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 作者:荷风渟(上)

字体:[ ]

 
文案:
正剧版文案:地摊小贩吴诺在躲避城管的过程中不幸遭遇车祸,生死关头,被系统传送到一颗遥远的SS级原始星球上,被一只胖猫崽子捡回了长河部落。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原始生活到慢慢融入部落,利用系统交易功能,吴诺跟来不同位面文明的交易者交换各种物资,与腹黑狡猾战(萌)力(值)凶残的翼虎白一起,帮助部落一步一步走向辉煌强盛,共同缔造城邦国度。
 
一句话文案:手持系统,吴诺梦想成为宇宙级大亨,但现实残酷,不知不觉就在神棍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一定是我打开系统的方式不对BY:吴诺
 
逗比版文案:
吴诺:/(ㄒoㄒ)/~~脑补太多是病得治。手持抠门交(坑)易(爹)系统,如何用两块肉骨头换一卷卫生纸,在线等,挺急哒。
大猫:( ̄ˇ ̄)嗷呜嗷呜嗷呜(真笨,舔舔就好啦,别动,我教你)
吴诺:(╯‵口′)╯︵┻━┻色喵,滚开!这日子没法过了!
大猫:媳妇儿脾气差怎么办?在线等,挺急哒。
吴诺:急你妹!!!
 
————
╮(╯▽╰)╭,以上,真是一个悲(欢)伤(脱)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商战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诺,白 ┃ 配角: ┃ 其它:兽人,金手指粗壮,爽文
 
银牌编辑评价:
地摊小贩吴诺在躲避城管的过程中不幸遭遇车祸,生死关头,被系统传送到一颗遥远的SS级原始星球上,被一只胖猫崽子捡回了长河部落。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原始生活到慢慢融入部落,利用系统交易功能,吴诺跟来不同位面文明的交易者交换各种物资,与腹黑狡猾战(萌)力(值)凶残的翼虎白一起,帮助部落一步一步走向辉煌强盛,共同缔造城邦国度。 
手持系统,吴诺梦想成为宇宙级大亨,但现实很残酷,不知不觉就在神棍的道路上一去不返……文章剧情紧凑不失细腻,金手指巨大却不滥用,设置了诸多限制,让主角不断跟系统斗智斗勇寻找各种规则漏洞,层出不穷的系统任务,迫使主角不断成长。文章以经营种田为主旋律,以主角们的成长奋斗为主线,给读者们展现了一个恢弘质朴原始的兽人世界。
 
 
 
  第一章 飞来横祸
  
  “小子,今天生意不错啊,赚了不少啊。”华灯初上,旅游区外围,熙熙攘攘的游客们一边拍照,一边逛着路边的小摊,比起在景区内买些坑爹的纪念品,在外面的街边小摊上淘些物美价廉的特色装饰品、特色小吃,明显更吸引他们。
  吴诺就是众多小贩中的一个,跟别的小贩比起来,他要年轻得多,本来就十八九岁的年纪,再配上一张几乎称得上漂亮的娃娃脸,不过,大概因为吴诺高中没念完就出来混,摆了两年地摊,脸上的市侩之气生生让他颜值打了不少折扣,但即使这样,很多女顾客以及一部分男顾客都更乐意照顾他的生意。
  没办法,谁让这就是一个肤浅的看脸的世界呢?╮(╯▽╰)╭吴诺摆了两年地摊,大智慧有没有不好说,但是小聪明却很有一些,眼光也不错,总是能抢在别人面前卖些新鲜的产品——从民族风手包项链、到地方特色纪念品、再到自拍神器等等,天晴卖帽子雨天卖伞夏天卖冰棍冬天卖毛绒玩具,没事顺道弄个喷绘什么的。他拿货比较谨慎,宁愿少赚一点也会挑些质量好的东西,本着薄利多销的原则,不光外地来的游客愿意买他的东西,本地经常来景区逛的人也有些他的回头客。
  因为有些小聪明,吴诺清楚摆地摊、成天跟城管斗智斗勇并不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尽管赚得钱或许并不比写字楼里光鲜亮丽的白领们少,但是个中辛苦,只有摆过地摊的自己知道。
  日晒雨淋跟老鼠一样被城管追着跑,年轻的时候或许没什么,年纪大了可吃不消。
  所以,吴诺有个很长远的目标——开店当老板!
  说到这项伟大的目标,就不得不提一下吴诺的家庭,他妈妈身体不好,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早早去世了,周年还没过,他老爸就领了新人回家。后娘带着个比他小两岁的拖油瓶,那拖油瓶简直跟他爸一个模子印出来来的,他俩跟他爸站一起,谁都觉得那拖油瓶才是他爸亲生的,验DNA的钱都能省。
  而那拖油瓶也确实是他爸爸种,否则就他爸那抠门到死的德性,也不可能对个丑闺女比对亲儿子还好。
  后娘过门没两年,又给生了个小儿子,至此,吴诺在家的地位彻底沦落到最底层,原本对他还有些好的爷爷奶奶,在后娘的甜言蜜语和小孙子奶声奶气的讨好中,渐渐忘了大孙子。
  吴诺的家境并不算差,虽然是在二三线小城市里,爷爷奶奶都是退休工人,老两口加起来一个月能领三四千的退休金,他老子在条不冷不热的街上开着一家四十来平方米的小餐馆,靠着一手还过得去的手艺,生意一直不算差,再加上自家铺面不用出租金,最近几年每年也能有个十多二十来万的收入,另外还有两套住房出租,租金虽然不如大城市里贵,但是每年还是能收个六七万的租金,在二三线小城里,这样的收入,足够让一个家庭过上比较滋润的生活了。
  起码,供一个儿子上高中是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吴诺的老子就说他没钱,没钱供吴诺读高中。
  吴诺脾气也倔,见不得外公外婆一把年纪了还为这事儿跟他老子扯皮,他妈妈是独生女,外公外婆将近四十岁才有的她,当年妈妈去世就让老两口大受打击,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不算多的退休金每个月大半都得给医院上供,完了,两口子还要生活开支,另外还要时不时偷偷塞点给吴诺,长年累月的下来,老两口根本没办法承担吴诺的高中学费。
  看着两老口愁眉苦脸的样子,吴诺放弃了读书,即使他的成绩本来还不错的,即使他也曾认真考虑过‘读书改变命运’,但,最终他选择了放弃,但,他也没随他老子的意思,进自家餐馆打白工,而是让外公帮他找关系去了省城一家工厂里做工。
  保底一千,其余的按计件算提成,吴诺憋着劲儿,拼死拼活干了三个月挣了7千块就辞职了。别人以为他年纪小小吃不了苦,哪知吴诺是看上了夜市摆地摊的生意。
  他打工的地方是在一个集中工业园区,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都有,这些工人都住在工厂提供的集体宿舍里,晚上没事儿大家就喜欢出去逛逛夜市。因为这里距离城区远,城管对小商小贩管得也不怎么严,只要没有上级检查指示,一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
  吴诺休息的时候跟着工友们去逛过几次,他天生对数字非常敏感,再加上家里做生意的,耳闻目濡多少有些天赋知道些门道,略略一算,那些小贩一晚上少得能赚好几十多得能赚两三百甚至更多,比他累死累活做工强多了,踩了几次点以后,吴诺终于决定辞职拿工钱下海。
  万事开头难,吴诺走了不少弯路吃了很多亏,生意才渐渐开始有起色。
  大约,他天生就有一股子闯劲儿,在省城逛过多次后,决定离开工业区,去省城找机会。
  渐渐的,他开始辗转在省城市区的各个景点间,渐渐站稳脚跟,有了积蓄。
  外公外婆看他能够自己谋生,并且生活得还不错以后,大概也是放心了,相继病逝。老两口没什么积蓄,过世前生病很花了些钱,过世后,吴诺卖掉二老的房子自己又添了些钱,才把二老欠的钱还清并将他们安置好。
  二老去世后,吴诺对生养自己的小城市更没有什么牵挂了,谁也没告诉,继续回到省城当小贩摆地摊。
  他老子大约也满意这种彼此相安无事的状态,只要吴诺不管他要钱,怎么样都好,至于吴诺在干什么,生活得好不好,并不在他关心的范畴。
  吴诺也乐得自由自在,但他心里始终憋着股气,每每被城管追得屁滚尿流的时候,每每在破旧的出租屋里孤独得想哭的时候,他就在心里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拥有一家自己的店铺,自己开店当老板,过得比他老子好一百倍。
  正因为有这个‘宏大’的目标,吴诺一直勤勤恳恳走在自己的道路上,而没有被城市纸醉金迷的蜃影引入歧途。
  在连续买了一年多各式各样的小商品以后,吴诺终于开始卖起了小吃。
  在景区,游客们不一定愿意掏腰包买些华而不实的纪念品,但是一定很乐意品尝当地的特色美食。
  毕竟,当特色和美食俩字放在一起时,大吃货国的民众很难坚定心理防线的╮(╯▽╰)╭。
  吴诺的妈妈外婆都很擅长做饭菜,手艺远比他开店的老子好,在这方面,吴诺继承了她们的天赋,虽然没有系统的拜师学过厨艺,但是通过看书和网上学习,吴诺会做很多菜,而且味道还不错,个别拿手菜做得并不比酒店大厨差。
  因为有这方面的天赋,并得到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以及同居的室友认可,吴诺做起了小吃生意——冷串串。
  鲜辣可口价格低廉的冷串串不仅外地游客喜欢尝尝鲜,本地的居民也经常照顾他的生意。
  这不,别人家门可罗雀的时候,吴诺刚经历一大波客人的‘洗礼’,车上浸好味道的冷串串已经所剩不多了,他一边从三轮车里拿串好的串串一边笑着说:“几根串串能赚多少钱?还是罗哥的生意才正经赚钱,拉一趟客人得赚好几百呢。”像他们那种挂靠着旅行团给游客提供包车服务的车,跑一趟确实能赚不老少,而且也没他们这些地摊小贩这么辛苦。
  “不好做,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罗哥谦虚笑道,接着又压着嗓子问吴诺:“前两天你嫂子给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罗哥,承蒙嫂子看得起,不过谈朋友这事儿,我还是想等两年再说,你也知道我外公外婆刚去世没多久,我还欠着一屁股债呢。”吴诺推脱道,他现在除了想多赚点钱还是想多赚点钱,谈女朋友这事儿吴诺觉得根本不着急,一来他现在忙得要死根本没那时间,二来现在的女孩子大多现实得很,但凡条件好点的,都瞧不上他这种没车没房还没家人的小商贩,比起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候谈一场很可能没结果的恋爱,还不如多赚点钱,等以后自己的经济条件好了,谈女朋友也好结婚也好都有底气。
  听说吴诺欠着债,罗哥立马打住了话头,他老婆也是看吴诺长得帅气又能干,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现在想找这样的男孩子不容易,所以就动了心思想将乡下的表妹说给吴诺,但是,吴诺没房没车不要紧,要是还欠着债,女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行,反正这事儿你先记在心里,要是以后想找女朋友了,给罗哥说一声,保证让你嫂子给你张罗个好的。”罗哥跟吴诺认识也有段时间,他确实看得上吴诺的为人,因此也没有把话说死。
  吴诺正要说话,不算宽敞的景区街道上忽然拉响了刺耳的警铃声,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城管来啦!”
  街上的小贩们呼啦啦作鸟兽散,吴诺眼神好,老远瞥见坐在巡逻车上的是个跟他有过节的城管,心里嘎登一下,忙把手里的串串塞回去,骑着电三轮就开始跑。
  很快,吴诺不祥的预感变成了现实,巡逻车追在他屁股后面就不放了。
  冲出景区,冲到外面街道上,吴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让那黑心的龟儿子给抓到,不然又得坑他一大笔钱!早知道今天是他巡逻这一片,他就不来了!
  心里想着事情,后面巡逻车尖利的声音越来越近,吴诺着急的不行,只能不断加快速度。
  “……红灯,小心……”
  “砰——”
  吴诺只来得及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警告,然后便失去了陷入黑暗中失去了知觉。
  然而,在碰撞发生的瞬间,他一直挂在脖子上的一块不明材质的黑色珠子忽然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白光过后,经历短暂失明后的市民们睁开眼睛,马路中央只有一个被撞得稀巴烂的电三轮,驾驶三轮车的小贩毫无预兆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艾玛,真是夜路走多见了鬼了。
  本来应该分分钟登上头条的新闻,在大吃货国最神秘的‘有关部门’干涉下,连个水花都没溅起就消弭于无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