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腐女重生+番外 作者:懒惰的愚人码头

字体:[ ]

 
文案
跆拳道黑带的腐女封肖月,酒后服用镇静剂,等醒过来时,一切都改变了。胸没了,下面还长着一个陌生的零件,她变成了他。可是!老天!这玩意要怎么使用啊?!有没有说明书啊?!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啸月、墨云 ┃ 配角: ┃ 其它:
==================
 
☆、我本腐女
 
作者有话要说:  栎国耽美系列上第二部了,此次的《腐女重生》,或许带着自己想成为一个男人的愿望吧。只是存稿不多,可能没法一天一更,看写作的灵感和进度来更吧。如果喜欢,先收藏后慢慢看吧。嗯,上次的《江湖十八弯》原本的几十章的文案扩写成一百多章,写得自己都有些累,亲们也看得烦,所以这次尽量控制在三十章以内,短就短些吧。不过,依然是希望亲们继续提意见,我会努力改进的。
  第一章我本腐女
  各各位看客,大家好。我叫封肖月,性别女,今年22岁。我有一个大我5分钟的双胞胎哥哥封肖朔。因为我老爸姓封,我老妈姓肖,我们俩出生那天是朔月。也许是只有5分钟的缘故,哥哥不像哥哥的样子,都不知道疼爱老妹。妹妹也没有妹妹的本分,也不知道尊敬老哥。我们俩是打架打长大的。但是,男女有别,力量注定我总是被打趴下的那个。虽然我总是失败,但是我从不气馁,我像小强一样坚强,在哪里趴下的就在哪里站起来,直到······再次被打趴下。所以,小时候有个强烈的愿望就是要成为男生。
  不甘心!在10岁时我终于爆发了,向老爸老妈提出要学习跆拳道。老爸老妈很高兴我的决定,认为一个女孩子学习跆拳道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而且还可以抵御色狼。呃,我觉得我还可以拯救世界。于是,老爸老妈送我去了跆拳道学校。但是,为什么封肖朔也在?老爸老妈说,有哥哥罩着,就不会被其它孩子欺负了。呃,是让我和老哥一起欺负人吧。没有人欺负的时候,我们俩还可以互相切磋。事实证明,打架是有助于生长发育的。我们俩渐渐长大了,不但长得很高,而且还长得很······壮。呃,愧对老爸老妈的基因,我远离了窈窕淑女的形象。其实,感觉自己也没那么壮,顶多算微胖,用封肖朔的话来说,在女生中是有点壮实,但要是丢到男生堆里,那就只是一根棍子而已。喂,好歹我也是女生,也有□□的吧,怎么能是一根棍子呢。封肖朔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也是这根棍子没有处理光滑,上面有些疙瘩凸起罢了”。我打······!
  上了高中,我们俩打架打得少了。封肖朔开始躲着人看手机打电话,呵呵,早恋!而我呢,从小养成了男孩子性格,能和班里的女生玩在一起,也和男生打成一片,就是没男生追我。转眼高三,学习紧张起来,精神上得不到放松,我失眠了,间断服用起了安眠药。睡眠好了,可精神上仍然很紧张,得找个途径减压一下。封肖朔和那个圆脸的女生吹了,看他也没怎么难过,除了学习,就是去踢球。这也算是减压。那我咋办?体育课结束后,大家都把体育教具拖回体育教研室。同桌兼死党袁小怡回来得比较晚。回来后偷偷告诉我,看见我们班的班草和体育委员在体育教研室里拥抱接吻。拥抱?!接吻?!真的假的?他们俩可都是男生嘞!你很low嘞!袁小怡朝我摇摇右手食指,知不知道什么是耽美?耽美?不知道,我摇摇头。哎呀,就是男男爱啊!男同之间的爱情!男童?男同?!同性恋?!啊,他们俩是······在谈恋爱?!我的嘴巴张成了“O”型,袁小怡用手把我的嘴巴合上,你得去学习学习了。她给了我一个网址。看过几篇耽美小说后,我迈步走进了腐女大军的潮流。后来,看我们班班草就是个别扭受,体育委员就是腹黑攻。嗯,看封肖朔也是个强气攻,就是不知道谁会是他的小白受。呃,要是被老爸老妈知道我这样YY老哥,咱老封家就这么绝了后,肯定被他们男女混合双打致死不可。不过,这下找到了一个减压途径,从那天开始,我看所有男生都像是好基友了。
  高三的时间流逝得很快,一晃眼,我和封肖朔都考进了大学。他学经济去了,我玩起了英语。大学一年级,慢慢认识了很多同学,还发现了几个长得不错的男生,正猜测谁会是攻,谁会是受,大学二年级时,他们都谈恋爱了,和女生。封肖朔也谈恋爱了,呃,还是和女生,看来我们老封家是不会绝后了。同寝室的女生们也谈了恋爱,每天晚上都回来得比较晚,只剩我一个人孤单游荡着。不能再这样下去,男生真的都去搞基,我就没男朋友了。要不,找个女朋友?呃,虽然我是跆拳道黑带,虽然我性格像个男孩子,可我确确实实是个直女,对女生不感兴趣嘛。大学三年级,同年级一个男孩子开始追我。他不是很强壮的那种男生,但也不女气,对我很好,很温柔。1个月,我和他牵了手,5个月,我把初夜交给了他。
  关系很亲密以后,我开始好奇起男生的那个玩意。那么软塌塌的一团,用手把弄几下就可以一柱擎天,嘿咻结束后,好像累坏了,于是又软软的趴在那里休息,真像一个变形金刚。于是好久没有YY的腐女思想又钻了出来。男同也是用这玩意嘿咻的吧?呃,貌似,那承受的地方······是排泄通道?!呃,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便秘?嗯,知道那种感觉,痛!!!胀!!!进不去,出不来,憋得难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男男爱的快~~感??痛并快乐着???!!!真的很好奇,每次嘿咻结束后,都会不由自主看向男朋友的菊花,总想用什么东东去捅一捅,然后问问他是什么感觉。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用手指捅了。男朋友吓一大跳,说我恶趣味、重口味、不知所谓。呃,他不知道,这还是我作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做出的举动,还真怕自己会捅出点什么。
  大概从那时起男朋友就开始受不了我了吧。大学四年级,我回到自己的城市实习。男朋友和一个女生分到另一个实习点,然后,他们好上了,然后,他提出了分手。我失恋了,好难过。打电话给封肖朔,老哥就是好,很快就出现在我面前,带着我去酒吧,说什么借杯酒消消愁,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不要为了一棵歪脖子树,放弃一片亚马逊丛林。嗯,喝高了,也开心了。封肖朔把我弄回了家。躺在床上,头痛得难受,爬起来,在床头柜里翻出一颗安眠药,嗯,睡着了就不会头痛了。
  怎么没有人告诉我,醉酒后不能服用镇静剂呀!我真不知道喜剧大师卓别林就是酒后服镇静剂死的呀!
  等我醒过来,一切都改变了。
 
☆、穿越
 
  第二章穿越
  我是被冷醒的。好冷!老妈没关窗户吗?紧了紧衣服,翻了个身。还是很冷,闭着眼用手拉被子,没拉到,用脚够被子,没够到。被子被踢到床下去了?头还有点痛,还想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往脚那头看过去。尼玛!这在是哪里?心里一惊,我爬坐起来,看着这个灰暗的山洞。是的,山洞!大约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有4层楼那么高,顶上吊着大小不一的白色钟乳石,水滴沿着石头慢慢滴下,落进地上的水洼中,叮咚有声,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山洞里回荡着,很是渗人。我正坐在山洞中央的一个石台上,冰冷的石头传递过来的凉意,让全身都寒冷僵直起来。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昨天只是和封肖朔去酒吧喝酒来着,最后喝醉了,封肖朔把我弄回了家。可~~这里是······家?!封肖朔!你个猪头!趁我喝醉把我扔到这里,看我回家不好好揍你一顿!
  真冷!手脚都冷得麻木了,双手互相搓着取暖都没用,下地走走活动活动可能要好些,顺便找找出口。跳下石台,我抖了抖脚,走了两步。呃,大腿根那里有什么东西,吊着一晃一晃的,感觉不太对劲。是太冷了,腿脚麻木了,感觉异常?!可能走走就好了。左后方有一些光亮透过来,我朝那边走了过去。这是一个两米宽的通道,墙上镶嵌着数颗发光的鸡蛋大小的石头,散发着冷冷的光。夜光灯?我把手放到这石头上,没有热度。荧光石?也许吧。墙上还画着一些小人,正一招一式练着功夫,旁边还刻着繁体小篆。这是······武功秘籍?!这里是······武林禁地?!传说中,每个门派都有一个后山,每个后山都有一个山洞,每个山洞都是门派的禁地,每个禁地里都有武功秘籍。难道~~我是在武林禁地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哦,哦,不行了,暂时不去想了,人有三急,这一冷感觉更明显,我夹紧了腿,抖了两下,呃,好像是夹住了什么东西,感觉怪怪的。哎呀,别管那么多了,赶紧找地去。在山洞一处阴暗的角落,正准备释放自己······裤子怎么解不下来?!这是要尿裤子的节奏吗?!低头一看,我傻眼了。这是什么衣服?!里外三层,用布袢扣着,掀起衣服,底下是用布带拴着的裤子。解开布带,脱下裤子······呃,谁来告诉我,下面吊着的那个一晃一晃的是什么?有些眼熟,一根油条,两个鸡蛋。吓!我怎么长了个男人的玩意?!我要上厕所!这玩意要怎么用?!有没有说明书啊?!呜呜呜呜,还是先蹲着解决吧。
  尿意战胜了一切,虽然别扭好歹还是解决了。回到那个镶嵌有夜明珠的通道,我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零件。看看手,手掌大了,手指长了,掌心和虎口处长着老茧,像是长期握着什么形成的。摸摸头,还是长发,只是用发带绑成了一个男式发髻。摸摸胸,呃,没了。以前的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有的嘛,至少摸上去还是软软的,那像现在,入手就是宽阔结实的胸膛,真成了飞机场。然后,······,我满脸黑线看着身体下面吊着的那个玩意。呃,貌似看上去比前男友的要大。可又怎样呢?我又不会用!!!
  一个貌似武林禁地的山洞,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体,一个还带着记忆的我。这一切都在告诉我——我,封肖月,穿了!穿越这么狗血的情节竟然发生在我身上?!这算是老天给我的优待?让我梦想成真?!不带这么玩我的吧!!!虽然想过要当一个男生,可那是小时候被封肖朔欺负惨了啊。你说让我穿过来从一个小婴儿开始慢慢长大,有个适应的过程那还好说,都做了22年的女生了,突然让我当一个男人,怎么适应嘛?!老爸老妈老哥,可别把我烧了呀,等着我穿回去啊。呃,话说,要怎么回去?死回去?!这里……貌似~~只能撞死,呃,痛!那~~割腕?吃药?跳楼?穿越小说里的招数通通试一遍?没刀,没药,没高楼,这里只有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环顾了一周,我绝望了,只有先找到出口再想办法了。
  通道尽头是一间石室,靠墙有一张铺着干草的石床,旁边有一张石桌,上面放着一盏油灯,灯下面放着一块黑石和一把小刀。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火石?我用小刀擦刮黑石,一点火星窜上灯芯,慢慢燃了起来,灯亮了。灯光带来了一丝温暖,刚刚遭受巨大打击的我在这点暖意中慢慢感到了疲倦,渐渐睡去。一觉醒来,脑中多了一些不属于我的破碎的记忆片段,追杀,血腥,暴力,一群黑衣人,几个忠心的下属,一座建在水边的山庄,这一切的主人就是我所占据的这个身体,虎啸山庄的庄主风啸月。音同字不同,性别也大相径庭,还是个黑帮老大?!脑中残存的记忆里,这个风啸月闭关练功已有半月,正冲击着武功的最上层,突然,头一痛,记忆断掉了。大概是练什么邪门功夫,走火入魔,然后,嗝屁了。然后,我来了。大学还没毕业,刚刚被男朋友甩掉,这分钟就成了黑社会老大,我会吗我!老天!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出关
 
  第三章出关
  怎么办?脑中的记忆告诉我,明天就是风啸月出关的日子,庄里的人都要来迎接庄主出关。难道我冲过去,对着他们大喊“我不是风啸月!”。嗯,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说不定就会被当场乱剑杀死,穿回去了。但他们要是觉得我是妖怪,对付妖怪一般都用烧,那种被架在架子上烧······,呃,还是不要了。实在不行,穿越旅行居家必备之第一招——装失忆?!唉!看来,只有如此了。
  出关的日子到了。走到山洞的右前方,我扭了一下墙上的石球,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前方的石门缓缓的向一侧打开,一道刺眼的光线射了进来,我闭上了眼睛,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将这些天以来的寒冷驱散开来,温暖惬意得我昏昏欲睡。“恭迎庄主出关!”一阵整齐的人声让我回了神,面前低头单膝下跪着一群人,最前面四个分别着白衣,黄衣,青衣,蓝衣。我挑了挑眉,这~~颇有种王者归来的感觉,还真是~~爽!可惜,我不是风啸月。该说些什么呢?哥几个,都起来呗?!呃,还是不要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嗯”,我一抬手,前面的人便都站了起来。最前面那个白衣人走上前来,一拱手“庄主,林老先生已经在听风水榭等候了,请庄主回庄,看看此次闭关出来身体是否有恙?”有恙!!!有大恙了!!!你家庄主死翘翘了!这不,我都来了!“咳咳”我假意轻咳了几声“好,前面带路”。白衣人抬起头稍微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随后低下头走上前去“庄主请跟我来”。诧异什么?我要是知道你说的那个听风水榭在什么地方,还让你带什么路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