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星重生 作者:Ar18(下)

字体:[ ]

 
    第101章 照片
    
    韩竟手机没电了,回到车上充上电,才收到夏炎发来的在机舱内的自拍:“马上就起飞啦,大侠三个月后见!想我的话就看看照片吧!”
    小视频里面小孩欢快地说道,故意做了一个鬼脸,又朝他吐了吐舌头,最后微努努嘴,又咧嘴笑了起来。韩竟知道那象征的是一个亲吻,他反复看了两遍,只回复了一个“一路平安”。
    看完之后他习惯性地打开微博,果然那个已经被他添加了悄悄关注的账号又发来了新的私信。从初一到初九,这个账号一直以每天一条的频率给他发送着私信,每次都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张照片,到今天已经是第九张。
    这一次的照片,与前八次都不相同。
    之前八次的照片内容各异,却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洗出的纸质照片重新扫描的,因此画面非常模糊。从内容来看,有第一张照片做铺垫,很容易想到后面一个系列拍摄的都是十年前夏宫那场大火当天的事情。虽然拍摄的内容大多是酒店内部装潢和普通的宴会场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底牌总要留到最后也是显而易见的道理,现在这些照片,就只是钓韩竟继续看下去的一个饵。
    特别是那些照片的第八张,画面的四分之三都是黑的,似乎镜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而剩下的四分之一也极不清晰,韩竟仔细辨认,只能从一片亮光里面隐约看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这种显然是偷拍的照片,通常都意味着巨大的秘密。
    发给他这些照片的人是谁,简直再明显不过。一切都如韩竟预料的一般。出现在夏宫大火死亡名单上的那个“陈莉”,就是顾宵的生身母亲,大火当天,顾宵就在现场。
    而看顾宵现在与夏奕的关系,他很可能是知道那场大火真相的人。
    这一点韩竟也早料到了。他没想到的是,顾宵不仅知道真相,从这些照片看来,很可能还瞒着夏奕留下了证据。
    ……果然是毒蛇,想咬死谁,都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顾宵一向聪明,又一向懂他,就算已经分手,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看重的是什么。事到如今,就算韩竟不想,两人也不得不见上一面了。
    而在那故弄玄虚吊足了胃口的第八张照片之后,这第九张照片,却与夏宫大火完全没有关系。
    那是一张风景照。
    湘西风情的吊脚楼,远处青翠的山峰,蔚蓝如洗的天空,都完整地倒映在清澈秀美的河面上,宁谧之中一叶小舟顺流而下,在那镜面一般的水面划起一丝涟漪。
    照片拍摄得很业余,但这景色太富标志性了。凡是知道这里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条河就是沱江,而照片的拍摄地,就是湘西钟灵毓秀的古城——凤凰。
    对这个自己曾经一度那么向往的地方,现在再收到照片,韩竟只感到一阵漫无边际的疲惫,仿佛要将他淹没。
    细细想来,顾宵这个人,似乎从小就是这样。韩竟10岁被教授收养,那时顾宵才9岁。他读的是H大子弟小学,学校里所有人的父母都是H大的教职工。大学就是一个微缩的社会,有自己的一套生存守则。对于学校老师来说,哪个学生家长是大学领导教研室主任经手大笔科研资金,哪个学生家长无权无势榨不出什么油水,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相应地,学生也就被分成了三六九等。而父亲当时还只是普通讲师、研究的是边缘学科手中没钱又不懂钻营,顾宵也就自然被划到了最底层那一等。
    资源都是有限的,老师就只有有限的耐心和笑脸,当然要拿来关照那些家境更好的同学。到了顾宵这里,常常是冷冷的批评和指责。而从某种角度来说,小孩子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群生物,对于尚没有成熟的世界观的他们,大人的态度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老师只是一个冷淡的眼神,到了学生那里,就会变成赤裸裸的暴力和欺凌。这种欺凌又因为老师的放纵而变本加厉,使顾宵成为了被全体学生欺侮和孤立的存在。
    孤独几乎是对一个人最残忍的惩罚。人在社会上生存,都会有最基本的与他人交往的需求。在发现绝对不可能改变现状之后,顾宵渐渐学会了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别人打他欺负他,他不会哭闹,不会还手,更不会打小报告或者告诉爸爸,他会帮班里的“老大”做值日来争取一点带着轻蔑和嘲笑的庇护,会把作业借给别人抄换得一天短暂的安逸。虽然有太多次,他的作业本被划得面目全非,太多次他的书包被扔进水池,他自己被打被掐被在脸上画上奇怪的符号,甚至被锁在教室放卫生用品的柜子里,可他以自己的隐忍和睿智,竟也渐渐从那疯狂之中谋求了微妙的平衡,找到了自己的立锥之地。
    如果没有韩竟,那个微缩的社会残酷而冷血的法则也许会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对于那个阶级森严的世界,韩竟是唯一的外来者,也是唯一不适用、也不屈从这套规则的人。那么多次他用直白得甚至称得上莽撞的倔强死命维护着这个没有一丝血缘关系的弟弟,竭力为他挡下来自这个世界的残忍和不公,即便不能保护他免于一切伤害,也希望能让自己所在乎的人,过得至少更轻松一点点。
    现在再回想,他以为自己与顾宵的那些类似在童年的共患难之中培养出的深厚情谊,大概不过是他的错觉吧。顾宵会愿意跟韩竟在一起,只是因为在那种情形下,就只有韩竟一个人能够保护他,能够给他生存下来所必须的庇护和安逸。
    韩竟一度以为自己的存在帮助顾宵走出了童年那段不堪的经历,学会阳光、乐观、以积极的态度去对待生活。他出道第一部戏演的就是偶像剧中帅气痴情人见人爱的男二号,后来又演过那么多阳光俊逸热情开朗的角色,他的眼睛那样澄澈清明,仿佛早已将那些久远的伤痛和恨意揭过,奋力地追寻着自己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直到现在顾宵都没变,从不曾从那个遭遇欺凌的小学校园里走出来。比如他出于某种原因想要挽回的跟韩竟的关系,在知道韩竟已经开始新的感情之后,也并没有爆发,没有歇斯底里,没有采取更过激的手段威胁韩竟。
    两人刚分开不久时,韩竟还遭遇了被黑走私引起舆论讨伐的事件,幕后主使者大约就是顾宵。而这一次,知道韩竟的心思可能已经放到了另一个人身上,他的第一反应却不是咄咄逼人的逼迫韩竟与现在的恋人分手,而是主动退让,仅以韩竟关心的事情来争取他的注意。
    自小的经历让顾宵养成了察言观色的能力,他最清楚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会给对方留下好感,或者反过来说,不至于让对方生气。为了这一点,他可以暂时放下自己的任何需求和利益。然而这却绝不是弱小。
    韩竟上一辈子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纠正的错误,就是绝不能将顾宵当做软弱之人。他重生之后曾托人查过H大附小当年那一级的老师和同学,带过顾宵的两位班主任一位惹上传销组织赔光了家产,一位盗窃学校公共财产被开除教职判刑三年,后来又被高利贷追债砍掉三根手指。学生里面欺负顾宵最凶的恶霸六人组卷入黑社会火拼,一人被砍死,其余五人留下了不同程度的残疾。而班里的那个“老大”,当时的H大党委副书记之子,因为一次在餐厅与人起争执将对方打成重伤惹上官司,本来仗着家里有权有钱想塞钱了事,结果开庭审理之前,那位副书记就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双规了。
    ——所有的事情,从表面上看,都跟顾宵没有一丝一缕的关系,然而所有伤害过他的人,就是没有任何一个落得了好下场。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养父去世之前。那时的顾宵才多大?十七?十六?
    韩竟一丁点都不同情那些人,没有人能衡量他们的行为给一个孩子所造成的伤害有多严重。但顾宵这种深沉的心机和近乎疯狂的报复,也让韩竟脊背一阵阵发凉。
    自己在前世,用尽全心全意去信任和爱护的,竟是这样一个人。
    ————————
    韩竟回到家里,站在门口仍是下意识地喊了一句“我回来了”。他呆立了很久都没有听到那阵噔噔噔的脚步声,这才想起家里并没有人。那个有着阳光般温暖的色彩、每次都会欢快地跑出来迎接他的小孩现在并不在家里,要出门整整三个月,才会回来。
    原以为应该是自己独自一人来做才更能施展得开的事情,可现在还没开始,韩竟却已经在想念那个人温暖的拥抱,向往着从他那里汲取一点支持和力量。
    韩竟自嘲地笑着换了鞋——自己这是夏炎中毒了吧……
    而且中毒已深。
    这是三个月的第一天,距夏炎外出取材回来还有88天。韩竟这次没有把倒计时设在手机上,只是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第102章 重逢
    
    韩竟跟顾宵之间,不仅他想见面,对方发这些照片过来,想要见面的意图也是一样的。那第九张照片显然隐藏了见面的方式,线索埋得并不隐晦,韩竟只是把那张图发到Google上面搜索了一下,就很顺利地找到了图片的出处。
    那是一位背包客发布在博客上的游记,记述了自己与一位好友在凤凰古城一周的自助游行程,不仅有景色还有不少趣闻,图文并茂,十分生动。那张私信发到韩竟微博的照片,正式这篇博客贴出的照片之一。而博客一开篇就详细介绍了他们所住的民族风情的小旅馆,还记录了两人对房间号213的调侃。
    这就连房间号都有了。
    韩竟从网上查了那家旅馆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女服务生只说不会提供精确到房间号的预定服务。
    韩竟停顿了一下,换了一种颇为难的语气:“不瞒您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几年之前与一位朋友一起游览凤凰,住的就是这个房间,我们当时约定到2015年春节再故地重游,可惜后来我与这位朋友断了联系,无论我怎么打听,都没有对方一点音信。到现在就只剩下这一个约定,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电话对面女生微妙地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请您先不要挂机,我帮您问一下。”
    “——那好,麻烦您了。”韩竟的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急切和忐忑,将自己临时编出来的角色演得滴水不漏。
    没多一会女服务生就把线切了回来,这次说话都隐约透出一种欣喜:“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问您贵姓?”
    韩竟听她的声音就知道这是被自己问着了,清了清嗓子,好像尽力压抑着激动的情绪那样答道:“没事,免贵姓韩。”
    “那么您想找的那位朋友贵姓呢?您方便透露一下吗?”服务生接着问道,音调又不由得微微抬高了一点。
    如果是顾宵在酒店提前留下了类似的讯息,或者现在就住在这个酒店,应该不会用自己的真名。问题在于他会用的假名是什么。以韩竟对他的了解,能够将答案锁定在几个,但现在很可能就只有一次机会。
    韩竟只是稍微犹豫了一瞬,特别笃定而自然地说道:“姓陈。”
    “那就是您没错了。”对面的人根本没听出韩竟那个犹豫,特别高兴地接了下去:“请您放心吧,陈先生也记得与您的约定呢。这是我私底下跟您说啊,这位陈先生从年前就住在这个房间了,看来就是在等您过来。联系断了有什么关系呢?有缘分的人总会重聚首的,真好。”
    有缘分的人总会重聚首的……他跟那个人,两生两世都纠缠在一起,可这也该算是缘分?
    韩竟没说话,默默垂下视线,深吸了口气。他知道那种气息在电话里听来会很像激动的抽噎,可电话这一边,他只是死死盯着书桌上的一小片灰尘,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