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躺下!打劫 作者:疯狂判官(上)

字体:[ ]

简介:
他穿越重生, 
只为了寻找异世最厉害的人完成任务。 
谁知一不小心惹到了几个难搞的人,还被盯上了… 
“…我只是出去散步。” 
“不,我们要看紧你!”
 
关键字:躺下!打劫!,疯狂判官,多人宠爱,欢乐,刺激,惊喜
 
 
  楔子
 
  随着女人的减少,男人开始承担起受孕责任。但就算这样也无法解决日渐减少的人口问题,以及产生的变种隐患。为此,联盟开展了一个名为“献身计划”的行动。
  选出适合的人进入‘时空隧道’,寻找时空最强之人献身配种。他们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带回最优秀的后代。以此验证‘时光隧道’和“献身计划”的可行性。
  根据历史数据对比,只有沐凡适合回到几千年前的古代完成任务,故事从这里开始……
 
  【01】穿越到群狼中
 
  浦县,山脚下一群人围在轿子旁边,最中间上了年纪的一男一女声音嚎地大声貌似哭地伤心,女人最后将一块环状大饼套在轿子里的少年脖子上。
  “时间快到了,你们赶紧回去。”
  “这真是造孽啊!我好好的儿子要被送上山让人糟蹋。”女人哭地卖力,用手绢擦拭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用你家女儿上去你肯吗,也不知道你这当娘的怎么想的!”抬轿的人看了下天色,明显不满拖延这么久,要不等下他们上山该晚了。
  “作死啊,送女儿上去不是给那些山贼糟蹋吗!”女人气得用手帕甩说话的人。
  “……那你就不怕你儿子弄上去被人糟蹋。”说的小声,却还是让旁边的人听的清楚。女人脸色一变,立马嚎哭地更大声。男人见自家老婆哭的岔气,只得在一边顺气,顺便瞪多嘴的抬轿人几眼。
  “时间到了,都让开,我们要抬人到山上去了。”抬轿人赶走围在轿子周边的人,然后使劲抬起轿子一摇一晃地往山上走。
  这是浦县一个村庄,连接外面县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往前百里外的山道,但是偏偏山道被山上的山贼霸占着。村庄里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谁能和山贼们对抗,所以每次都忍气吞声让山贼拿点食物和钱财就算了。
  原本也算相安无事,但是这次山贼们却提出要他们送人上去给他们老大当老婆!而且还说男女不忌,这得多饥渴才会有这样子的想法,连是公是母都不介意了!就因为这事,整个村都沸腾起来了,谁家愿意把人送到山上去糟蹋!?
  就在谁家都不愿意时,村长家的媳妇却提出愿意将家里大儿子送到山上去。村里谁都知道村长大儿子是村长之前的媳妇留下的,虽然长得有模有样挺俊俏,却是个痴呆,村长媳妇平时没少打骂,现在她正乐的高兴有机会把人赶走,而且说出去还为村里好。
  村民们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但谁也没说破,毕竟谁也不想自家儿女被送上山。
  虽然山贼们说送上山的人男女不忌,但男人天性总归应该是喜欢女人多点,所以送男人上去也得送个像女人的,哪怕不像也得打扮的像!坐在轿子里的少年大约十八九岁,穿着一身红色喜庆长袍,脸颊上涂得跟红屁股一样可笑,左边耳朵边还插着一朵大杜鹃花,硬是将带着点俊朗帅气的少年打扮成女人,就算再怎么女性化打扮总归还是个公的,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最可笑的是少年脖子上还挂着一圈环形状的大饼。
  少年外表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眼睛里没光,看起来很木讷。被人打扮成这样也只是乖巧呆呆坐在花轿里。
  “好了,就放在这里吧。”在太阳落山之前,抬轿的人终于将轿子抬到了半山,谁也没敢多呆一会儿,挥手示意一下便一起走了,唯独把花轿扔在山上。太阳落山后天色暗的特别快,山上的冷风吹地让人鸡皮疙瘩全齐,显得特别可怕。
  轿子里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和少年长相一样的人。那人伸手握住少年开始吸取记忆,少年的身影越来越淡,直至最后消失不见,轿子里又只有一个人。和之前的少年长相一样装扮一样,甚至连脖子上的饼圈都一样,但眼睛却不同之前那少年一样空洞无神。
  谁也不知道轿子里发生的一切……
  沐凡摸了下左耳,未来世界携带的紫色耳钉还在,存储空间还能用,他家二黑也还在里面睡觉。确定记忆换取成功之后,沐凡摸了摸肚子,然后发现自己脖子上套着的奇怪大饼圈!懒得出轿子的沐凡淡定地抬起挂在脖子上的饼圈,开始进餐……
  “细碎,兮嗦,卡擦……”
  从轿子里传出细微的声音,在周围寂静的山上听起来更加可怕,好像什么野兽在撕咬吞噬猎物。
  几个人影接近轿子,一个胆大的在其他几人的怂恿之下掀开轿帘……
  “啊啊啊!!见鬼了!!”
  “何方妖孽!”
  “大胆妖孽,看老衲不收了你!”
  插着大牡丹花的红屁股妖怪,坐在轿子里正朝着他们咧开血盆大口……然后一口咬在自个脖子上的饼圈上!?
 
  【02】 这几个古人真笨
 
  沐凡是星际联盟“邪鹰”首领沐鹰唯一的儿子,邪鹰是星际联盟头号通缉的最大势力帮派,可以说是星际联盟政府最头疼,却最束手无策的黑帮势力,他们不仅与正规军作对,更与联盟要局对抗,星际联盟只要提到“邪鹰”两个字便会头疼……
  但这一切在星际联盟1012年暂时划上休止符。
  原因就是沐鹰儿子沐凡8岁时进行能力测试,各项指标显示沐凡潜力级别是SSS级,这便意味着沐凡长大很有可能会成为可怕的存在,也许会让邪鹰变成联盟更加惧怕的对手,这种事是联盟绝对不允许的事!
  联盟政府花了大精力抓捕只有8岁的沐凡,在2年后从最大黑帮邪鹰手中抓走沐凡,并利用各种途径和办法妄图帮沐凡洗脑,在失败之后干脆将沐凡囚禁起来开始单独教育,教育内容包括弃恶从善,洗心革面,辨别是非。所以往后的几年,沐凡一直被关在联盟实验室接受单独教育,唯一陪伴他的只有一只叫“二黑”的实验狗……
  实际上沐凡的成长就像当年能力测验的一样,不管是武力值还是技能值都高的吓人。但俗话说,“天才必有所缺陷”大抵指的就是沐凡这样的人,虽然沐凡是个各指标高的吓人的天才,但是他神经却比普通人慢上很多。
  不,或许该说因为沐凡这人有点怕麻烦,有点懒,导致他的神经传输的也比别人懒上半拍,慢上半拍。
  比如痛觉神经。你扎了他,十分钟后他才会委屈地问你扎他干什么……
  再比如很多事情的真相其实是这样子的:
  被联盟从邪鹰里抓走沐凡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那次他懒的逃跑。
  被联盟关了这么多年沐凡没有逃跑过一次,是因为他懒的出去!
  被邪鹰营救那么多次沐凡都没有被救出去,是因为他懒得配合!!!
  连沐鹰每次偷偷用密鸽子传信给被囚禁的沐凡交流父子感情,沐凡也只会回上两个字:“子,好。”不,连二黑的叫声都比沐凡的多上几声!!这绝对不是亲生的!沐鹰每次都会这样抱怨!!
  沐凡就这样和二黑幸福的生活在实验室,直到他老爹沐鹰被抓了,邪鹰大部分手下都被联盟政府关押。沐凡在“营救邪鹰众人”和“穿越借种”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要知道哪怕救出邪鹰众人,他后面的人生都要被联盟一直追捕,太麻烦了他绝对不愿意。而且只要他参与这个计划,联盟答应他2个条件:
  一是释放邪鹰所有人,包括他父亲沐鹰。
  二是改变邪鹰所有人身份,让邪鹰所有人漂白,不再找他们麻烦。
  于是就这样沐凡接受实验,穿越到这个他在说明书上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的时空。最后还是二黑告诉他这个地方叫“古代”……
  那么眼前这些没礼貌、面目可憎瞪着他的人,就是二黑所说的“古人”?
  吞下嘴里的饼,沐凡抬头对着眼前大惊小怪的几个人冒出一句:“你们这群愚蠢的古人。”他乃星际联盟最大黑帮邪鹰的少主,未来SSS级的天才沐凡,竟敢说他是妖孽!
  “……”
  “他说我们愚蠢?”
  “这该死的妖孽竟然藐视我们!”
  “带上山让老大教训他!”被骂了的几人完全忘记害怕,大着胆子合力抬起花轿朝山顶走,一边走一边不忘威胁:“你聪明的就乖乖听话坐在轿子里,要是敢逃跑就狠狠教训你!”
  沐凡坐在轿子里转了下眼睛,继续吃饼。有人抬,不用他自己走,这么好的事情他怎么会拒绝?
  “这几格固然针奔。”这几个古人真笨,咬着饼沐凡含糊说着,继续享受轿子。
  山顶黑风山寨里,一个桀骜不驯的男人正在大厅喝酒,一边喝酒一边抱怨:“要是再来个美人跳舞就好了。”
  “肯定会有的,老大您就再忍忍~”一边斯文的男人看看外面天色,下山接人的该回来了。不知道老大看见他们帮他劫来的人会不会高兴?
  此时男人还不知道,黑风山寨很快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连山寨老大都要易主了……
 
  【03】 今天起我是老大!
 
  黑风寨是普通山贼窝,百号人都是山贼,除了杨冰卓和辛白两人。杨冰卓是现在的黑风寨寨主,辛白是山寨军师。这两个人一个月前突然冒出来杀了前老大,然后霸占这黑风山寨,而他们真正的身份谁也不知道。
  山贼们也不关心这个问题,他们只关心杨冰卓当上老大之后,他们的生活质量有了明显提高。以前的老大每次抢不到什么东西,就算抢到了也全都自己享用,哪像现在的老大,有时抢到的东西比他们以前抢到的加起来都多……
  “辛白,我怎么觉得不对劲,你真没瞒我什么事吧?”杨冰卓拿着酒坛豪迈地喝,总觉得今天的山寨比往常的都要安静,让人觉得不习惯。
  “怎么可能,老大你想太多了哈哈。”
  “也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现在没疯已经算是厉害了。”杨冰卓哭丧着脸一张脸:“早知道我就和冷清月那家伙换了,呆在寺庙也比被安排到这个破山上当山贼好,至少他那里离县城要近的多!”
  杨冰卓继续后悔,但是当初拒绝冷清月请求的人正是自己,因为去寺庙的人可是要被剃光头发。那时冷清月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要和他换。现在想想那时要是换了就好,一头头发换来逍遥的日子,比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要好太多!
  “老大你再忍忍吧。”辛白还是老生常谈,说来说去就是这句安慰的话。
  “忍!忍!忍!再忍下去我的“宝刀”就要生锈了!!”杨冰卓一拍桌子明显酒劲上来。
  辛白眼角一抽瞄向杨冰卓双腿之间,明显很有份量鼓起的帐篷:“……你再忍忍吧。”
  杨冰卓被气得瞪向双腿之间:“兄弟,辛白叫你忍忍别*起!”
  “你看,我让它软下去,你看它会不会软下去!它还是勃勃生机。除了忍,你还能说些别的吗!!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已经禁-欲一个月了!”杨冰卓一空坛子用力放在桌上自暴自弃!
  “勃勃生机这词不是这么用的。”
  “那就*起生精!”
  “……”
  “老大!!我们回来了!!”在杨冰卓和辛白争执不下时,外面传来欢乐中夹杂着激动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