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逆天[修真]+番外 作者:阡陌霜华(上)

字体:[ ]

 
文案 
在经历兄弟反目、众叛亲离等遭遇后,傅钧与曾经的好兄弟秦湛同归于尽,有幸重生到十年前,决心今生一定要救下前世惨死的亲友。
他本来想要监督今生的秦湛,打算等到对方露出一点苗头就下手,结果却发现了许多前世被掩盖住的真相,然后意识到自己其实仇恨错了对象。
原本认定是仇人的秦湛并非真正的杀人凶手,甚至是替代了自己承受种种苦难折磨,而真凶却另有其人。
然后就应该可以跟秦湛皆大欢喜地在一起了吧?再消灭掉真正的BOSS,一切就圆满了。
可惜事情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令人惊心动魄的真相,隐藏在秦湛一手遮天的背后。
……感情是真的,但欺瞒与算计也是真的。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惊天布局,却也是一个理智的疯子如何为得到一个人的心而费尽心机手段百出的故事。
--------------------------------------------------------------------------------
 
阅读指南:
※冷血变态掌控欲强烈攻X面冷心热略圣父倾向感情迟钝受。
※前世相杀今世相爱,1V1。背景修仙,有道修与魔修正邪之分。
※攻的前世非常渣_(:з」∠)_,所以今生要被“迫”接受改造(虽然他心甘情愿=w=)。
 
内容标签:重生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钧,秦湛 ┃ 配角:陆淮风,燕雪,燕飞 ┃ 其它:相爱相杀,1V1,什么锅配什么盖
 
  ☆、第一章、弑师之罪
 
  古道残阳,秋风肃杀。
  六七名形貌不一、服装类同的青年各自御剑乘云,在道路上疾行,不时扫视四周景物,脸上露出或兴奋或急切的表情,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或是物事。
  “姜师兄,那恶贼究竟躲到哪里去了?方才我们明明看到他往这里跑了,怎么一眨眼便不见了?”其中一名举止毛躁跳脱的青年嘀咕着向身旁之人问询。
  “仔细搜寻,莫要遗漏一寸之地!”另一名满脸傲气的青年高声喝斥了四周诸人一句,这才回头答复道,“哼!我就不信他受了重伤,又被下了封禁灵力的禁制,任何术法符咒都使不出来,还能飞身逃脱这天罗地网不成!只要能够活捉到他,再交给丹霄派秦宗主,绝对是大功一件!”
  “是是是,待到那时,掌门师伯也再不能偏心那个姓边的了,一定会将姜师兄你立为继承人的!”先前说话的青年满脸讨好之色,谄笑道,“他边鹏算个什么东西?还不是只会依靠一张装模作样的脸,年幼无知,毛都还没长齐呢,怎么比得上姜师兄你?众位师兄弟之中,唯有姜师兄你当掌门才是众望所归!”
  姜师兄斜睨他一眼,虽然力持镇定,却毕竟掩不住一丝得色:“还是未定之事,休要胡言乱语!不过——你放心,我若当上了掌门,一定不会忘了提携姚师弟你的。”
  姚师弟大喜,急忙道:“多谢姜师兄!师弟日后一定不敢忘记姜师兄的大恩大德,每日必定在天尊面前上香为师兄祈福消灾!”
  “胡闹!我又没死呢,上什么香?”姜师兄虽然立即斥骂道,神色却并非真正的动怒。
  “是是,是小弟不会说话,该打该打!”姚师弟笑嘻嘻道,又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右脸,以作自我反省。
  此时,就在众人不远之处三尺高的草丛里,一道人影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静如风吹雨打下亦万年不动摇的孤峰岩壁一般。那身影四肢修长,肩宽腰窄,全身紧紧裹于一件黑色劲装里,分明是个极英挺的男子。
  而男子虽然身形偏瘦,臂膀亦不显得十分粗壮,浑身却似乎潜藏着说不尽的爆发力,正如一柄收于剑鞘中的宝剑一般,虽极力收敛,却难掩锋芒。
  姜师兄等人对于男子的所在毫无察觉,继续一面前行,一面四处搜找。
  “姜师兄,为什么秦宗主非要活捉那个恶贼呢?这等大逆不道、谋杀恩师之徒,早该下十八层地狱去了!”姚师弟似乎是个不大安分的主儿,消停了不一会儿,又开始嚷嚷道,“若非秦宗主一定要活口,我等早就已经将他斩于剑下,又何至于会让他有机会逃脱至今?”
  “这自然是有缘故的。”姜师兄略一扫视周围诸人,只见不仅是姚师弟好奇,其他人闻言也纷纷面露疑问之色,遂慢条斯理地道,“此事虽然不算机密,秦宗主自己也不忌讳,不过知晓的人多数顾及秦宗主的颜面,不愿说出口而已,因此你们才不知道。”
  姚师弟忙说:“小弟自然不及师兄慧眼明察,还请师兄为小弟解惑!”
  姜师兄也不再卖关子:“说到底,只是因为秦宗主的妻子被那傅均诡计劫走,至今不见踪迹,天底下恐怕只有傅均一个人才知道秦夫人的下落,自然不能让傅均就这样轻易死去。”
  “那岂不是便宜了那恶贼,还可以多活几日!”姚师弟嘀咕道,忽然又猥琐地低声笑道,“听闻秦夫人可是一位稀世罕见的大美人来着,落入那恶贼手里,倒是白白让他享受一时艳福了!”
  话声刚落,原本似乎已经与四周寒冽秋风化为一体的黑衣男子猛然身躯一颤,缓缓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极厉的寒芒。
  只一瞬间,男子便仿佛变成了一头纵横原野、所向披靡的孤狼,浑身散发出噬人的气势,随时蓄势待发。
  姚师弟等五人毫无所觉,继续嬉闹着前行,唯有姜师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走出几步后便停下脚步,目光惊疑不定地环顾左右,喝道:“谁?!”
  姚师弟骇了一跳,不禁退后了一步,颤声道:“姜师兄?怎、怎的?这附近难道还有埋伏不成?”
  姜师兄却不及理会姚师弟与其他四人的惊慌之举,径自迈步向前疾行,同时挥动着手中长剑,以剑锋扫荡着杂乱的草丛,盘算着即便遇上了敌人,也足以抢占先机。
  眼见姜师兄的身影距离黑衣男子已是越来越近,男子却依旧纹丝不动,像是一只耐心等待着猎物慢慢堕入陷阱的头狼。
  直到姜师兄的左脚终于踏入了男子身前的半丈范围时,却骤然只见一道细长如线的寒光迎面扑来,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咽喉处刹那间已被冷冰冰的锋刃抵住,濒临死亡的危机感涌上四肢百骸,不由浑身一僵。
  此时男子已经站立起身来,虽是一身素净全无纹饰的黑衣,质料也极其普通,穿在他身上却偏偏有长身玉立之效,竟是分外轩轩若霞举,峻拔如苍松。
  然而在姜师兄眼里,只觉得男子不但身如高山、威势惊人,眼神更是凛冽如霜,两道目光仿若变成实质一般,如冰棱似的正自慢慢割裂着他的身体。
  姜师兄呼吸渐促,额间冷汗溢出,惊惶无措道:“你你你……究竟是谁?!”
  男子目光稍微打量了一下他,不答反问道:“素白道袍,袖口云纹,你是白云派弟子?姓姜……”男子略作沉吟,遂即仿佛想到了什么,继而道,“你是白云派掌门顾长华的大弟子姜源?”
  “……是。”姜师兄不料对方对自己的来历如数家珍,不由更加慌乱,偷偷转动眼珠,眼角余光落在抵着自己喉咙的利器上——只见那是一柄形状特异的长剑,整个剑身呈现飞龙之形,虽然颜色暗黄,并非如何鲜艳明亮,却透着说不尽的杀气,令人一望之下便不由自主地直打寒噤。
  而剑身尚且光滑透彻,剑柄却仿佛数条纠结在一起的赤黑藤蔓,凸凹不平,几乎无处着手,然而男子却将剑柄握得极稳,毫无一丝不适。
  姜源顿时大惊失色道:“腾、腾虬剑!你……你就是傅钧?!”
  腾虬剑,为天机榜上十大名剑之一,已有近百年只闻其名而未见其踪,于数年前为丹霄派弟子傅钧寻获,一夕之间传扬九州。
  腾虬者,飞龙腾空,迅如掣电,疾如奔雷,威力不可言状。
  黑衣男子淡淡道:“你特地率人追我而来,却不认得我是谁么?”此言既出,便不啻是承认了姜源的猜测。
  姜源面容一僵,又似被傅钧的气势所震慑,讷讷着说不出话来。
  此时姚师弟与其他几名白云派弟子早已吓得呆了,全数直挺挺地愣在一旁,根本没有想过趁机齐心协力上前围攻傅钧,救出自家师兄。
  傅钧却蓦然目光一转,扫视向姚师弟等人。他的目光极具震慑力,令人难以忽视,姚师弟当下便一个激灵,叫道:“你你……你待如何?!”姚师弟虽然极力想做出怒色来,但说话之时牙齿打颤,面色苍白,却是掩也掩不住的恐惧之心。
  傅钧冷冷道:“修道之人,以清修为本,戒恶语诽谤。污人清誉者,罪加一等,当受惩戒。”
  傅均虽然只是言语上的训斥,还未有什么实际行动,但姚师弟早已听得胆战心惊,慌忙应道:“是是是,我……不不、小弟以后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小弟就知道傅……傅公子你一定是被冤枉的,公子一看就是眼神清澄如水、一身浩然正气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是谣言中所说的欺师灭祖的败类凶徒?”
  姚师弟还待再说,傅均却已微微皱眉,打断他道:“我说的是燕……”话声倏然一顿,眼神似乎多出一分微不可察的黯然,语气微沉,“……秦夫人,明白么?”
  姚师弟这才明白过来,心下直犯嘀咕,面上却更加恭敬,满口答应道:“是是是!秦夫人冰清玉洁,可比天上谪仙,与秦宗主正是一对神仙眷侣,是小弟一时昏了头脑,胡说八道编造秦夫人,实在罪该万死,以后必不敢再犯!”
  傅均并未被他的态度打动,神情依旧冷峻,只是沉声道:“如若再犯,休怪我不客气!”
  “是是是!小弟一定谨遵傅公子的教诲!还请公子千万放心!”姚师弟急急应道,一副俯首帖耳之状,也顾不上丢不丢脸了,满心只想保命。
  此时姜源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不甘心地道:“我明明亲眼见你被天清观的灵和真人施加了禁制,为什么你居然什么事也没有?”
  “什么事也没有?”傅均仿佛嘲弄般的重复了一遍,唇角似有一丝苦涩之意,然而一息之后,他的眼神却愈加显得冷厉坚毅,“我是何人门下,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你是丹霄派陆淮风陆宗主的亲传弟子……”姜源答道,忽然间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与寻常炼精化气、炼神还虚的道修不同,丹霄派却是讲究以武入道,剑身齐修,手中之剑不仅仅是一件辅助作战的兵器而已,更是与本命道心合体同修的亲密伙伴。
  又因剑乃百兵之君,丹霄派弟子亦多数选择了剑作为武器,派中剑经繁博万千,门下弟子剑术超群,故而又有“万剑之宗”的美号。
  而且一般只修内丹的道修如果有朝一日被剥夺了全部灵力,多半会变得连个凡间武夫也不如,唯独丹霄派门中弟子即便失去了呼风唤雨的道法,却依旧可以倚仗一身出类拔萃的剑术。
  而傅钧,正是丹霄派门下,更是前任宗主陆淮风的嫡传弟子,与现任宗主秦湛还是师兄弟。
  如果在一个月之前,随便揪住一个初入道门的修道之人询问一句“傅钧和秦湛是什么关系”,那个人多半会回答:丹霄派中名气最大、修为最高的一对兄弟,也是情谊最深厚的一对兄弟,不是亲兄弟却胜过亲兄弟。
  不过如今傅钧既然能狠下毒手杀了自己的师父,与昔日的兄弟秦湛翻脸为敌也不在话下。
  但是傅钧既然昔日与秦湛齐名,修为自然远非姜源可比。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昔友今敌
 
  姜源想通之后,心里更觉无望,此刻明晃晃的剑锋犹自横在他颈中,时时刻刻便能夺取了他的性命,而虽然傅均握剑的手很稳,看上去也不像传言中说的那样穷凶极恶、杀人如麻,但姜源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毕竟人只有一条命,失去便是失去了,无法重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