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脱逃之旅·伪渣贱 作者:神级节操君

字体:[ ]

 
【文案一】
这是一个直男爷们为了摆脱渣攻而不断作死刷负感的故事。
爱死阳光直男受!爱死渣攻!!真爱无悔!!!
原墨卿·钟离生
伪渣贱,拉灯猎奇向,逻辑死,评论自由。
我说是小清新你会信吗?
本文纯属虚构,任何把耽美文当真的失足少年皆与本文无关。
 
【文案二】
这是一个
披着贱受皮子的正太控直男
穿越到没有妹子
只分攻受的世界
特么居然还嫁人了
为了不被压
奋力逃离
披着渣攻皮子的苦逼宫主
的作死故事 
------------------------------------------
#论代沟过大该怎么谈恋爱
#来自不同世界的恶意
#性别认知不同造成的惨剧
#哎,我该拿你怎么办
 
【文案三】
陆仁贾:其实我才是主角。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墨卿·钟离生 ┃ 配角:陆仁贾 ┃ 其它:爱作死就是死
 
==================
 
  ☆、【一】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一】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阳光明媚春光灿烂,精致的庭院内,花儿们开得一个比一个荡漾,蝴蝶翩翩在花丛中飞舞,四处留情恋恋不舍。原墨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慵懒地躺在了院内的躺椅上补眠,昨天夜里听了一晚上的夜猫叫·春,能睡得好才怪。
  他讨厌这该死的发春季节。
  原墨卿想要悠闲补眠的小小意愿并没能实现,刻意的脚步声从院门传来,透着十分的耀武扬威。
  原墨卿睁开眼看向几位不速之客,面前站着地是一位柔柔弱弱的少年,后面还跟着四位侍从。
  “原君真是好雅兴。”少年笑得腼腆,不经意低了低头,发丝流转,露出脖项上几处显眼的红痕,称得少年的形貌更惹人怜爱。
  原墨卿简直想要吹声口哨,对面的美人令人赏心悦目,只可惜不是女子。其实从外表上看也没什么区别,就是胸平了些。
  想必这位就是钟离生的新宠了,那人还真是艳福不浅。
  日夜笙歌纵欲,周围美人如云,怎么就没让他早日*萎掉。
  原墨卿开心地腹诽着,面上却是双目圆睁,做出一副震惊后受伤的表情,双手不断地颤抖,像是强忍着什么。
  少年暗自勾了勾唇,露出几分快意得色:“同为侍奉宫主的人,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所以小雨原该早些前来拜访原君。但因为宫主日日召唤,所以迟迟未来……”
  少年脸红了红,“宫主的……能力实在强悍,想必原君也是清楚吧。今日得了空就来了这里,原君住的地方还真是偏僻,可让小雨好找。”
  原墨卿握紧了拳头,看向少年的眼中带上了点点阴狠妒意。
  然后在心中默默给自己点个赞。
  “未免嫌小雨叨扰,小雨特意给原君你备了些礼物。这些可都是宫主送给小雨的,宫主说小雨喜欢什么就可以向他要,所以这些小雨并不缺的东西,原君可以不用客气地收下。”少年从后面的侍从手中取过一个雕工细致的盒子,准备递过来。
  原墨卿站起来,打落了递到手上的盒子,又一拳向少年脸上挥去。啧,对着美人脸有些下不去手怎么办?
  拳头还没落到少年身上,少年就极为凄婉地惨叫了一声,利索地倒在了地上。
  原墨卿:……
  原墨卿没有什么犹豫,抬脚往少年身上重重踩了几脚,踩得欢快流畅,少年苦苦抵抗,衣衫凌乱,上面还多了几个黑乎乎的脚印,更坐实了原墨卿的暴行。
  院门传来一声暴喝:“原墨卿,你给我住手!”
  原墨卿腹诽,我手又没动,动的是脚,傻逼!
  来人是钟离生。
  腹诽归腹诽,原墨卿还是迅速收脚后撤,避开那个暴怒飞驰的身形,他可不想挨上钟离生盛怒下的一击。好在他武功不高,轻功却是顶好的,一晃便退到了安全距离。
  钟离生看见原墨卿的动作后,在少年身前顿了一下,然后停下扶起少年。少年顿时泪如雨下,楚楚可怜窝进他的宫主怀里,一双迷蒙大眼里满是委屈,少年拉着原墨卿的衣袖不安啜泣着说:“宫主,这不怪原君……都是小雨的错,是小雨碍着了原君的眼……”
  “不……不对,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原墨卿慌乱地看着钟离生,“我……我没有打他,是他自己倒在地上的!”
  “……我看见你踩他了。”钟离生说。
  “是那贱人自己往我脚上蹭的!我可冤死了!”原墨卿大喊。
  “墨卿。”钟离生说,“我眼没瞎。”
  原墨卿像是受了极大打击一般,神色由颓然化为了狠戾:“好……好好!你宁愿相信那个贱人的说辞也不愿相信我!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却比不上你与他短短几日的恩爱?你所谓的新宠一个接一个,整日沉浸在温柔乡中,你眼里怕是早就没了我!”
  钟离生的声音低沉着,像是在压抑着怒气:“……墨卿,上一次已是罚你住到了这里,你还嫌不够吗?你到底要闹到什么程度?”
  “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当放屁!我这些年对你掏心掏肺的付出全当喂了狗了!”原墨卿状若疯狂,眼中是赤果果的杀意,“你信不信,我能造就一个未离宫宫主,就能转手毁掉他!钟离生,我咒你不得好死!!”
  这已是诛心之言了。
  钟离生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像是把所有情绪都压抑到一处。
  “来人,把原君关于此处,没我命令,绝不得外出!”钟离生声音阴沉。
  依偎在钟离生怀中的少年惊诧。
  这处罚,未免太轻。
  钟离生低头说:“先为你治伤。”
  少年是不满意的,他今日前来是有所预谋的,执行的过程也很顺利,只是他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看来这位失宠的宫主妻君在宫主心中仍占有不少的情分,只是观今日情行,宫主对那位妻君并没有什么爱意,不过是记挂着当年原墨卿的几分拥立之功罢了。若原墨卿不知悔改,日后仍是如此自行蠢事,只会一点点地耗去宫主对他的容忍,到时候情分一尽,这原墨卿被罢黜妻君之位都算轻的,搞不好连小命都难保。而他,只需要耐心容忍,好好获得宫主的宠爱,迟早会成为新一任妻君。
  少年的心思百转千回,霎时理清思绪,笑着握住了钟离生的手,由他牵着离开。
  原墨卿也是不满意的,因为他身上依旧挂着个妻君的身份,这让他不得不感叹这钟离生还真能忍,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容他,看不出来钟离生居然这么恋旧。
  妻君,为妻之君。要他原墨卿一个大男人屈从于另一个男人□□,媚颜承欢,这绝对不可能!
  钟离生和少年走出了院子,钟离生问:“身上还疼吗?”
  少年似是有犹豫,然后点了点头,眼中冒出强忍的泪花。其实完全不疼,原墨卿下脚有分寸,根本没用劲,只是在衣衫上印了许多脚印看着很狼狈罢了。
  钟离生又问:“你觉得我的处罚是不是很轻?”
  少年点头,又摇头,声音软糯仿佛又带着点委屈:“是宫主心善。”
  “罚重了,我会心疼。”钟离生笑着说。
  少年不由僵住。
  钟离生拍拍他身上的脚印,说:“你看,他一向温柔,踢你时都是舍不得下重手,偏偏对我毫不留情。”
  钟离生第一次对少年笑得温柔:“我会痛,你也得跟着我痛。”
  少年如坠冰窖,眼前一黑,在下一瞬丧失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脑一抽就开了坑,啊哈哈哈,总觉得自己好手欠啊啊啊啊啊!!
 
  ☆、【二】在沉默中变态
 
  【二】在沉默中变态
  世间多狗血。
  当原墨卿还在原来那个世界的时候,常常从电视网络上看到很多新闻,也曾亲眼瞧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很多事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幕幕不可思议的闹剧,可对当事人来说却是身处泥淖无可奈何。
  扯远了,其实原墨卿只是想抱怨一下他那坑爹的人生罢了。
  和众多小说里写的一样,某年月日,原墨卿穿越了。
  穿越前的种种不必赘述,当原墨卿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顶着个少年的躯壳时,确实抑郁过一段时间。不过他很快就看开了。随遇而安,不管到哪里,日子还是一样得过,人总得向前看。
  不得不说原墨卿是个开朗豁达的人。
  可有些时候,所谓的豁达也只因无能为力罢了。当被命运压迫得无法抵抗时,人只有选择沉默,然后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变态。
  在发现自己穿越异世无法返回时,原墨卿不得不沉默;在知晓这个世界没有男女性别只分攻受,而自己倒霉穿成一只受时,原墨卿不得不沉默;在得知此副身躯居然已嫁作他人还得为人生子时,原墨卿仍只有沉默。
  沉默下孕育着无限愤怒。
  那时候的原墨卿总有种毁灭世界的冲动,整个人都沉浸在黑色情绪里,情绪暴躁见谁都想咬。这种负面的状态却在见到他名义上的夫君时缓缓消散。
  那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孩童,钟离生。身为未离宫的宫主之子,这位小小少年的生活却并不如何美好。年幼丧母,兄弟相争,周遭危机四伏。钟离生是无力的,那时候的他就像一只利爪未成的幼兽,用外表的淡漠武装着自己,内心却不断恐慌迷茫。
  看着那样的小孩,原墨卿承认他起了怜悯之心。无论是出于自保的立场或是因这份怜悯,原墨卿都想给这小孩一些助力。人活着总得有些寄托,渐渐地,原墨卿开始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小孩身上,护他周全,教他为人处世。感情是慢慢处出来的,不知不觉,钟离生在原墨卿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一直计划的逃跑大计也几度搁浅,他总不能留下钟离生一人处在这人人觊觎的危境中。
  原墨卿把钟离生当亲人。他想着等吧,等到钟离生能够独立,等到钟离生夺得宫主之位从此再无威胁,他才好放心离去。
  原墨卿常常有意无意地对钟离生说:“我可把你当弟来疼的。”
  又说:“我帮你得到宫主之位,然后你让我自由好不好?”
  原墨卿不是同性恋,他穿越到这坑爹的男男世界是无可奈何,可这也不代表他会和男人谈恋爱。
  比起搅基他宁可孤老终生。
  这是原墨卿沉默的反抗姿态。
  *
  失去意识的少年软软瘫倒在地,现出身后的一个黑色身影。
  “带去刑堂。”钟离生淡漠地掏出手帕擦擦手。
  黑色身影带着被打晕的少年迅速退下,钟离生则默默靠在墙边望天默默推算着时间,估计那人还在等着自己一会儿的兴师问罪吧。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钟离生再次踏入院中,却看见原墨卿正躺在躺椅上睡得正香。
  阳光下,青年放松了眉眼,清俊的面容染上一层温暖笑意。让钟离生不由怔然,许久,钟离生伸出手轻轻抚上原墨卿的脸庞,深深凝视对方。
  下眼皮呈淡淡的青色,兆示着近几天夜里原墨卿并不安稳的睡眠。
  钟离生唤人悄然取来一些上等安眠香,捡起之前被打落在地的盒子,换出了里面精心准备的几块暖玉,再将盒子放回原处。他知道,对于这些有用之物,对方一向不会浪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