。
  有时,那些守卫会觉得这死牢中唯一一人不像是将死之人,他的神色太平静了,平静到仿若只是去参加一场宴会。
  只是,他的脸色还是一日比一日惨白,身体也一日比一日单薄,生命之气还是一点一点地从他身上消散了。
  他这般样子看起来十分可怜,然而,那些守卫还是不愿靠近他半步的。佞幸谢盏这个名字令他们感到恐惧,在他们眼中,谢盏就是狐狸精,一着不慎可能就被勾了魂。
  也有不得不接近的时候。
  一日,死牢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守卫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将那食盒扔在了谢盏面前,语气恶劣道:“吃吧!”
  谢盏在这死牢中呆了许多日,吃的都是冰冷的馒头,难得有这般丰盛的饭菜。谢盏慢悠悠地抬起头,看了那守卫一眼。
  谢盏依旧是一身白衣,在这死牢中呆了许久,那白衣也是不染纤尘的。他本来就瘦弱,这几日下来,脸颊上的肉完全瘦没了,但是却并不觉得难看,相反的,他的下巴尖了许多,那双眼睛显得更加大了,整个人透出一股羸弱的气质,让人有种冲动,想要将他护在怀中。
  守卫心神一荡,想到这人的手段,连忙回神,表情重新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今日是陛下封后的日子,帝后情深,陛下开心,这牢里的犯人都有口福了。这可能是你最后一顿了,还是好好吃一顿吧。”
  那守卫几乎是落荒而逃。谢盏依旧坐在那里,眼神平淡无波地盯着那食盒,却没有吃一口。
  又过了几日,谢盏见到了这世上唯一牵挂的人。朔风这孩子,自小便被卖入谢家,又跟着他受了许多苦,明明是尝遍世间冷暖的,却偏偏有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单纯劲,总是容易轻信他人,正如他当年许他荣华,朔风便无怨无悔地跟了他十三年,后来桓凛许他大官,他便傻乎乎地盼了五年。谢盏觉得自己要是死了,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这孩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