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劫难逃,公子难哄 作者:鼎(上)

字体:[ ]

 【简介】
    “以我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只把心思放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你还是收收心吧!”凝华面带不耐,对于此刻衣襟半露跪坐在自己床上的男人没有丝毫怜惜,仿佛昨晚与对方共度良宵的人并非自己。
    “你说……什么?”紧紧抓住身下的被褥,祈月对于自己听到的话语不敢置信。
    “我说,时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长情,该弃就得弃。”凝华唇角微勾,嘲讽地看着一脸苍白的祈月。
    所以,自己是被弃了么?
    高高的堕仙台,祈月惨白着脸,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自甘堕仙,天雷轰顶劈散神仙肉体,三昧真火灼去前尘爱欲,从此后,千载轮回、沧海桑田,永无纠葛!
    寂寂长河,于天宫,只是少了一个小仙,于他,却是少了一身的活气。
    再多的自以为是,终于是败在了自己手中。
    碎神体、裂元神,辗转凡尘只为找到那个被自己亲手推开的人。
    茫茫人海相遇,陌小七不记得前尘也不记得往事,凝华的记忆也在轮回中被掩埋。
    命运的施舍,是偶然也是必然,是幸运也是残忍。你是我的劫,亦是我的缘,如若终将湮灭其一,我希望……是我。
    。…
    
    第一章 天雷散仙体
    
    今日的出云殿,失了往日的丝竹浮华、莺声燕语,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沉寂与默然,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灵性的生灵,变得空荡而木楞。
    装饰华丽的卧房内,凝华静静地坐在桌边品茶,对于跪坐在自己床上的男人,连眼角余光都吝于分出。
    “你说的……是真的?”祈月有些缓不过神,平日里的镇定和风轻云淡,在此时都化为了乌有。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凝华的心神似乎全部都沉浸在了碧色的茶水中,对于昨日还跟自己浓情蜜意的人,此刻却表现得像在对待陌生人一样。
    凝华,天帝天后的第七子,上古大神蕴英的唯一传承弟子,以一人之力力退妖魔两界进犯的传说人物。可是这样大的背景和实力,远远不及他的为人来得震撼。
    滥情、薄幸,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哪怕你要天后耳朵上的耳坠,他都会替你拿来。而一旦他忽然对你失了兴趣,即使你们正躺在一张床上,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人给踹到视线范围之外去。但即便是这样,还是有许多飞蛾选择了扑火,祈月便是其中之一。
    似乎每个陷入爱情的人,都相信自己能够改变对方,却不知道一旦失败,是要付出粉身碎骨的代价的。
    “好聚好散,祈月。”凝华望着已经完全不会思考了的男人,终于失去了等对方接受现实的耐性,站起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好聚好散……真是……这就是天真的惩罚吗?”两行清泪缓缓落下,将祈月眼中的赤红衬得多了几分透彻。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从他历劫飞升成功后,他就一直随在了凝华身边、整整千年。前五百年,他看着凝华恣意逍遥天地之间,俘获了不知多少人的心神。后五百年,他自己也成了被凝华俘获的人之一,眼看着对方游戏花丛,虽然心里难过,却一再退让,只因他相信面前这人不会负他。而如今,他满心相信的人,却对他说“好聚好散”,所以这千年的相伴,也不过是让他被弃掉的时间晚一点到来吗?
    祈月好似游魂一般飘出出云殿,一路上失魂落魄的样子,毫无仙人的风范气度可言,却也没几个神啊、仙啊的敢把视线落他身上。
    先不说这位自入天界就被凝华七皇子收到了羽翼之下加以庇护,后来更是在皇子殿下的帮助下修为大涨,离上仙也就一个领悟的事。现在他看起来是被七皇子殿下厌弃了,谁知道某天会不会又被别的大神看上呢?所以说,神仙们其实也是很会看风向的吧?
    “堕仙台……”视线被如云中腾龙般的字体吸引,三魂七魄早就散的差不多的祈月,这时候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毫不犹豫地就跳了下去。
    以九九天雷轰散千年修得仙体,祈三昧天火灼去前尘爱欲,人间再世,不记过往情殇,万物更替,命中再无凝华……其人!
    
    第二章 应劫人,解劫人
    
    “你看看!这就是你生的好儿子!”天帝大怒,一掌扇翻身前的一张七彩琉璃桌。
    “儿子你没有份吗?你冲我发什么火?”天后看都没看倒在自己脚下的琉璃桌,愤愤地往桌身上一踹。
    早就避得远远的宫人只听到一阵物品碎裂的声音,就知道是他们脾气上来就压不住的天后娘娘又在练“力气”了。
    天帝眼角抽抽着看了眼已经成为尘埃一堆逐渐消散的光点,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把脾气给收一收。虽然他并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原则,但是跟天后动手,总觉得更加肉痛的是自己啊!
    “要不是你闹脾气跑回娘家去,凝华会变成这样吗?”天帝指着天后的鼻子,一副快要被气死的模样。
    “我回去了你就成死人了不成?儿子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你都没想过要关心,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你亲生的!”天后玉手一挥拍掉天帝几乎戳到她鼻梁上的手指,横眉怒目的样子跟她那高贵的身份出入甚大。
    喂喂,天后娘娘您是不是弄错什么了?某个角落里的宫人耳朵动了动,垂目吐槽。
    “是不是我亲生的我不知道,但是当年你的姘头有多少,需要我帮你回顾一下吗?”继天后之后,天帝也开始口不择言了。
    “要翻旧帐的话,你当初娶我做什么?做不到为我守身就用这样的态度对我,天帝可真是男人了!”天后脸一冷,也不管自己夫妇两人的争吵会给六界带来多少的谈资了,袍袖一挥,一张软塌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既然要闹,那就干脆闹大好了,天后娘娘这辈子就没怕过谁!
    “你……你小点声!”天后不怕丢人,天帝却丢不起人,赶紧结了个法诀把自己夫妻两人呆的宫室给屏蔽了起来。
    说起来,凝华皇子的风流薄幸果断的是跟天帝、天后分不开的。帝后二人未结亲时,那是六界风头并进的两大风流人物,但因为这二位都忙着谈情说爱、游戏花丛,所以一直没有面对面地接触过。而等到二人正式接触时,却是因为他们看上的正好是一对小情人。一来二去,两人没能把那对小情人拆散,反倒结束了自己潇洒自在的日子。
    不过,死性总是难改,天后一心相夫教子了,天帝却总是蠢蠢欲动,时间一长,这夫妻两人之间干戈不断,要不是还记挂着彼此,估计早就掰了。
    父母忙着争吵,凝华七皇子也不知怎么的,就越长越歪了。直到这次凝华皇子逼死祈月仙人的事情曝出,闹得西天如来佛祖都来关心了,这二位才惊觉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失败,想要重新扳回来那是果断的不可能了。
    “现在祈月都不知道去了哪儿,凝华可……”虽然天后是准备跟天帝再闹一场的,可是看着自家夫君这副认怂的样子,她就闹不起来了。
    “放心,祈月是唯一能解凝华之劫的人,我们一定能找到他的。”看天后是没有心情跟自己计较了,天帝赶紧把人揽入怀中轻声安慰。
    六界大劫,谁也不知道何时会到来,一个是应劫人,一个是解劫人,可是现如今这两人,真能帮六界苍生度过这劫难吗?天帝心中叹息,却也想不出合适的方法让这两人重归于好。
    罢了,即是劫!应或破,就看这天地命数吧!
    
    第三章 你还是个男人吗
    
    ——人界·胧月城——
    夜晚的人界,若说越夜越热闹的地方,必定离不开青楼楚馆所在之地。而会去这等地界的人,除了清一色的雄性生物,那就只有准备在这地方安身的女人们了。
    不要以为进了这种地方的女人就是多么的低贱了,在别的地方可能是这样,但在胧月城这样的边城里……呵呵,笑贫不笑娼才是最好的诠释。
    “美人阁”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依然是歌舞升平、莺声燕燕,不同的是,今夜却又多加了一部戏码,让寻欢客们有了除与美人调情之外的另一份消遣。
    “阿颜,你跟我回去好不好?等我考上功名,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让你受苦的!”一名身着青色布赏的男子拽着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的衣袖,面上一片凄惶地说道。
    “我说了我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拜托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好不好?”对于男子的做小伏低,女人显得很没有耐性,若不是连着几下都没能把衣袖从男子手中扯出来,估计早就不耐烦站在原地废话了。
    “阿颜……阿颜你相信我!我这次一定能成功的!”男人根本就不在意女人的态度,依旧拽着女人不让她走。
    “阿颜姑娘,我看这小子挺痴情的,不如你就跟他走吧!”
    “阿颜,这可是未来的状元爷,你这么不给人家面子,小心以后日子不好过啊!”
    “对对!就这小子这寒酸相,果断的寒门状元命啊!”
    “哎!那小子!反正阿颜都进了这美人阁了,干脆你也来当个小倌得了,正好成双成对,啊?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成双成对……”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着起哄,一时间整个“美人阁”只听到“成双成对”的高呼声,伴随着似轻蔑似嘲讽的笑声,让准备去其他楼阁的男人都不由得改了步子,迈进了这热闹的阁子里。
    被称为阿颜的姑娘见男人纠缠不修,所有人又一副看热闹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的面子里子全被这不识好歹的男人给丢光了,气怒交加之下,没被男人拽住的另一只手极快地挥了出去。
    “啪!”
    哪怕是所有人都忙着看热闹,见到阿颜姑娘这动作时,也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叫喊声,这就像商量好了似的,呼喊声停,巴掌声起,一闹一静的两种极致对比,这时候就显得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
    “哎哟我的阿颜哪!这小子纠缠你那么久你都忍了,怎么今天就急了呢?”看气氛一下子变了,“美人阁”的老鸨终于出现了。
    前面看这场小热闹给阁子里引来了不少客人,老鸨自然乐见其成,也就没打算出来。可这会阿颜姑娘动手了,这就不得不出来有个说法了。本就是卖笑的女人,急了打男人这事在青楼可是说不过去的,如果不能处理好,还有哪个男人敢来这里找乐子?
    “春姨!你是知道的,我都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休书都给了,他还这样缠着我……”阿颜姑娘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跟刚才的无情与泼辣完全像是两个人。
    “不是的!是你骗我……”
    “这白纸黑字的,你休都休了,还缠着我做什么?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打断男子想要说的话,阿颜姑娘这次是攒足了吃奶的劲来甩男子拉住她的那只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