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纹师 作者:温吞的女人(下)

字体:[ ]

 
  ☆、071 觉悟
 
  
  暂且按下伯伦的身世不谈,劳埃德继续有关血脉的话题。
  “就是这精灵血脉也要分个高下不同,就如上古魔法时代的精灵一族,族内也是有等级分布的,上至精灵皇,下至普通的精灵护卫。正是由于这等复杂的情况,所以传承下来的异族血脉优劣情况很难区分,除非将觉醒后的血液抽取出来进行检验。我听斐利斯提过小亚述你的情况,原来精神力天赋平平并无特殊之处,后天才突显出来,想来是属于觉醒得比较晚的了。”
  “觉醒之前并无征兆吗?”斐利斯大感兴趣地问道。
  “没有,在觉醒之前暗含在血液中的特殊力量处于潜伏状态,除非觉醒否则并无从查起。曾有人专门对此进行研究过,说觉醒后的血液中存在着一种特别活跃的活性因子。”劳埃德说到这儿的时候眼神暗了暗,“不过以往人们大多会往家族史上追查,家族中出现过血脉者的其他后代出现的机率当然也要大得多。”
  “老师,您听过猎血者这个组织吗?”亚述留意到老师的眼神,想了想便将心中的存疑提了出来,这种存在暗处的窥视者让他每每想起时都要打个寒颤。
  “猎血者?这是什么东西?”斐利斯疑惑道。
  劳埃德的眼神更加暗沉了,亚述一看便了然,老师果然是知道的。
  劳埃德叹息了一声,再响起的声音有些暗哑沉重:“是利法家的那小子告诉你的吧,亚述你知道这个组织也好,好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猎血者,不过是一伙躲在暗处的见不得光的东西,前面我说过有人说觉醒者血液中存在一种特殊的活性因子,有人就大胆设想,如果将这种活性因子提取出来转移到另一人的体内,是不是也能间接地获得血脉者的力量,当这种说法在上层社会悄悄流传开来后,一些人丧心病狂,对血脉传承者发动了一场浩劫,现在的血脉者之所以如此稀少,不仅仅由于传承困难,还因着这部分人为的因素。”
  斐利斯狠狠倒抽了口气,再看向小师弟,显而易见,小师弟觉醒后的天赋极高,说明血脉的等级同样不低,换言之,这样的小师弟在别人眼中就是一块散发着致使诱惑力的美味蛋糕。再看小师弟并没露出多少惊恐的表情,只是无奈地苦笑,显然小师弟深知自身的情况。
  “咱们不怕,不管怎样,老头子我还是有些身份地位的,那些人就算知道了你的情况,也得看看能不能动得了你!”劳埃德唯恐吓坏宝贝徒儿,连忙安慰道,说到最后时浑身气息一凝,一股迫人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这个时候的他与平时嬉笑玩闹的模样完全两样。
  亚述的心里自然感动,老师虽然看中自己的血脉天赋,但这种维护的姿态却是不作假的,对于他这种前世孤儿出身的人来说最为可贵。眨眨眼睛掩饰眼中欲出的湿意,又问:“老师,当初在街头您是怎么看出我身上的情况的?”
  自知道老师清楚自己的秘密后,亚述就很好奇,他从师兄那里知道老师是在街头看到自己后就有了收徒的意向。不说亚述了,就连斐利斯同样好奇,同时又担忧,是不是达到魔纹大师这一等的都能看向小师弟身上的秘密?那小师弟岂不是很危险?
  说到这个,劳埃德很得意,身上的气势立即散去,捋着胡须说:“这等本事可不是晋入魔纹大师就能具备的,你们当你们的老师我这么多年来走南闯北的都是白跑的吗?早年我就曾碰到过一位精灵血脉的觉醒者,不过他的天赋不及小亚述。他跟我提过,精灵血脉者的精神力尤其精纯,并且颜色也不一样。当然,这种颜色外人是无法看到的,精神力这种东西本身就是无色无形的存在。我也是因为在与他接触的那段日子对他的精神力有所了解,这才发现小亚述身上的精神力与那人的非常接近。这种感知很难说清,斐利斯你不妨有空仔细琢磨琢磨小亚述的精神力与你自身的有何区分。”
  亚述听了倒是放心很多了,和龙人说的基本一致,除非自己曝露,否则别人很难察觉,不是所有人都如老师这般接触过并研究过其他精灵血脉者的精神力的。而且听到老师提到其他的精灵血脉者,亚述只觉自己并不是独自一人,他不是一个独行侠,世间还有同类。
  劳埃德是极喜爱这个小徒弟的,当然要为他的安全作周全打算,如今身在这西南部城市也好,可容许他有个成长的时间,将来再面对各种各样的局势时心性也能更加成熟从而从容应对,到那时,想必不必借助自己的名声,自己的小徒弟也能闯出一定的知名度,等成为了公众人物,那些暗地里的丧心病狂的家伙再想动手便多了许多顾忌,他们毕竟不敢将自己的目的亮到大众底下。
  也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丧心病狂不择手段的。
  有猎血者组织,自然也有反猎血者的组织。
  “行了,看完了就走吧,我老人家又不是老得动不了的,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去,小亚述先跟着你师兄好好学习把基础打扎实了,过几天我把精灵文字的资料整理出来你先学着些。”劳埃德开始不耐烦地赶人,顺便将枯杖送还到亚述手上,“拿走吧,省得我看了眼馋,这等有灵性的宝贝既然认了你便不会听旁人的了,也只有你才能使得动它,好好琢磨琢磨,老师我还等着你将那些魔纹尽量地还原出来呢。”
  “走吧,小师弟,这里自然有人照顾他的。我已经让人给你在这儿收拾了一个房间,以后有事没事的时候可以住过来,要知道,老头手里可藏了不少好东西,我是早被他厌弃了的,以后就靠小师弟你了。”斐利斯很干脆地起身开门,拉着亚述一起离开,边走边说,那声音可真不小,房间里的劳埃德听得清清楚楚,离得远了还能听到他吼了一嗓子。
  亚述忍笑:“好,就听师兄的。”
  一路上碰到的不少认识的铁塔佣兵团的人,也有陌生面孔,斐利斯给他稍作介绍,都是这个佣兵团的成员,劳埃德这里也算是佣兵团的一个聚集点。斐利斯话语中暗示了,其中一些佣兵父母辈就与老师及师兄的母亲认识了,关系自然亲厚。因此,这个佣兵团是可以信赖的,作为一个地位不低的魔纹师,需要各种各样的魔法材料供研究,与一个或几个佣兵团合作互有往来是必不可少的。
  其后几日,亚述从师兄和洛卡那里知道了不少有关遗迹的后续消息。洛卡是个闲不住的人,出了一次任务回来想的可不是抓紧时间休息,而是窜来窜去,亚述作为这个大家庭新加入的一员,自然也成了洛卡时常光顾的一员。
  洛卡说,埃塞城的城主在去遗迹的人回来后发了好一通脾气,他对此次遗迹之行寄予了厚望,想要借此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岂料最后一场空,什么也没捞到,反而让人看了不少笑话。他打的什么主意本城和外面那些人都能猜到几分,看别人痛苦自己就觉得高兴,自己同样一场空的失落也减轻了一大半。
  洛卡说,许多人都在猜测那凤尾鹰主人的身份来历,而且那天凤尾鹰主人貌似还多带了一人,那第三人是谁也是大家争议的一个话题。不过至今为止,也只出现过一些传言,并没有什么定论,凤尾鹰的主人依旧成迷。
  洛卡又说,之前一直上窜下跳的分会长至今未归,本城的魔纹师分会内部乱糟糟的,少了牵头人下面岂会不抓紧时间争权夺利瓜分分会的利益,因为有消息说,从莫尼亚峡谷回来的人都没看到分会长的身影,或许他陷在遗迹内没能出得来,或许是他得到什么了不得的宝物趁乱离开了埃塞城躲藏了起来,只等风声过后再出来,说不定那时都成为魔纹大师了,今日的一切谁还会去与他计较。
  亚述听到这些消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连他都险些被牵涉进来,幸好当日伯伦没将他的脸给曝光,否则他也得高调一把。拿了几本书跟师兄与洛卡道了声别,他要赶着去旁听一位老师的课。
  等亚述离开只剩下洛卡和斐利斯时,后者笑晲着洛卡问:“外面都传开了?”
  “那当然,”洛卡拍胸脯道,“现在就算分会长再冒出来只怕也有口辩不清了,不过,嘿嘿,斐利斯老大,斐利斯大哥,你不知道,居然还有一股人也在散布同样的消息,你说这会是什么人跟我们同一个心思?”
  斐利斯笑得纯良:“你都不知道的事,我这坐办公室的人就更加不清楚了,说不定也是分会长平日太高调惹下的什么仇人,正好借这个时机拿他开刀了。唉,也不知道上面如今是怎么个想法,会派谁来接任这个分会长的职务,还有城主这个位置,好不容易安稳个几年的埃塞城又要不平静了。”
  这话说出来洛卡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他敢打赌,没人比斐利斯更清楚另一拨人马的来路。还有,不管谁来了埃塞城,斐利斯老大的名号岂是白叫的?再怎样也动摇不了他的地位,何况还有他们铁塔佣兵团在后面支撑着不是,斐利斯老大,你也做得太假了。
  洛卡也只敢放在心里腹诽一阵,绝不敢说出口的。
  至于斐利斯,一听洛卡说出口,脑中就冒出一个人的身影,这人倒是离开了埃塞城回他的帝都去了,不过不要以为他瞧不出这人打的什么主意,哼,小师弟年纪还是太小了,不懂人心险恶,可不能让人过早地叼了去!
  ********************
  亚述有阵子没进魔渊了,一来因为枯杖的出现让他寻到了新的冥想方法,二来便是他发现了自己对龙人的心思竟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极微妙的转变。
  那日,他听到老师和师兄提起的龙人的身世,瞬间就让他扭转了对龙人的看法,以往的自大臭屁成了他不屈服恶势力支撑他站立人前的傲骨,以往的傲慢无礼也成了他掩饰内心脆弱的表面伪装,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不被人轻贱看低。
  亚述仿佛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哗啦啦倒塌了一大片,另一方面无论是龙人还是伯伦男爵的形象在他脑中越来越鲜明生动,就连那显得轻慢而勾起的嘴角,都转化成了一把小钩子,挠得他的心肝脾胃都一颤一颤的。
  亚述知道大事不妙了。
  可有些事情是他能够控制的吗?回想在魔渊中的那段日子,第一次见面他就不正常了,最狼狈的一面曝露在别人眼中,后来他便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在龙人面前任性得可以,也幼稚得够呛,与平日生活中的他迥异,后来再在现实中碰上伯伦男爵,依旧将魔渊中那套相处方法带了出来。
  若非有这番阴差阳错,面对伯伦男爵这样的贵族子弟,两辈子的平凡小人物亚述绝对会敬而远之,那样的人物是他碰不得的,也不能够奢想的。自从上辈子在孤儿院中,还是孩童的他被一个公众夸赞的慈善人士私底下狠踹了一脚,他便知道,人与人之间是存在着距离的,有些人,注定只能远观,更不能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亚述的内芯是一个成年人,再回头看看他与龙人相处的情形,有些东西早在他意识到的时候就发生了改变,他什么时候可以与人随意的嬉笑怒骂了?也不得不承认,虽然看着龙人是处于强势的一方,可没有他的纵容,他们之间的相处怎么也不会到达这一步的,也就是这份纵容,像是悬挂在亚述前方的最美味的食物,诱惑着他不断地再向前迈一步。
  果然,他蠢笨极了,龙人真没骂错。
  而自己居然会心疼龙人的遭遇,真是够了,那样骄傲的人需要别人的怜悯吗?恐怕这样的人早被他一巴掌拍飞了。
  偏偏伯伦留下的通讯方式被他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脑中甚至会在想,下一次见面时,龙人会用怎样的毒舌喷自己,自己居然会因为这样想象的场面就激动兴奋,莫非自己有受虐的体质不成?上赶着被人骂?
  可终究不能一直逃避下去,他不可能从此不再进入魔渊中,不说魔渊本身就是一个极佳的锻炼精神力和训练反应力与战斗力的场所,就冲着他自枯木传来的画面中看到的天地巨变的一幕,他就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再进入魔渊。
  枯木一直记着巨树和俊美精灵以及他们离去的一幕,亚述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种执念,想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结果又是如何,不会为何,亚述会觉得那一切与魔渊的存在及形成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或许就因为他能够有着精灵血脉又能够出入魔渊,枯木才会执着地跟着他离开它栖息的古老的森林吧。
  魔渊。
  再次踏进这个灰暗的雾蒙蒙的世界,亚述心中竟涌出一股亲切感,暗自唾弃了自己一口,果然有受虐体质了。
  随着精神力的上涨,他穿透迷雾的可视距离从一米到几米,如今却是上升到了足有三四十米的距离,听力也大有提升,耳朵微动,可以听到方圆几百米内的微小动静,即使看不清迷雾内的情况,也可以从声音分辨出四周的情形。更不用说,以废墟宫殿为中心的这一带,他与龙人都用自己的脚一一量过了,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知道脚下的地形如何,看不穿迷雾,也知道哪里藏着什么样的魔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