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秀爷霸气侧漏+番外 作者:沐清流(下)

字体:[ ]

 
    第111章 秀爷霸气侧漏
    
    “叩叩——”
    午休时间,大陆第一魔武学院院长办公室的大门,被有节奏地敲响。
    “请进。”雕刻典雅花纹的橡木桌后,斐亚然放下手中已经捏出褶皱的信件,疲惫地揉了揉鼻梁。
    “吱呀……”厚重的大门很快被人推开,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深褐色双眼,身着白色法师袍的中年男人,踩着同色短靴,很快在斐亚然的办公桌前站定。
    “中午好,院长阁下。”装模作样地对斐亚然行了一礼后,来人板着一张脸,把手中拿着的一摞文件“嘭”地摔在斐亚然桌上。
    “这些是今年所有来报道的新生名单,一共13623人,其中法师学院新生4767人,武士学院新生8856人,目前已经全部统计完毕,请院长阁下过目。”
    看了眼桌角半人高的学生名册,斐亚然眨了眨眼,对来人露出个笑容,“既然你们已经统计完毕,我也没有必要再看一遍,对于你们的办事能力,我还是很放心的。”
    “啪!”斐亚然不说还好,这一说话,也不知是踩到了来人的哪根脑神经,顿时像被点着的炮仗,把院长办公桌拍得啪啪作响,“你还好意思说?你知道统计这些名单花了我们多少时间?!整整一个星期!全校所有导师都在加班加点审核统计整理,而身为院长的你,一点忙都没帮也就算了,最后竟然连新生的入学仪式都没参加!你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这个学院的院长啊‘翡翠’阁下?!”
    斐亚然:……
    “诺亚,你先不要激动。”看着整张脸都呈现出面目狰狞状态的男人,斐亚然无奈安抚道。
    “我能不激动吗?!你自己说,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有像“翡翠”这样的顶头上司,身为第一魔武学院副院长的诺亚表示自己简直操碎了心!
    有谁能了解,当他好不容易顶着压力,在新生入学仪式上代表学院致辞完毕后,听到那些刚入学的熊孩子八卦他到底是不是院长“翡翠”,最后因为他的脸和传说中的院长相差太大而被否认时那种无比蛋疼的心情?!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西里尔在听到后,竟然还颇为赞同地点头了!还和那些学生说,院长确实比那位致辞的副院长好看很多!
    诺亚当时差点没按捺住,险些当场家暴了西里尔那小混蛋!
    “你就是因为脾气不好,所以才老得这么快。”望着诺亚眯眼时眼角显露的细纹,斐亚然笑着调侃。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像个妖精似的,这么多年没一点变化。”狠狠翻了个白眼,诺亚忍不住吐槽道。
    说完,他还忍不住在斐亚然那张即使过了三十年,也还是一如初见般光滑细腻的脸上瞄了几眼,心底一时间简直各种羡慕嫉妒恨。
    法师的寿数历来与所拥有的魔力挂钩,魔力越强,能活的时间也就越久,相应的,外表也就会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许多。
    只是,即使是位列狄龙地界人类第二高手的诺亚,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脸上也还是有了几分岁月留下的痕迹,“翡翠”却依旧与当年毫无二致,看上去仍像个刚成年不久的大男孩。
    所以每次诺亚看到一脸胡子的里昂国王和同样成熟不少的西里尔,一脸孺慕叫“翡翠”师父的时候,才会觉得无比蛋疼——这简直就是欺诈!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已经与“翡翠”相识三十年,诺亚也还是看不透这个人,甚至越发觉得他深不可测。
    三十年前,当他与西里尔随狄龙队伍到达这个国家时,曾深深被这里的一切所震撼和吸引。
    甚至直到今天,他也依旧敢肯定,放眼整个大陆,再不可能有任何一个有人类存在的国度,会像狄龙一样,把法师的地位和福利,提高到今日这种程度。
    所以,即使当时他手下有不少精锐还被扣在“翡翠”手中,他也还是当即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这个唯一不把法师当成“异端”,甚至还倾举国之力为法师创造一切稳定学习条件的国度。
    当然,后来他才反应过来,当时就算他想走,“翡翠”也绝不可能放人,毕竟那可是个连亲徒弟都能往死里压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冷血家伙。
    想到这些,诺亚再看那张笑容可掬的完美面孔时,忍不住又冷哼了一声。
    诺亚在不满什么,斐亚然其实心知肚明,无外乎是因为他身为第一魔武学院的院长,近些年来参与学校运作的时间却越来越少,甚至连许多重要场合都完全抓不到人影,所有事情都扔给诺亚这个副院长去办,所以诺亚才会这么生气。
    “不然这样吧,明天我就召开教工大会,把院长的位置交给你,今后学院的事情也由你全权负责。以后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可以去国师府找我,或者直接找里昂来解决,你看怎么样?”略微沉吟了一下后,斐亚然提议道。
    诺亚闻言,一时间简直快被他气笑了,但在发现那双红宝石般深邃的眼中满是认真,完全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后,心却陡然提了起来。
    紧紧盯着“翡翠”的双眼,诺亚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你……你可别开玩笑啊,明知道我根……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再说,如果我真在乎院长那个位置,当初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法师公会会长的职位让给你。”
    这话倒是所言非虚。
    当年诺亚到达狄龙,经过斐亚然的多方试探后,终于半推半就表露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和他身后那个历史悠久,已经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组织——法师公会。
    实际上,远在黑暗战争以前,人类对于魔法就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和研究,不过因为人类的魔法天赋比之其他种族要弱上许多,肉体也相对脆弱,所以在强者林立的神眷大陆中,人类的地位一直不高。
    千年之前,魔族降临大地时,整个大陆生灵涂炭,一片焦土,人类作为大陆上人口数量最多的种族,在那场席卷整个大陆的浩劫中,自然不可能幸免于难。为了保家卫国,戍卫亲人和最后一寸土地,人类中所有强者都奋不顾身冲在最前线抵御魔族。也正因为此,待到战争结束,人类与所有种族一样开始休养生息,重建家园时,才发现,人族的精锐几乎在那场战争中损失殆尽。
    当然,在那样一场战争中,大陆所有种族都损失惨重,甚至有不少种族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里直接被屠灭全族,自此彻底消失。
    所以,如果在那之后,给人类安稳度过那段修复创伤的时间的话,人类未必会变成成如今的模样。
    只是很快,几乎就在魔族刚刚从大陆退去,人类甚至还未曾从恐慌中彻底醒来的时候,光明神殿和光明神,便悄无声息地,以一种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人类的眼中。
    自此,人类的文化与历史,独立与信仰,开始被彻底扭曲。
    人类的双眼,也日渐被蒙蔽,渐渐成为被天族圈养在谎言之下,终日以向光明神祈祷来希求安稳的再没有丝毫斗志的平凡种族。
    诺亚的祖先,便是在这样一段历史中,艰难地为人类保留下了最后一股能够挣得独立未来的火种,也就是一直传承到诺亚这一代,一直隐藏在地下的法师公会。
    所以真说起来,当初在狄龙建立法师公会,并且被诺亚主动推上公会会长这个位置的时候,斐亚然其实还是有些惊讶于对方的干脆的——
    “我和我的祖先虽然一直在为法师一脉寻求生存之地,但真正让这个族群能够光明正大活在阳光下的,却是你,‘翡翠’先生。而且,公会长之位历来都是能者居之,你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出任会长也是实至名归。”
    当初诺亚就是用这番话,彻底打动了斐亚然,也正因为此,斐亚然一直十分清楚,诺亚与被系统胁迫才不得已为人类劳心劳力的自己其实完全不同——他才是真正为人类谋福祉,不求任何回报的英雄。
    所以如果可以,在已经达到他当初建立魔武学院和法师公会、佣兵工会初衷的现在,斐亚然早些时候,就已经有了想要把这些位置让给更适合的人的想法。
    不过,每当他表露出这样的意愿,那些人就都会和此刻的诺亚一样,露出这种既惊讶又惶恐的神情。
    眼见诺亚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薄汗,斐亚然心底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勾起唇角,半真半假地笑道:“好吧,其实我只是开个玩笑。”
    诺亚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无奈地对斐亚然挥了挥手,“算了算了,只要你以后别再说这种话,学院的活动你爱参加不参加,反正这么多年,我都已经习惯了。”
    “副院长大人辛苦。”斐亚然适时送上一顶高帽。
    诺亚脸上这次才有了一丝笑意。
    不过,其实他今天来,还有其他事情要与“翡翠”汇报:“据探子回报,光明神殿已经开始怀疑这些年发生的‘异端’失踪事件,是否与狄龙有关,并在暗地里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如何攻克‘死亡之海’,打开前往沙漠的入口。”
    斐亚然挑眉,“又是那位‘不知名’先生提供的消息?”
    “是的。”
    说起这位“不知名”先生,这些年斐亚然和诺亚对这个名字已经极为熟悉,因为三十年前,就是这位,把光明神殿运送魔兽去往地方的消息,透露给了狄龙的探子。
    在那之后,那位也时不时会送过来些光明神殿的内部消息,却从未暴露过自己的任何信息,甚至连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倒是让诺亚都忍不住佩服。
    不过,因为那位送来的消息大多真实可靠,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敌人,斐亚然和诺亚索性就笑纳了这位“不知名”先生的好意,反正如果他真的对他们有所求,早晚会主动联系他们,那时自然有机会看清他到底是敌是友,是神殿放出来的诱饵,还是与他们一样,看清了神殿本质的斗士。
    诺亚:“除此之外,还有件事,我怀疑也与这位‘不知名’先生有关。”
    斐亚然:“什么事?”
    “根据回报,我发现除了我们的人以外,似乎还有另一波人,也在暗地里散布光明神殿四处释放魔兽的消息。”
    斐亚然闻言,笑着靠进椅背,手指有节奏地磕在桌面,“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像是会与他有关。”
    “不过,也不排除做这件事的另有其人,毕竟或许也会有人和我们一样,一直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与我们做着相同的事。”在遇到诺亚前,斐亚然一直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解放全人类,毕竟系统当时把人类说得那么凄惨。
    但在遇到诺亚,继而又发掘到这那位“不知名”先生后,斐亚然对人类的信心就越来越强——甚至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完全是多此一举,因为一直只要有像诺亚这样的人在,人类就早晚能为自己挣得一个未来。
    所以很多事情,一旦深究太多,真的还挺容易纠结。
    “对了,还有一件事。”
    “诺亚先生,其实我完全不介意你一次性把所有事情说完。”斐亚然忍不住调侃,换来诺亚又一记白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