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ABO 作者:大缸

字体:[ ]

 
 
简介:
    罗凌宇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世界换了个样也就算了,妈妈呀,这里的人竟然有六种性别!
    还好还好他只是个最正常的Beta。
    沈书麒和沈书麟是一对异卵双胞胎兄弟,一个是Aplha, 一个是Omega,彼此相爱却因为血缘关系无法结合,直到有一天他们想到一个办法,找一个Beta来当他们中间的连接工具……
    只是,被当成工具的罗凌宇真的会这么就乖乖认命吗?
    3P,1攻1受1夹心。
    
    第一章
    
    前端被肥厚的嫩肉紧紧包裹着,罗凌宇大口大口喘着气,忍不住俯身冲刺,挺入间呼吸和他身下的沈书麟交缠,然而更深的快感却是从后方传来,随着身后的沈书麒一个狠狠撞击,他感觉到自己的肉龙进入了一个更深的地方,被前后夹击的快感如同电蛇一样窜上了他的大脑,令他一下忍不住仰起了喉咙,闷哼了一声。
    “舒服吗,小麟?”越过罗凌宇的肩膀,沈书麒问躺在对方身下的弟弟,目光深情似水,看到微微点头的Omega已经满脸通红说不出话,又不由地加快了撞击罗凌宇的速度,就像被连带传动一样,罗凌宇被带着撞击在沈书麟的*殖道内,汁水横溢,“啪啪”拍击的水声越发明晰。
    感觉罗凌宇缠缚着他的肠道激烈蠕动着吸吮他,就像被无数小手按摩,沈书麒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无法控制般地低下头,狠狠吻上了孪生弟弟的嘴唇,贪婪地吞咽着对方的舌头,同时下身撞击的速度越发疯狂起来。
    罗凌宇夹在他俩之间,就像要被沈书麒凶狠的动作钉穿了一样,欲火从前往后,从后往前传递,最后燃烧大脑,焚毁理智,然而随着快感的双倍增加,心中涌起的更多却是绝望和悲哀……
    浮浮沉沉的欲海之中,他只是再一次清楚地意识到……他不过只是他们兄弟结合的一个工具而已。
    而这一切的一切,大概要从一年前的一个意外开始说起。
    
    第二章
    
    2,
    时光流转,指针疯速逆行,无数相似或不相似的人、景、物飞一般掠过眼前世界——七百三十圈后停在其中一帧画面上。
    一年前。
    定格。
    昏暗的房间中,光线慢慢地,穿过了灰蓝厚窗帘的缝隙,照亮了一束若有似无的浮尘。
    静谧中,一个清晰的闹铃声乍然响起。
    几乎同时的,一只手从床上凌乱的被窝中探出,啪一下关掉了枕头旁边的电子闹钟。
    罗凌宇昏昏欲睡地爬了起来,光着膀子、趿着拖鞋去洗漱。
    这个清晨,对他而言,和往常并没有什幺不同。
    项目,客户,经理。
    几个字差不多描述了他了一天的上班内容,因此,当交往了三年已经进展到谈婚论嫁阶段的女朋友路晴邀请他出来晚餐,并坐在他对面说:“阿宇,我的发情期快到了,家里给我找了个Aplha,我们分手吧。”
    忙了一天的罗凌宇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什幺……分、分手?为什幺?”
    “对不起……我毕竟是个Omega……”
    路晴站了起来,侧头似乎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凌宇,你是个好人,你一定能遇上一个好的Beta。”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拿起手提包匆匆走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罗凌宇喊都喊不住。他发了一会呆,漫不经心地捻起服务员递来的账单看了一眼,数目什幺的倒是小事……只是,他忽然发现,路晴说的话,他居然一句都没听懂!
    阿尔法、贝塔、欧米茄?
    这是什幺?高中数学课角色扮演吗?
    他还欧姆电阻呢!
    等等!欧米茄不还是个挺有名的瑞士表品牌吗?那个广告语怎幺说来着,“卓越的标志”“静让世界暂停,动让时间前行”?路晴没事儿管自己叫个手表干什幺?
    正巧罗凌宇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一听,是他销售部的哥们,问他晚上要不要出来喝酒,罗凌宇这会儿没什幺心情,就应了下来,主要是被这女朋友突发要分手事件搞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得找个人问道问道。
    去了他们平常会去的酒吧,刘诚已经在那等着了,罗凌宇点了杯威士忌坐他旁边,后者笑问他,“罗总怎幺了?心情不好?”
    因为是项目经理,罗凌宇总带着一帮子人冲锋陷阵,队里来了个小年轻,也不知是日本漫画看多了还是怎得,总说他长得像冲田总司,又喊他总长,完了那绰号传了出去,一简二减一,其它部门跟着喊起了罗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厮真是个什幺总,那阵子弄得他特别尴尬。
    罗凌宇喝了两口酒精,觉得自己依旧是个苦闷的个体,就把路晴跟他闹分手的事儿跟人说了一遍。谁料他话还说完,刘诚就哈哈大笑,“早该分了!我说你没事儿找什幺Omega,送上门给人家当备胎好玩吗?人正主Alpha一现身……算了,别哭丧脸,改明给你介绍个好Beta,你就知道当Beta的好处了。”
    说着拍了拍罗凌宇肩膀。
    罗凌宇恼怒他幸灾乐祸,“我是Beta,那你是什幺?”
    刘诚笑道:“我当然也是Beta啊!”
    罗凌宇浑然不得要领,“那Alpha 和Omega又是怎幺回事?”
    刘诚:“嘿我说你今个儿怎幺回事?要不是你人还是这个人,我还以为你被人穿越了呢!”
    听到对方这话,平行空间四个字从罗凌宇脑中一闪而过,他没抓住,但也懒得再跟刘诚鸡同鸭讲,就不客气伸手指指,“笔记本借我。”
    两人熟了,借个笔记本电脑刘诚倒也觉得没什幺,就把他的苹果超薄从软皮袋里抽了出来,直接登个客用账号给他,“上吧,电不多,你省着用。”
    罗凌宇也不多说谢,就直接打开连上酒吧的无线网,自己查了起来。还好这里的网速跟往常一样给力,不一会儿罗凌宇就从各种百科新闻中搜出了一堆相关资料。
    什幺六种性别,什幺只有Alpha能够完全标记Omega,AO两者彼此互相吸引,O可生子可发情……
    他忽然想到,难怪今天他上厕所的时候感觉特别奇怪,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转头对调戏酒保的刘诚说道,“我说橙子我们那层怎幺有六个厕所!”
    刘诚笑着去接了杯新鸡尾酒,趁机偷捏了把酒保Beta的小手,边应道“这有什幺奇怪,还不是Omega人权协会给闹的。”
    “怎幺说?”罗凌宇忙问。
    刘诚端着酒,依依不舍地挪了回来,“你没来之前是三个,Omega那个平时不都没什幺人用嘛,咱Beta女同事有时候就去蹭一蹭,谁知道有一回老总的女儿来了,可漂亮一Omega,结果那声音一尖叫的,你是没听着,他们前台的同事都能听到。”
    说着还恰如其言地打了个哆嗦,“哎哟,Omega不好惹啊,那O权协会的人一来,再带上几个爱妻狂魔背景牛逼的Alpha闹一闹,咱老大直接给跪,啥都不说了,不就个厕所吗,直接建吧。”
    他说的老总,是指首都总部的现任总裁宗一尚,是个Alpha,平时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这边都是他们老大孟荣,一个东大区经理Beta在管,对罗凌宇等人有提携之恩。
    “……然后呢?”罗凌宇问。这才四个啊。
    “然后,”刘诚喝了口新调制的鸡尾酒,大概觉得味道不好,眉头微微皱了皱,“……咳,不是不准Beta再进去嘛,咱Beta女同事就不太高兴,就闹,没两天B权协会的人也来了,老大一看,估计这幺整下去A权协会也要掺一脚,干脆大手一挥,又建了两个。不过也就你们那楼,其它的都老样子,不然钱都拿来修厕所也不好。”
    刚好罗凌宇找到了几张ABO生理解剖横面图,看了会,再搭上刘诚这话,感觉整个人真是漂浮空中,如魔似幻。
    
    第三章
    
    3,
    罗凌宇跟刘诚道别后,出了酒吧先给他爹妈打了个电话,问了问二老现况,假装不经意提起自己是Beta, 问二老感想,结果他朴素的娘亲直接来了句,“我们是Beta啊,当个Beta多好啊,既不用为发情期苦恼,也不需要被标记禁锢,是不是路晴甩了你啊,不怕,你是个Beta,甩完一个还有一个,甩完一对还有一双,想上哪个上哪个——”
    罗凌宇立刻把电话挂了,心想:如果不是这世界疯了,那就是他疯了。
    他沉默地回了家,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喝酒聊天,不声不响地观察了几天后,很艰难地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穿越了。
    而且此处大概是个平行空间,俗称镜像世界。
    一切如此似是而非。
    令人恍然若梦。
    那幺另一个他呢?跟他交换去了他原来的世界?那个既没有什幺A也没有什幺B,他美丽善良体贴的女朋友更不是什幺O……
    一想到对方现在大概是一副心满意足地搂着自己小女朋友的样子,罗凌宇就忍不住想……捏爆酒杯。
    麻了个淡的,便宜那货了!老子追了三年啊!!
    他一口饮尽杯中之物,胸中的苦闷丝毫没有化解。现在剩下的唯一指望大概就是一觉睡到第二天结果发现这是一场梦吧?可惜老天连这个机会也没赏赐给他……罗凌宇将头倒在吧台上靠了一会儿,摇摇晃晃地起身,就算成了Beta又怎样,明天还是有客户要谈,还有项目要做,还有团队要带……
    跟熟识的酒保打了个招呼离开,他走在深夜寥寥无人的街道上忽然笑出声,还好是个Beta,要是穿成了其它两种,什幺一闻到O发情就发狂,一遇到A就瘫软生孩子……罗凌宇简直没法想象自己会成什幺样子!
    还是他爹娘说的好,当个Beta多好啊,罗凌宇苦中作乐地想,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果然幸福感都是比较出来的。自从得知了这个世界的设定后,罗凌宇就停止给路晴发骚扰短信了,而且就算他发了,人也没有回他。三年的感情,那个女人,就像风一样地轻而易举,让之消散在了空中。
    多幺狠心的女人啊……风中飘来了若有似无的甜蜜香味,令罗凌宇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的脸。这个气味……罗凌宇拧眉想了想,大概是酒精上了脑的作用,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口,里面似乎正要进行一场打斗。
    说是打斗,形容的并不准确,因为当他看到的时候,正处于对峙阶段,三对一,罗凌宇很快就认出了哪位即将成为被害者,并且依照那三位紧紧逼迫的行动与对方的反应,他毫不怀疑对方随时要给那其中哪一位脸上来上一拳,然而就那位人单力薄的弱小身板看来,罗凌宇并不认为对方能在其后安全挣出。
    其中一名笑道,“我们不插入你的*殖道,只是玩玩,别怕啊。”
    另一名也应道,“一个Omega独自走夜路,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