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表里不一+番外 作者:丁晴(下)

字体:[ ]

 
  八十一、泪珠
 
  唇齿相依,冷呆轻柔地吻上萌夜的唇瓣,细细摩擦,人鱼太美好,令人想捧在掌心无微不至地呵护,尽管他不是那么柔弱的生物。萌夜微张开嘴,舌头轻舔冷呆的唇,一个动作,无尽的引诱,冷呆遵照心中所想,含住萌夜的舌头,湿滑的触感,软香的感知,不由自主伸出舌头与其纠缠。
  唾液交融,气息交汇,此刻他们心中只有彼此。阳光洒下,水光粼粼,水中的两人相拥而吻,美好的谁都不愿打扰。就让他们沉醉在这一刻吧,他们是心心相映的笨蛋情侣。
  季夏经过几天的休息,心态算是调整过来,还趁着休息时间把掉下来的境界又升了上去。季夏觉得自己就是劳碌命,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老子什么时候才能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啊摔。
  这几天,季夏还有个发现,沧沧总往外跑,不知道在做什么,除了基本的服侍,现在不每天跟在自己身边,季夏老感觉哪里怪怪的。算了,多大点事,老子作为一个好上司,这点气度还是有,沧沧不在就缘儿服侍好了,反正也没多大差别,大概……吧。
  原本以为解药很好拿,几天过下来,沧魇明白了,好拿个鬼。他想出的办法,没有一个有用,人鱼对人类没有怜悯之心,哪来感动和悲伤。无计可施之下,沧魇威胁萌夜,不哭出来就杀了冷呆,谁知道,萌夜当场就露出凶像,满眼的敌视。沧魇终于知道自己错了,萌夜既然号称战神,受到威胁的第一反应是攻击而不是哭泣,啊,难道就毫无办法么?
  因为沧魇的毒,冷呆也很焦虑,如果解药整天在眼前晃,还拿不到,最后毒发,那死的可真冤枉。可萌夜流不出眼泪是事实,萌夜这种性格的人就算对他用刑也不可能流泪,人鱼都是凶残硬气的生物。还有什么办法没用到呢?愁死人了。
  萌夜也很焦急,他想帮上冷呆的忙,不想冷呆担忧烦恼,可他就是哭不出来,连一点流眼泪的感觉都没有。怎么办?阿呆那么着急,他却哭不出。
  季夏闷了几天,带着缘儿出来走走,别问他为什么带缘儿,当然是沧沧又不见了呗。自从回来,两个人就没好好说过话,难不成沧沧还在生气?季夏想了想,貌似有可能真的还在生气,呃,老子都道过歉了,还想怎样?蹬鼻子上脸啊。
  说是这样说,季夏还是暗搓搓想办法哄沧魇,总那么僵着不是事儿啊。坐在茶楼一角,季夏愁眉苦脸地喝茶,以前哄姐姐和老妈的时候很得心应手,换成沧沧,他怎么不知道从哪儿下手了呢?哄女人和哄男人不一样吧?那要怎么弄?季夏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送金银珠宝沧沧会喜欢么?貌似……有点悬。
  啊啊啊啊,要怎么办啊,老子又没哄过男人。季夏心中的小人死命拍打桌子,整张脸都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哇,你看,是银发的那位美人。好幸运,今天遇到他。”
  “再看你也没戏,人家有主的。”
  “看看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本事你别看呐。”
  “看的不是你,你管得着么。”
  “哟,想吵架是不?皮痒了?”
  ……
  美人?!季夏听到隔壁桌一对男女的对话,八卦之魂瞬间燃烧。银发美人,美人。左顾右盼,季夏终于在窗边的桌旁看见了银发美人。卧槽,男的,别问他怎么看一眼就知道对方是男的,很明显好不,人家穿的就是男装啊。再看美人的长相,我擦,比老子还美!等等,这句话是不是有点问题?
  呃,不管了,先看美人。以季夏的眼界,美人也见过不少,现代的明星啊,整容的天然的,还有来到这个大陆之后见到的人,季夏敢确定,除了老子,这位银发美人就是第一啊。看看纯天然无加工的银发,多亮眼,看看那对紫色梦幻般的眼睛,多勾人。啧啧,绝色啊。
  虽然是个男人,但季夏还是承认此人是个美人,如果是妹子就更好了,果然天底下没有完美的事。季夏一个人兴高采烈的评头论足,又在心中自己无声叹气,似乎他越来越精分了,他要是敢把一切表现出来,绝对会被当成精神分裂。无辜的季夏表示,老子只是喜欢吐槽!
  季夏现在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美人要不要去勾搭一下呢?转念一想,汉子勾搭汉子,有毛用?感觉略浪费时间啊。啊~好烦,不想选择这么重要的事情。季夏心中的小人在地上滚来滚去抱怨。
  闲扯了那么多,现实中季夏端端正正坐着喝茶,形象高大上。众人口中的美人正是萌夜,他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流眼泪,冷呆又和沧魇有要事谈,他一个人烦闷,出来走走。轻轻叹气,萌夜微微皱眉,还是哭不出来。
  “有什么天大的事值得皱眉,浪费了上天给你的美貌。”本来还在犹豫的季夏一看见美人皱眉就控制不住了,丫的,抢了妹子的容貌,还敢不珍惜,找抽呢。
  萌夜闻声抬头,那是怎样的一张脸,眉目如画,青莲冶艳,气质冷漠,却又浅笑柔和。人鱼族中个个美艳无双,萌夜又是其中之最,但当他看到眼前这个人类的时候,心中不免惊叹,原来人类也有绝艳之容。“只是有点烦心事。”
  一句话立马挑起了季夏的兴趣,烦心事啊?哪方面的?要不要老子参谋参谋?自顾自坐在萌夜对面,季夏优雅地为自己倒一杯茶。“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我流不出眼泪。”萌夜一脸愁苦,也许此人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为什么要流泪?”季夏诧异,艾玛,果然有八卦,究竟是谁伤了美人的心?
  “理由不能说。我流不出眼泪会让事情变得很复杂。”纠结了一会,萌夜只好这么回答,有些事不能说,他知道。
  “是不是什么方法都可以?”想了想,季夏问,想流泪还不简单?
  萌夜点点头,只要阿呆不再那么烦恼,可以。季夏确定对方点头了后唤来缘儿,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缘儿领命下去。季夏喝一口自己泡的茶,面上不显,心里无语,都是茶,怎么自己泡的就那么难喝,苦味还有不同?
  “我叫季夏,你呢?”季夏开口询问,借机放下茶杯,不想再喝。
  “萌夜。”目光灼灼看着季夏,萌夜回答。这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没有丝毫恶意,除了欣赏再无其他,是这个人本就单纯,还是他压根没想?
  萌夜?我勒个去,和萌萌撞了一个字。季夏心中捂脸,萌萌的名字还是老子取的,要不要这么虐?感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想流泪其实很简单,只要吃一样东西。”
  “吃?毒药么?”萌夜没有一丝抵抗情绪,反而有种释然,只要能哭出来,解了阿呆焦躁的心,有何不值得?
  没忍住使劲敲了萌夜的头,季夏一副大人训小孩的语气,“动不动就往歪处想,拿毒药催泪未免太小题大做。”
  摸上被季夏敲了一个的额头,萌夜很奇怪自己居然不生气。人鱼是很敏感凶残的种族,伤其一分会受到激烈的反扑,不死不休。萌夜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没有类似仇恨或愤怒的情绪,抬头看着季夏,萌夜想,也许是因为眼前的人并没有什么恶意。
  缘儿来到季夏身边,恭敬地回话,“爷,你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季夏点点头,“端上来吧。”
  “是。”缘儿应声下去,过来一会领着几人端上来几个碗盘。碗盘被放到桌上,缘儿依次打开所有的盖子,所有碗盘里都是火红一片,各式各样辣椒的做法。
  看到那么一桌辣椒,季夏没吃都感觉到辣了,咽咽口水,季夏尽量保持微笑,“吃了这些,你想不流泪都不行。”
  “真的?”萌夜疑惑,他不是没见过辣椒,知道这是人类的一桌调味品,吃了这个就会流泪?萌夜半信半疑。
  季夏朝缘儿使一个眼神,缘儿立刻会意,动手服侍萌夜用餐。缘儿夹着一串火红的辣椒送进萌夜嘴里,为了遵守季夏的吩咐,缘儿所选辣椒全是最辣的,平常人吃一口都受不了。萌夜连吃了几口辣椒,感觉嘴里火辣辣的,一个劲想跳到水里,可他忍住了,眼泪还没出来,继续一口又一口吃着。
  看着萌夜快把整桌的辣椒吃完了,季夏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这才是真正的牛人啊。佩服地同时季夏也有些不忍心,再能吃辣,那么多也受不了,要不要阻止他?萌夜双眼辣得通红,吃了那么多他忍住了一口水没喝,可想而知那种难受。
  不就是流眼泪吗?用不用那么拼命?季夏看不下去了,刚想阻止萌夜,就看见萌夜双眼湿润,眼泪从他眼眶里流出,眼泪一离开眼眶瞬间变成了银色的珍珠,噼里啪啦掉在桌子上,地上,碗盘里。季夏整个人都呆了,耳边不时响起的撞击声让他不得不相信,卧槽,眼泪变成珍珠了,坐老子对面的人整个一能动的珍珠创造机。土豪啊!
  辣椒吃完,眼泪流下,萌夜再也忍不住死命往嘴里灌水,但他心中雀跃,他终于流出眼泪了,阿呆一定会很开心。萌夜面带笑容,整个人开心地不得了。
  季夏拿起桌上蹦跶的一颗珍珠,哎呦我去,老子就算不识货也知道这珍珠圆润光泽,一定可以买不少钱,再包装一下,用眼泪珍珠来宣传,老子瞬间也能成为土豪啊!诱惑很大有木有?美梦很好有木有?可是珍珠不是老子的!
  “恭喜你流出了眼泪。”季夏扯开一个笑容道喜,妈蛋,土豪永远是别人,老子只能干看着,百爪挠心啊。
  连续喝了几壶水的萌夜,总算好受了一些,他高兴地笑道,“谢谢你的办法。”
  “举手之劳。”季夏捡起桌上的几颗珍珠放到萌夜面前,物归原主。
  萌夜好奇地看着季夏,人类在财富和美貌面前从来都是丑态毕露,为什么季夏一点都不在意?萌夜的眼睛可以看到人内心的贪婪和丑陋,在他眼中的季夏,就是一坦荡荡的君子,不在乎金钱和容貌。萌夜看得没有错,季夏是个平凡人,看到财富和美貌会赞叹,会羡慕,但是,当那些东西是别人的,季夏会把那些东西打上标签,不能动的标签。
  季夏习惯了吐槽,不能拿,吐吐又没碍着谁,再好的东西不是自己的,季夏的兴趣就会减少,最后消失。季夏的姐姐曾说,这是因为季夏太以自我为中心,在他的世界里划为两类,自己的和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季夏永远爱惜,不是自己的季夏就算喜欢,好感也会渐渐消弭。季夏不知道自己这样好还是不好,只是他一直这样活着。
  捡拾起所有的珍珠,缘儿依旧恭敬地站在季夏身后,季夏浅笑,并不再对珍珠有多大兴趣,相比较而言,人的眼泪能化为珍珠吗?在现代,传说是人鱼泪能化珍珠,这个世界该不会还有人鱼吧?
  “季夏,季夏!”萌夜大声地叫醒神游的季夏。季夏不好意思地笑笑,呃,自己喜欢胡思乱想的毛病怎么又犯了。
  “我是说,把这些珍珠都送给你。”萌夜把一堆珍珠装到一个瓷碗里推给季夏。
  啊?季夏略微呆愣,给老子?为毛?“为什么?”
  “是你帮我想出的主意,这个作为答谢。只要有了方法,今后我想要还会有的。”萌夜微笑着说,人鱼是知恩图报的生物,对他好他会百倍偿还。
  本来季夏想拒绝,听到萌夜说还没有又犹豫了。想起要找东西哄沧沧,这个珍珠不正好可以?既显示老子高端大气上档次,又表示了诚意。因为这不是一般的珍珠啊,是泪珠。“如此,我就收下了,刚好我也在找礼物送人。萌夜,谢谢你。”
  “该是我谢谢你,是你帮我找到了办法。”能流出眼泪,阿呆会高兴,阿呆高兴,就是自己高兴。萌夜眼神温和,季夏帮了自己大忙。
 
  八十二、别离
 
  “好了,我们也别谢来谢去,就当交个朋友。”季夏拿起茶杯举到半空中,“萌夜美人,可愿赏脸?”
  萌夜也同样拿起茶杯,两个茶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两个人相视而笑,如此多了个朋友。缘儿收好珍珠,撤下碗盘后,站立季夏身边,听两人闲聊,表情不变。
  交了个好朋友的季夏高兴地回家,他迫不及待地想见沧魇,想拿出珍珠在他面前嘚瑟,人生啊,真是美好。沧魇一回到季家,就被告知季夏在找他,打听了一下,知道季夏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很开心,沧魇皱眉,季夏遇到了什么很开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