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秀爷霸气侧漏+番外 作者:沐清流(中)

字体:[ ]

 
    第60章 亲传徒弟 = 亲儿砸! 
    
    清早,斐亚然醒来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
    心里一惊,他“呼”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发现,此刻在安斯老师的寝殿里,除了他自己以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在。
    这个发现,让斐亚然立刻就放松了下来,再次软软倒回了床铺中。
    也不知道,安斯老师是去做什么了。
    晌午的日光穿过大敞的落地窗,肆无忌惮地在寝殿内游窜。
    斐亚然盯着精灵王寝殿穹顶上那些与自己房间内相似的未知花纹,因为刚醒而有些迟钝的大脑,终于慢慢恢复了运转。
    斐亚然也没想到,酒量还不错的自己,昨晚竟然会因为一小碗酒酿,就陷入那种醺然的状态中。
    不过昨晚与精灵王的那些对话,他并没有忘记分毫。
    甚至连精灵王允许他退出五族大会精灵族使团的话,他都记得分明。
    斐亚然是真心不喜欢与那些外族相处,虽然一开始他确实是想通过五族大会,与那些外族多接触些,以此来获取大陆上的信息,但昨天那半天的相处,他就已经大致理清了五族之间目前的形势,以及大陆目前的势力总态,这已经算是不小的收获。
    而且,与兽人公主苍岚之间的“师徒”关系,也让斐亚然决定干脆以苍岚为突破口,进一步了解大陆以及各族之间的复杂关系。
    之所以选中苍岚,一来是因为系统加持的师徒关系,二来,则是因为苍岚在昨天遇到的那几族未成年中,性格相对单纯,心思也还算纯良,比较好忽悠,不像其他几人那样心里小九九都颇多。
    就连天族的瓦伦,斐亚然虽然觉得对方实在不是个足够聪明的人,却也不否认,单纯从实力来说,瓦伦绝对要比苍岚和霍尔要高出许多。
    至于龙族的亚连……
    虽然昨天他也在他们这些未成年的队伍中,但如果以龙族的未成年标准来看,没准亚连的年纪,早就比他们几个人加起来还大。
    或许是因为在艾泽拉斯这十年的生活人际关系太过简单,以至于让斐亚然在昨天突然面对那些数以十计的外族的时候,竟然发觉貌似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出现在同一场合,也才发觉,从前在地球上,一直习惯于被镁光灯包围,穿梭于无数灯红酒绿中的自己,对于那样热闹的场合,竟然已经觉得不太适应了。
    既然不喜欢,干脆就不去了。
    担心白会不会生气什么的,昨晚也只不过是顺嘴那么一说。
    斐亚然从来都不是个会勉强自己的人。
    所以其实,从某称程度上来说,他和精灵王倒也真不愧是师生,都任性得理所当然。
    既然不打算去五族大会,斐亚然也就不用着急起身,懒洋洋在精灵王并不柔软的床铺中打了几个滚。
    似有若无的月桂清香窜入肺腑,那是安斯老师身上的味道,斐亚然这些年已经十分熟悉。
    他想到了精灵王昨晚说过的话。
    安斯老师说,他一直都知道天族这些年在大陆的动作,也清楚矮人和兽人被天族压制的现状。
    而对于天族如今被誉为大陆第一种族的事情,安斯老师也表示早就清楚。
    艾泽拉斯的开放在即,这也意味着精灵避世千年的状况即将改变,外出的精灵也会越来越多,到那时,整个精灵族都会得知天族如今在大陆上的情况。
    以精灵的骄傲,斐亚然十分怀疑,到时候那些外出的精灵,会不会与天族发生冲突。
    连他都能够想到这些,安斯老师肯定也能想到。
    但为什么安斯老师对此,却完全无动于衷?
    斐亚然很快又回忆起,安斯老师昨晚说过的另一句话:“在我眼中,精灵和其他种族,并没有任何不同。”
    昨晚斐亚然的脑子是被酒酿搞晕了所以才没反应过来,在头脑清醒的现在,回忆起这句话的他,却忍不住拧起了眉毛。
    安斯老师是艾泽拉斯的王者,是精灵之主,也是所有精灵从出生起便深植于骨血的信仰。
    精灵敬他爱他,把他视为庇护精灵一族的神明,也一直坚信,他们的王也如同他们一样,爱着王国的子民。
    就连心底一直牢记着自己是人类的斐亚然,也难免在这十年的潜移默化中,也不知不觉把精灵王放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值得依靠的位置上。
    更何况那些从创世之初便被精灵王庇护到今天的精灵?
    所以,斐亚然一时间也有些迷惑,怀疑那句话到底真的是安斯老师说的,还是他昨晚做梦梦到的。
    只是,如果真的不是做梦的话……
    那么,安斯老师一直对天族的动作毫无反应的事情,是不是也就有了解释?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斐亚然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觉得,这世上,或许甚少有能够被安斯老师放在眼中的人、事、物。
    但如果安斯老师连他一直庇护的精灵族,都没有放在眼中的话。
    一想到这,斐亚然就觉得心底像是空落了一块。
    明明,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精灵。
    为什么会因为这个突生出的猜测而感到难过?
    捂住眼睛,斐亚然终于深深叹了一口气。
    虽然一直告诫自己不可以对这个世界产生感情,这十年他也确实甚少与太多精灵接触,也一直以为有一天自己能够毫不犹豫地抽身而退,离开这个世界。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仅仅是安斯老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他再也没办法自欺欺人。
    他对精灵族,对安斯老师,到底还是产生了感情。
    所以,在发觉安斯老师对精灵族的态度后,他才会如此不知所措。
    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总是如同艾泽拉斯的树海般深邃而又毫无波澜。
    那是从创世之初便存在于世的永生的王者,安静地遥望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斐亚然忍不住想,这个世界上,究竟有什么,能够真正被安斯老师映在眼中?
    懒了一会儿床,斐亚然就很快收拾好床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悲春伤秋有那么一会儿就够了,即使不否认他确实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感情,也不代表他就不打算回家。
    所以,翻出系统的师徒面板,斐亚然仔细看了下这个变异的剑三系统所提供的师徒系统,是否也有了什么改变。
    剑三原本的师徒系统,可以看到师徒各自的门派、等级、阵营,每天可以在非战斗状态,随时召请对方三次到自己的所在地,副本、竞技场、战场除外。
    许多帮贡装备、用监本印文购买的门派秘籍,也可以由师父直接交易给徒弟,交易的装备会被自动转换成分数计入师徒值,而如果师父协助徒弟完成任务,也会在协助成功后,奖励一定的师徒值。
    而现在,看着师徒面板上密密麻麻的新增说明,斐亚然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后,斐亚然总结了下,发生改变的大致有以下几点:第一,想要成为师徒的双方,需要好感度达到200以上才可以,这点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不过如果好感度下降到200以下,则系统自动解除师徒关系;第二,因为苍岚对于斐亚然来说属于其他种族,为了让斐亚然能够真正教导好对方,系统会根据徒弟的种族,于帮会领地原本剑三十一大门派的书柜旁,开放新种族战斗秘籍;这一条,斐亚然看了许久。
    因为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按照系统的意思,以后他或许还会收其他种族的徒弟?人族肯定是板上钉钉跑不了,但,如果他不小心捡到矮人、龙族、天族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种族,难道也可以收成徒弟???
    第三,一旦拜入斐亚然门下,系统即刻便会自动生成“忠诚度”,这点来自于华国自古以来便存在的“尊师重道”思想。一旦拜入斐亚然门下,在面对斐亚然时,学生将自动获得“谦逊”buff,忠诚度越高,谦逊buff威力越大,也就越听斐亚然的话,越容易被忽悠。
    “忠诚度”与好感度有关,一旦忠诚度和好感度都降到负值,那么师徒关系便会即刻解除,徒弟将获得“叛出师门”称号。
    至于“叛出师门”称号会有什么用,系统倒是没提示。
    而斐亚然,也对于还没收徒就得知可能会有徒弟“叛出师门”的可能,也没什么太大感觉。
    因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每个人玩游戏的方式都不同,所经历的事情也就有所不同。
    就像斐亚然,他一闲就喜欢收徒弟,一收徒弟自然就会认识新朋友。
    但在游戏里,收徒或者拜师前,双方对彼此的了解往往都并不多,更多的是在成为师徒后的相处中,渐渐发现彼此性格是否合得来。
    斐亚然玩游戏的两年中,收过的徒弟如同过江之鲫,以至于连那些徒弟的名字,好多他都没什么印象了,最后真正会留在身边成为亲友的,并没有太多。
    而那些只在他游戏生涯中如同流星般一闪而过的徒弟们,则大多A了、转服了、练新号了、改名了、现充了、合不来自己滚了,或者干脆看上新师父连句话都没有直接选择断绝师徒了。
    所以其实对此,斐亚然早就习惯了。
    相遇就是缘。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好像是,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难过你离开。
    在来来去去那么多徒弟后,斐亚然对此已经十分看得开。
    当然,这些指的都是普通徒弟。
    对于只能收两个的亲传徒弟,斐亚然向来都挑剔得厉害。
    而一旦成为他的亲传徒弟,待遇自然也会与普通徒弟截然不同。
    用斐亚然的话来说,亲传徒弟那可是亲生的,普通徒弟自然不可与之相比。
    这么一想,斐亚然顺手就点进了亲传师徒界面,然后,看着上面自己“亲传徒弟”的身份,以及“亲传师父”栏上明晃晃的“安斯艾尔”和精灵王的头像,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戳了戳那张有花瓣飘落的动态安斯老师头像,斐亚然囧囧有神地问道。
    师徒系统明明是昨天才开放的好不!为啥他完全没有收到安斯老师收他为亲传徒弟的提示?!
    【……】系统君默默装死中。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斐亚然又抓着面板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发现,安斯老师收他为亲传徒弟的时间,竟然显示的是十年前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
    所以,他其实是在十年之前,就已经和安斯老师绑定了吗?
    之前才想着亲传师徒对自己意义的斐亚然,忍不住把自己和“安斯老师的儿子”画了个等号后,终于忍不住捂住脸,为自己的脑洞点了个大大的赞。
    这种莫名兴奋起来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_(:з」∠)_。
    保持着这种诡异的兴奋心情,斐亚然在吃过中饭后,很快就打开密聊系统,戳了刚刚新鲜出炉的首席大弟子苍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