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成婚十年再恋爱 作者:管红衣

字体:[ ]

 
昔日先帝赐婚,与男妻成婚的第十年,沈杰然重生了。
上一世,他是个为了渣受将正妻冷落多年、致使全家上下满门抄斩的冥顽纨绔。
这一世,沈杰然发誓一定要踹掉渣受,绝不让那个曾为他而死的男妻再守活寡。
 
风雨路遥同珍重,不负尘缘不负卿。
沈杰然:灵修,我怎忍心让你独守空房?(☆▽☆)
 
然而...为何总觉得媳妇有一些不大对劲的地方?
 
温柔痴情忠犬攻×淡然脱俗高手受
 
 
本文又名:
《重生以后本想神不知鬼不觉洗心革面好好做人然而媳妇也是重生回来的怎么破》
 
食用指南:
1.披着正剧皮的甜宠文。攻不渣,受不贱,双重生!
2.尽量保证逻辑在线、请无视作者智商有限= ̄ω ̄=
4.1V1,HE,有副CP,后期会有萌包子出没(非生子)
5.作者轻音体软易扑倒,卖萌打滚求收藏~!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杰然,袁灵修 ┃ 配角:上官青木,常继泽,傅怀远,沈麒 ┃ 其它:强强,温馨,狗血,苏雷?
 
==========
 
第一卷:情之所起
 
01. 楔子
 
大承宣文十二年,京城郊外。
 
沈杰然做梦都没想到,他多年以来一直深爱和迷恋的人,此刻竟会用剑指着他。
 
怀里的人腹部不断渗出鲜血,呼吸却已经由原来的急促逐渐放缓,甚至几近了无生息。
 
“子贡,我再问你一遍,你是要同我回去,还是跟他一起死在这?”面容绝美的人儿怒目圆睁,若是以前的沈杰然看到,一定会心疼地连忙去安抚对方。而今,他只觉得内心满是萧索和凄凉。
 
他将重伤的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不断地将内力灌入对方体内,也不知是不是这样的做法起了作用,不久以后袁灵修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已经失血太多,虚弱极了。方才被追兵堵截,万分危机的时刻他挺身为沈杰然挡了一刀一剑,眼睛又被毒气所伤,已是强弩之末了。
 
周围无声无息,他甚至都不知道追杀他们的追兵早就由承军变成了由上官青木率领的凌军。
 
“不要浪费力气了。”他睁着无神的双眼,声音极度虚弱,“你走吧,跟上官公子回大漠也好……驱兵南下也好……你走罢。”
 
“不,不,袁灵修,你不能死!我不准你死在这!”
 
“我已是无用之人……”他抬起沾满血污的手,什么都看不见,胡乱地在空中一抓,轻轻地攥住了沈杰然的一片衣角,“也许……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沈杰然更加用力的拥着他,“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明明可以回袁府去
 
的,你为什么要回来……”
 
“从我入沈府的那天起,我就是……沈家的人了。我爹他……害了沈家,我无能为力,对不起……”
 
“这与你无关!此事与你无关的……我现在知道了,你与此事无关的……”他由情绪失控转为低声呢喃,袁灵修却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此刻山谷中一片寂静,就连上官青木也没有了声音。他用剑直指沈杰然的喉咙,目光却落到袁灵修的身上,眼神戏谑地似在看笑话一样。
 
袁灵修就那样睁着眼,满脸都是泥土和鲜血,已经无法辨认原来的模样。身体冰冷,已然没有了呼吸。
 
“我一直不知道,为何有人会把的自己的一生,活成这幅模样。”上官青木终于出声感叹道,“他做了你的妻,明知你钟情于我他自己永远没有机会,仍旧选择不帮助本家来背叛你。沈家倒了,他明明已经得到特赦可以回袁家,却非要跑出来同你一起去救那个以前就处处为难他的你的母亲,以至于丧命在此……为什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住嘴!”沈杰然大喝道,他是第一次对这个自己素来珍视的人这样说话,“他宁愿一死也要向我证明他不是谋害我家的帮凶,而你呢,你利用我对你的感情和信任,竟然伙同袁世成搞垮我们家,你害得我家破人亡,竟还指望我跟你回去,帮助你实现你的狼子野心!”
 
“子贡,你要理解,我无意伤害你。只是为了冲垮大承的根基,你家和袁家必须要自相残杀,直至有一方灭亡……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你知道我一直都很欣赏你的才华,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去,我们还可以像原来一样……”
 
沈杰然看了看怀中满是血污的尸体,又看看上官青木一尘不染的白衣白靴,忽然仰天长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这大半生都在为这个人倾倒,是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忽而,他的情绪又变得平静下来,“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那你就必须死在这里。”上官青木持剑的手没有一丝动摇,他没有任何感情地说道,“你的虎符在我这里,你死在这里,只要我编一个小小的谎言,你的亲卫和部下就会为我所用,为我反过来攻打大承。若不是我敬你的才华和能力,根本无需在此与你这般浪费口舌。”
 
沈杰然讥笑道,“我的部下他们有眼睛可以自己去看,未必会为你所用。”
 
“不试试谁知道呢。”
 
“我可以死在这,但我有三个条件。”
 
“……沈杰然,你还没搞清楚情况么!现在四周都是我的人,我要杀你便杀!所以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究竟同不同我回去?”
 
沈杰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说道:“第一件,我要你发誓,永不去打扰我娘以及我沈家所剩的其他亲眷部下。第二件,我要你把我和袁灵修葬在一起。第三件,我要你亲手杀了我。”
 
他露出了往常一贯的充满痞气而又漫不经心的笑容,语气却异常的郑重而认真,“青木,我知道你就算不会像我对你的感情那样对我,我对你来说也一定是特别的。我也不瞒你说,就算是现在,我也依然……是喜欢你的。”
 
他低下头,努力地用袖口去抹怀中尸体面庞上的污血,再次抬头时,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决然与清明,“所以我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就算你把我带回去,我也会找机会杀了你。”
 
“斩草不除根,必有后患。”上官青木喃喃道,下一刻声势忽然都凌厉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了你!”他说着,毫不留情的挥下手中的利刃。
 
长剑划过来的时候,沈杰然当真不躲也不避。他缓缓闭上眼睛,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就像走马灯一样快速在脑中播放。
 
这样就好。上官青木若想走到那个位置,就是要这样一路披荆斩棘,踏血而歌。他不需要有任何迟疑和犹豫。这样就好,他想。
 
头颅滚落在地上,滚烫的鲜血溅在了上官青木绝美的面庞上。他维持着挥剑的动作定格了好久,直到副官上前为他递上了一条上好的白色丝帕。
 
“把他们两个,一起葬在这里吧。”
 
“是。”
 
02. 章回一 梦回
 
沈杰然觉得自己只是小睡了一觉。
 
头颅和身体分家的那一刻他便很快的失去了意识,快到他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所以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还有点发懵。一是因为他并没有想到人死后还能见到光明,二是他发现自己无端出现在了自己原来在沈宅的起居室内。
 
沈家祖上是大承的开国功臣,子孙承蒙皇恩得以世代世袭爵位,祖祖辈辈都有人在朝上身居要职,是个地地道道的官宦大户人家。
 
而沈杰然做为这一辈永昌伯的嫡次子,不仅相貌英俊丰神俊貌,而且从小就天资卓越,能文善武。也因此在宣文帝四年的时候,他就被封为武德将军,远赴西域镇守边疆。
 
在那之后,沈杰然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个自己从小居住的院子。
 
在看到自己从小到大的侍从,那个明明在沈家垮台以后被连同一干人等一同发配的沈聪,沈杰然觉得自己八成是重生了。
 
沈聪虽说是沈杰然的奴仆,但因着与沈杰然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再加上沈杰然从来没有什么少爷架子也没那么多规矩,所以一贯胆子都放得很开。他见沈杰然有点神情恍惚,就拿个热帕子直接往他家少爷的脸上糊了上去。
 
“少爷,还没睡醒那,您叫我这个时辰叫你起来练武的,快起了,这时候再不起等到练完剑可是要耽误晚饭的了。”
 
沈杰然说是个文武全才,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天赋的功劳。他本身并不勤于读书和习武,人家常将军家的儿子与他年纪相仿,却是从小到大都要鸡鸣时分就起床练功了。而沈杰然早上起不来,都是下午午睡后练个个把时辰,然而时间久了常继泽却是越来越不是他的对手。
 
沈杰然这会儿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但是热热的帕子贴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让他有了些许真实的感觉。
 
“小聪子,现在是哪年哪月?”
 
沈聪奇怪的看了自家少爷一眼,但大概因为沈杰然不按套路出牌的时候很多,他也没多想,直接答道:“宣文三年十月呀。”
 
听沈聪这么一说,沈杰然心中便通透起来了,他忽然心中一动,脱口问道,“袁灵修呢?”
 
“袁……您是指少夫人?”
 
“是,他在哪?”沈杰然莫名的有些激动。
 
看来自己确实是回来了,一切都似乎和前世一样,袁灵修还是他的妻……
 
“少爷您忘了?少夫人自打进府里来身体就不好,这一年多数时候都是在城南避暑山庄里养着的。”沈聪觉得更奇怪了,因为从平日里少爷的表现来看,他是完全忘记自己还有一位夫人的。
 
都十月了还在避暑山庄里头?
 
沈杰然虽没有问出口,却也觉得奇怪。上辈子虽然他与袁灵修不大来往,但他还是能记得的,袁灵修一直都是住在他这院子中的西厢那里,从没有去过什么避暑山庄养病。
 
“小聪子,你可还记得少夫人是何时入府的?”
 
难怪少爷今天的问题都这么奇怪,原来是思念少夫人了。一直觉得自己相当聪明伶俐的沈聪想到,虽然少爷一直都不怎么关心少夫人的事……也许是做梦梦到了,所以想了呢。
 
“是去年七月初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