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回末世嚣张 作者:沙漠狂云(一)

字体:[ ]

 【文案】
  上一辈子沈家少爷沈修霖虽临末世,却觉醒厉害的雷系异能,本该前途无限却被想要共度一生的恋人背叛,以至于死于丧尸口中。
    那恋人虽是男子,却被他当成妻子爱护了整整五年,只等修成正果,却没想竟然为了所在家族联合另外三大家陷他于死地!
    亲眼见到亲人因自己的死亡而苍老,甚至病逝。    重回末世之前,沈修霖发誓,那些欠他的,想要伤害他沈家的,他必当十倍百倍千倍万倍还之!
    本以为这一生他不会再爱,却没想,出现的一清冷神秘,身上仿佛有无限秘密的男子渐渐吸引了他的视线……那人,名为东方显。
    原来,爱,并非只是一味的保护。真正的爱情,应当是携子之手,与子并肩,遨游天地,笑看人世浮华……
    关键字:重回末世嚣张,沙漠狂云,重生,一对一,复仇升级
  ==================
  
  第1章 末世之前
  
  “不!”沈修霖一声大吼,然后猛的惊醒……
  惊醒后,看着这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房间,惊愕交加。
  这……是他的房间吗?
  熟悉的装潢,明亮的空间,自己喜爱的窗帘……这的确是他的房间。只是,是他末世之前的房间!
  没错……这是末世之前。可是,他沈修霖现在不是在丧尸的口中吗?
  他不是死无全尸了吗?怎么会……
  这一瞬间,沈修霖的心脏剧烈的狂跳了起来。他隐约的意识到了什么,却怎么也不敢相信……
  就在这时,一阵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铃声打断了他的不可置信。
  视线猛的朝着床头柜看了去,那是他末世之前一直在用的手机,如今,铃声正是从里面传来。
  紧紧的抿了抿唇,沈修霖看着那手机就像是在看着怪物,又像是……看着仿佛什么不可能的希望一般。
  几秒钟后,沈修霖深呼吸了口气,缓缓拿起了手机。
  上面熟悉的映着的“传风”二字,让他的眼底顿时爆射出冰冷的光芒。
  冷传风,他怎么会不记得对方。
  这个人,和他暗中交往了五年,是他的情人,是他沈修霖打算共度一生的情人,是被他放在妻子位置上五年的人!是N市四大家之一冷家的三子。
  他沈家也是四大家之一,并且,他沈修霖还是独子。
  也因此,他与冷传风的交往是在暗地里,可是五年来,他们相知相许,彼此倾心,是打算共度一生的。
  可,也正是这个自己打算共度一生的另一半在末世之后和另外的两家联手,让他死在了四级速度型的丧尸手中。
  正是这个自己绝对信任的人在激战的时候推了自己一把,让他死于丧尸的口中!
  而他浑浑噩噩间,不知为何灵魂没有飘散。
  所以,他看到了对方假惺惺的和另外两人“送”他回去,即便那个时候他的身体都被丧尸吃掉了一半!
  他将这样的自己送回了沈家,他的奶奶当场就急的心脏病发,两日后就过世了。
  他的母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的爷爷和他的父亲更是一瞬间就像是老了十岁一样!
  本来末世来临,N市有他们四大家在,再加上,他们联合起来搞定了原先N市的一个地下兵工厂,所以,N市是当时全国著名的几个大型基地之一。不少人前来投奔。
  末世之前的四大家则在末世之后成为了这个市的四王一般,手下异能者也是无数。
  他沈修霖觉醒的更是最厉害的攻击异能之一的雷系异能,他的前程,本该顺风顺水,却因为爱错了人……死在了所爱之人的手中!这让他怎么不怒,怎么不悲哀?
  若是真的只是死于丧尸之口,他没什么好怨的,可是,为什么却是冷传风!为什么却是他冷传风!那个被他当成爱人,当成妻子守护的冷传风!
  闪烁的铃声在没有主人接听后终于停止。
  沈修霖缓缓的,有些机械的走到了窗帘边上,刷的把窗帘给拉了开来。
  外面温暖的阳光洒进了卧室里,沈修霖缓缓的闭了闭眼。
  难道,那些都是在做梦吗?
  不,那些真实,死于丧尸的痛苦,怎么可能是梦境?
  那时,自己的灵魂体也只来得及看到爷爷和父亲的痛苦,看到奶奶的死亡,看到母亲的浑噩,他甚至都没能去看到冷传风那得意的嘴脸,就被黑洞一样的拉扯了去,最后的感觉,就是死亡的痛苦。
  所以,那之后发生什么事情他是不知道的。
  但是,冷传风既然对自己下手,并且其中有另外两家的手笔。
  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对沈家下手!
  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沈修霖默默的念着:“冷家,周家,朱家……你们好,很好,既然上帝都看不得你们好过,让我沈修霖能重来一次。这一次,我定然要你们尝尽这时间碎深的痛苦!尝尽地狱的滋味,我要你们……万劫不复!”
  -----------------------------------------------------------------
  “修霖,你起来啦?头好点没有?”沈修霖的母亲许攸然,看到儿子下来后立即问道。
  沈修霖猛的朝着母亲看了去,现在的母亲还没有经过末世的洗礼,所以,对方身上散发着的是贵妇人的尊贵,而非末世之时的沧桑。
  经历过末世,即便四大家在N市收缩防线,迅速站稳脚跟,但是亲人每天都活在危机当中,母亲自然不可能活的多潇洒,苍老的很快。
  如今再看母亲的样子,沈修霖心中有些激荡,但是他从小就内敛克制,情绪几乎不怎么外露,所以,即便现在心中激动,可是表现出来的依然平静,只是略多了一丝柔和。
  “妈,我没事了,我去公司看看。”
  “这才刚好呢,昨天晚上还有点低烧的,今天就休息一天好了,反正你爸爸在公司的,你别这么拼,在家里休息好了再去好了。”许攸然担心的道。
  “是啊修霖。”沈修霖的奶奶杨芬也从厨房那边走了出来,看到孙子去上班立刻心疼的道:“修霖,你就在家多休息休息吧,我们沈家钱够多了,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
  沈修霖的目光转向杨芬,他的奶奶今年75,但是保养的非常不错,加上他们沈家一向没有感情上的糟心事,他的爷爷一心对他奶奶,他的父亲也是这样,所以,沈家的两个女人都很幸福,心情愉悦,保养的自然很不错,他的奶奶如今看起来也就六十多的样子,跟记忆中末世里那枯槁的模样简直天差地别。
  沈修霖望着眼前的老人,想到对方在看到自己的尸体当即心脏病发,不到两日就过世的模样便觉得眼珠子都要红了,并非是想哭,而是怒的想杀人!
  沈家的痴心也遗传到了他,所以,在和冷传风确定恋爱关系后,他就一直一心对他。
  冷传风怕冷家阻碍,所以不同意他们的关系曝光,他同意了。
  但是,他虽然没有说和冷传风的关系,但是,平常在家中却已经是露过一些口风,并且表现出来过的,他的家人虽然烦恼过,但是并未阻止过,只得冷传风愿意,他就会公开。
  可是最后,这样被自己倾心相待的人,却是送他入地狱的人!
  勉强的勾了勾嘴角,沈修霖对着老人道:“奶奶,我是年轻人,一个晚上已经恢复了,现在已经不烧了,我去公司看看,如果真的不舒服,我会回来的。”
  他刚才已经看过时间,距离末世来临只有两个月零几天的时间了,想要沈家在末世站住脚跟,想要另外那每一家综合实力都比沈家要强上一点的另外三家万劫不复,他怎么能休息!
  两个月的时间,不够!
  “好吧。”杨芬知道孙子的脾气,只得无奈的同意了。“你要是不舒服别撑着,回来休息啊。”
  “嗯。”沈修霖微微笑了笑。“我知道了奶奶,还有妈,我先走了。”
  说完,沈修霖直接离开了。
  想要给家人最好的保护,你情我浓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他的性格也做不出来。他只会用他的双手,用他的实力,让他的家人在两个月后……能生活的更好!
  他只能用他的双手,将那些毒瘤,一一拔除!
  时间,真的不多了!
  ------------------------------------------------------
  离开沈家后,沈修霖没有开车前往公司,而是去了另外一处地方。
  那是N市最大的一处会所。最顶尖的豪华会所。
  沈修霖之所以到这里来不是为了玩,他没这个心情。除了必要的应酬外,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玩。
  和冷传风确定了关系后,他痴情的只有对方一人,根本不会乱来。
  不过,曾经有多痴情,现在却只觉得多讽刺。
  沈修霖的目光冰冷了下来,一直到进入豪华会所鼎天,目光才略缓和下来。
  “沈少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鼎天的经理人看到沈修霖大白天的过来先是愣了愣,然后马上迎接了出来。
  沈修霖淡淡道:“老地方,我约了人。”
  “是,是,我这就带沈少过去。”经理人忙道。
  N市的四大家,其他三家三代子嗣有有至少两个,只有沈家,沈修霖为独子,连抢夺继承权都不用,所以,外人对沈修霖的称呼直接都是沈少。
  而非常另外三家那样,排行第几就是几少,比如冷传风,在冷家,他排行第三,外人便称呼为冷三少。
  沈修霖跟在经理身后往老地方,他沈修霖在这里的专属包厢而去,在经过大厅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经理只听到后面“啪”的一声碎响,经理一惊,赶忙转头看来。
  就见沈修霖的身旁碎了一座大型的玉雕。
  经理的心中咯噔了下,并非那玉雕多珍贵,虽然……也不便宜,要好几百万的。
  但是,好几百万在沈修霖可能会受伤这样的前提下根本不值一提!经理担心沈修霖被玉雕碎片伤着了!
  
  第2章 碎玉空间
  
  沈修霖的手指的确受伤了,被倒下来的碎玉给扎破的!
  沈修霖的脸色非常沉冷,严肃。
  经理赶忙跑过来,“沈少,都是我们的错,我们……”
  “这东西,怎么会倒了?”沈修霖冷道。
  “这,这应当是时间长了所以……”
  “这么说,是我赶巧了?”沈修霖的神色更了两分。
  经理头上的冷汗都出来,“沈少,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定……”
  经理的话没说完,然后就被沈修霖的动作惊呆了,没错,的确是惊呆了!
  因为沈修霖竟然蹲下了身,然后拿起其中较大的一块……给砸了!
  喝!经理吓了一跳。
  沈修霖却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既然这玩意儿如此没用,还自己说摔就摔,本少就把他摔的再彻底一点,你有意见吗?”
  “没有,当然没有,沈少愿意摔它是它的福气。”
  “你说的对。”沈修霖意味深长的看了经理一眼。“本少愿意摔它,的确是它的福气。”
  经理干干的笑着,笑容十分的讨好。
  沈修霖用着淡漠的语气行着十分嚣张的事实。“把这东西全部打包到沈宅,本少有空就摔着玩。”
  “是,是,我这就命人送去。”经理赶忙道,只觉得今天的沈修霖跟以往……好像不一样!很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