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逆天[修真]+番外 作者:阡陌霜华(下)

字体:[ ]

 
 
 
   ☆、第八十七章 逼近真相
 
  直到秦湛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外之后,傅钧一直绷紧的身躯才渐渐放松下来。
  他伸手将屋门重新关上,刻意用上了几分力道,顿时发出“咚”的一声沉重闷响,仿佛意欲以此作为警钟,将胸中迷雾一扫而尽,也彻底消除掉刚才秦湛存在过的痕迹。
  傅钧倚墙而立,让后背贴上冰凉的墙壁,似乎这样做便能让他的神智一直保持清明,却依然禁不住陷入深深思绪中。
  纵然已经两世为人,傅钧却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表白心迹,而且对方还是与他性别相同的男人。
  ……却也是他曾经视为唯一的兄弟,祸福共享,生死永不相负的人。
  然而在经历过前世的背叛与决裂之后,又在今世许下约定重新做回兄弟,到了今时今日,傅钧已经不清楚,他与秦湛之间,究竟应该算作什么样的关系。
  不可能再是前世那样单纯的兄弟之情,因为只要涉及前世的事,他对秦湛便始终有诸多隐瞒,无法坦诚相对,甚至在迫不得已之时还会以谎言欺骗秦湛。
  傅钧不擅长也不愿意说谎,但唯独在秦湛身上,却一再破例。
  但傅钧也同样十分清楚,只要今世的秦湛一直保持这样温良无害,不去滥杀无辜,那么自己也永远不可能主动跟秦湛翻脸为敌。
  这样仇人不似仇人,兄弟不似兄弟的关系,却又时刻因秦湛的一举一动而牵动着心绪,傅钧有时候也会在心中质问自己,为什么唯独在秦湛的事情上,他便仿佛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果决,变得拖泥带水,多思多虑,甚至变得连他自己也感到陌生。
  除开他自己的行为失常暂且不谈,对于秦湛突如其来的表白,在起初的震惊过去后,此时傅钧心中竟是只余下一片迷茫。
  没有愤怒,没有喜悦,没有爱憎厌恶,只是一种完全不知道该去如何形容的出乎意料。
  可傅钧也不明白,为什么刚才的自己,没有直言拒绝,而是以那样委婉的一句话去暗示秦湛不能得偿所愿。
  ……难道只是不忍心让秦湛过于难堪?
  傅钧闭上眼睛,清晰地感受到从背后传来的那股仿如冰凌刺骨的寒意,复又慢慢睁开双目。
  ……无论如何,眼下却也唯有这一个解释了。
  次日清晨,傅钧起床后整装完毕,第一次没有在屋外走廊上见到秦湛,却没有丝毫意外——因为他特意比平常早起了半个时辰,如果看到了秦湛才叫奇怪。
  而傅钧也没有去敲响隔壁房间、也即是秦湛卧室的门,而是径直走出甲子居,步伐甚至有些稍显仓促。
  平时他与秦湛习惯一同去砺剑台进行晨练,然而今日傅钧便特意避开前往砺剑台的所有道路,选了人最稀少的东面凌绝峰。
  凌绝峰距离前山众弟子房舍甚远,山势又十分陡峭险峻,上下皆十分困难,平日里十天半月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但对此时的傅钧来说,却是一个最好不过的修炼地点。
  丹霄山占地颇广,弟子数千,因此若是真心想要避开一个人,一点也不难做到。
  傅钧知道自己既然做不到当面拒绝秦湛,那么以行动来表示心念也是一样。
  再者,虽然有点不愿承认,但他确实没办法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在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态度正常地面对秦湛。
  傅钧在凌绝峰顶上迎风而坐,闭目凝神,静静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
  也许是债多不愁、再怎么有变故也不可能如昨日那般震撼了,此时傅钧的心境竟是异常的宁静,心中一片空明,修炼起来也比寻常要快上不少。
  两个时辰后,傅钧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缓缓呼出一口闷在胸中的浊气,只觉得从未有过如此的神清气朗,头脑清明。
  自从知道秦湛的真正心意后,以前许多疑惑不解的事,便似乎豁然开朗了。
  秦湛对燕雪如临大敌的态度、误会自己喜欢燕雪后隐约的苦闷、以及那句语焉不详的“因为她是女子,便只需一面么”……却原来竟是因为如此缘故。
  ……但,比起前世,今生的自己对秦湛态度并不算十分好,较之前世大有不如,甚至还一度仇恨过,秦湛却……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傅钧临风默默伫立了片刻,随后却在掌心中变化出碧光粼粼的青霭剑,开始练习最近新学的一套无相无影剑法。
  这一练剑便直接练到了深夜,傅钧这才慢步返回甲子居。
  在进入卧室之前,傅钧不禁扫了一眼隔壁依旧紧闭的房门,却也不知道秦湛究竟是已经歇下了,还是尚未归来。
  但他脚步却未曾有过丝毫停滞,径自踏入屋中并立即合上屋门。
  第二日傅钧又是早早起身离开甲子居,并在下午未时去了一趟正一宫——秦湛正是未时在砺剑台指点陆雯华,所以不会在正一宫里撞上——而又再次向陆淮风领取外出下山的任务,不论轻重难易,只要能离开丹霄派便行。
  此后几番下山,傅钧又去了几趟芳华谷,梅臻虽然每次都接见了他,但态度越来越冷淡,并在最后一次告诉他,说自己即将外出云游,归期不定,可能是二三月,也可能是三五年。
  傅钧也不是傻子,当即明白了梅臻怕是彻底烦厌了自己,只不过不想直说而已。
  虽有遗憾,但傅钧也觉得有些事情无法勉强,尽力而为便是最好。
  无论如何,他能重活一世,实是欠下梅臻一条命,即便今生不能再做挚友,也须尽力报答对方。
  但梅臻修为高深,少有所求,傅钧一时半刻之间却也想不到有什么能够报答梅臻。
  他只能暗暗决意:魔君阳羽之事,一定不能让梅臻受到损害。
  梅臻之事告一段落后,傅钧倒是借着一次除妖任务,重新认识了前世的另一位好友——太华宫宫主嫡传弟子辛玖。
  而辛玖如同前世一般热情,与他一见如故,让傅钧心里着实感到了几分欣慰。
  有了辛玖为友后,傅钧未过多久便与最后一位挚友杜熠琛见面了——这一世傅钧自己倒是没有受伤,但是同行的辛玖却在战役中不幸受损,结果就见到了已有名声在外的杜熠琛。而杜熠琛也是一如前世一样好心肠,主动为辛玖医治伤口。
  在结交梅臻一事上吃过亏后,傅钧对杜熠琛便颇为小心,举措尽量保持与前世一致,不再过分热忱,而效果也显然不错——杜熠琛在他们离开之时,说道以后随时欢迎他们前来做客。
  除了秦湛这个变数以外,仿佛一切事宜,皆如前世一样走上轨道。
  甚至近来数十日都没有再听到其他魔修兴风作浪的消息,万事皆安。
  而在这段时间里,秦湛竟是意外的没有主动来找过他一次。似乎秦湛已经明白了他表现出来的拒绝之意,虽然未必如愿,但却放任了他的决定。
  傅钧对秦湛这种异常的平静态度,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具体要说是哪里不对,却也一时间说不上来。
  十月初十晚上,傅钧再一次从山下归来,先去正一宫复命这次的任务结果后,这才回到甲子居里。
  然而这一次,傅钧却在路过秦湛的房间之时停下脚步,蓦然后退一步倚靠在墙壁上,却静思不语。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恍若孤峰肃立,江水沉凝。
  翌日卯时,只听“吱喽”一声,房门开启,从中慢慢走出一道身影,紫衫长袍,风姿端华,正是已经月余不曾照面的秦湛。
  秦湛容颜依旧如冠玉般秀逸无伦,只是眉间眼底隐隐有一丝憔悴之色,身形亦显得比往日略见清瘦。
  看到这样的秦湛,傅钧一时间不知心中是何滋味,暂未上前招呼。
  而此时秦湛似乎终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个来回,眼中渐渐流露出一丝惊喜,却又在瞬间之后沉寂下来,回归平静,似乎是意识到他不会无故出现在此。
  只听秦湛仿佛有些小心翼翼般的轻声询问道:“有什么事么?”
  傅钧正正直视着他,却是过了一瞬,方才开口说道:“秦湛,我想了很久,如何不着痕迹地慢慢疏远一个人,却一直不让对方察觉到如此意图,尤其这个人原本是你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当真是不容易。”
 
   ☆、第八十八章 情意如许
 
  傅钧话声刚落,秦湛面色陡然一变,似乎隐隐泄露出一丝极为少见的惊讶无措,然而这丝情绪也不过转瞬即逝,秦湛神情又变得平静下来,如同一泓无波无澜的死水。
  但傅钧却不容他想出计策来逃避自己的问话,步步紧逼地质问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实情么?”
  秦湛脸上不由得立时浮现出犹疑之色,似乎是在踌躇着到底要不要对傅钧说实话,又似乎是在考虑着傅钧究竟猜到了多少真相。而傅钧复又开口道:“既然你不想说,那便由我来先说好了。”
  秦湛罕见地默不作声,只是等待着傅钧的发言。
  “自从魔修项晟率众进攻本派一役结束后,你就已经盘算着要疏远我了吧?”傅钧面上喜怒并不显著,只是声调却含着沉沉魄力,显然心情并非愉快。“先是主动向师父请命指导陆师妹修行功法,然后……”
  傅钧略略一顿,似乎稍微流露出一丝尴尬,却立即肃然正容,继续说道:“……向我表白心意,你明知道那个时候我不会接受,却依然为之,其实目的是为了让我主动对你避而不见,却不会怀疑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认真想一想的话,一般人也不会在刚刚得知对方欺骗了自己的情况下,而立刻接受对方的告白吧?
  秦湛挑的时机一点也不算好,甚至可以说十分糟糕。但之后秦湛却毫不作为,一点挽回败局的行为也没有——看上去像是为情所伤,故而从主动转为被动,仅是默默等待着傅钧的裁决。
  但是,仔细一想秦湛的为人,便知道他若是真心想要达成一件事,绝不可能半途而废。
  而许多时候,即使对方最初不情愿,也在最终会被秦湛设计上钩,让他如愿以偿。
  傅钧不认为自己会让秦湛破例。实在是秦湛对此事的表现大异往常,平静得判若两人。
  可与之相反的是,秦湛从来就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甘愿认命的人。秦湛想要的东西,怕是费尽心机、手段百出也要得到手。
  虽然事情涉及自己,让傅钧每次想起之时便极为尴尬,但他终究不能无视那些明显的异样之处,因为他想要追查其中真相。
  所以傅钧在反复思量一夜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虽然在意料之外,但却能解释一切情形了,包括秦湛的异常举动。
  秦湛静静听完傅钧的指责,却依旧不语不动,恍若一株百年古木。
  傅钧凝眸直视着秦湛,似乎不想错过他脸上表情的每一点变化:“我说的,可有丝毫差误之处?”
  见秦湛暂且不语,傅钧又道:“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疏远我,可你既有此念,何不直接与我说清楚?又何必……利用上陆师妹,甚至于……要以那样的手法逼我避开你……”
  ——不过这样的手段虽然出人意表,非常人所能想到的,倒也确实十分有效。
  傅钧心中隐约闪过如此念头。
  秦湛突然笑了,只是嘴角勾起的笑容极其浅淡,刹那后便已消失无痕。
  只听他一字一句,声调低缓却不容置疑地道:“我确实是在借机疏远你,可我之前对你说的每一句话,却句句属实,绝无半分虚假。”
  傅钧心神一震,顿时失语,一时间竟不知应该如何面对秦湛。
  “我不会逼你,可你也不要故意曲解我的心意。”秦湛缓缓道,声色看似平淡,却仿佛隐藏着随时可以破釜沉舟的惊人气势。
  傅钧强行定下心神,沉声道:“你还没有回答为什么要疏远我。”
  秦湛却是沉吟片刻方才开口,语气中依旧似是含着淡淡叹息:“俗话说:‘无知是福’。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多,却未必是好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