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快穿]+番外 作者:水泊渊

字体:[ ]

 
 
    【文案】
    方慕安这辈子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身为直男的他,却生了一副吸引同性的体质,死后个人积分太低,不得不穿越古代做社区服务赚取转生积分;他做的社区服务,竟然是为断袖的忠臣良将,才子佳人们提供服务;他一路走,竹马一路追,做个任务都不能好好做……
    1V1,HE,主受,世界之间相互关联第一个故事背景是现代的,后面几个故事背景都是古代,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快穿情有独钟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慕安,康时年┃ 配角:很多 ┃ 其它:1V1,HE
 
    第1章 时空签证
    
    方慕安死了。
    灵魂飘到天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梦游。
    没有天堂,没有地狱,有的只是一个像中央车站一样喧闹的时空管理处,发传单的工作人员递给他一张死亡后须知。
    方慕安花了一分钟把须知读完,浑浑噩噩跟着人流往转生签证中心走。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了上辈子的熟人,三年前追他追的鞋都跑掉了,不出两月又移情别恋的花心小娘炮。
    云晨像魂一样游荡在签证处门口,眼睛红红的似乎纠结了很久,方慕安原本还想躲开他,没想到那小子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他,屁颠屁颠跑来认亲,“安安,你怎么也来了?”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安安,”方慕安嘴里骂了一句倒霉,奋力甩开云晨抓他胳膊的小爪子,“你都死了半年了还在这晃悠什么?不是早就应该去转生了吗?”
    “签证官不给签,说我积分不够。”
    “什么积分?”
    “上辈子做人有亏欠就攒不够转生积分,要是不按照时空管理局的规定做社区服务把积分补足,他们就拖着不给办转生手续。”
    这设定,略霸道啊。
    方慕安心里升起不详预感,“死亡后须知上面怎么没提这事?”
    云晨抽抽鼻子,“潜规则。罪大恶极的会直接被打入畜生道,生前无大恶,积分又不够转生为人的,就要穿越到各个时空做社区服务。”
    “你做什么服务?”
    “为孤寡老人养老送终。”云晨揉揉兔子眼,“一想到伺候老头老太太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脏兮兮的,我不想去。”
    也难怪,这小子爹妈死的早,从前就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姥姥住院了,他总共也没去看过几次,更别说床前伺候,马路上遇见老头老太太,一概能躲多远躲多远,生怕撞到碰瓷的赖住他。
    这么个只知为情爱要死要活,泯灭人性的小王八羔子,活该被罚做孝子。
    方慕安一点理会云晨的闲心都没有,绕过他大步流星要进签证中心。
    云晨急得两手并用地拉住方慕安的胳膊,“安安,你不管我了吗?”
    “我自己都管不过来管你干甚。”
    “你……你是怎么死的?”
    这小子从前就自我中心,说了半天废话终于问到他的死因了。
    方慕安冷笑一声,“我杀了人。”
    “什么?”云晨吓得大呼小叫,“杀人属于罪大恶极,你去签证只能做畜生了。”
    “我虽然杀了人,可也是事出有因,何况当时是他求着我杀他的,细算的话,我做的事也要归结成助人为乐;何况之后我也偿了命,恩怨两消。”
    杀了人还能归结到助人为乐做好事,云晨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你杀了谁?”
    方慕安一脸满不在乎,“我杀了你的老相好。”
    “你杀了康哥?”云晨本还事不关己,听到这一句才露出被雷劈了的表情,眼泪更是噼里啪啦往下落,“为什么啊?你疯了你?”
    方慕安一阵愤懑,恨不得劈头给他一巴掌,“你现在还为他说话,你们两个倒有情有义,亏他一直也对你念念不忘,喝醉了还鬼嚎你的名字呢。”
    云晨眼睛都瞪大了,“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康哥从来没喜欢过我。”
    俩男的,还特么爱情。
    方慕安想吐。
    云晨胡乱抹一把眼泪,对着方慕安恶狠狠地诅咒,“你肯定会受到惩罚的,康哥对你那么好,你居然下得了手杀他;你从前怎么对我的都忘了吗?不只是我,还有那些喜欢过你,追过你的男生,你都一概打击,你就算不打入畜生道,做的社区服务也好不了。”
    “你少给我乌鸦嘴。”
    这小娘炮从前为了他要死要活,喜欢康时年之后又为了康时年要死要活,变相地为康时年殉情了不说,现在还为了姓康的咒他。
    由此可见,这帮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下半身思考,翻脸不认人。
    方慕安越想越来气,恨不得时光倒转,回去再对着康时年的脑袋啪啪打几枪。
    云晨被方慕安要命的眼神吓得手抖,“你表情怎么那么可怕?”
    你说呢!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个两个都是见异思迁的混蛋。
    方慕安狠狠白了云晨一眼,一把推开他走进签证处的大门。
    云晨在后头拼死拼活地喊,“我在门口等半年了,没见到康哥来时空管理处,我不信他死了,康哥不会死的。”
    方慕安嘴里发出一个哼,心里一阵绞痛;当初的一枪他是对着康时年脑袋打的,那混球当场死透透。
    云晨的乌鸦嘴到底灵验了。
    签证官拿着方慕安的资料,一字一句地读,“天生吸引同性的体质,偏偏一辈子恐同,初三被同桌表白,错手把同桌鼻梁打断;高二被学长表白,错手把学长打到肋骨骨折;大一被室友强吻,错手把室友推下三楼;研二被助教搂了一下腰,错手把实验室砸了;三十岁生日被人给强了,一觉醒来,一言不合拿枪把人给崩了。”
    虽说发生这些事件时,情况都比较复杂,不过就结果说,的确就像是资料显示的。
    方慕安双手抱在胸前,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化。
    签证官抬抬眼皮,“除了恐同这一样,倒是没做过什么坏事。”
    方慕安撇嘴,“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排斥,都是自然反应,没办法。”
    “可对待同性追求上面,你的反应过于暴虐,扣分太多,最后还杀了人,好在负分加起来不至于打入畜道。”
    方慕安清清嗓子,“那一枪不算杀人,顶多算协助自杀,何况崩了他,我不也死了吗?”
    “被追捕了一个月没办法才自杀的吧。”
    方慕安一点也不脸红,他自杀的原因之一的确是因为他被发现了行踪跑不了了,可他最后之所以去死,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怕受折磨或是怕坐牢。
    当初开枪是一时冲动,康时年死了,他后悔也来不及了。
    流落在外的那一个月,方慕安过得比在地狱还不如,东躲西藏,饱受良心的谴责。
    最难忍的是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的伤心,痛不欲生的感觉强烈到无以复加,所以他就自杀了,用当初杀康时年的那把枪,把自己也给打死了。
    如今剩下一缕魂,*的不适虽然消失了,精神的疼痛却没减少半分,他到现在还溺在不知所谓的绝望中出不来。
    康时年比他早死了一个月,应该转生了吧。
    方慕安的眼睛突然酸的不行。
    签证官可没工夫陪他玩小情绪,“做社区服务攒够积分才能再世为人。”
    “什么社区服务?”
    “你虐同虐了一辈子,当然要在这个上面偿还,穿越到古代做服务吧。”
    “凭什么啊?让那些喜欢男人的人互相找不就完了吗?糟蹋良民老百姓干什么?”
    “像你这种体质的资源稀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服务的不是忠臣良将,才子佳人,就是皇亲贵胄,权势豪门,知足吧。”
    “既然都是社会精英,我去了能做什么?”
    “这一世人大多命途多舛,失去了许多为社会做贡献的机会,你要做的就是改变他们悲惨的命运。”
    都断袖了还为社会做个屁贡献,何况做不做贡献关他什么事。
    这算是什么暴虐的设定?
    方慕安坚定地摇头,“不去。”
    “去不去你自己考虑,没有人勉强你,大不了就像他们一样,在门口游荡到天地尽头。”签证官嘴角露出个玩味的笑容,“那个被你杀了的人,也去做社区服务了,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再见面。”
    康时年做社区服务?
    怎么可能?
    除了强了他这件事那小子做的不地道,康时年总体来说称得上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方慕安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松动。
    “多少小时的社区服务攒的够积分?”
    “这个要看你的完成质量。”
    方慕安咬牙,“不需要出卖*吧。”
    小时候发生的事影响了他一生,他到死也没迈过心里的那道坎。
    “你以为喜欢同性的人都是强迫人的变态吗?”
    “有一些的确是变态。”
    签证官被噎的无言以对,只好说了句,“怎么选择解决问题是你的自由,可中途出了意外发生什么,与人无尤。”
    这不就是变相地劝他视死如归吗。
    方慕安还没翻完白眼,签证官就已经在一个小本上盖了章,“这是你第一站的通关文牒,服务对象是进京赶考的小举人,他原本的命数是年纪轻轻高中状元,被皇上赐婚娶公主,可婚后女强男弱,他与心爱之人失之交臂,英年早逝,郁郁而终。”
    方慕安的嘴都撇上天了,“我的任务目标是什么?”
    “助他成为一代贤臣,改变他英年早逝的命运。”
    奶奶个孙的,金榜题名,洞房花烛都让这小子占全了,他还唧唧歪歪,不知满足地非要喜欢男人,活该英年早逝,郁郁而终。
    方慕安憋住胸中一口老血,拿好签了证的小本去站台坐时空列车;走之前到底还是不忍心,对着门外的云晨大喊了几句。
    云晨只是眼神迷茫地看着他,也不知他的话他听到了没有。
    
    第2章 青葱年华1
    
    方慕安踏上时空列车,把护照和签证亮给售票员,售票员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打了一张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