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逮个将军回家种田 作者:燕归愁

字体:[ ]

 
文案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优质小受吴子语,体健貌端,偏偏就是找不到老攻!看着舍友带着他家那口子天天花式秀恩爱,吴子语表面鄙视,内心却默默祈祷:老天,赏我个男票闪瞎那对贱 人的钛合金狗眼吧!终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的心愿得到了实现——闪电把他劈到了一个没有女人的搅基世界!
 
呵呵,吴子语的心花不要怒放得太灿烂哟!虽然身体是别人的壳子,但是长得比原先好啊;虽然是单亲爸爸,但是儿子懂事贴心萌萌哒;虽然家破屋穷,但是有系统作弊不要活得太潇洒啊亲;虽然田地不多,但是……但是你妹啊┻━┻︵╰(‵□′)╯︵┻━┻老子不会种田啊摔!喂,隔壁那个单身汉,对,说的就是你,我身娇体软易推倒,貌美如花人人爱,你要不要过来和我搭伙过日子,你负责种田养家,我负责给你暖床?嗯,什么,你反对?对不起,风太大我没听清…… 
 
内容标签:生子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子语,林瑞 ┃ 配角:吴楠,钱宁 ┃ 其它:穿越,系统,种田,生包子,全民bl
☆、第一章 前奏
 
“啊……”
    一声惨叫从某高校男生宿舍7403内传出来,将恰巧从他们门前路过的一个男生吓得手机都震落在了地上,那男生脸部抽搐两秒后,怀着悲痛与无奈的心情默默将手机捡起来,但在看见刚买不久的新款肾六屏上出现了几条原先没有的纹路时,终于忍无可忍地推开了7403的大门。
    而此时,7403的宿舍内,一个上身穿着格子衬衫下身穿着牛仔裤的粽发男生,正处于暴走边缘。
    “靠靠靠!又他妈断更!作者大大,你到底有没有谱啊!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第三次!而且每一次断更都卡在关键点上,我真是谢谢你全家啊!”
    宿舍里唯二的另一个男生,正戴着耳机打游戏,听见这话,斜了他一眼,又继续面无表情的打游戏。
    粽发男生朝他扑过来:“老大,你倒是评评理啊!有这样坑读者的作者吗?”
    被称为老大的男生知道自己如果不理他,他肯定会不依不饶,自己肯定玩不了游戏,于是就象征性的安慰着他:“老四,你淡定。不就是一本破小说嘛!有必要这么天天追,夜夜追吗?乖啊,少看一天没关系的。”
    “什么叫就是一本破小说!你不知道沧海大大的书有多好看,故事情节多么有趣儿,文笔有多好,人物有吸引人。比如说……”
    就在粽发男生准备向老大继续“科普”时,倒霉男总算推门而入了,老大在心里默默喊了一句“天使啊!”然后继续渣游戏。
    “吴子语!你他妈是被阉了黄瓜,还是被攻了菊花?叫得那么惨绝人寰,吓得老子新买的肾六屏都碎成几节了。你看!”
    看见来人,吴子语眼睛一亮。
    “班长啊!你来得正好。快来向我们老大解释一下沧海大大的书有多好看,才不是他嘴里说的破书。”
    “你至于嘛?”班长无奈地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
    “怎么不至于!我是沧海大大的脑残米分。而且重要的是,沧海大大又断更了,简直是人间惨剧有木有!”
    “真是够了!整天沧海大大沧海大大的,你说你一大男人,干点什么不好,非要沉迷于小说?你看就看呗,你倒是看点男人看的啊,悬疑探险玄幻什么不好,非得追着小姑娘看的言情小说算怎么回事!”班长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班长,算了吧,就他那驴脾气,也就你受得了他。你看我们宿舍老二老三,被他逼得天天跟女朋友在外面逛街,我要不是刚分手,我也出去了。跟女朋友逛街也比在宿舍听老四折磨耳朵强啊!”老大趁着游戏空闲回了班长一句。
    就这一句逼得吴子语跳了脚:“靠靠靠,老大你几个意思啊!什么叫‘跟女朋友逛街也比在宿舍听我折磨耳朵强啊!‘老子还没嫌你们天天搁我眼前花式秀恩爱虐狗呢!许你们晒幸福,就不许我在小说里找找平衡?”
    “既然嫌我们秀恩爱,你不知道自己也找一个?你条件又不差,倒追的女生也不是没有,自己不努力怪谁?”
    “你以为我像你们一样啊,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一群种马!感情这种事能将就吗?又不是玩过家家,说开始就开始,说分手就分手。既然选择牵了手,就要负责到底好吗!”吴子语向老大翻了个白眼,心底默默补充道,“而且我是个gay啊!怎么可以找女人呢!我也想谈恋爱好不好!老天赏我个小攻吧!”
    “好了。”一旁的班长再一次无奈开口,抬手安抚地摸摸吴子语的头发,转移话题说道:“今天晚上我们班在欣悦饭店为班导庆生,七点钟开始,不要迟到啊!我去通知其他人了。阿语,晚上等我一起走。”
    “嗯,好的。班长慢走。”吴子语乖乖答应道。
    班长看他乖巧的样子,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头顶,笑着转身离开了。
    晚上十点,欣悦饭店门外,大雨滂沱。
    “靠,怎么这么大的雨,刚刚不还好好的嘛!这还怎么回宿舍啊!”老大吐槽道。
    “啊哈!”吴子语打了一个哈欠,精神不振的问老大:“几点了,困死了。”
    “才十点,你平时这个点不是还精神得很吗?”老大问道。
    “这和看小说能比吗?看小说是享受,参加这种活动又费体力又费脑力,累死了好吗?”
    “你这话要让班导听见,揍不死你丫的。”
    吴子语摆摆手,又打了一个哈欠,偏头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巴掌大的绿色的发光物,一闪一闪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咦?”吴子语疑惑地走过去,而老大正准备打电话叫人送伞,丝毫没有注意到吴子语的举动。
    吴子语捡起绿色的发光物,可是几乎在捡起的一瞬间,那东西就不见了,吴子语惊讶地张大眼睛看着空空的手心,很是震惊,他确定自己看见并触摸到了那东西,可是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正在吴子语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出现一阵警报声:“警报警报,宿主请立即离开原地,宿主请立即离开原地。”
    吴子语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得班长在身后狂喊:“阿语,快回来!”
    吴子语转身刚想离开,可是已经晚了,一道闪电朝着他精准地劈下来,意识消失之前,他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班长带着惊讶和悲痛的表情朝他狂奔过来。
    “不!阿语!”
    吴子语笑着闭上了双眼。
 
☆、第二章 醒来
 
林家村之所以叫林家村,是因为这个村子里几乎所有人家都姓林,他们本就是一族的,所以以姓冠村名,就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当然,每个时代每个地点,都不可避免迁居一事,所以林家村里也有几户从外地迁居而来的外姓人家,而在这些人家里,又有一户十分特殊的住户。
    说他特殊,首先,这家人的人口组成单一,仅有一个小哥儿,带着个年仅三岁的小汉子;然后,这个小哥儿十分年轻,大概只有十五六的样子,长得还十分漂亮,瓜子脸,桃花眼,高琼鼻,皮肤白嫩,气质清冷,特别是眉间象征着哥儿的朱砂痣,鲜红欲滴,为这么个清俊的人儿,染上了些许魅惑,只是这身子,却着实单薄了些,彷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似的,在一群朴实健壮的庄稼汉里,显得格外突出;最后,这家的小哥儿姓吴,这家的小汉子也姓吴,可是,小汉子管那哥儿叫的是“阿母”,可见他们是母子关系,并不是兄弟了,其实在这里,孩子一般是跟着爹爹姓,哪怕是死了汉子的鳏夫,或者又改嫁给别的汉子,孩子也没有跟着阿母姓的道理,改姓也只能改成他改嫁的汉子的姓,所以这就让林家村的人们感到很奇怪,因为跟阿母姓,只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未婚哥儿被汉子糟蹋了,不想让孩子跟汉子姓就跟自己姓,另一种就是压根就不知道孩子的爹爹是谁的,这种情况大多发生在那些小倌馆里的小倌身上,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会引起一阵喧哗,第一个还好点,最多背后议论几句再叹称一句可怜,但如果要是第二种的话,怕是脊梁骨都要被人家戳烂。
    这天,钱宁像往常一样给自家在田里辛勤劳作的汉子送午饭过去,路过吴子语家时,发现他家大门还紧紧闭着,撇撇嘴一脸嫌弃地嘀咕道:“嘁,果然是身娇体弱的公子哥儿,这都大中午了还在睡,懒成这样,田里都长草了,自己不干指望着谁养活你不成!”说完翻了个白眼,正准备离开,忽然大门被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一个小汉子,看见钱宁,扑过来一把抱住钱宁的大腿,仰着头哭着说:“呜呜呜,宁阿么,阿母睡觉觉不理小楠,小楠叫不醒他。呜呜呜,小楠好饿。”
    看着吴楠眼睛都哭得和灯笼没什么两样了,钱宁眉头一皱,他心想:“这吴子语怎么回事啊!小楠才多大的孩子啊,饿坏了怎么办?懒也不是这个懒法啊!简直太过分了!”钱宁自己也是个哥儿,嫁给林虎三年无所出,所以格外喜欢小孩子,哪怕他见不得吴子语那副假清高的模样,但是对吴楠,还是很喜欢的。于是他弯腰抱起吴楠,用手拽着衣袖轻轻擦去吴楠的眼泪,柔声安慰道:“小楠乖,不哭了哦,把眼睛都哭肿了,宁阿么可心疼了!宁阿么带你到我家吃好吃的去,咱们不管你阿母了哦,让他睡吧。”
    “呜呜呜,要阿母。阿母、阿母叫不醒。呜呜呜,小楠要阿母。”
    “好好好,要阿母,咱们去把阿母叫醒。乖小楠,不要哭了,心疼死宁阿么了,看这小眼睛肿的。”钱宁没有办法,只得抱着吴楠进了大门,朝着卧房走去。
    钱宁推开房门,一眼就看见了还躺在床上的吴子语,顿时火冒三丈。
    “吴子语,你也太过分了,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饭也不做,你自己想挨饿别拉小楠一起啊!赶紧起来,装什么死!”
    吴楠被钱宁这突入起来的狂躁语气吓着了,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呜呜呜,阿母。”
    “小楠不哭哦,乖。”钱宁一个劲的安慰吴楠,但也逐渐发现事情不对了,按理说他刚才那么大动静,就算是睡死了也该醒过来了的,怎么这吴子语半点动静都没有,跟死人一样。猛然间钱宁想起前天和自家阿母的对话,阿母当时好像随口说了一句那家公子哥儿好像病了,还挺严重的样子。
    “不会吧?”钱宁心里一紧,连忙放下吴楠,走过去伸手探吴子语的鼻息,却感觉不到丝毫气息。
    “天,死了?怎么会!”
    钱宁一阵慌乱,也顾不上一边的吴楠了,狂奔出门,边跑边喊:“来人啊,快来人啊!出事了!吴家出事了!”
    因为吴子语的家离村子中心较远,这一带基本上靠近农田,只有熙熙攘攘的几户人家,所以钱宁这一嗓子,首先惊动的是田里正在劳作的汉子。
    “怎么啦这是?出什么事了!”一个汉子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汗问道。
    “不知道啊!谁啊这是?”另一个汉子答道。
    “嗨,虎子哥,好像是你家夫郎,喏,你看,跑过来了!”林海对林虎说完,还用手指了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