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枯藤 作者:影谷(下)

字体:[ ]

 
    ☆、第90章
 
    此时日已近午,周围却仍只听风雪声。
    这雪山安静的、就好像它真的只是个普通的雪山一样。
    没有幻境、没有阵法。
    这只是一段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旅途罢了。
    “你说如果我直接蛮力毁了这树,我们是不是就能马上出去了?”楚墨站在那棵枝叶繁茂的树木面前,笑着回头看向慕寒远问道。
    表情轻松愉悦的就好像在表示自己只是说说而已,但慕寒远看着楚墨那唇角勾起的弧度,就知道--
    他是认真的。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慕寒远静默了片刻,只得如此答道。
    不过这倒也是事实。
    既然那施术者敢就这般把阵眼暴露在他们眼前,那么至少,她们一定是做了一定的防护措施的。
    在没有让他们走完她们想让他们走的剧情之前,他们一定是无法轻易破了这阵的。
    “哎……”楚墨上前,伸手抚上树木粗糙的树皮。
    雪山冰冷,这树木却仍似带着点独属于树木的温暖的温度,又带了点惯有的粗砾之感。
    --当然楚墨当然是感觉不到这样具体而生动的触觉的。
    但想来……它一定是这样的。
    毕竟……
    “真不明白,她们何必把这一切都做的如此真实。”楚墨用手指在那干燥的树皮上按了两下,“这根本毫无用处不是吗?”
    “也许是她们所在意的用处和我们所以为的不一样。”慕寒远看了一眼楚墨,突然说道。
    楚墨一愣,回头看向慕寒远。
    却见对方也抬腿走开,像他一样,伸手向树木摸去。
    “既然是这样,那她们总该有什么是想让我们知道的。那便看看吧。”
    一般幻境都会显得极为真实--就场景而言,它可以让人有一种仍处在真实生活中的错觉,它甚至会有剧情、有前因后果,只为让你能将自己代入其中:而之后的幻象无论是真实的、还是完全虚假的,都不会让人一眼就看出格格不入来。
    而是困阵,却是从始至终的完完全全、明明白白的虚假的布局--当你踏进那阵法的一刹那,你便知道,自己是被困在了一个阵中;困阵中没有剧情、没有人物、甚至没有景物,它可以什么都没有,让你完全无法找到出去的方向。
    而无论是幻境还是困阵,它们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将人困住,以使其轻易无法离开。
    只是它们通过的不同的方式罢了。
    幻境通过幻象让人分不清真假,慢慢沉迷其中:而困阵却是简单粗暴的通过方向等的凌乱把人直接困在阵中,无法离开。
    前者是被困者自己不想离开,而后者却是无法离开。
    所以前者需要真实,后者却不需要。
    但这雪山之境,却是从一开始就不太对:它虽然在场景上真实的让人身如其境,却在其他地方都假的不能再明显。
    简直让人在第一眼便知道这是假的。
    这里的朝代、服装,甚至是那些明明出场了、却是他们从未认识过的人物,都清清楚楚的告诉了他们--这里不过是阵中,不是真实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更类似于是一个“困阵”,而不是“幻境”。
    没有一个幻境会假的如此明显,而且更明显的是--
    这阵中的主角,从来都明显不是他们。
    但若是困境,那又何必加进这些人物?
    不过现在思考这些也是没用的--
    无论是为什么,只要亲眼看看,便知道了。
    慕寒远将手放在楚墨抚着树皮的手旁边。
    这幻境中,最明显的不同之处便是这位于雪山之中却仍旧绿盛的树木了。
    既然那施术者是想通过这幻境告诉他们什么,那他们所要做的其实仅仅只是给她们一个通道。
    --你们想要说什么?我们听着便是。
    也许这树木存在的意义从来不是阵眼,而仅仅只是一个--交流的渠道。
    但若是这样,那真正的破阵之法又该是什么呢?
    虽着慕寒远的手掌触及树皮,周围突然出现了一阵旋风。
    无由之风,将两人面前原本只是微微打着璇的白雪带动得更加迅速。
    眼前只余白茫茫一片。
    而渐渐的,随着风雪的渐浓,于这茫茫雪景之中,却渐渐显现出了点什么。
    ----------------------------------------
    在这雪景之中慢慢显现出来的,是一口寒潭。
    极清、却也极深的寒潭。
    这可以从那湖中的生长的那一株睡莲上看出来。
    --生长着莲花的湖、潭,哪怕看着再如何的清澈见底的水浅的模样,其实它本质上都一定是极深的。
    若没有一定的深度,根本载不起那莲荷水底下的污泥郁结、根系盘杂。
    寒潭清澈,却也过分寒冽。
    明明是水晕充足的地方,却没有生长着多少的植物。
    一切显得冷的厉害、也清的厉害。
    如果楚墨他们在被拖入这幻境之前能进入过庙河的中心,他们就会发现--这寒潭和那里的那个生的一模一样。
    事实上,这也就是那个寒潭。
    虽然--它此时所处的位置并不是那个位于江南地方小村,而且……在茫茫雪山里。
    只可惜楚墨他们并没有进入过庙河中心,也就没有见过那里的那一口寒潭,自然也就无法发现其中的关联。
    不过这倒是并不影响他们猜测。
    他们此时事实上仍是站在雪山之中的那棵树旁,这些场景其实不过是被控制着展现在了他们眼前而已。
    就像是在放电影一样。
    隔着重重迷雾。
    其实他们此时仍旧是可以相互交流的,两人却是默契的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只是安静的看着眼前场景的转换。
    那潭大约是寒气重了点,周围仅有的生物除了潭中的那株睡莲之外,便只有离睡莲不远处的岸边那一株小小的茉莉了。
    也是白色的花朵,与那睡莲一般无二的洁白。
    明明睡莲和茉莉是两种并无太多共同之处的植物,却因了这颜色,莫名的让人有一种她们极为相似的感觉。
    而除此之外,这里空无一物。
    明明是个水潭,却连个来岸边饮水的动物都没有。
    实在冷清的厉害。
    那两株植物也显得有些无聊,不停的在风中摇晃着自己娇/嫩的叶瓣,像是在相互交流,又像是在相互抱怨。
    不知是否是听到了这两株小小的植物的心声,终于有一天,这多年无人光顾的岸边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看起来还极为年轻的人,浓眉大眼、气宇轩昂,眉宇间仍带着三分稚气。
    却是楚墨他们一开始在幻境里见过的胡不归。
    只是此时出现在潭边的胡不归却比他们那时见过的要再年轻一些。
    却也不多。
    此时的胡不归明显有些虎头虎脑,看这寒潭边没有任何生物就知道这里不仅奇怪,而且还冷的厉害,他却好似根本没有感觉出来。
    愣头愣脑的小子先是对着寒潭惊讶了一下,随即看到那两株凌寒开放的植物却是更为惊讶,那模样,只差没有绕着转上三圈了。
    不过也不怪他,这般寒冷的天气,这般寒冷的地方,莫说睡莲、茉莉,便是以“凌寒独自开”著称的梅花,按说也是无法生存的。
    在这里仍有花朵开放本就是不正常的,何况这两株植物还开的这么好,这么漂亮。
    不吃惊一下都对不起他的外表。
    随即他却是对着岸边径自坐下了。
    少年的眉眼间有一丝轻愁,他低头看着手腕上的木镯,像是轻声低喃了一句什么,随即却是叹了口气。
    由于他是半背对着楚墨他们的,楚墨也无法通过他的唇形来看出他说了什么,但想来……也不过就是思念着那么一个人了。
    此时的胡不归明显还是刚入伍参军的模样,都不知是否已有十八,还年轻的厉害;他又在离家时刚娶了新媳妇,新婚燕尔,再加上少年思艾,此时如此一个人偷偷找个地方思念还在远方的妻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寒潭清净,胡不归便一个人静静地坐到了天黑。
    不时地伸手摩挲几下腕上的镯子。
    想来此时却是战事不紧。
    一直到日暮西山,胡不归才离开。
    而那天那两株植物一直很安静,一直很乖巧的伫立在那,就好像在打量着这个终于出现的人类。
    寒潭清净,却终于有了一丝活力。
    那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活了过来。
    从那天起,胡不归便经常来这里。
    有时来的频繁一点,有时因为战事紧便一个月才来一次。
    而每次他长时间不来的时候,那两株植物便会显得分外焦躁,枝叶乱摇,连终年平静无波的湖面都被她们带的泛起了波澜。
    每次胡不归来时,她们却又显得安静至极。
    --倒真的好像她们只是两株普通的植物罢了。
    只是生长的地方有些特殊。
    除此之外,都无比正常。
    楚墨猜,她们可能是在听--听胡不归讲话。
    听他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着自己对妻子的思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思念。
    让那两株植物,也渐渐染上了情愁的痕迹。
    有那么一次,胡不归接连几年没有出现。
    那两株植物便暴躁的厉害。
    楚墨看到有那么一次连湖底、岸边的泥土都微微松动了。
    好像是她们在等不及想亲自去找他。
    --长久的孤单之下突然出现的乐趣,所代表的执念该有多深呢?
    后来--
    后来胡不归又回来了,他再次保持了之前的那种时不时出现的状态。
    却是比之前看起来要成熟稳重的多。
    那两株植物也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那么暴躁;偶尔胡不归连着一个月不出现的时候,她们也不再弄的湖面激荡。
    楚墨想,那大概是她们的执念终于沉淀了的缘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