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投喂反派的正确方式[穿书]》作者:长乐思央

字体:[ ]

 
文案:
熟读剧情三十遍,一朝穿越XX文,为保小命傅云隽决定做个远离剧情远离主角的好人。
师兄弟和睦,有师父庇佑,做饭技能满分,傅云隽的日子过得平平顺顺。
除了养了只特别能吃又老掉链子的灵宠,还总是莫名其妙坑主角一把,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太对。
……等等。
这只很能吃的白色小狗就是原书最大反派柏青?
穿的还是Boss重生颠覆版剧情?
傅云隽表示:呵呵,你一定在逗我
大概是个男主想远离剧情却无意中和反派boss绑在一起处处坑原主角和自家cp的故事
本文又名《原书主角总以为我暗恋他》《傅云隽你敢不敢不拦着我报仇!》
傅云隽攻VS反派受,主攻文
非传统修仙文,剧情很扯,考据党勿入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云隽、柏青 ┃ 配角:云翳、欧阳冷炎 ┃ 其它:穿书
 
 
 
  第1章
  
  “白萝卜三个,大葱两根,大蒜三个,芹菜一把,共计五十文,已经记在傅夫子账上,请您走好。”卖蔬菜的店主按照条子上写的字把那位傅夫子要的东西准备好,把水灵灵的蔬菜都整齐地摆放在白色小狗身上的大菜篮里。
  那小狗抖了抖身子,转了转颇有灵气的一双眼珠子,调转了头离开了卖蔬菜和调味料的小店。
  它身上的篮子放着刚刚买好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和一个成年男人手臂那么长的菜篮子看上去比它的身体还大还重,但小白狗没有被身上的重量压弯半分,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它依旧精神抖擞地迈着四条小短腿在各个铺子之间走得飞快。
  傅云隽交给它的清单里最后一样东西是李二家的独门秘制馅饼,小白狗买完蔬菜就一心朝着飘着肉香味道的馅饼摊走,它走路的时候,尾巴上翘着还一扭一扭的,教人看了就心生喜爱。
  馅饼摊子前头排了老长的队伍,这白色小狗也和其他的客人一样规规矩矩地排了队,等到轮到它的时候,摊主问了两句也不见后面的客人说要买什么,它就汪汪地叫了几声示意自己的存在。面对这种稀罕事,站在它后面的客人们和其他做生意的摊主模样还是相当自然,毕竟这条小狗来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事情对他们而言早已是稀松平常。
  那卖馅饼的摊主是个不识字的,看不懂篮子里字条上的字,也扬着一张笑脸和往常一样弯下腰对着白色小狗笑:“是白先生来了啊,今天傅夫子要几个馅饼?”
  那小白狗极其通人性地接连叫了四声,那馅饼摊子的摊主立马利落地用油纸替它包好四个热气腾腾的馅饼,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小白狗身上篮子里的空处:“傅夫子要的四个肉馅饼,拿好了您嘞。”
  确定摊主把东西给放好了,这小白狗便从长队伍边上走开,和往常一样准备顺着集市边上的山间小路赶回去,它待会在山路上跑快点,肯定能够保证让傅云隽吃到热气腾腾的馅饼。
  在它掉头往少人的山路走的时候,不远处一双饿得发绿的眼睛像一条狼狗一样盯着它篮子里头的食物瞧。
  那隐匿在树木草丛间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天庭饱满、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肤色好似那上好的羊脂白玉,俨然一副富人家养出来的好模样。
  不过这副好模样被污渍和伤痕遮掩了大半,他身上的好料子也因为被人殴打和追杀的缘故变得破破烂烂,他现在的模样在外人看来只是个十分狼狈的叫花子。
  这少年本是附近锦官城中玉石大户欧阳一成的孙子欧阳冷炎,原本是个没有开窍的痴呆儿,因为一场大病的缘故恢复了神智,但没曾想害他痴呆的人是掌管了家主大权的二叔欧阳鑫,因为担心欧阳冷炎恢复后分走数量颇丰的家产,欧阳鑫再次对他下了杀手。
  在赔了最爱护他的奶娘的一条性命后,欧阳冷炎狼狈逃出,准备到这传说有仙人的青雾山来拜师学艺,等到他有了本事之后,他必定回欧阳家,为奶娘报仇雪恨!
  但现在别说是报仇雪恨,因为身上没有银两,又被恶人骗光其他值钱的东西,在艰难地成功躲避追杀后,他到现在三天都未曾进食,这样下去,不等到报仇,光是饥饿都能够把他逼死。先前他在那小狗买蔬菜的店里偷了几根萝卜解解渴,结果被店主人发现打了一顿,东西只吃了几口,根本不得饱。
  这里的店主和来往的客人功夫俱是不俗,现在没有力气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这里也没有哪个人是面冷心善的,他被打了一顿之后,只好躲起来等待机会抢点吃的。
  今天来山下买东西的白色小狗便是他瞄准的目标,虽然这小狗能够为主人买这么多的东西,是条相当聪明的小狗,但比起那些买东西的人来说,这条狗身体这么小,就算聪明那攻击力也根本不算什么,是目前最适合他下手的目标。
  因为担心在集市附近有人会来帮这条小狗,欧阳冷炎硬是让自己捱到了小狗买完所有东西上了山才出手。
  欧阳冷炎在小狗走之后就抄了小道埋伏在小白狗的前面,他又按捺住自己的饥饿等了半盏茶的工夫,等到那小白狗要爬小坡的时候,他一鼓作气地扑了上去,如饿狼扑羊一般瞄准了那个篮子,一只脏兮兮的手飞快地去捞那个他早就看上的肉馅饼。
  在庞然大物砸过来的时候,那条白色的小狗一个转身,身形一动,就让那扑过来的欧阳冷炎狠狠啃了一嘴泥。
  这抢自己东西的贼人狠狠摔在地上起不来,小白狗也不跑开,就在他的身边发出那种类似笑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无情地嘲笑他。
  少年抬起头看向那条小狗,就见那雪白一团的毛脸盯着他看,一双极有灵性的眸子满是嘲讽。
  没想到自己曾逍遥一世,老天眷顾死了还能来这异世大展拳脚,可曾想还不等他称霸异世,却落得被狗嘲笑的惨境。
  欧阳冷炎不由悲从中来,在悲痛过后,立马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起来用石子砸死这条蠢狗,但偏偏刚刚那一击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可能再去和这畜生争斗,只能愤愤然地待在这山坡上,期待着有好心的贵人经过救他一命。
  结果他不抬头还不打紧,在他露出那凶恶眼神的时候,原本准备回到山上去的小狗突然发了狂一般,身上的篮子也不顾了,极其凶狠地朝他扑了过来。对方高高跃起,锋利的犬齿在阳光底下闪着致命的寒光。
  欧阳冷炎吓得浑身直冒冷汗,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青色身影把那条发了狂的小狗提了起来,温润的男声从他的头顶传来,听在他的耳中有如天籁:“这位小兄弟,你没事吧?”
  来人是个眉目极为清俊的青年男子,身着青色长衫,玉冠束发,眉梢眼角俱是温柔笑意,通身气派十分不凡,虽然衣着看起来朴素,但欧阳冷炎一眼就看出对方的不凡。
  他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向对方求助:“我因为落难,几日未曾进食,先前实在是饿极,便想着从那篮子中取一个肉饼饱腹,待他日,定然会以篮中食物百倍之资奉还。谁曾想惨遭这畜生戏弄不说,它还向我扑来欲取我的性命……”
  他说到畜生这个词的时候,那眉目温润的年轻男子却拢了眉头道:“小白是我的宠物,它平日里极其乖巧,若非旁人招惹了它,它绝不会轻易和人动手,你抢我的东西,倒成了我的不对了。”
  少年立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忙改口:“我不知道是您的东西,如果知道的话,我是饿死也不敢有那个胆子抢的。”
  傅云隽安抚了一下怀中甚是暴躁的灵宠,又取了落在地上的馅饼递到这形容狼狈的少年面前:“人要是饿得狠了,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我也挨过饿,这种心情能够理解。不过这馅饼沾了泥土脏了,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就将就着吃了吧。”
  “不介意不介意。”欧阳冷炎接过那馅饼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等到一口气吃完三个馅饼,他才想起来要在这仙人模样的青年面前需要顾忌一下形象,面上不由得浮现些许薄红,等到后面他吃第四个馅饼的时候就斯文了许多。
  他那边吃东西吃得专注,傅云隽却那里费大力气安抚自家的灵宠,他原本是在山药处的药庐里和来看他的师兄谈天,结果感觉到小白情绪波动极大,怕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便匆匆的赶下来,结果恶人倒是没有看到,只看到自家灵宠朝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郎出手,他才当机立断把它给拦了下来。
  虽说修真界弱肉强食,他也不介意自己手上沾上人命,但修真同样讲究缘法,这胡乱夺取无辜之人性命的事情,他还是不大情愿干的,也不希望和自己关系亲密的灵宠干。
  可惜小白虽然够聪明,是个合格的宠物,却没有说话的本事,在他的手上扑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必取那少年郎性命的合适缘由来。
  傅云隽也只得耐心等着对方填饱了肚子,准备再问问对方具体情况。这落难的少年郎也实在是饿得狠了,吃了他的四个肉饼不说,还把落在地上的几个萝卜也啃了一干二净。
  等到他吃得满嘴流油,肚腹浑圆,傅云隽才得了对方的一句谢:“恩人这一饭之恩,我欧阳冷炎必定铭记于心,他日若我飞黄腾达,必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个倒不必了。”傅云隽施恩于人的时候可从来没想过要什么报答,反正也就是几十文钱的事情,待会他自己再去山下买一回便是。
  也不准备回应对方询问自己姓名的话,他抱着小白狗扬袖转身欲走,走出去不过十步,他又转过身来:“你说你叫欧阳冷炎,那欧阳金是?”
  那少年观傅云隽的表情,琢磨着他是欧阳金的旧识,连忙合袖行礼道:“正是家父。”
  “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七八尺的的身量,身上着的锦绣衣衫破破烂烂,衣摆处的黑色云纹倒颇为幸运得保存了完好。欧阳冷炎本该是肆意张扬的年纪,如今却从一个大少爷落得比乞儿还不堪。那刀削一般英俊的面孔被污泥遮掩了大半,但还能从对方面部的轮廓中看出他是浓眉大眼,剑眉星目……”
  一段被他吐槽修改过的人物描写陡然在傅云隽的脑海中浮现,现在他面前的欧阳冷炎浑身都破破烂烂的,只有那一大片的黑色云纹仍旧保存极其完好,明明面孔被污泥遮住了大半,还是能够看得出他刀削般的轮廓和被傅云书多次提及的浓眉大眼。
  在看到那云纹的时候,傅云隽已经对对方的身份有了八成的把握,再听了他那句“正是家父。”他心里咯噔一声,手一松,怀里挣扎个不停的小白狗猝不及防地就掉到地上,还顺着小坡滚了两滚。
  “恩公可是认识家父?”对方见他表情不对,双腿蓄力,已经做好逃跑的准备。
  傅云隽却没有再接过他的话茬,把落在地上的灵宠一把捞了起来,眨眼的工夫便消失在对方面前。
  如果说在刚穿过来的那会傅云隽还可以说服自己很多东西是巧合,毕竟很多东西都和他记忆里那本糟心书的描写不一样,但刚刚他心都凉了,除了他那个正值中二期的堂弟,谁还会给文中的主角这样的名字和设定。
  欧阳冷炎出现在这里也就意味着这本书的剧情开始了,思及此处,他忍不住薅了一把自家灵宠身上的毛,既然知道剧情,无论如何他也要离那个灾星远点,也得让自家师兄和师父离他远点,越远越好!
  
  第2章
  
  欧阳冷炎的出现把傅云隽的记忆拉回他初来这个世界,认真算起来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前尘旧事了。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没有什么新意——出了车祸被撞了穿过来的。但出车祸的原因和他那个写书的堂弟关系还是不浅。
  被多方娇宠长大的堂弟难得坚持下来写了一本书,虽然错别字一大堆,剧情狗血主角名字和一些对话还相当中二,但在全家看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他这个做堂哥的帮着他校对了不知道多少次,每次还得用委婉的语气劝着对方修改一些漏洞颇多的桥段,对那本一百来万字的小说可以说是相当熟悉。
  当初他就是为了给傅云书送一箱子书才走了那条让他丧了命的路!还记得当时他通往傅云书住的郊区的路比较偏僻,很多小路边上的野草都疯长到了半人高,以往的时候根本见不到半辆车或者是一个人影,他开车的时候也就速度快了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