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生活技能带你飞+番外 作者:棠岫

字体:[ ]

 
小号花太到古代用生活技能发家致富的故事
 作者智硬,不合逻辑有BUG的地方欢迎大家提意见,能圆过来的尽量去圆,圆不过来的大家可以把智商丢掉。
 d=====( ̄▽ ̄*)bd=====( ̄▽ ̄*)bd=====( ̄▽ ̄*)bd=====( ̄▽ ̄*)b
 故事线:小镇——州府——战场——朝堂。
 第一次写文,有点玻璃心,谢谢大家鼓励。
 
内容标签:种田文 美食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星楼┃ 配角: ┃ 其它:剑三,种田,生活技能
 
 第一章
 
    日当正午,在这破林子里瞎转悠了两天,饶是自诩素质的星楼也忍不住在心底里破口大骂。
 
    两天前本来应该在家里吹着空调玩游戏的星楼因为电脑漏电顿时晕过去了,醒来却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树林里。身体也变的并不是自己的,看这五短身材,分明是当时游戏中正在整理背包的小号花太。
 
    林子里的树稀稀拉拉,挡不住越见毒辣的日光,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罪的星楼简直苦不堪言。前两天走的时候树还很密集,越走树越少,也代表着离有人烟的地方越近。
 
    促使星楼这般急迫的原因也是食物不多了,初穿越来星楼发现这是自己游戏里的小号,摸索发现游戏里带来的一些物品和技能居然是可以用的,这使得他惊喜万分。但随即意识到这只是一个背包小号,唯一还有点用处的便是那5个24格的梨绒落绢包,甚至刚把小号里的金全数寄给了大号,现在包里就可怜的96银。
 
    当初本来就是弄一个小号来装大号装不下又不想销毁的东西,技能都懒得点,切的离经心法,过来后又找不到切换心法的方法,当时星楼隐约感觉技能是可以用的,试了一下心里默念可以使用的技能名称,便进入到一个玄妙的境界。
 
    但给自己使用了一下握针,除了有点微微发热其他没有任何变化,对着树木使用商阳指,也只是折断了一小节树枝。不禁后悔以前怎么偷一时的懒弄得现在遇上点事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好在包里还有任务过来送的一点吃食和打怪掉的泉水,不至于这几天饿肚子,甚至味道可以说是惊艳,从背包里拿出来也是热腾腾的,但毕竟数量有限,食物已经快见底了,这几天在树林里也完全没有找到可以吃的东西,虽然包里还有许多材料但是没有工具也做不出新的。
 
    故顶着*的日头也不敢停歇一定要尽快找到出去的路,不然饿死在这里也太没出息了。
 
    终于略过树木看见道路的影子,星楼简直要热泪盈眶了。这几天虽然食物味道好但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每天都是在赶路心情焦躁,晚上也没找到什么好地方,还好有背挂地盖天舆可以展开一个帐篷,就着背包里还有几块九十级的蓝色材料貂皮,裹着随意睡一觉不至于着凉。
 
    算是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两天来把以前十几年没遭过的罪吃了个遍。终于要走出这个鬼地方了,虽然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找到人总比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下去要好的多。
 
    走近看这只是一条不怎么宽的泥土路,但看着路上还有新鲜的车辙星楼还是找到了安慰。走了大半天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到了这有行人痕迹的路上算是完成了一点目标,心情不那么迫切了。
 
    泄了气一样干脆席地而坐,从包里拿出剩下的半块稻香饼慢慢嚼了起来。
 
    等了大概十分钟,远远地看见有一辆驴车从一头驶来,带起后方的一地扬尘。星楼赶紧站了起来将剩下的食物和水放进背包待其走近。之前隐约有一点猜想,这时看见这颇有农土气息的驴车和穿着短打的车夫,星楼心里还是忍不住失望。
 
    果不其然是到了古代,虽然小号的穿着也是一身古代服饰,但之前只是在树林里没有其他的人物建筑标志,还有一点期待,这时候也不得不认清现实了。
 
    考虑间车已走近,星楼没想到自己未曾喊车还是停了下来,只是这车夫盯着星楼笑得有点让人不舒服。
 
    “老三,怎么停下了?”车厢里传来一声询问,听声音像是年级较大的妇人。口音也不是普通话,像是川蜀一带的方言,星楼还大约听懂的几分。
 
    “这有一个小孩一个人在这路边。”回答了车内人的话,那被唤作老三的车夫又转头来问星楼“小孩你爹娘呢?”
 
    车内的老妇人也掀开了挡风的布帘,满头白发但眉目间却不见慈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星楼,笑容看着像硬挤出的。
 
    本来在路边还想等着搭顺风车,好不容易等来一辆但看这两人却都不像是什么好人,星楼没想理他们转身朝前方走去。
 
    那老妇人一方便是在这乡间城镇流窜专挑落单小孩下手的拐子,见这小孩五六岁的样子,玉雪可爱,又是单独一人在这小路上,想着落草十几年来从未落过网,虽是在路上临时起意没有经过详细踩点,但刚好在这青石镇上的一票做完正准备逃得远远的,就当是最后随点添头也不会怎样,便动了心思。
 
    两人互相对了一眼,明白个中想法后那老三当即跳下车去,快走两步便赶上了星楼,从布兜里抓出一把药粉向小孩头顶拍去。
 
 第二章
 
    “老三啊,我才发现这小子身上穿的可是绸缎,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原是星楼在树林里窜了两天,身上都灰扑扑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之前隔着一段距离没看清楚,此时摸着才发现这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婆子顿时有了几分怯意。
 
    “怕什么,这送上门的好货你还白白放跑了不成?”老三赶着驴车,向着车厢内的婆子敷衍着,想着年龄大了果然怕起事来。“更何况我们马上要离开了,到时候把这小孩向老大一交,拿了赏钱,剩下的就不归我们管了,自有老大他们去操心。”
 
    这条路只从青石镇通往坪山那边的乡下,老三他们刚从那头过来,知道那边只有三个一姓穷村子,不是什么好地界,村民抱团,摸寻半天实在找不到机会下手便又转了回来。这小孩一个人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来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或是家里并不重视。
 
    “但毕竟路边平白多出来一孩子,他父母是谁我们也没打听过,要是寻常人家的还好,就怕是惹上不该惹的人。”婆子并未听进去,星楼身上的衣服让这本来就多疑的人想的更多,那老三只顾胆大一点不细心。
 
    婆子在车厢内好生摸了一遍星楼的衣服,若是普通绸缎便也罢了,凭着手感怕是更为名贵的布料,但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说是绸缎。
 
    “你要是怕了自行离开便是,我自己去找老大,提前说好你要是先走了这赏钱我可不会分给你半文,看这小子穿的不错身上应该有还些值钱的东西,那可就全归我了。”见婆子仍絮叨个没完老三便不耐烦了,直使出重锤,想来这贪财万分的婆子为了赏钱便会安分一些。那些富家少爷哪有会在自己身上揣钱的,说这话只是为了堵婆子的口。
 
    听得老三这话婆子才反应过来,略微掀开衣服更仔细的摸索起来,果不其然,小孩手上两个玉扳指,腰间还缀着一块翡翠腰坠,脖子上还有一块络金的项圈。看都是顶顶值钱的物件,小心的瞥了一眼车外,老三背着车厢赶车未曾发觉,便小心的把东西揣进自己怀里。
 
    婆子手脚快做完这些只是几瞬,虽心里仍有疑云未曾散去,比如刚接过小孩上车时还什么都没发现这细摸索起来倒是摸出了这些个值钱玩意儿,但毕竟被财富迷了眼只当做自己运气好。
 
    星楼忍着婆子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不适,努力装着睡。
 
    之前便已想到这两人看着不像什么好人,但硬碰自己这五短身材完全没有赢面,便只有顺其自然了,在那老三靠近下车之前先给自己刷了一个握针,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好在还有点作用只迷糊了一阵便回过神来,剩下便继续装睡,听着这两人的对话。
 
    之前到是试过自己身上装备的首饰意念发动便可以显现出实体,反正只是二十多级任务送的,装备着发动技能并没有什么用,便拿来给婆子挖坑跳了。
 
    “算了算了,不想和你争,你把我送到前面镇上放下吧,我突然想起走得急还没和侄子告别,到是被这小孩耽误了时间。”得了些横财婆子想着放在自己身上并不安全,直接分道扬镳目的太明显了,就是这老三脑子不灵光也会起疑,便用侄子做个由头。
 
    “你要不急可以先等等我,要是急也可以先走把人给老大送去,赶明我们在码头碰面。”
 
    想起这青石镇上婆子是有个远方侄子,他们关系如何老三倒是并不清楚。不过和老大定下的时间要到了,并等不得,便决定让婆子先走。“行,你走吧,可别回头来向我哭诉得的银钱少了。”
 
    听到婆子下车的动静,星楼微睁了眼,顾虑下时机还是不对,也只得按捺住心情,静待后面情况。
 
    大约在车上躺了四五个小时,此时已过了黄昏,一路上走的尽是人烟稀少的小道,星楼未曾听见车外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便也不敢做出大动静,反而被车摇摇晃晃的弄得真要睡着了。
 
    看来这老三对他的药粉真有信心,一路上鲜少来查看星楼情况,只大致回头看看,没特别的又继续赶车。这倒是在天黑前赶到了地方。
 
    “吁——”老三停住驴车,回头将星楼从车厢里拖了出来朝着一方喊着“老大,我们又弄来一个,这可比之前的看着好多了。”
 
    猛地一下星楼被在脸上浇了一把水,这倒是可以正大光明的醒过来了。睁开眼瞥了四周,像是一个农家院子,除了还拽着他的老三还有两个成年男人,都长成一幅凶恶相。
 
    其中一个正以打量货物的目光看着他,不时还点着头像是很满意。另一个拿着水瓢,看样子便是这个人刚刚浇了星楼一脸。
 
    “不错,是好货。”老大又指使另一个人“送到东屋去。”星楼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无奈的被抱走。
 
    “哈哈,老大啊,这银钱……”老三搓着拇指和食指,露出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老大摆摆手从兜里掏出半吊钱来扔给老三,复又问道“严婆子呢?”
 
    “她啊,路上不知怎么想到又停在青石镇看侄子去了。”老三数着铜板,看出是给的比一般的多出一百来文,想着这多出来的就不给严婆子知道了,喜不自禁。
 
    “行了,你去休息吧。等明天天一亮我和老刘把这次剩下的货带走,你和严婆子小心点别耽误我们。”老大摆摆手,不去在意,回了主屋。
 
    却说严婆子这头并没去看她侄子,东西在手里总归不如银钱安稳,等人不见的消息传出去更难出手了,寻思着在青石镇上找个地方脱手。便去了这镇上还算有名的银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