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任务是推倒皇帝 作者:古柏阳

字体:[ ]

 
 
文案
在上来说说这是个什么故事吧,
就是说在上怎么一边统领五号大陆一边推到并睡了玊烨的故事。
玊烨:前面拖出去乱棍打死!
其实这个故事讲的是我如何卧薪尝胆、招贤纳才
从一个流落他乡的太子登上一统江山的终极皇位的故事。
小柏:其实,这就是一个耽美故事。
在一次进入快穿任务的时候,系统突然出现崩坏现象,穿越到任务地点的萧冷也因为系统的崩坏失去了现实世界的记忆,忘了自己要做的任务。
悲催的萧冷从天而降掉入了一家农户,成为了那家农户的干活牲口。
每天都循环着一样的事情,终于有天,天降恩人解救他于水火之中。
萧冷满怀感激之情,却发现——出了狼窝进了虎口,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开心的。
本文1V1,因为主角没了记忆所以不属于攻略型快穿文。(而且也只是穿越到一个世界的快穿,大家可以完全当作一个穿越剧食用,喜欢要收藏哦!)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快穿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冷,玊烨┃ 配角:西玥,妙芬,尸宝,小乐,玊嫣,华晟,天师 ┃ 其它:爱我你就来追我,追我我就放肉肉 
==================
 
☆、农舍
 
  群山环绕,溪水涓涓。
  有一农舍,安于其间。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来到这里,目的是什么?
  萧冷每天醒来睁开眼之前想的,都是这三件事情。
  然而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
  至于你问为什么他知道自己叫萧冷?那是因为他失去意识之前只听得两个字“萧冷”,所以暂且用来当做自己的名字。
  “哞……”黄牛往萧冷脸上呼了口气,萧冷捂着鼻子睁开了眼睛:“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对我呼气!我知道要起床!”
  “哞……”黄牛极其委屈的往后退了几步,你明明是第一次说不要对着你呼气!
  萧冷看它的样子有些不忍的拍了拍黄牛的头,“算了算了,反正你也记不得。”
  对啊,没有人会记得。
  这个地方的时空,一直是无限循环的。
  萧冷看着这脏乱的牛棚,小心的从灶台改装的大床上伸下了腿,今天一定不要踩到这坨牛屎!一定不要!
  “你个狗杂种还在这给我发哪门子的骚啊!”忽然牛棚的门被人用力推开了,萧冷一惊,连忙抬起了脚:“大娘,您别生气啊,我马上就出来,这牛棚里这么脏,您可千万别脏了自己的脚啊!”
  站在门口的看起来足有两个萧冷这么胖的四十岁的悍妇双手叉腰,一身素服看起来就和黄牛的颜色差不多,屎黄屎黄的。
  萧冷就是栽在这个悍妇手里的,逃不出的无限轮回里萧冷只祈祷自己能够过的干净一点,少吃点苦。
  萧冷踮起脚尖踩在没有牛屎的稻草上来到了门口,恭恭敬敬的朝悍妇弯弯腰:“大娘,是不算要我去拉磨了?我这就去这就去。”
  悍妇似乎没想到萧冷会提前说出自己准备脱口而出的话,一时愣了愣,“算你识相!”
  萧冷内心无比凄凉的来到了磨坊,身子前倾,双脚用力踩在地上,开始推磨。
  自从他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一天这家拉磨的驴就病倒了,直到今天都过去整整四十天了那驴还半死不活的病着。
  悍妇见萧冷真的是在干活,这才叉着腰离开了磨坊。
  萧冷用力推了两圈,在躺在稻草上的驴旁边蹲了下来:“你是开心了,每天都不用拉磨了,可怜我啊,每天都受你要受的苦。”
  萧冷说着还给老驴看了看自己的手,“看到没有,这手多细嫩,多美啊,可是到了中午它就得起泡了,到了晚上,基本废了。”
  老驴看着他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极为不赞同的晃了晃脑袋。
  萧冷无奈叹气:“是是是,你们驴的蹄子才好看,我这还不如猪蹄是吧?”
  老驴赞同的点了点头。
  萧冷叹气起身,再次推起了磨:“再好看的手,在这连牲口的蹄子都不如。”
  推到中午的时候,悍妇又来了,扔了盘狗都不吃的东西到磨坊门口:“赶紧吃,吃了跟他爹去砍树!”
  萧冷看着那嗖了的冷饭,极其为难的挑了几口填了填肚子。
  虽然这里的时空是循环的,但是萧冷不吃是不行的。
  萧冷曾经也绝食过几天,他想着反正明天是重复的一天,不吃也就等于饿了一天而已。
  然而事实不是这样,和记忆一样,萧冷的感觉,并没有卡在这时间缝里。
  萧冷偶尔也将这事告诉黄牛,傻傻的黄牛虽然不是很懂但是相信了,并且一脸天(傻)真(气)地问着他:“哞……”
  你怎么不逃走?
  萧冷每每想到这,都感觉难以下咽。(事实上什么也不想也难以下咽。)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跑,但是每次逃跑的下场就是死得很惨。
  对,比死还惨。
  悍妇有根像金箍棒一样的大棍子,别问萧冷金箍棒这个词怎么来的,他忘了。
  金箍棒是悍妇用来打枣子的,足有两丈,农妇一天的活就是在院子里打枣子,然后洗好了分成很熟和一般熟的让她儿子爬两座山拿到集市去卖。
  那棵枣树真的是高产,所以悍妇一天都不离开院子一步。
  萧冷只要一出门,哪怕是在悍妇转身背对着他的时候想要冲出院子,都会被那根长长的金箍棒给打倒在地,然后便被悍妇好一顿毒打,萧冷被打了几次以后,再也没这个心思了。
  萧冷将用树枝做成的筷子放在烂碗上,望着院子里的枣树长叹:“究竟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地方?”
  突然萧冷只觉得脚上钻心的疼,低头一看只见那根金箍棒赫然掉在了他的脚踝上——哦不!是悍妇准确地用金箍棒打了他一下。
  萧冷皱眉,这特么几天没打他了又心里不舒服了?我仰望个蓝天你打我干屁啊!
  “皱什么眉头你个狗杂种!”悍妇再次高高扬起金箍棒:“你再不出来我打断你的腿!”
  “大娘,我出来我出来!”萧冷瘸着腿狼狈地走了出来,“大娘,这我饭还没吃完呢。”
  “吃吃吃!就知道吃!光吃不想干活是不是?”悍妇怒瞪了他一眼,“带着黄牛到山脚下去吃草,他爹在山脚上等着你!”
  “哞……”黄牛看着萧冷一瘸一拐的样子,安慰的舔了舔他的后背。
  “好了好了。”萧冷拍了拍它的头:“我没事。”
  “哞……”
  萧冷叹了口气,“黄牛啊黄牛,你有的时候也是挺聪明的,只可惜啊!”
  利用悍妇他们没有昨天的记忆这点装成下凡的仙人吃香喝辣被供养这个方法你以为我萧冷会比你这傻黄牛想的还晚么?
  第二天萧冷就用了!
  只可惜,悍妇那一家子没文化的人,什么神仙妖怪,他们完全把萧冷当成了黄牛和老驴生的狗杂种了好么?
  虽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萧冷敢打包票悍妇那一家子就是这个想法!
  这里也就悍妇一家,看起来像是与世隔绝。
  从悍妇家里到砍树的那座山上,也就十来米,这里称作三丈不到。
  农舍背靠山,前面还是山。
  后面有悍妇,前面有壮汉。
  悍妇有金箍棒,壮汉有大斧头。
  萧冷想跑,是十万个不可能。
  萧冷索性乖乖的将黄牛拴在了草地里的木桩上,自己则一瘸一拐上了山。
  一天,也许就要过去了。
  萧冷既害怕,又期盼。
  害怕明天重新开始这样的日子,期盼明天能有别的变故让他离开这里。
  四十个一样的日子,让他又累又疼。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到2月1号了,可以发文了!哈哈(?ω?)hiahiahia 我也是等得焦急!1月28就回家了,然而到现在一个字也没动……在家没时间码字,呜呜(┯_┯)家里也好冷啊!每天都抱着火炉。喜欢看的宝贝(?˙?˙?)多多收藏!谢谢(*°?°)=3二月1号的第一天,下雪了,好开心(●°u°●)??」然而我还没起床&gto&lt嘿嘿(?﹃??)我家是江西,不知道你们呢?(说什么你们,好像很多人在看一样……)么么哒~(^з^)-☆起床看雪了!
 
☆、逃离
 
  上了山,壮汉就在半山腰砍着树,听见了身后的声音便停了下来。
  壮汉的脸上有道刀疤,从右边眉头到右耳耳根处,甚是吓人。
  萧冷总觉得这个壮汉大概是砍树的时候摔了一跤,然后自己把脸磕在斧头上了,要不然他实在想不出这个伤疤是哪里来的。
  壮汉瞪了萧冷一眼:“还不快干活!”
  “是是是!”萧冷连忙拾起地上的斧头开始砍着旁边的树。
  壮汉力气很大,砍树也有些技巧,三两下就能砍倒一棵树。
  但是萧冷就不一样了,每天吃的少做的多,力气也早就磨光了,砍起树来有气无力,壮汉砍五根他差不多才砍好一根,不过好在壮汉虽然态度差了点,不会像悍妇一样动手就是,要不然——萧冷瞥了壮汉手中明晃晃的斧头一眼,要是壮汉也有虐待倾向,估计他每天都要尝受断腿之痛。
  两个人就毫无交流的砍树砍到傍晚再将树拖回了家门口。
  “爹,回来啦!”悍妇的儿子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一把接过壮汉的斧头,“累了吧?歇息一下,我给你倒水喝。”
  悍妇的儿子叫鸭仔,好吧,萧冷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鸭仔明明一点也不像鸭子。
  壮汉摸摸鸭仔的头,欣慰道:“我们鸭仔越来越懂事了。”
  多么平凡而温馨的一个家啊!萧冷每每看到此处都会感叹,内心还配点掌声。
  当然,这个掌声马上就被打断了:“狗杂种站那里干什么?”
  鸭仔从厨房里端来一碗水递给壮汉,然后恶狠狠地瞪了萧冷一眼:“还不把大黄牛栓到牛棚里去?”
  萧冷心中感叹,什么家庭就有什么孩子,还真是以身作则的好家长!
  萧冷躺在铺满稻草的灶台上,整个人在锅里呈一个弧形。
  “咕咕……”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哞……”黄牛一边嚼着草一边不解的望着萧冷。
  萧冷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怎么不吃晚饭?你看他们一家三口给我晚饭吃了吗?我中午没吃完的剩饭估计都给我倒掉了!”
  这也就是萧冷中午为什么非吃上一点的原因,一天只有一顿饭,要是这顿饭都不吃他绝对得饿死!
  虽然说男子汉得有尊严,但是在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萧冷已经彻底忘记尊严为何物了。
  第二天,萧冷依旧在悍妇的叉腰怒视下起了床,其实他很想早点起来早早的在院子里等着的,但是因为时空循环的原因,萧冷每次醒来,都比悍妇进来的时间早那么一点点。
  周而复始的一天,再次开始了。
  萧冷在一声声叹息中,熬到了夜晚。
  “嘿!萧冷!”
  迷迷糊糊的萧冷,忽然听到了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