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师大人的忧郁+番外 作者:宁世久

字体:[ ]

 
 
那个风起云涌,群星璀璨的时代,终于要拉下帷幕。
未死的英雄退场,百年的战争结束。
辅佐新皇开辟王朝登上帝位,赫连收获大巫最高封号——国师。
以后就可以迎来美好无比的退休生活,多么值得欢欣鼓舞,赫连大巫想。
然而事与愿违,过去的各路仇敌全部杀出,磨刀霍霍向着他。
最让国师大人忧郁的是——
——为什么天下人都说他和皇帝是一对!
—————————
皇帝×国师
副标题狂魔!《好基友一生一被子》、《人人都在帮我相方给我表白》、《来唱这一首抗争的赞歌~》
 
食用指南
1,本文世界观科学已死,整体架空,架空,架空,重复三遍,表示强调
2,作者想写一篇狗血苏爽文【然而做不做得到两说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赫连郁,乐道 ┃ 配角: ┃ 其它:大巫,皇帝,老夫老夫
 
    
    第1章 主角千呼万唤始出来
    
    星台的大门被陡然踹开了。
    大门不堪行暴者施加的重力,脱离门框飞出去时还凹陷下一个深坑,细碎木屑散落一地,被来者踩在脚下。
    星台大门洞开,十二月深夜的冷风卷着白羽般的雪花吹入,吹散门内烟雾缭绕,星台广阔的门殿中,一百只鲸脂蜡烛烛火闪烁,不消片刻就灭下一半,而另一半剩下的蜡烛在闪烁的同时还在兢兢业业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照亮门殿中白袍小巫们诧异以及惊慌的面容。
    同时,烛火也照亮了门外一身狰狞戎装的来者。
    一滴滚烫烛泪滴落在一个小巫的手背上,他打翻了自己端着的黄铜烛台,嗓间压抑的惊呼迸出。
    “陛、陛下!”
    在小巫们惊慌尚不及反应的时候,大安的皇帝已经跨入这属于巫者,外人,或者说凡人绝对不可进入的圣地,他快步如风,让跟随在他身后侍官苦不堪言。
    “陛下!陛下!见大巫之前应当沐浴换衣!您盔甲上还有血迹啊!”
    皇帝不悦地啧了一声,边走边扯开披风的系带,柔软而昂贵的羊羔皮此刻混着雪水泥土血迹或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活得像一块过于巨大的抹布,被皇帝劈头盖脸砸在拦路的小巫们身上。
    足有五六个人一时不慎倒下去,然后更多的人被他们压倒,惊呼声此起彼伏。
    一群今晚因为课业而值守在门殿,无比可怜的小巫们在地上滚来滚去,侍官怜悯地看了他们一眼,敏捷跃过一个滚到他面前的倒霉蛋,捡起抹布披风,紧紧追随已经走远的皇帝而去。
    侍官一路上又陆续捡起被皇帝遗弃的黑缨头盔,如展开鹰翼一般的肩甲,皮革带,镶嵌无数铁叶片的裙甲,钢皮护臂,皮手套,他气喘吁吁追上皇帝,在皇帝皱着眉打算撕开单独一个人绝对不可能脱下的全身甲时,侍官默不作声上前,将全身甲上的锁扣掰开。
    沉重的钢叶片甲掉落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皇帝顺手将沾有血迹的内袍往边上一丢,而侍官心惊胆战瞥一眼汉白玉地面上碎开的裂纹,默不作声迅速将盔甲拖到一边。
    浑身一轻的皇帝加快步伐,他们在星台中转来转去,一路不知道踹开多少门撞倒多少人,那些不过是在星台学习的小巫们纷纷尖叫,哪怕是被人闯入澡堂的姑娘们也不会有他们这样震惊。
    以侍官的身份想这些实在是太过失礼,不过他正跟随着皇帝深入到常人绝对不可能深入的星台深处,沿着几乎见不到头的环形台阶向上,转过一个圈又一个圈,头晕脑涨得连自己想什么也无可知。
    他不知道跑了多久,皇帝一直在他身前几步远,速度不曾慢下。
    这个男人三天三夜不眨眼地驱马奔驰,从南疆平叛的前线返回皇都,连衣服来不及换一身,继而马不停蹄闯入星台,他的精力仿佛无限,看上去没有露出一丝疲态。
    被他们攀爬的星台,可以说是一座塔。
    星台竖立在大安皇都的禁宫之中,占据禁宫的一半,每一个从皇都南城门进入皇都的人一抬头,就能沿着笔直的朱雀大街眺望到禁宫的南宫门,以及重重宫殿之后,下宽上尖,如利剑一般插入云霄,六角的星台高塔。
    每每夜色降临,太阳沉入西沧海之下,高塔的顶部会点亮如太阳一般的光辉,驱赶以夜色为掩护,袭击人的妖魔鬼怪。
    国师坐镇星台最高处,镇守皇都,邪魔轻易不敢犯。
    大安和初八年的冬夜,距离大安皇帝乐道一统中陆青陆以及白陆已经过去了五年,此时镇守星塔的大巫,应该是大安的国师,赫连郁。
    乐道终于停下脚步。
    他停在星台的第十六层,拦在他面前的,是星塔中地位仅在国师之下的四位巫者之三。
    镇守星台的大巫轻易不可下第十五层,因此十六层便成了大巫与担当巫卜、巫乐、巫理、巫史职位的四位巫者处理事务的地方,第十七层是大巫平日的居所,最高层十八层,则是夜晚点燃明光灯之处。
    巫乐、巫理和巫史三位巫者皆是赤足站在乐道之前,张开双臂,足有五尺长的大袖直接垂到桂木铺成的地面,让三位巫者看上去像是张开双翼的大鸟,面对皇帝的他们并不惊慌,反而因为冒犯而心生怒意,巫乐珊瑚作为协助大巫管理祭祀以及礼仪的人,见到乐道便将淡淡娥眉紧紧绞起。
    “陛下深夜闯入星台……”说话间她看清了乐道的模样,嗓音顿时尖利起来,“您这是什么打扮?!”
    大安的皇帝以武威震天下,三十七岁的他身量颀长,肩宽腰细,面貌俊朗,风霜赐予他手握天下的狂傲,自他二十岁在中陆的战乱中作为新将崭露头角后,就无人敢批评他的装扮。
    但此刻乐道上身只穿中衣,下身则是尚未脱下的铁护膝和铁靴,头发凌乱,浑身已经不是衣衫不整一词可以形容,让巫乐一口血噎在喉口,吐也不是,吞也不是。
    巫乐几次张嘴,说不出半个字,好半晌才叫起来。
    “陛下怎可这样来见大巫?”
    这句话让乐道挑起眉。
    他没有回答巫乐的话,目光在这星台的十六层扫过一圈,如寒风一般的视线让站在他对面的三人藏不住地颤抖。
    “大巫呢?”乐道问。
    “大巫……咳咳,大巫正在操持明光灯,不便来见陛下。”
    巫理青桂小声地回答。
    乐道对此的回应是冷笑一声。
    他已经懒得继续和这三个人纠缠,抬手抽出佩刀之一燕风,薄如蝉翼的骨刀在烛火下映起一道冷光,连房间黑暗一起劈开。
    三位巫者哪能料想到皇帝说出手就出手,下意识往一边避退,让出道路。
    乐道直接越过他们,而跟在乐道身后,自从遇上三位巫者就装自己不存在的侍官连忙跟上,一边小跑一边苦笑着向三人鞠躬赔罪。
    知道事情已经隐瞒不下去的巫乐眼看皇帝沿着台阶向上,已经站在第十七层的门前,焦急之间,心底一句话喊了出来。
    “您就不怕损伤大巫的名节吗?!”
    她的两个同伴诧异回头看她,皆是一副你在说什么鬼的表情,然而珊瑚见到皇帝真的为她这句话而在此停下,连气都不敢喘一口,继续道:“您这般衣衫不整,要进入大巫的卧房……”
    “有何问题?”
    乐道回过头,冷漠地道。
    他居高临下,看着三位受人敬仰的巫者,如同在看死人一般。
    他又重复地说了一遍:“有何问题?”
    珊瑚在下方,声音细如蚊蝇:“……流言说……”
    乐道笑了,笑得很冷,“哪来的流言?”
    哪怕这流言已经传得天下皆知,但一个皇帝想要否认的时候,是不会有人不长眼一定要把真相说出来的,三位巫者无言以对,只能眼睁睁看着乐道推开十七层的雕花木门。
    十七层没有点灯,里面空无一人。
    黑暗里,一座座堆放在一起的卷轴竹简“山”根本无法阻止对它们的位置极为熟悉的乐道,他如一阵风一般,穿过从高柱和木梁上垂落的纱幔,一边走一边皱眉打量这明显有半月没有人居住的十七层。
    侍官在黑咕隆咚里被地上一卷竹简绊倒,摔进卷轴堆里,被轰然倒塌的书堆埋了个正着。
    而后那三位巫者才举着烛台登上十七层。
    他们只来得及看到皇帝消失在十八层台阶上的衣角。
    乐道推开紧紧关闭的铁门。
    迸发的光芒让他瞪大的双眼蓄满泪水,乐道不得不闭上眼睛,等了片刻,再睁开眼。
    在世人言语中,星台的塔顶总被赋予各种传说——黄金为墙,白银为壁,明珠玛瑙镶满地面,数不清的碧玉翡翠,看不完的奇珍异宝。
    但实际上,星台塔顶没有墙壁,也没有黄金。
    如八卦般的正六角形地面只是黄铜打造而已,柔软的黄铜上雕刻着天辰地时和群星之轨,被群星之轨环绕的中央,那个属于太阳的位置,则摆放着照耀黑夜的明光灯。
    夜半三更之时,明光灯大放光芒。
    狂风和冰雪不能使灯光动摇,也不能动摇跪坐在明光灯前的人影。
    从明光灯下登上塔顶,乐道看了这人一眼,重重喘了一口气,将燕风收回刀鞘中。
    然而他的姿态并未放松,因为他找的人并非这个跪坐在明光灯之前的人。
    “巫卜,”他问,“大巫呢?”
    丝绢束缚双眼的巫卜跪坐,沉默向他行礼。
    巫乐追上来,默然片刻,道:“陛下既然夜闯星台,自然是得到臣等掩盖的消息……大巫不在星台。”
    他顿了顿,果然没看到皇帝做出惊讶的表情,便继续道:“大巫接到一封信后就离开了皇都,已有旬月。”
    乐道神色未变。
    “朕不要废话,他去了哪里?”
    “臣不知……”
    “他已经快五年没有离开星台了,而且他并不善于卜术,临走之前定然向你求卜过,虽然他一定下令你不许说出,”乐道没看巫乐,反而一直盯着不发一言的巫卜,再次询问:“朕再问一次,巫卜,大巫去了哪里?”
    塔顶三人矗立在风雪中,半晌,巫卜抬起手。
    他指向西北。
    乐道松开握住刀柄的手,他转过身,站在这皇都的最高点,面朝西北的方向。
    狂风暴雪从他身侧席卷而过。
    这是今年皇都的第一场雪。
    风雪阻碍了皇帝的视线,不过就算是天高气爽的好天气,他也望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二龙山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