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秦宁的奋斗 作者:来自远方(上)

字体:[ ]

文案
 
对秦宁而言,穿越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砸板砖。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异世大陆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宁 ┃ 配角:白珝,乌檀 ┃ 其它:异世大陆,穿越
 
作品简评
 
对秦宁而言,穿越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砸板砖。空降战场不算完,生逢乱世,水匪马匪路匪统统打过照面,挨的刀子不计其数。更有一次穿到末世,醒来就是丧尸,被人刀劈斧砍,死不瞑目,那叫一个凄惨,这样的穿越生涯,别说霸气侧漏,走上人生巅峰,寿终正寝都是传说中的神话。如今他面对这座异世孤岛,又一次踏上这种被坑的旅程。作者文笔娴熟流畅,行文风格大气恢弘,开篇将历经苦难的主角又一次丢到一个完全陌生异世大陆,吸引住读者目光的同时让读者对主角未知的人生之路产生兴趣。随着情节发展,透过笔者的细致到位的语言描写,一个充满神秘的奇幻世界展现在读者眼前,同时让主角的奋斗之路更具传奇色彩。
 
 
 
 
 
    第一章 异世孤岛
 
  碧蓝晴空,万里无云。
  一望无际的海面,零星散落几座小岛,或草木葱茏,或砂砾遍布。形态各异的礁石,似阻隔陆地与海水的黑色墙垣,任凭海风席卷,海浪冲刷,仍屹立如故。
  银色的鱼群聚集,环绕岛缘,形成暗色条带。
  灰色的海豚飞跃而起,流线型的身姿,光滑的背鳍,在半空划过一道长弧。
  水花飞溅,海面卷起道道银浪,预示即将到来的饕餮盛宴。
  海岸边,嶙峋的礁石上,秦宁抱膝枯坐。
  头顶黑云,满是悲壮。
  海水拍打礁石,发出阵阵轰鸣。
  不知过了多久,秦宁猛的站起身,大步走到礁石边缘,深吸一口气,飞身而起,面朝大海自由落体。
  一群小须鲸路过,庞大的身躯排开海面,水柱冲天而起,凝成一片水墙,延缓秦宁下坠的速度,迫使他停留半空。
  未等水墙坍塌,三群海豚追逐而至。
  队伍中的小海豚玩性正大,发现半空中的不明物体,争相跃起,喷出一股水花,顺便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尾鳍正面拍了过去。
  力与力的作用下,秦某人似断线的风筝,飞过海面,越过礁石,啪的一声砸在沙滩上。
  四肢摊开,脸先着地。
  海中,越来越多捕食者加入,鱼群被分割成数团,远远望去,浪花翻滚,蔚为壮观。
  奇怪的是,海豚、鲸鱼乃至鲨鱼陆续前来,唯独不见一只海鸟。
  沙滩上,秦宁抬起头,挂着两管鼻血,呸呸吐出两口细沙。艰难翻过身,仰望天空,愈发悲愤。
  “贼老天,玩我是吧?!”
  不是秦某人发疯,实在是被逼到份上。无论是谁,有他的遭遇,想不崩溃也难。
  大学毕业,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勤勤恳恳工作三月,签下一份大单,总要庆祝一下。
  结果高兴过头,饮酒过量,一醉不起,直接穿越。
  面对陌生的古宅街道,呆滞两秒,秦宁认了。
  穿就穿吧,只要肯努力,总能活下去。
  凭借后世的知识,顶着土著身份,混个温饱不成问题。运气好的话,更上一层楼,大踏步迈向小康也不是不可能。
  问题是,没等他做出点成绩,路上摔一跤,磕破脑袋,莫名其妙再次穿越!
  大富之家,钟鸣鼎食,环肥燕瘦,翠香环绕。
  秦宁险些叉腰而笑。
  结果乐极生悲,睁眼不到两月,鱼刺卡喉,双眼一翻,继续人在“穿”途。
  必须说明,他不是被鱼刺卡死,而是喝醋时被一口呛死。
  两度“死于非命”,秦宁生出警觉。奈何老天任性,掉坑里还想出来?做梦!
  于是乎,三穿四穿不算多,五穿六穿是常态,七穿八穿……人生艰难,满腹心酸。
  撒丫子飞奔在穿越的大道上,秦宁泪水横飞。
  意外病死也就罢了,直接空降战场算怎么回事?
  空降战场不算完,生逢乱世,水匪马匪路匪统统打过照面,挨的刀子不计其数。更有一次穿到末世,醒来就是丧尸,被人刀劈斧砍,死不瞑目,那叫一个凄惨。
  这样的穿越生涯,别说霸气侧漏,走上人生巅峰,寿终正寝都是传说中的神话。
  总结下来,穿越这个行当,当真是要人命。
  什么天上掉馅饼,草根逆袭,都是骗人的!
  没就此黑化,走上反社会反人类道路,秦宁都万分佩服自己。
  第十次睁眼,望着天空两个太阳,秦宁悲愤良久,终于大彻大悟:反正都是死,与其等着被老天坑死,不如自己来。
  活不成,还死不成?!
  参照前世经验,跳海是首选。
  超过一定距离,水面堪比钢板。跳下去,百分百粉碎性骨折,速死速决不成问题。
  下定决心,秦宁徒手攀岩,回忆过悲催过往,死志愈发坚定,决然纵身一跃。
  然而,他忘了,老天要坑人,绝不会半途而废。
  抗争命运,自我了结?
  想得美!
  抹掉鼻血,秦宁眼眶发酸,仿佛感受到全世界的恶意。
  活着不易,死亦难,还有没有天理!
  悲愤到极致,秦宁彻底爆发,对天大吼,经典词汇接连出口,没一句重样。至太阳西沉,鱼群四散,海面归于平静,嗓子干得冒烟,肚子开始轰鸣。
  “就算是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尝试过多种死法,饿死绝对不成。
  打定主意,秦宁利落起身,活动一下四肢,迈出两步,忽然停住。
  不对!
  按照常理,经过先前一摔,没有半身不遂,也该断几根骨头。
  结果呢?
  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骨折迹象,除了流点鼻血,甚至不觉得疼痛。
  “怪了。”
  秦宁摊开双手,五指开合,又摸摸两侧肋骨,满头雾水。
  视线转向海面,倏然记起,将自己拍飞的海豚,个头似乎有点大。依地球标准,堪比成年大白鲨。路过的几条小须鲸更像得了巨人症,体型比得上蓝鲸。更奇怪的是,海岛周围,除了鱼群,竟然不见半只海鸟。
  想不明白,干脆不去想。
  离开沙滩,秦宁沿着岛林边缘寻觅。
  运气还算不错,没走多远,就捡到数根枯枝。掂了掂重量,在礁石上打磨得锋利,制成粗陋长矛。
  夕阳西下,海面一片橘红。
  海风愈凉,秦宁提着长矛走向水中。捕几尾海鱼,好歹对付一顿。
  寻死,也是需要力气的。
  海浪冲上沙滩,覆上脚面。
  两秒不到,秦宁嗷一声蹦起,弯下腰,用力搓着脚趾,冷得牙齿打颤。
  这哪里是海水,分明是冰川!
  未几,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最后一丝暖光消失。
  弯月洒落冷辉,繁星闪烁,点亮夜空。
  海面泛出银光,仿佛有玉石浸在海底,与星光交相辉映。
  难得一见的美景,秦宁却无心欣赏,反而眉间紧皱,紧紧盯着脚下,生出不妙预感。本能驱使他迅速后退,藏在一座礁石后。
  静待许久,四周依然平静,正以为自己多心,变故骤生。
  沿着海岸线,一个个沙丘缓慢鼓起,大到十余米,小到两三米,活似一个个移动堡垒。
  细沙流淌,片刻形成道道瀑布。
  看清“沙丘”是什么,秦宁心跳骤然加快。
  菱形甲壳,八条长腿,两只大鳌,螃蟹?!
  在这些巨无霸跟前,帝王蟹堪比小虾米,实在不够看。
  巨蟹似没发现秦宁。
  离开沙洞,暗红色的雌蟹成群涌向海面,青灰色的雄蟹舞动大鳌,两两捉对厮杀。
  大鳌相抵,发出吱嘎声响。砸在礁岩上,立即碎石飞溅。
  战斗结束后,胜者尾随雌蟹趾高气扬离去,败者仰壳翻倒,口吐白沫,生无可恋。
  海岸旁像经历过飓风,一片狼藉。
  秦宁握紧长矛,确定留下的都是残兵败将,各个负伤缺腿,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走出藏身处。
  这么大的个头,壳内必定相当饱满,味道也一定不错……
  哪怕失去战斗力,巨蟹的体型也是威胁。
  秦宁不敢向“壮汉”挑战,几经对比,选定一只不到两米,远离群体的目标。
  谨慎起见,秦宁抓起一把细沙,顺风扬了过去。
  先时翻壳的巨蟹,多数无力再战。发现动静,没有寻找来者,反以极快的速度翻身,拖着断腿潜回沙中。
  好汉不吃眼前亏。
  跑先。
  被秦宁挑中的巨蟹,明显伤势过重,两只大鳌不见,八条腿也少去一半。无论翻身还是挖沙,均以失败告终。试着挪动,奈何四条腿不听指挥,与族群的距离越来越远。
  见状,秦宁舔舔嘴唇,想省些力气,等猎物自投罗网。
  可惜天不遂人愿,海面生波,下水的巨蟹似要折返。
  秦宁知道,不能再等了。
  压低身体,悄无声息靠近猎物。彼此相距不到五米,迈开长腿,加快速度,举起长矛直冲过去。
  风吹起黑发,俊俏的面容染上杀气。
  可怜巨蟹来不及反应,就被锋利的矛尖刺瞎左眼。
  仗着猎物无法翻身,秦宁干脆跳上蟹腹,拼着长矛折断,肩膀手臂留下数道伤口,赶在蟹群上岸之前,结束这场战斗。
  其后更拽着蟹腿,将猎物拖远。
  巨蟹很重,秦宁喘着粗气,胸腔里像有风箱拉动。行动间,汗水淌过伤口,火辣辣的疼。
  真该庆幸,穿越九次,第七次就是原始世界。虽然没活几年,好歹学到生存手段。不然的话,猎物摆在眼前,也是无从下手。
  将猎物拖到一截横倒的断木后,秦宁终于停下。
  稍歇片刻,喘匀了气,抹去脸上汗水,撬开破碎的蟹壳,撕开蟹腮,挖出大块蟹肉。
  会不会吃坏肚子,秦宁全不在乎。
  反正早晚是死,管这些作甚。
  巨蟹肉入口即化,没有一丝腥味,更带着一股清香,格外甘甜。顺着食道滑进胃中,仿佛有能量流入四肢百骸,疲累一扫而空,手臂的伤口竟开始结痂。
  短暂惊讶之后,秦宁大喜,整个人埋入蟹壳,开始狼吞虎咽。
  挖空蟹身,砸开蟹脚,吃得肚子滚圆,才算心满意足。
  打了个饱嗝,正要离开,忽然发现蟹胃有古怪。
  好奇心使然,秦宁探出长矛,将异物挑出,竟是一只古朴的手镯。
  两指宽的镯身,似玉非玉,雕刻着奇怪的花纹。
  乍看,纹路极其混乱,根本不入眼。凝神观去,则乱中有序,更产生错觉,镯上花纹正缓缓流动,仿佛有生命一般。
  不由自主,秦宁举起黑镯,看了许久。
  视线随花纹移动,心神为之牵引,意识变得模糊。
  不好!
  秦宁暗道不妙,用力咬住嘴唇,就要将镯子扔出。
  未料,黑镯黏在掌心,硬是甩不脱。
  花纹映着月影,镯身发出刺目白光。刹那分成千万条光带,将秦宁和蟹壳一并包裹其中。
  弯月躲入云后,白光则愈发炽烈,形成一枚光球,缓慢升起,仿佛小型太阳。
  刚刚上岸的巨蟹,见之大骇,争先恐后,又成群退回海里。
  光芒中心,秦宁紧闭双眼,眉间皱出川字,豆大的汗珠滚落,全身上下彷如水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