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夫当家[系统]+番外 作者:长戈一画(上)

字体:[ ]

 
    文案
    大商人步擎苍因为意外丧生,重生到几千年后的星际时代,正好赶上他那便宜老爸把他当成弃子“嫁”给了新崛起的草根将军叶凤邪。
    新“丈夫”虽然行事粗鲁且风风火火的,却心怀仁善长相漂亮,步擎苍颇为喜爱。
    唯一让他头痛的是,这位“丈夫”花钱实在是太潇洒!时局动荡,他养军队要钱打仗要钱买武器要钱什么都要钱。
    看着家中薄薄的家底,和手里这大堆大堆的欠账单,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重操旧业冷静一下……
    (步擎苍)温润腹黑攻VS(叶凤邪)风风火火将军受
    感情发展路线是这样的:互看顺眼→互生爱慕→同生共死→生死相随→情深似海→HE。
    内容标签:重生 系统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步擎苍,叶凤邪 ┃ 配角: ┃ 其它:长戈一画,攻视角,1VS1,HE。
    晋江编辑推荐:
    大商人步擎苍因为意外丧生,重生到几千年后的星际时代,赶上他那便宜老爸把他当成弃子“嫁”给了新崛起的草根将军叶凤邪。新“丈夫”虽然行事粗鲁性格风风火火,却心怀仁善长相漂亮,让他颇为喜爱。只是这位“丈夫”花钱实在是太潇洒!时局动荡他养军队要钱打仗要钱买武器要钱什么都要钱。为了养家还债他决定重操旧业……
    主角步擎苍重生到星际时代,与善良正直的少将叶凤邪结为夫夫,为了帮他还债以及保护民众使尽浑身解数,应付各路牛鬼蛇神。夫夫俩反差又互补的性格萌点十足,互动甜蜜温馨,默契非常,随着剧情的深入而互生爱慕,在无情的战火中更愿将生死后背托付,一起保家卫国,美好的爱情令人羡艳……
    
    第1章 新婚第一天
    
    步擎苍揉着额头从装扮喜气豪华的大床上坐起来,宿醉般的头疼让他忍不住嘶了一声,忍了半晌才抬头环视了一眼这间属于自己的新房,微微眯起的眼中闪过一丝新奇,以及了然。
    他其实来这里已经有好几天了,只是一直在接受这具身体的记忆,昏睡了好几天。
    他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商人,死之前正好去邻市参加好友的喜宴,没想到在晚上回来的高速路上,就被天外飞来的一颗陨石当场砸中,车毁人亡,真正的天降横祸。唯一让他觉得安慰的是,那天他的司机跟他请了假,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孤家寡人死了也就死了,可不想再因为自己多出一场悲剧。
    转念又想起在喜宴上,好友调侃他,好歹也是快三十岁的钻石王老五,不管是男是女身边总得找个伴的话,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好友祈这愿倒真是准得很了,他死了一回,醒过来就已经等在新房里准备跟人洞房了。
    说起来这位步少爷步勤和叶少将的婚姻,算是标准的联姻吧,步大少爷是步家这个超级大世家的所谓的嫡长子,他的身份原本应该是受万众瞩目的,联姻甚至是“嫁”人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他,事实上他的出生也确实如此。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如今是在二十一世纪之后两千多年的星际大银河时代,人类的潜能早已经随着时光的流失而进化,大多数人都拥有了异能,毕竟人们的视野和世界在不断变大,如果自身不能进化得更加优秀强大,就只能被时代淘汰。
    而从出生就没有异能的步大少爷,在极高的期待后,却又让人极大地失望,他的处境也就更为尴尬了,直到十六岁时他最后的一次异能检测也失败后,步家的家主也就是这位步大少爷的父亲,就彻底放逐了他,不再管他的任何事情,当然也不再多分给他丝毫的关注,这就直接导致了步勤奋发读书,最后不但没有得到父亲的认同,还被父亲嫁给一个野蛮暴力粗鲁的平民少将,只因此人现在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他在十分绝望之下做了傻事,最终便宜了他这个游魂。
    二十多年的记忆是非常庞大的,更何况步勤还有点死读书的书呆子气,读过背过的书特别多,步擎苍为了接受这部分记忆,昏睡了至少三天左右,等他醒过来,已经被直接送进叶家新房里了。
    步擎苍正在梳理从步勤那里得来的记忆,新房的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架着一个同样穿着新婚礼服的男人走了进来,那个男人似乎是喝醉了,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头暗红色的头发却乱糟糟地垂了几丝在他的脸颊上,让他看起来并不如资料上那般威严强势。
    “哎,那个,二哥喝醉了……”架着他的一个男人看见他似乎是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步擎苍打量了几人一眼,挑眉,移动了一下发现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便从床上下来往几人走了过去。
    “没事,把他给我吧。”
    那男人似乎是更尴尬了,但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跟其他几个架着叶凤邪的人对视了一眼,还是让开了。
    步擎苍走过去将喝醉的人架到自己身上,伸手揽住他的腰,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一起看向领头的那个男人,那意思,如今大哥不在二哥不行,你是老大你来说。
    那男人瞪了几人一眼,只好转头尴尬地问:“呃,那我们先出去……?”
    “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你们了。”步擎苍微笑点头。
    那人心说这人脾气倒是真好,倒是有点同情他了,忍不住又说:“我叫元驹,跟二哥是一起长大的,你就叫我元驹就好了,我晚上就睡在楼下,你有事就叫我们。”
    “好的。”步擎苍笑着点点头。
    元驹见他这么好说话,也松了一口气,赶紧回头招呼其他人快走。
    步擎苍目送他们离开,才低头看靠在他怀里的人。这位叶少将比他想象的要瘦一点,但是腰上的肉很紧实坚韧,跟他这种天生骨架大的人不太一样,是劲瘦有力那一型,削瘦但又结实的身材倒是十分的好看。
    当然最好看的还是那张颇为精致的脸,剑眉凤眼似乎很严肃锋利,却很有东方古国的神韵。不过他现在一直闭着眼睛,让步擎苍没法更好地欣赏这种美景。
    步擎苍好笑地摇了摇头,半扶半抱地带着人往那张大床走去。
    叶凤邪躺到枕头上时猛地睁开了那双眼睛,眼中闪过的一丝寒意和锋利让半弯腰站在床边的步擎苍猛地后退了一步,果然两人之间的半空中飞快地划过一道看不见的利刃,袭卷着整个空间都扭曲了。
    步擎苍看着半空中飘着的几根被斩断的头发,又后退了一步,不紧不慢地解释:“我没有要偷袭你的意思……”
    叶凤邪却似乎只是本能地动作,随即便伸手撑住头,极没形象地骂了句脏话,“草!”
    步擎苍:“……”
    叶凤邪撑着额头继续骂,“这帮兔崽子!要死了,老子还要去洞房的!”
    步擎苍在开始的惊讶后,倒是很快就适应了他这种性格和外表上的反差,在旁边倒了杯水过来,含笑问:“难受啊?要不要先喝点水?”
    叶凤邪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像是想起了他的身份,目光像是X光一样上下扫描了他一遍,问道:“你就是步家那个大少爷?我新娶的媳妇?”这话里隐含了一丝挑衅。
    “我是男人,你可以叫我丈夫,或者老公。”步擎苍含笑看他一眼,声音不轻不重地与他争论。
    “凭什么我要叫你丈夫?!力量决定上下,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叶凤邪对于这一点非常自信。
    步擎苍轻笑了一声,缓步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捏住叶凤邪的衣领,对方下意识避开,但很快意识到这种行为有点像示弱,立刻僵住脖子不动,瞪着步擎苍含笑的桃花眼。
    果然就听步擎苍微笑着说:“可咱们现在是伴侣不是敌人,怎么能用武力决定一切,那不是太没情趣了?”
    叶少将这辈子最怕跟文人政客耍嘴皮子,刚喝了酒又头晕,想了半天也想不到怎么反驳这话,顿时就怒了,皱眉反问:“那你说怎么确定?”
    步擎苍见他眯着眼睛,烦恼到快要发火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一声,视线移到他微微开启还泛着酒香的嘴唇上,像受了蛊惑似的,低头凑过去吻了一下。
    叶凤邪咂了咂嘴巴,还挺舒服的,疑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步擎苍笑着说:“这个时候应该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是步擎苍那双桃花眼含笑时太迷离好看,声音太好听,还是他喝得太醉了,脑子里一阵阵地晕眩,竟然十分听话地合上了眼睛。
    步擎苍的吻技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胜在进步神速,很快就找到了窍门,把喝得醉醺醺的叶少将吻得彻底失神,一时间什么都忘记了,随着他的动作大喇喇躺下,任他动作。
    新房里自然有人很体贴地放上了各种需要的东西,步擎苍在枕头下摸了一下便摸到了东西,顺手拿了出来。
    他摸出来的东西似乎是水剂的,盖子没太盖好,里面的液体流出来不少,还落到了叶凤邪身上。
    叶凤邪被他吻得非常舒服,见他突然离开,还有些不满地睁眼看了过来,那意思是让他快点过来继续服侍本大爷。
    步擎苍轻笑了一声,在他耳边吻了一下,低声说:“我脱|衣服。”
    叶凤邪闻言倒是爽快干脆,自己一挺身先把衣服给脱了,随后还十分热心地去帮不怎么会脱这个时代衣服的步擎苍。
    叶凤邪微微眯起他那双好看的凤眼,打量了一下步擎苍的身材,嘲笑道:“你可真弱啊,跟白斩鸡似的,果然书呆子就是书呆子。”叶将军一向不太瞧得起那帮只会耍嘴皮子的政客,不过他这一嘲笑,倒是失去了一个绝佳的翻身时机。
    不过他这话倒是没怎么打击到步擎苍,毕竟这身体他也才接手不过几天,要知道前世他的身材可是非常棒的。
    “都说了,在床上靠的可不是力量。”步擎苍低笑着再次把人给压到床上,叶凤邪就觉得他的手指好像有魔力一样,不管挨到他身上的哪个地方,都跟通了电似的畅快,叶凤邪叹息了一声,双手用力抱住身上的人想翻身压到他身上,但却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劲,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
    步擎苍见他这么快就有了感觉,于是更加卖力,喝醉的叶少将慢慢地,越来越沉浸其中,很快就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虽然说步擎苍看起来似乎对谁都温和有礼,谦谦君子,其实骨子里却是一头不折不扣,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如今美食在前,虽说对方是喝醉了酒,他有趁人之危之嫌,不过到嘴的肉再吐出去那就不是他步擎苍了。
    所以他一点没客气,笑眯眯低头把某个大意失荆州的将军吃干抹尽。
    
    第2章 新婚第二天
    
    早上步擎苍醒过来时,床上只有他一个人,昨晚的销魂一夜仿佛是只有他一个人参与的美梦而已。
    不过房间里还保持着新婚房间的装饰,地上临乱地随意丢撒着两个人的衣物,昭示着新婚夜晚两位新人间的浓情蜜意。步擎苍扫了一眼某人的衣物,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笑了,看来昨晚某人被他伺候得不错,今天还有力气逃跑。
    卧室挺大的,不过怎么看都有点空旷,似乎是因为家具和装饰物少的缘故。步擎苍在房间里逛了一圈找到了存放自己衣物的柜子和浴室门,冲了澡换好衣服出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