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个蛇精病不是我弟弟+番外 作者:他是韦小5

字体:[ ]

 
 
    李蛇精:“哥哥,你去哪了你是不是不要小煌了?”
    李倒霉:“我拉屎你也要跟着吗?”
    李蛇精:“做屎真好至少还能爆你的菊。”
    李倒霉:“…………”
    李蛇精:“饿了吃我下面吧!”
    李倒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李蛇精舔嘴唇:“我以前不知道哥哥这么诱人。”
    李倒霉:“嘤嘤嘤……我想静静。”
    李蛇精凶恶脸:“静静是谁?”
    李倒霉:“…………”
   
    关键词: 重生 双子 年下 爆笑
  
 
第1章
    码头的夹板上站着一个青年,他已经退到了最末端,身后是蓝得深沉的海。
    几个青皮头的男人手中的钢管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他们步步逼近。
    为首的男人看着青年俊美的脸,毫不掩饰眼里的欲望:“如果不是雇主非要你的命,我真想和你好好玩玩。”
    在他们冲上来时青年把冲在最前面的人一起拖下海里,岸上的人骂骂咧咧跟着跳下去。
    为首的喊:“救老三,然后直接把这小子弄死!”
    他们一跳下来,老三就挣脱了青年的束缚,他们一齐游向青年时,青年没动。
    当他们把青年包围起来时,青年脸上扬起了诡异的笑容。
    老大被着笑容的不详感弄得多长了个心眼,瞪大了眼睛:“快上岸,他咬破手指了!马上就走鲨鱼过来了!”
    几人开始飞快地往回游。已经来不及了。青年闭上眼睛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不再游动身体慢慢下有沉。
    海面上只看到几个鲨鱼的鱼鳍以惊人的速度游过来,在海面上绕了几个圈,鲨鱼掠过之处海水越来越红,有破碎的布料飘散…………
    “哥,你醒了。”
    李辉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十四五时的模样,刚睁开的眼睛还未适应强烈的光线,他揉了揉以为是幻觉,再睁眼清楚看到的对方灿烂的笑容。
    李辉坐起来往后退了退:“妈!”
    厨房里传来陈莎的声音:“欸!”
    李辉:“妈妈呀!”
    陈莎系着围裙拿着锅铲风风火火跑进兄弟俩的卧室,对床上的李辉说:“妈妈在这呢!”
    李辉:“我的妈呀!”喊完后两眼一黑晕了。
    李辉再次醒来后,看到老妈和李煌已经淡定了很多。
    对于他的之前失常李辉表示他做了噩梦。
    费了一阵功夫他才把自己重生回十五岁那年的消息给消化掉。
    这年暑假电视里在放《喜羊羊与灰太狼》,播到那集沸羊羊不小心亲了懒羊羊一口,沸羊羊吃坏肚子以为怀孕了,两只羊急得要死的欢脱小故事。
    兄弟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李煌边啃着苹果边说:“怎么着也是懒羊羊更适合怀孕吧?”
    “是啊,”李辉说完飞快地蹙了一下眉,“不对,俩男的怎么可能怀孕?”
    李煌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啊,不过好有意思啊!”
    李辉心中警铃大作,原来李煌身为同志的心早就发芽了,不行必须掐断!
    李辉:“小煌,现实中就有两男的甚至是几个男的一起瞎搞,你可不能让爸妈失望啊。”
    李煌很委屈:“哥,你到底说什么啊?你不相信我?”
    李辉心说,我要是说我就是太相信你,才让你后来成了被包养的小情夫,我最后被人当成你弄死了,你信不信?
    李辉看见对方湿漉漉的小眼神,萌得一脸血,上辈子怎么没发现弟弟辣么可爱?
    李辉摸了摸他的头:“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给你打预防针。”
    李煌眼睛弯成了月牙形,把头靠到李辉的肩上,好像想起什么脸又皱成一团,“哥,爸妈说我们长大了要分房间睡了。”
    上辈子也是上高中前的暑假分的房间,当时李辉爽快的同意了,李煌不同意还被李辉打了一顿。
    李辉摸了摸鼻子,以前年少不懂事不怪我啊,要是真分房间岂不是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要是他又弯了呢?
    李辉摸摸李煌毛茸茸的头:“等会吃饭的时候跟爸妈说不用了,我们都是男的长大不长大一起睡都没关系。”
    李煌愣愣的看着李辉,李辉:“你不愿意?”
    李煌蹭了蹭他的脖子,毛茸茸的头将他脖子弄得痒痒的,整个人都没力气。
    李煌:“没想到哥会愿意和我一起住,我好开心!哥,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李辉:“别蹭我的脖子。”
    李煌:“为什么啊?”李煌又蹭了蹭,如果是以前的李辉绝逼把他抓起来胖揍一顿,但是重生回来的李辉看着对方湿漉漉噩小眼神就下不了手。
    李辉推开他的头:“不许就是不许。”
    李煌感觉哥哥变了很多,居然还愿意和他一起住,以前哥哥不必要从没主动跟他说话的,哥哥也很烦他稍微黏一点就被揍,但是现在的哥哥似乎更好相处了?哥哥现在看他的的眼神,居然有兄长对弟弟的疼惜了!
    李煌咧着嘴笑嘻嘻的,明显神游在外。
    李辉:“笑什么?”
    李煌:“哥哥真好。”
    李辉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心说:好吗?是我在你脸上留下的巴掌印手型够漂亮,还是我骂你的时候姿态够优雅?
    李煌被一言不发的李辉看着,心里咯噔了一下:“哥,对不起,我不该叫你哥哥的。”
    李辉:“我不是你哥哥吗?为什么不能叫?”
    李煌眼睛红红的好像随时都快哭出来:“你说过叫哥哥很恶心的,叫一次打掉一颗牙……上次的牙才刚补上去……”
    李辉:“………………”辣么残暴绝逼不能是我!
    李煌一脸视死如归的张开了嘴:“打掉哪颗哥你选吧!”
    李辉:“…………”
    李煌闭上了眼睛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反而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住,睁开眼看到哥哥抱着自己。
    李辉在他耳边说:“要叫哥哥就叫吧,以后不打你了。”
    李煌高兴的喊起来:“哥哥!”
    很快李辉就后悔了,他玩手机的时候李煌在叫,他看书的时候李煌在叫,他吃苹果的李煌在叫,现在他在拉屎李煌还在叫,屎都给吓回去了。
    李煌:“哥哥!哥哥!哥哥!”
    李辉:“没事不要叫我!”
    
 
第2章
    短暂的假期结束。
    李辉和李煌到学校注册的时候十分惹眼,一对颜值爆表的双胞胎怎么可能不惹眼?
    两人才注册完,就有接待新生的学长过来问:“住哪个宿舍?我带你们去吧。”
    这个人穿着学生会制服,丹凤眼下有一颗泪痣,笑起来时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说话又慢又轻给人很温柔的感觉,但是李辉看到他的脸就莫名的想拍死他。
    他一边拧着行李一边问:“你们谁是哥哥啊?”
    李煌:“当然他是咯!”
    李辉一直沉默,在对方帮他们把东西提到宿舍门口后,还是李煌跟对方说的谢谢。
    临走前学长说:“我叫陈子奕,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啊!”
    陈子奕…陈子奕…陈子奕……李辉在心里不断念叨着,突然拍了李煌的后背,李煌正在喝水喷出一米远。
    李辉:“死渣男!”
    李煌快哭了:“哥哥,明明说过不会打我的,我又做错什么惹哥哥生气了?”
    李辉捂脸,这种狗血言情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李辉:“手滑。”
    李煌兴奋的赞美:“哥哥手滑的姿势真优雅。”
    李辉:“………………”
    李煌:“哥哥,刚才那个人看我的眼神好讨厌想在审视商品一样。”
    他没有告诉哥哥的是,哥哥根本没注意到,那个人盯着哥哥的样子像一直潜伏在灌木丛中随时可能发动进攻的狼,让他想把那个人的眼睛挖出来。
    李辉:“把他抓起来打一顿就好了。”
    李煌:“这样不好吧?”
    李辉:“一句话干不干?”
    李煌:“干!”
    …………………………
    陈子奕刚走进男厕,突然被人用席子罩住推到在地上一阵好打,被按着动弹不得,对方手中的挥舞棒子如雨点一样落下。
    打了十来分钟,打他的人跑了,他憋屈的把席子掀开,身上到处是淤青。
    陈子奕眼里布满了血丝,啐出一口带血的痰,擦了擦嘴角后从牙齿里挤出一个名字:“乔方然!”
    宿舍就兄弟俩住,另外两个家就在学校附近都外宿。
    晚上去教室时,听到班上有人说:“高二年级今天下午打群架的都被政教处抓去,为首的居然是学生会会长!”
    另一个说:“干的是体育班的班长,听说他俩经常干架,但闹得政教处都知道是第一次。”
    李辉和李煌相视而笑,深藏功与名。
    李辉:“以后离陈子奕远点。”
    李煌:“嗯。”
    李辉在纸上写下陈子奕的名字,李煌表情阴郁,哥哥那么再意那个人吗?
    李煌又看到李辉在那个名字上打了个大叉,松了一口气。
    这一世陈子奕还什么没做就被两人痛揍了一顿,完全是陈辉为了解恨。
    上辈子陈子奕把李煌扳弯后,新鲜感一过就把李煌甩了。
    李辉还记得李煌上辈子割腕后了无生的神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