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表里不一+番外 作者:丁晴(上)

字体:[ ]

 
  工作时一副精英样,私下里各种不顾形象的季夏,死了,而且是最舒服的死法,睡死的。
穿越到以武为尊的大陆,躲在天才哥哥背后各种吃喝玩乐。
讨厌麻烦的他偏偏一时兴起救了个超级麻烦。
“瞧你一脸呆样,活像个木头,好好伺候爷,有你的好处。”
谁告诉他为什么那根木头是内里女干诈的腹黑狐狸,为什么还来抢他的婚。
“什么?不抢新娘,抢新郎?”
救,救命——
剪了很多肉,小伙伴们到群里看吧,群号237407042…… 
 
关键词: 相亲相爱 欢脱爆笑 多对cp
 
 
  一、穿越
 
  刚下班,季夏美美地洗个澡,就开始了每天的例行公事:上网。
  首先,企鹅号,然后贴吧,最后,游戏。季夏外表长得秀气,特别他穿的人模人样,就让人看着感觉挺斯文一小伙,可,现在,他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筷子,双手不停在键盘上移动,满脸激动,时不时蹦出几句‘脏’话,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宅男加屌丝。
  “靠,又输。妈蛋,这些队友都是猪啊。”果断摔键盘,都是些坑爹的货!没有一个靠谱的!
  “啊——,又12点了,明天还要上班,睡觉了。谁傻才继续跟你们这些猪组队。”
  ‘啪——’毫不犹豫地关掉电脑,筷子也应声丢在电脑前的空碗上,起身关灯睡觉。
  “啊~,真舒服,人生太美好了~”
  如果,季夏知道自己这一觉睡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相信他死也不睡。
  吵,吵什么吵,闹钟还没叫呢,没叫就没到时间,没到时间你们吵个鸟啊!
  ……等等,你们?卧槽,我房里哪来那么多人?!
  季夏吓醒了,睁眼看见三四个人,俩女的,俩男的,女的长得那叫一个水灵,一左一右站在床前,男的跪在地上,也是目光盯着这边。
  “我说……“
  “二少爷,你醒了,婢子伺候你起床.”
  二少爷?!姑娘,你眼睛没事吧?谁是你家二少爷。“姑娘,我说,你眼睛没问题吧?”
  “二少爷,奴婢缘儿,当不起二少爷这声姑娘。”
  “……”
  这是不打算听我说话的节奏吗?靠,就算你是女的,长得好看,老子也是想说的就要说!
  ……老子是脑残啊,脑残,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卧槽,老子不会睡个觉都睡出问题来了吧?
  季夏打量眼前的人,发现他们个个古装,神态恭敬,是真的恭敬,不是演戏,不是愚人节的节目,想到这些,季夏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先出去,让我静静。”别问老子静静是谁,老子也想知道呢。
  “是。”
  四人回答,然后恭敬地出去。在关上门的刹那,季夏从床上跳起来冲向镜子,他早观察到屋里有镜子,现在马上直冲目标。
  看着镜子里的容颜,季夏心里泪流满面。这又大又亮的双眼,这粉红的嘴唇,这白皙的皮肤,这如墨的长发,除了是个男的跟他一点都不像。
  “啊——啊——”季夏抓狂了。
  屋外的人听见声音都装作没听到,作为仆人不能管主子的事,哪怕那个主子一文不值。
  屋内,季夏渐渐冷静下来,心刀割般地疼,老子的企鹅号,老子的帖子,老子的游戏,还有老子的工资,啊——
  冷静,冷静,冷静……
  话说,季夏这个人既然白天能把自己装成斯文人就证明他有敏锐的观察力,只不过他好观察人的喜恶,这样才能在对方心中留下好印象。他总是把自己弄成不食人间烟火,永远微笑着的优雅形象,让人觉得亲近的同时又觉得他神秘,这就是季夏的目的,让人喜欢又让人尊敬,俗称装逼。
  冷静下来的季夏发现这屋挺华丽,不光是摆设,还有床,被子等物,用眼睛看都知道是上等货,这就证明他这具身子的身份不错,至少衣食不愁,外面还有那么多仆人,唤这身子二少爷……季夏摸摸下巴,笑眯眯地瞧着屋子,嗯嗯,能吃好喝好玩好,还有仆人使唤,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管他是不是穿越。
  季夏一个人站在镜子前猥琐地笑。
  决定用这身子生活,季夏觉得也要了解了解这身子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这地方。
  季夏坐回床上,整整仪容,开始了他的装逼模式。“你们进来,伺候爷梳洗。“
  “是。”
  进来两名婢女,其中一名就是先前的缘儿,她拿来衣服为季夏一件件穿上,过程中丝毫没有越矩。季夏展开一个温柔地微笑,开始套话。“缘儿,你伺候我多久了?“
  “回二少爷,自大少爷吩咐以来,已有半年。”
  无可挑剔的循规蹈矩,靠,敢情还是个精明的。
  季夏笑得越发温柔,手指挑起缘儿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你说,爷对你如何?”
  “二少爷对下仆自然是赏罚分明。”
  “哦?”轻轻摩擦缘儿的下巴,没想到这女的皮肤挺滑,可一想到先前在镜子里看见的这具身子的模样,娘的,原来这二少爷比女的还好看,最主要季夏清楚的知道,这具身子真真的身娇肉贵,皮肤比之这女的好的不止一星半点。
  放开缘儿的下巴,马上又婢女端来水盆供季夏洗漱,这待遇……啧,真爽!“大少爷把你调来也不怕亏待了你。”
  “二少爷言重了,大少爷疼惜二少爷,在去学院学习之前就已为二少爷安排好了一切,确保二少爷的安危。”
  “安危?”奇了,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有什么危险?
  “是。安家少爷曾经调戏二少爷,虽然大少爷教训了他,但因为要去学院所以不放心,毕竟安家少爷已有大灵师的实力。”
  调戏?卧槽,虽然这身子长得好,但到底是男的,男的懂不懂啊,哎呦,我去,这世界没下限了。还有,什么是大灵师?
  “爷打不过那什么安家的吗?”
  “二少爷天赋不如大少爷,如今才灵师境地,自然打不过。”
  ‘轰隆隆——’,草,老子听到了什么?这,这分明是修炼才有的对白,不,不会吧……
  “那我不是只能任安家的小子嚣张!”季夏颤抖着声音说,千万不要是老子想的那样,纯古代就行了,不要玄幻了吧?
  “安家虽然是世家,却已步入下坡路,我们季家有大少爷这个天才在,安家不敢太嚣张。”
  不是吧,不是真的吧,真的是玄幻啊,而且老子还不是什么被欺凌的废材主角,妈蛋,这完全像炮灰的身世怎么破——
 
  二、初遇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季夏明白一个道理,高富帅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以前他还可以晚上回家解压,现在,大晚上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明里暗里,把他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想稍微放松下都不行。所以,这半个月以来,季夏学会了在心里放松,以前有人看到白天和晚上的他,或许会以为这人精神分裂,现在升级了,一天到晚他永远在装逼。
  这几天,季夏一直在琢磨一件事,琢磨什么呢?废话,这什么地方?以武为尊的地方,当然是琢磨怎么增强实力,没实力光挨打,那他还混个毛。老让他那个便宜哥哥护着也不是个事啊。
  倒真让他琢磨出个办法,一般大世家都有禁地,这禁地呢,危险和机遇对半,只能看运气。还别说,季家真有禁地,季夏都打听到这禁地就在后山,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只知道不能进。季夏打算今晚就去探探,反正,大不了穿越回去,他还巴不得呢。
  等到半夜,季夏从床上爬起来,还好没脱衣服,不然他还不会穿。把枕头塞到被子下,满意的点点头。
  正大光明地走出房门,反正藏也藏不住,暗卫们一直盯着他呢。只要季夏没生命危险,暗卫不会多说多问。这些暗卫一个个隐藏的很好,要不是几天前他差点掉池子里被暗卫救了,他还不知道自己被看得多紧。
  去禁地季夏没打算避这暗卫,关键时刻不还得靠他们救吗?咳、咳,扯远了。妈蛋,谁叫这具身子资质一般啊。
  季夏抬脚直奔后山,成不成就这样了!
  林中,两个人对立而站,一个俊朗不凡,一个霸气自傲。
  “不破陇,没想到你也会使用这种卑鄙手段。”英俊的脸苍白无比,他笔直地站立,风华不输对面的人。
  不破陇狂傲一笑,对于看到对方难堪的一面心情极好。“沧魇,你自己诡计百出,还不准别人也坑你一把。沧宗门的少主也不过如此。”
  沧魇抿唇咽下口中的腥甜,没想到这毒霸道如斯,只沾一点,便沁入骨髓。如今已顾不上用灵力压制毒素,速战速决才好。
  他使出全力迅速出击,沧魇的出招不破陇没想到,但他好歹身经百战,只微愣便果断出手迎上沧魇的攻击。不过片刻,两人已交手百余招,四周树木被波及,到处残枝断根,土壤都掀掉一层。
  交手中,沧魇毒性发作更快,一口鲜血喷出,不破陇瞅准时机猛烈攻击。沧魇不敌,中他一掌,摔落在地。
  不破陇仰天大笑,他终于赢了沧魇。“沧魇,你也有今天!”
  沧魇又吐出一口血,果然今天毫无生路么。“你用这般毒对付我,已经证明公平打斗,你赢不了我,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你——”
  “没关系,你大可以跟旁人说你赢了我,只不过我早身中剧毒,灵力消耗大半。”
  “你以为只有用毒我才赢得了你!”
  沧魇虚弱一笑,他们是对手,却也最了解对方。
  不破陇见他只笑不作答,已然明白他心中所想。两人同是天才,修炼一日千里,或许一开始不知道对方,但是听得多了自然知道,知道自己还有对手要超越,要打败,这样才能走得更远!十年,他们相斗十年,他没赢过沧魇一次,胜过他已然是心中执念,不化解不行,偏偏他口中句句锥心,不用毒,他赢不了他!
  纵然不甘心,不破陇却也不会放过他。“只要你死了,别人不会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说完抬手就是杀招,沧魇一直微笑,不破陇虽感觉到不对却没在意,当攻击打到沧魇身上,沧魇凭空消失,不破陇气得青筋直冒,原来刚才的是幻象,沧魇早不在此处。
  “沧魇——,啊——”
  四周树木又再一次受到摧残。
  季夏倒霉啊,妈蛋,就一个禁地而已,他娘的,他既然进不去。那他忙活那么久,又是打听,又是动脑子的是干嘛。泪奔——
  越想越气,季夏双手双脚并用对禁地外的一层结界实施暴力。妈蛋,叫你让老子浪费时间,叫你不让老子进去,叫你害老子大半夜在这里吹风。啊啊啊啊,老子跟你拼了!!!
  暗处的暗卫们一阵无语,二少爷这是睡不着找消遣来了?
  季夏打累了,一转身又是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好像刚刚发疯的人不是他一样。
  正打算无功而返,谁知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向栽倒。头撞到结界上,只听‘啪嗒——’一声接着一声。季夏头撞得生疼,连忙站起来捂着脑袋,这一声声响声引起他的注意,抬头看向结界,‘o’季夏张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条条裂缝,这是他用头撞的?难不成这个身子以前练过铁头功?!
  暗卫们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结界,二少爷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那可是灵主布下的结界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