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宫故梦 作者:南泉爱

字体:[ ]

 
文案
 
前世薄缘,爱人成为兄长的王后。苦等三十年轮回,爱人竟变成男子,成为了他的徒弟……
一心想把爱人的轮回男体变成女人,却白白伤了百年相恋的情分。负了前世情、断了今世义,还口口声声说那永不离弃,荒唐!
------------------
前世薄缘,男宠献媚将我屠戮。苦等百年重生,男宠竟变为我的师傅,我竟成了他的徒弟……
一心想要把我变成女人,却白白伤了千年以前相守的情分。血染来生缘,缘断今世义,还信口雌黄说那不离不弃,可笑!
------------------
若还爱,便抓紧我的手,若不爱,请割舍放我走!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强强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故梦楚杀,顾梦一尘 ┃ 配角:顾梦无尘,顾梦纤尘,顾梦炫岚,顾梦玄影,七彩琉星,七彩李姬,蝶梦徐芳,碧玺彩莲,黑羽墨轩,黑羽墨风,桐辉蒲葵,夕赤夕颜,松本政之助,风火赤文,黑风,西风,赤焰狼王 ┃ 其它:耽美情缘,灵魂转换,三观不正,灵异神怪,相爱相杀,恐怖灵异
==================
 
☆、孽缘初始
 
  犹记那年妖界,楚宫,一万三千九百五十六年。
  秋风瑟瑟,雁过留声;曼珠沙华报香折枝,毒根斑鸠菊恣睢怒放。当值深夜微寒,冷白雾气缭绕,赤红炭火哔啵。银白冷月当空,凄冷月光透过漏花窗投进赤色的宝殿内,为朱砂红的地砖镀上一层惨淡的白。
  楚杀王侧卧在红木雕花的床榻上,掂着黒木的烟杆子抽着烟,向玉髓制成的碟子斟了些许烈酒。赏月兴致正浓,却瞧着窗外白月骤然变红,灰色的烟云染血,不详之气萦绕心头,顿时双眉颦蹙,但觉不详。
  “血月,必见血光!”
  喃喃自语,突然阵阵清脆入耳,却也凌乱得噼里啪啦乱窜。楚杀王稍有愠色,将烧焦的烟草灰烬扣在身旁的红木扶手椅上。沉闷的咣当一声,墙角的那个人不由得随声瑟缩了一下,瞧着烟草灰烬还带着些许热气,一缕惨淡白烟袅袅升空。
  阵阵娇弱的啜泣与急促的呼吸声传来,楚杀王顿时恼怒,将黒木的烟杆子扔了出去,“啪”地一声段成两截,掷地有声。鎏金的烟嘴从黒木烟杆子上松动下来,在平整的赤色木地板上辘辘滚滚。
  “你是觉得自己活得太长,作死么?”
  楚杀王怒目,绝世容颜挂满幽怨,炯炯有神的棕色眸子如夜空深邃,杀气尽显。他瞧着角落里满是裂纹的碧玺屏风碎裂在地,屏风扇叶上的十几位美人容颜尽毁,自是怒火中烧。辛苦了数月才将众妃及男宠绘制在屏风上,这清脆一声响倒也毁得干脆。如今碎裂满地,当真是所有功夫都付之东流。这次第,怎一个心伤了得。
  “奴婢无心之失……殿下恕罪……”
  楚杀王轻快地坐起,正襟盘坐,指间抚弄着柔软如绢的乌黑青丝。他眉宇略紧,双目低垂,一抹冷笑如凄冷弯刀,仿佛随时会割断猎物的喉咙。
  “无心之失?”楚杀王冷笑,跪在屏风一旁的女婢瑟瑟发抖,噤若寒蝉,“无心之人无情,自是可以原谅!”
  “……谢殿下开恩……”
  “哼,”楚杀王一声冷哼,女婢脸上的喜色顿时消逝,沉重的神色尴尬地挂在脸上,“那便剖开你的身子,我倒要瞧瞧你是否真的无心!”
  “殿下……奴婢还有幼子需要照料,求殿下开恩……”
  那女婢冷汗急如雨下,梨花带雨,连忙磕头谢罪,几个响头下去,额头血肉模糊,流血不止。她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可那阴郁的男子却不以为意,阵阵啼哭反倒令他更为心烦。
  “墨轩!”
  “臣在!”
  “还不动手……”
  女婢瑟缩成一团,余光四处打量,赤玉殿奢华空荡,赤色纱帘轻薄倒也遮不住视线。可殿内除了她与楚杀王并无他人,并不知楚杀王在与何人讲话。正狐疑着,突然一阵冷气袭身,只见大殿上空盘旋着一团墨色妖气。妖气渐渐下落,依稀人影魑魅,终是显现出一个邪魅男子的身影。这男子黑发柔亮,眼角纹着黑紫色的符文,紫色的眸子如辰星深邃,墨色华服上的银色刺绣行云流水。女婢大惊,近日宫内流言称楚杀王得了新宠,如今瞧见,倒是应征了流言蜚语。只不过纵使真相大白,于她这个将死之人又有何用。
  “……不要……求殿下开恩,奴婢还有……”
  话未讲完,墨轩锋利的指爪已经刺入女婢的心房。她还未死,徒睁双眼,嘴角溢出两行污血,瞧见墨轩如玉容颜露出一抹邪笑。
  “看来你并不是无心之失,当真是罪无可恕了!”
  赤色宝殿霎时鲜血四溅,浓郁腥气泛滥,粘稠鲜血吧嗒吧嗒滴落在地。墨轩将女婢砰砰跳动的心脏挖出,舔舐掉溅在嘴角的滚烫血珠。
  “殿下万安,不知这颗心该作何处理,扔了倒也可惜!”
  “既然是新鲜的,那便送给楚惠后吧,她是一宫之主,你当与她和睦共处!”
  “臣,遵旨!”
  血色满月变残,浓雾并不消散,当真是不详。楚杀王漫步于庭,秋风过耳,枯叶簌簌下落,落叶知秋。妖界深秋凄冷,却也不料这般冷寂。如今寒蝉凄切,冷风满楼,当真是山雨欲来的前兆。
  今日为芳贵妃的生辰,按例楚杀王应在留宿于芳贵妃处,不料路途之中听闻阵阵喧哗,似是争执吵闹。楚杀王向来喜好清净,怎能容得杂碎在他的地盘撒野喧闹。
  “何人造次?”
  楚杀王走近,人群即刻散开,恭敬行礼。一股血腥腐臭入鼻,肮脏的木车上有一具尸体,尸体上覆盖着破烂的草席。一阵哇哇啼哭入耳,一个浑圆肥胖的少年趴在木车上嚎啕大哭,这少年不满十岁,个子矮小,不时用油腻的袖子擦拭眼泪鼻涕。
  “殿下恕罪,宫中新死了个婢女,这小胖子是她的儿子,本是御膳房学徒,如今……”
  楚杀王掀开破旧的草席,草席烂旧,尘土飞扬,却也瞧见了狰狞面目的女子狠睁着遍布血丝的双眼,她脸上的血液粘稠发黑,正是打碎碧玺屏风的那个女婢。楚杀王将草席狠狠盖下,草席抽打到女婢惨白的脸,发出啪的一声。
  “楚杀,我要你血债血偿!”
  少年一声怒吼,脑袋朝着楚杀王的腹部撞了过去。楚杀王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提拉起来,仅一个不留神,左手便被狠狠咬住,十指连心,果真痛入心肺。楚杀王怒火中烧,一个耳光将少年扇倒在地,怒指怒视。
  “这小子是个疯狗么!”
  血色浓雾散去,血月逐渐恢复惨白冷光。丝丝白光拂过面庞,添上一丝凄凉。楚杀王左手火辣辣地疼,小指险些被咬断,皮肉绽开,鲜血淋漓。
  “给本王宰了这小子,剁碎了喂蛇!”
  “遵命!”
  “殿下……且慢……”
  一声颤抖的声音打断了楚杀王放纵的怒气,总管顾梦雅彦搀扶着老臣顾梦清明而来。顾梦清明是顾梦雅彦的父亲,辅佐楚杀六千多年。他活了一万多岁,虽是比楚杀王年少近两千岁,却已是颠毛种种、发秃齿豁。如今这般风前残烛、老态龙钟,随时可能死去。
  “老臣……求殿下开恩……”
  “这小杂碎见罪于本王,怎能轻易放过!”
  “今日为芳贵妃生辰,不宜见血光,还望殿下法外开恩!”
  顾梦雅彦是妖宫总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楚杀王虽是心有不悦,却也不得不给他个面子。
  “既然总管和清明大人求情,本王便放了这小子!”
  “谢殿下开恩!”
  楚杀王的小指流血不住,顾梦雅彦双手奉上素白的帕子,楚杀却权当做没有瞧见。可顾梦雅彦执念驱使,依旧恭敬地将双手停滞在半空,楚杀王再佯装不见反倒虚假做作了。
  “臣请为殿下包扎伤口!”
  楚杀王本已接过那帕子,可顾梦雅彦得寸进尺,信步上拈住他的手腕,五指下意识地抚摸他的手背,片刻后才将素白的帕子系在他的小指上。楚杀王哭笑不得,这个女干臣对他有意,如今竟这般明目张胆吃他的豆腐,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何况论上年纪,他要比顾梦雅彦年长数千岁,不料这个龟孙儿却对他怀了这等龌龊心思,当真令他咋舌。
  “总管大人有心!”楚杀王似是冷笑,“大人正值盛年,奈何还不娶亲,倒让清明大人干着急,何时才能抱上孙子!”
  “大王见笑,臣粗俗鄙人,当真没有姑娘瞧得上!”
  “哦~,既然如此,本王赐大人一桩婚事可好?”
  “这……”
  “本王的王妹慈安如今还未婚嫁,许配给大人如何?”
  “殿下……”
  “谢殿下美意……老臣改日……定当叫我儿……前来提亲……”
  顾梦清明及时打断顾梦雅彦的推辞,他知道儿子对楚杀王有意,这种腌臜龌龊的思想还是扼杀掉为好。何况慈安是楚杀王的亲妹妹,尊贵的公主,与顾梦一族联姻便可使顾梦一族与楚杀王亲上加亲,当真是一举两得。
  “还不向殿下……谢恩……”
  顾梦清明三两字一喘息,仿佛随时会断气一般。顾梦雅彦向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愿,既然他已经做主,顾梦雅彦也不好反驳些什么,只得听命。
  “谢殿下赐婚!”
  楚杀王一抹得意,总算甩掉顾梦雅彦这个缠人的家伙。今日是芳贵妃的生辰,他自是要前去探望,至于留宿在哪儿他倒是颇为犹豫。妻妾男宠甚多,乱花渐欲迷人眼,果真是新鲜的好,自是惦念着新宠墨轩。墨轩是楚杀王一手带大,对楚杀王百依百顺,绝对是个可信之人。只不过墨轩与王后的关系僵滞,倒是真令楚杀王头痛万分。
  “墨轩,拜见楚惠后!”
  楚惠后是魔鬼界的恶鬼,本名桐辉蒲葵,蒲苇韧如丝,日葵心向阳,故名蒲葵。桐辉一族为尸鬼一族,乃是魔鬼界大族,与妖界的顾梦一族地位相当。尸鬼同常人无异,只不过随着年龄增长会慢慢尸变,身体逐渐僵硬,而后尸斑显露,最终被尸斑侵蚀消亡。
  “这么晚,找本宫有何事?”
  “殿下惦念王后,特为王后献上一道晚膳!”
  墨轩将那女婢的心脏切片,整齐地码在骨瓷的盘子里,甜腥诱人,楚惠后果真大喜。
  “殿下今日可是去了金鳞那里?”
  “回王后,殿下去探望了芳贵妃!”
  “怎得又是徐芳那贱人?”
  楚惠后拍案而怒,愠色显露。她与楚杀王本是鹣鲽情深,当真是恨毒了那些勾引她夫君的蹄子们。
  “王后宽心,今日是芳贵妃生辰,殿下陪他也是情理。”
  楚惠后国色天香,身着七彩纱衣,浅紫色的发丝灵动。她呷上一口肝脏浓汤,粉嫩的双唇微微上扬。
  “墨轩,你如今算是男宠之首了!”
  “楚惠后谬赞,墨轩不敢当!”
  “哈哈哈……”楚惠后掩面窃笑,手腕上的金银滚珠窸窣作响,“可是我掐指一算啊,你这男宠之首的位子,并不长远!”
  楚惠后言语嘲讽,尖锐刺耳。墨轩心底冷笑,他是楚杀王一手带大,除了他,谁还能担当得起这男宠之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