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星重生 作者:Ar18(上)

字体:[ ]

 
    【文案】
    韩竟前世爱了顾宵16年,却被顾宵陷害蒙受冤罪而死。16年的真心付出,只换来一句:“我说过爱你一辈子,可惜你这一辈子太短了。”
    重活一世,再次卷入豪门纷争。他发誓这一回,该他的,一分都绝不少拿。
    拿了我的,我要你们一个一个还回来!
    内容标签:重生 豪门世家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竟,夏炎 ┃ 配角:顾宵,夏奕 ┃ 其它:主攻,1V1,互宠,甜文
    ==================
    
    第1章 重生
    
    韩竟坐在扶手椅里,把第三包香烟的最后一支一口吸完,在烟灰缸里捻灭。布满血丝的眼睛在烟头微茫的火星上停留了一会,而后又抬起来,死死盯着大床上的顾宵安宁而满足的睡颜。
    这之前他洗了个冷水澡,狠狠揉搓着每一寸在刚结束的激情之中被这个人亲吻触摸过的皮肤,甚至直搓掉了一层皮都没有停下。健康的麦色肌肤已经因为皮下出血泛起星星点点的鲜红,被冷水一冲都疼得刺骨,让他直打哆嗦。
    再之前,他重生了。
    他用了三包香烟和一个冷水澡来接受这个事实。他重生了,重生回十年前,顾宵第一次捧起华语榜中榜最佳男歌手奖杯的那天晚上。
    这一切只存在于科幻电影里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死刑的子弹穿身而过的灼热剧痛还留在他胸膛里,他却不仅没死,还年轻了整整十岁。
    前世顾宵最后的话,还一个字一个字狠狠敲在他的耳膜上:“韩竟,我说过爱你一辈子,只可惜,你这一辈子……太短了。”
    韩竟低下头,把脸埋在手臂里,无声地大笑起来。整个房间里只有气流摩擦过喉咙的微弱回响,明明是狂热的笑声,听起来却像极了压抑的哭泣。
    笑到最后他真的掉下了眼泪,泪水大颗大颗地滴在手臂上,烫得他仿佛从梦魇中惊醒一般,猛地打了个激灵。
    ……顾宵啊顾宵,你做梦也想不到我还能回来吧?看来我这一辈子,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短呢。
    他走到床边,手指轻轻抚过顾宵精致的五官,从俊朗的眉峰,挺拔的鼻梁,到那对让自己留连不已的削薄嘴唇,又继续向下掠过下颌骨坚毅的棱角,小巧而性感的喉结。
    前世这个人,就是用这副迷人的喉咙,对他说了无数深情款款的山盟海誓,却也是用这副喉咙说了最后那句——“可惜你这一辈子太短了”。
    有力的手指扣在毫不设防的颈间。这个人的颈子有多细,韩竟再清楚不过,那么优美而脆弱的线条,仿佛只要稍一用力,就可以折断。
    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心脏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只要稍一用力,他就可以了断这个人的生命。这个人前世骗了他整整十六年,最后把他的真心摔在地上,一片一片踩得粉碎。
    曾经的爱已经彻底化为满腔仇恨和屈辱。现在,他只要稍一用力……
    手指停留了一会,便从顾宵颈间移开了。韩竟抽了张放在床头的纸巾,反复擦拭着碰触过顾宵的部位。
    上辈子直到最后蒙受冤狱而死,这双手都没沾过任何一滴血。重活一世,怎么可能再为这种人,脏了自己的手?
    “顾宵。”韩竟冷冷说道。熟睡的人并没听到,清淡的呼吸声显得沉静而绵长。
    “顾宵,醒醒。”他半蹲下来,凑近顾宵的脸庞,微抬高了声音又说了一次。
    这一次睡梦中的人终于悠悠转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对韩竟微笑了一下:“韩竟,早上好。”
    青年撑起身体想给韩竟一个早安吻,被韩竟厌恶地闪身躲开。韩竟身上浓重的烟味让他的眉头直拧成一团,“你抽烟了?对嗓子不好啊。”
    顾宵不会唱歌,最初为他打出名气的三张大红大紫的专辑,幕后都是韩竟模仿他的音色录制的。前世顾宵也总是劝韩竟少抽烟,说这样对嗓子不好,可这句浓情蜜意的关心,现在听来,却显得说不出的刺耳和可笑。
    “哼……没关系,反正以后用不上了。”韩竟确实冷笑了两声,这样说道。
    “……你说什么?”
    韩竟直起身来,抬手看了看手表,淡淡地说:“我是说,顾宵,我们分手吧。现在是凌晨4点55分,我给你15分钟时间,收拾好你的东西,从我这里搬出去。”
    坐在床上的人愣住了,半晌才轻笑着:“韩竟,你在开玩笑吧?我刚刚拿了第一个奖,现在正是事业最关键的时刻,将来——”
    “嘘……”韩竟把一根手指竖到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宝贝,你还有14分钟。”
    顾宵怔怔看了韩竟很久,在确认韩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之后,纤细的眉峰缓慢地拧紧。
    “韩竟,你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你还说会休假为我庆祝,就去我一直想去的凤凰古城,我们连酒店都订好了……”他微微仰起头,漆黑的眼眸湿润而明亮,由下而上仰视的角度和自然展露出的细弱脖颈,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无比无辜。
    娱乐圈里外表出众演技上佳的人有千万,顾宵是唯一一个,让韩竟觉得当得起“星眸”二字的人。青年的眼睛尤其美,从眉骨、鼻梁一直到眼尾,线条极度温润精致,第一眼看上去就会给人留下谦逊温和的好印象。
    特别是那对眸子中总像有水波流转,却不是软弱的泪水或刻意的演技,就是天生的清澈、干净。周遭有一点光都会汇聚到他的眼中,让人挪不开视线,让人打心眼里相信,这个人的心地也会像这双明眸一般,质如璞玉,澄澈无暇。
    不是只有韩竟这样想。后来顾宵就是靠着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征服了无数粉丝的心,成为一代天王巨星。
    呵……该为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上当感到欣慰吗?
    韩竟的视线只是在顾宵身上淡淡扫过,便又别过脸去。“没怎么,是我配不上你。”
    顾宵被这句话带刺的话噎了一口,再开口的时候,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委屈,声音已经有些发抖。
    “韩竟,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说这种话……?你对我哪里不满意,你告诉我,我都改!我们六年的感情,难道你一点都不顾了么?”
    “感情?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却来问我吗?到底是谁不顾六年的感情?”韩竟反问道,恶狠狠地瞪视着床上的人。顾宵被他的视线瞪得微微缩了缩,原本柔弱无辜的神色瞬间变成了极度的惶恐。
    好得很。
    看来早在那场牢狱之灾的十年以前,顾宵就已经在骗他了,真是好得很。
    韩竟暗暗咬了咬牙,转身从衣柜里拉出顾宵的旅行箱,把顾宵的衣服一件件塞进去。顾宵直到这时才意识到他是来真格的,从床上跌跌撞撞地翻下来去拉他的手臂,又被韩竟冷冷地甩开。
    “韩竟,你听我解释,你当时不在……我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夏总那样的人,你知道我这样一个小歌手,没办法拂他的意思啊……我知道错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心里就只有你的,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啊?……”
    顾宵反复的哀求之间,韩竟已经收好顾宵的全部东西走到了公寓门口。韩竟又回过头看了顾宵一眼,仍在不停道歉的人脸上已经挂满泪水,连修长浓密的睫毛上都沾了晶莹的水珠,怯怯地低垂着不敢抬起的视线和眉心两道极深的纹路,任谁看了都会不由得心疼。
    如果是前世的他,一定到这里就会心软了。
    韩竟长长地叹了口气,沉默了半晌,而后又放下旅行箱,从里面抽出一套衣服抛给顾宵。
    “我给你两个选择。”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公寓的大门。清晨楼道里阴冷的风一下子钻进客厅,让身上几乎没穿衣服顾宵猛地打了个冷颤。
    韩竟用手指着门外,语气冰冷:“顾宵,穿上衣服,自己从这扇门走出去。或者光着身子,被我从这扇门赶出去。你自己选一样。”
    话说到这份上,顾宵也听得出无论如何不可能挽回了。他默默低下头,用手背抹干了眼泪,背过身去僵硬地穿上衣服,从韩竟手里接过旅行箱的拉杆。
    走到门外的时候,他忽然又回过身来,“韩竟,我……”
    韩竟用力摔上了门,把顾宵想说的话和他一起,全部隔在了门外。
    房门合拢发出“嘭”的一声,而后一切又归于寂静。韩竟在门口呆立了良久良久,而后转身倚着门板,慢慢滑坐在地上。
    对顾宵是六年。对韩竟是十六年。
    他亲手把他送上死刑台,说出那句“可惜你这一辈子太短了”的时候,有没有一瞬间想过,两个人这十几年的感情?!
    韩竟不觉得心痛。他觉得心像被生生挖去了一大片,胸膛里面空荡荡的。
    这样挺好。只有彻底切除毒瘤,病灶才能逐渐痊愈。
    前世他为顾宵付出了太多,机会、名誉、财富,甚至尊严。为了顾宵,他从不在人前演唱,直到后来拍电影出了名,仍没有任何人知道韩竟还会唱歌。
    他已经被顾宵骗走了一辈子,这辈子,绝不可能再浪费一丁点感情在这个人身上。
    他要爬到娱乐王国的顶点。属于他应得的那一份,这一辈子,他会一分不落地讨回来!
    
    第2章 《江湖》
    
    韩竟把顾宵睡过的床单、被罩和枕套都一一拆下来,团成一团扔进楼道的垃圾箱。可看看衣柜里备用的床上用品,大多也都是顾宵陪他一起挑选的。说到底,这里曾经也是顾宵的家。甚至顾宵在出道赚钱买了自己的房子之后,绝大部分的时间仍是住在这里,以示与韩竟感情深厚。
    他猛地拉上衣柜的门,只觉得胃里泛起一阵阵恶心。
    尽管重生以来一夜没有合眼,跟顾宵留下了无数痕迹的大床让韩竟现在没有一丁点躺上去的欲望。他拍了照片,把当年8000多买回来的双人大床在58同城上随手挂了个500块。然后找来工具箱,一个小时之内,欧风实木双人床就变成了立在墙边的床垫子和一沓木片。
    实木颇重,做这些活虽然不累,却让韩竟流了不少汗。他索性又到浴室冲了个澡,这次放了热水,洗去一身的紧张和疲劳,还有心底一切对于顾宵的回忆。
    他的一辈子,这才刚刚开始。
    虽说是重生回十年前,毕竟是他自己的身体和生活,要适应起来并没什么的难度。唯一的违和之处大概在于——这具躯体太年轻了。
    前世的他多在娱乐圈打拼了十年,也多过了十年算得上优渥的生活,多经历了十年的沉淀。内心的体悟具现于外表,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更加成熟,内敛。
    十年前的这个人却不一样。这个人才24岁,刚刚从社会的最底层,往奢糜浮华的娱乐圈,迈进了一条腿。
    他在浴室中对着镜子里青年的身体看了很久。重体力劳动所练就的肌肉比刻意健身的结果自然得多,从肩臂到腰腹,到大腿小腿,没有过分喷张,每一根线条都精致得如同悉心雕琢一般,蕴含着极度的张力,让人一眼看上去,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皮肤下所流淌的血液的热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