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父辈的纯真年代+番外 作者:笑蓝

字体:[ ]

 
  文案
  顾钦被无辜“情杀”,意外回到七四年,成为二货腹黑老爸的好基友,软妹子老妈的最佳男闺蜜,扑倒还是叛逆直男的未来霸道总裁,奔向幸福生活,走上人生巅峰…
  本文就是抱粗大腿,再抱粗大腿,好多好多的粗大腿,最后选了一个金大腿抱上不撒手…
  本文又名,重生父辈的纯爱年代,平均线下的生存之道,我的养父和生父,老爹比我小一岁,等等…
  PS:1V1,HE,主受
  排雷:
  ①文中出现的医学生活状况等勿考据,异次元平行空间不和现实挂钩②男主会因为身体前任主人犯的错和女人结次婚,很快被拆,然后开启单亲爸爸养包子模式③文慢热,顾猛卫末支线,还有包子支线,不是满屏都是男主和攻,前期可能有点酱油
  ④攻从第一章就出现,就是沈某人
  
  内容标签:甜文 重生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钦 ┃ 配角:顾猛,卫末,谢振东,沈修诚 ┃ 其它:脸盲
==================
  
  ☆、第1章 曝尸荒野
  
  空漠的黄土地上,太阳灼烧着地面,热风翻滚,黄土弥漫,站在地面上看,天地几乎同色,泛着让人窒闷的土黄色,荒芜的土山沟壑构成的深深浅浅的画面里,纵横的土路像是一个个陈年的伤疤一般四处蔓延。
  一处稍高的土崖边,一棵干瘦的枣树挂着零星的叶子孤零零的矗立着,几只知了附在枣树上不厌其烦的叫着,叫声带着极强的穿透力,刺耳之极。
  “噶”的一声不怎么悦耳的声音传来,是一只离群的小嘴乌鸦,站在焦黑的树丫上盯着土崖下一处如土疙瘩的突起,似乎终于下定决心,叫了声后扑扇着翅膀,飞向那处突起。
  “咳…啊…”一个微弱的声音随着乌鸦尖利的嘴巴啄下响了起来,惊的那只乌鸦噶的叫了声飞了起来在上空惊疑不定的盘旋着,下方原来土色的表面龟裂,黄土滚落,竟露出一个蜷缩着的人形,慢慢的动了起来,只是几个慢动作又停了下来,那乌鸦却不敢再下来。
  痛,这是顾钦醒来的第一个感觉。难道还没死吗?从那么高的楼梯滚下来,对于有先天性心脏病平时连大动作都可能晕的他来说必死无疑,现在这痛感到底是怎么回事?顾钦一点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这痛对他来说负担很大,多年的习惯本能的他让自己平静下来,面上的表情也平顺下来。
  顾钦想睁开眼只是眨动了下眼睛,就有细密的土渗进了眼睛顿时眼泪狂流,刚流出来的眼泪立即蒸发,在脸上形成干涩的纹路。
  想擦擦眼睛,手动了下,浑身乏力竟一时没抬起来,又引的胳膊传来剧痛。
  除了痛感其他感觉也渐渐回归,鼻子里都是土味,似乎黏膜破裂,嘴巴里的血腥味混着土腥味充满味觉,身体灼热窒闷,如在烤炉上炙烤,每呼吸一口都觉得肺部像是针扎一样,胸口闷闷的像是梗着什么东西,喉咙干裂的仿佛火在烧,口渴饥饿感一波波的袭来,让他觉得宛若地狱。
  顾钦将呼吸调整到正常频率,眨动眼睛试图将土沙在眼泪的帮助下挤出眼眶,渐渐的视线清晰起来,入眼是土黄色和刺眼的光线,很明显是荒野。
  顾钦转头避开炙热的光线重新闭上了眼积蓄力量。只是刚闭眼一幅画面便浮现在脑海中,偌大的办公室,蓝灰冷色调下,那个男人坐在黑亮的桌子后的靠背椅上食指摩挲着下巴,嘴角勾起带着一丝玩味的笑,露出几颗白森森的牙齿,深邃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如同黑夜中捕食的狼带着幽幽冷光。
  顾钦的呼吸有了点紊乱,旋即慢慢恢复。灾星,那是他的灾星,只见过两次面,每次都让他在鬼门关走一遭,这次估计真完了。
  遇到个变态,那个打扮妖娆的中年男人,口里说着妖精什么的不由分说的将他推下楼梯,这还不够,还要将他折磨致死吗?现在是活埋还是曝尸荒野了?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快点结束吧,早点死,还可以,还可以去陪老顾,不,是找老顾算账!
  想到老顾,顾钦的老爹顾猛,顾钦的牙齿开始打战,嘴角咧了下,似乎在笑,只是带了点讽刺。
  老顾,你让我带你的信去找朋友,看在是遗书的份上我没有偷看,没想到你竟然去求一个几十年没联系过的人,让他为我安排手术,呵呵,你没想到我会这么倒霉吧?你现在是不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就算没有那个变态出现,我也不会接受那人的帮助的,不过是一死而已,温温吞吞的日子也过腻了…
  顾钦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对于其他人可以引起很大波动的事他的情绪没什么起伏,二十来年的心脏病让他遇到什么事都养成了“淡定”的心态,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引开了注意力。
  只是身体的难受感越来越强烈,时刻提醒他还活着,偏偏又无法晕过去,即使有了死亡的觉悟也是度秒如年。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钦感觉自己要晕过去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昏沉中他看到一人,个子很高,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让他感觉很遥远,甚至看不清楚他具体的样子,只是依稀看到他带着酒瓶底老式眼镜,穿着军绿色的胶鞋,军绿色的衣服,背着一个军绿色的水壶,很整齐,没有一丝褶皱,脸型方正棱角分明,嘴唇抿着看上去很薄,有些严肃的样子,显得神情漠然。
  来人长什么样顾钦只是扫了眼,也没什么想法,他最在意的是他背的水壶,他现在已经渴的不行了,他怀疑他已经开始脱水,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样艰难的活着。
  “水…”顾钦艰难的开口讨水和,想多说几个字,喉咙却艰涩闷痛,一时无法再发声。
  顾钦的话音刚落,只见那人拿起了水壶拧开了盖子,这让顾钦生出点欣喜,口中更干渴,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水壶,却不成想,那人缓慢的抬起,咕咚一声,将水灌到了他自己的口中咽下,顾钦甚至能看到那人喉咙的滚动,在顾钦愕然间,那人已经喝完,表情依旧漠然,似乎看了顾钦一眼,便转身,大步走了,没有说任何话,没有一点施救的意思。
  “喂…”顾钦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叫了声,头稍微抬起看去,只见那人像是没听见一样大步走了。
  “你大爷的!”一向“淡定”的顾钦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抬起的头又倒在泥土里。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顾钦这样想着刚才死了也无所谓的心态,突然好像多了点求生意志,不过也就在这时,不知道是不是说了几个字,动了下,还是情绪波动了,他的头接触到地面后便一阵眩晕,不省人事。
  朦胧间,顾钦突然感觉有人在叫他,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喉咙像是被堵塞了一般,只是过了片刻,喉咙的干涩便被融化,一股温热的水入口,直灌肺腑,浸入心脾,虽然味道有些古怪,涩涩的,此时极度的口渴缺水,也顾不得了,他不自主的大口大口的吞咽,似乎能感觉到那水顺着喉咙四处流淌,通往身体的各处,将原本干枯灰暗的身体一一点亮。
  那水不多,让他喝了点却越发的渴了,喉咙越加干涩的难受,他的眼睛眯起,逆光中,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人,看不真切,只觉得异常的熟悉,还没仔细去看他,他便转身要走,顾钦不禁伸手拽住了他的裤脚,试图想看清楚他。那人被他一拉似乎吓了一跳,低头拍了拍他拽住他裤脚的手。
  “老顾,你来救我了…”顾钦将那人的面容看清楚了点,突然眼眶发热,满是灰土的脸上清晰的划过两道泪痕,冲刷出两道深色的痕迹。
  “我日…”那人不清不楚的感叹了句顿了几秒,伸手试了下顾钦的鼻息,拉住顾钦的胳膊将他放在了背上。
  那人的背很宽,却很硬,都是骨头,太瘦,瘦的咯人,没走几步,他便开始大喘气,嘴里吐出无规律的几个字,调节着气息,毅然背着顾钦爬上了土坡,而他的呼吸更加的紊乱,如同破败不堪的风箱,身体也开始摇晃。
  “日啊,日啊…累死小爷了…”到了坡顶,那人实在坚持不住将顾钦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嘴里气喘吁吁的说着。
  顾钦的视线终于清晰了一些,他看清楚了那个背他上来的人,再次确认了那个事实。这人头发稍长很是凌乱,肤色黝黑,脸咧吧着,表情纠结成一团,脸上的皮皱成很深的皱纹,嘴巴夸张的张大喘息着,露出一口白牙,他身上穿着砖红色的背心,土黄色的裤子,还系着一根磨的起毛的破旧皮带,脚上是一双军绿色的胶鞋,鞋前面已经开了口子,脚指头露在外面。他的骨架很大,偏偏又瘦的很,就那样弓着腰,宽松的背心露出了他的胸骨,根根可见。
  “老顾…”顾钦拿出积攒的最大力气从地上支起了身体嘴里喃喃的说了句,表情从呆滞变的有些扭曲身体不自主的扑到了那人身上,还在休息的人一个没注意,被顾钦压的倒在了地上。
  “顾猛,你这个混蛋,你耍我啊!”顾钦几乎声嘶力竭的喊着,手成拳头无力的打在了面前人的脸上,真实的触感让顾钦越发的肯定,这个家伙就是老顾,他的老爹。虽然黑了点,衣服也很奇怪,可是这样子,这瘦骨嶙峋的样子,不是他又是谁呢?!这个家伙竟然假死,害的他伤心了那么多天!
  “筒子,你四不四发骚啊”被顾钦用胳膊压住了一边嘴巴顾猛吐字有些不清楚的说道,因为他也累极,一时间竟是没有推的起顾钦的重量。
  “你大爷的才发骚呢!”顾钦忍不住再次爆了粗口。
  “你丫有病啊!”顾猛喘了口气终于推开了顾钦坐了起来两只一直因为光线眯起的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大。
  “那个,你是不是,摔糊涂了,我是猛子啊,可是我救的你,找了你半天呢,要不,然,你现在,还在那崖下呢”这边顾钦还没说话,顾猛便变脸似的露出一个满是褶子的笑脸,语气有些讨好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一顿一顿的,像是舌头跟不上反应一样。
  不对,顾钦看到顾猛在自己上方放大的脸,听到他说的话,刚才激动的心情褪去,感觉出了不对劲儿,眼前的顾猛很不对劲儿,虽然和他最后一次见时,很像,仔细看去,却有很大的差别。他长的的确像顾猛,消瘦,颧骨凸出,瘦的满脸皱皮的样子,跟顾猛那时因为食道癌无法进食,形销骨立的样子极为相似,鼻子眼睛嘴巴,还是原来的,样子也是以前的样子,可是,这五官却像是上帝胡乱散出去的,就是看着随意,随性,乱成一团,一盘散沙,有种继续胡乱生长的趋势!
  这让这个人看上去很没心没肺,带着痞气,丝毫没有顾猛的文雅气质,还有那仿佛看破一切的淡然!
  他的眼睛有种贼兮兮的亮,带着没心没肺的欢愉,那黑亮的眼如同他临死回光返照的瞬间,只是比之那时多了神采奕奕,简单通透,少了沧桑感…
  是了,死了,顾猛,早已经死了,是他亲自送去火化的,这个混蛋!他怎么可能再舍得活过来!顾猛恨恨的想着,心中生起酸涩。
  “那,那,那,我救了你,可记住了”顾猛抹了把脸将汗水甩走,说了句再次扯起顾钦的胳膊,将他挂在了身上。
  
  ☆、第2章 老爹十八岁
  
  太阳斜斜的挂在天边,迎接它的是一道金黄色的荒原,成了夕阳不再那么炙热无情,透出红晕,让蓝色天空染上淡淡的赤色,分外好看。顾钦却没心情欣赏这天然野性又带着奇特柔美的自然风光,此时他趴在那瘦的咯人的背上,心中翻腾着无法平静。
  看出古怪后,他被顾猛背着一路走走歇歇,间断的问了点事儿,再看到几处标语和曾经在老照片中看到过的景象后,他确认了一个事实,他是真的死了,却又没死,他重生在了一九七四年,位置和之前一样,还是顾猛曾经插队过的桃林县!老爹顾猛,此时十八岁!而他,竟然是和顾猛一起插过队的顾博栩!
  顾钦曾经给顾猛誊写过自传录,对这段插队生活比较了解,这个顾博栩就是在这个时间死的!顾博栩,顾猛很少提起,只是说他是他们一起插队的一人,是他的本家。
  而顾猛之所以瘦成这样,都是饿的了!适逢大旱,河溪干枯,本来就极度缺水的荒原更加的贫瘠,人喝口水都成问题,更别提地里的庄稼了!
  “还有水吗?”想到大旱顾钦突然想起刚才顾猛似乎喂了自己水,看到他干裂的起皮的嘴唇问了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