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夫当家[系统]+番外 作者:长戈一画(下)

字体:[ ]

 
    第41章 送你一个礼物
    
    自从发生了藏甲的事情之后,叶凤邪看步擎苍就看得非常紧,现在叶元帅与罗祺都回来了,他十分干脆地将军务全部丢给了两人,自己则把更多时间放在步擎苍身上,这样即能保护他,又能让步擎苍安心做他要做的事情。
    步擎苍脸上虽然没有多余表现,实则心中有愧,叶凤邪为他丢下一个军人的职责赶来救他让他感动,也让他感觉到了一份责任。如果那天因为他的原因,迎接大军凯旋的庆典出了危险事故,那么他就是那个害叶凤邪变成民众罪人的恶人。
    凤邪应该是个英雄一般的人物,怎么能成为罪人?还是因为他成为罪人?他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当然抛去这些不说,他意外地发现自己似乎是获得了以为没有那么快到来的东西,心中十分开心,怎么会不乐意这人整天跟在自己身边?
    “你今天要去哪里?”
    两人早上起床又有点晚了,到餐桌旁边吃早餐的时候,太阳都照到桌上了,叶凤邪坐在阳光下,一边吃东西,一边抬头问他。
    “今天先去茶楼,要让秦运帮我办件事情。”步擎苍笑眯眯给盘子里放东西,就喜欢看他大口大口吃东西十分有活力的样子。
    “嗯,那我陪你去。”叶凤邪点头。
    “那好,正好去了茶楼咱们再去义父那儿坐会儿。”叶元帅年纪已经很大了,异能者能让人类的寿命增长到一百岁以后,而叶元帅已经快九十岁了,为了帝国,他在十年前就决定不再提升自己的异能,因为担心自己在异能进阶的时候挺不过来,丢下太过年轻的皇帝和叶凤邪,现实也确实不容他考虑过多个人的利益,这些年如果不是他一力扶持皇帝,守卫这个帝国,这个人类国家早就大乱了。如今他的异能已经许多年停止不前无法进阶,这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所以这次回来,皇帝和叶凤邪都不打算让他再出征,留在紫微星帮皇帝镇镇场子也不错。
    叶凤邪点头,步擎苍跟他义父关系处得非常不错,他每次坐在旁边看他们相谈甚欢的场面就觉得心情好,这种一家人的感觉对他来说挺新奇的,也挺喜欢。
    两人边说话边吃完了早餐,然后一起去了凤凰楼。
    凤凰楼的生意这段时间完全是一落千丈,要不是碧云楼那边实在挤不下,有些客人爱清静才会来这边,不然生意只会更差。
    秦运面上时时刻刻笑脸迎人,心中的焦心感其实都堆满了,也不知道他的那位老板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是不给他一个准话!
    “嗨,秦掌柜今天生意还不错吧?”
    有人笑着进来搭话,也不知道他这笑到底是真笑还是嘲笑,反正秦运一概不去想,笑容满面迎上去说:“顾先生里面请里面请,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步擎苍跟叶凤邪到的时候,就看见他那一脸能笑出花的样子,叶凤邪啧啧道:“这人也真是能忍,要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谁还敢来嘲笑我,不揍得他爹妈都不认得才怪。”
    “你也就是嘴上说说吧,弄得整个紫微星的人都以为你是恶霸,其实你根本没揍过几个人吧?”步擎苍伸手搭着他的肩往里走,笑眯眯调侃道。
    “那你要不要试试爷的拳头是什么滋味?”叶凤邪斜他一眼。
    步擎苍忍不住笑出声,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凑到他耳边暧昧地说:“凤邪全身上下哪个地方我没尝过是什么滋味。”
    叶凤邪耳朵通红,一手肘捣开他,“少耍流氓,离我远点。”
    “不行啊,离太远了万一被人抓走凤邪又要伤心了。”步擎苍特别有道理。
    叶凤邪:“……”恶狠狠瞪他一眼,懒得理他。
    见两个老板过来,秦运便很快与客人告别,过来跟两人说话。
    “怎么样,茶楼最近生意有没有回升?”步擎苍一边慢悠悠给三人倒茶,一边问道。
    “哎不行,都差不多,哪有回升啊。”秦运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也就勉强支撑茶楼继续开设下去吧,这还是捡了对方的漏呢。”
    叶凤邪凑到窗边看一眼,也忍不住撇嘴又坐了回来,算了,还是不看了,免得更加心塞。
    步擎苍看了两人一眼,笑着说:“既然凤凰楼生意不好,你最近先将凤凰楼交给你信得过的属下照管一下吧,你帮我做点事情。”
    秦运一听要自己帮他做事,立刻就来了精神,觉得他肯定是要放大招改变现在的僵局,于是认真道:“什么事情,先生请说。”
    叶凤邪也好奇,侧坐在凳子上,后背斜靠着他的肩膀,也凑过来听。
    “去寻几个合适的位置,我打算再开几家凤凰楼的分楼。”
    他话音刚落,另外两人都差点没跳起来,叶凤邪忍不住说:“你还开分楼啊?这生意都冷成这样了,再开那不是拿钱打水漂吗?你怎么想的啊?”
    秦运虽然猜测步擎苍这么做肯定还有后招,但还是忍不住想点头,实在是这茶楼最近的生意太冷了,最冷的冰星也赶不上啊!
    步擎苍冲两人招牌式地神秘一笑,说:“你只管照做就是了,而且最好是——最开始咱们是私下里悄悄打听,慢慢地却又被人给快速传了开——这种,至于我们到底怎么想的,一概保持神秘,一个字也不要透漏。”
    秦运不由跟叶凤邪对视一样,都有一种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为什么即要保持神秘,一边又要让人透露?
    “至于钱的问题嘛,刚好最近的异能饮料那边又打了一笔分红,一会儿我转给你。”
    “那这么说,这茶楼其实也不完全是拿来做晃子的,是真要开?”叶凤邪皱眉问。
    “对,是真要开,第一次至少开十家,最好在紫微星中心城区每一个区域都开一家,开少了我还担心会出问题呢。”步擎苍笑眯眯伸手捏了一下他挺直的鼻子。
    叶凤邪愣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他庆典那天晚上,跟他们说的那样东西,猜测估计就是跟这个有关系,他说过现在必须保密,于是他也就不问了。
    秦运什么也不明白,不过就算搞不清楚步擎苍到底想干什么,他还是老实地接下了这个差事,尽职地去办这件事情了。
    叶凤邪等人走了,忍不住抬腿踹了一下他的凳子,郁闷道:“有时候我好想叫人切开你的脑袋看一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怎么鬼点子就那么多啊!”
    “怎么能说是鬼点子呢?老公这明明就是计谋。”步擎苍很不满,随即又神神秘秘压低声音跟他说,“不过如果你叫人切开我的脑袋,一定会有一个大发现。”
    “什么大发现?”叶凤邪眨眨眼,还以为他又有什么发现,也不由凑过去小心听。
    “你会发现啊,我的脑袋里面啊,全是凤邪,满满的都是凤邪。”步擎苍凑到他耳边笑眯眯说道。
    叶凤邪脸上的顿时变得特别精彩,姹紫嫣红的,从最开始的郁闷,到后面明白他这话到底有什么深意时的通红,他觉得自己和这个人简直没有共同语言!
    不!他们肯定连同一个物种都不是!不然为什么他们连好好交流都那么困难!
    步擎苍逗完了人,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觉得他们家少将实在太可爱,每天有这么个可爱的人在身边,他这辈子一定能多活二十年!
    叶凤邪哼了一声,决定还是不要跟不同物种的人交流了,好烦。
    两人在凤凰楼待了半上午,又一起去了叶元帅的府邸。
    叶元帅单身了一辈子,没有老婆也没有后代,连个情人都没有,现在他的宅子里除了跟了他一辈子的老管家德叔外,并没有其他人。但其实叶元帅性格爽朗,是个很爱热闹的人,只是在家里却不喜欢有不相干的人过来,他觉得家里,应该是家人待的地方,喊那些不认识的人过来干什么?
    看见两个小孩过来,叶元帅特别高兴,喜欢小孩的德叔也是,看见两人立刻喜滋滋去厨房亲自下厨了,说是让他们留下来吃午饭。
    步擎苍两人到的时候,发现罗祺竟然也在。叶元帅从不认为自己老了,跟三个小年轻混一起说得也是风生水起,人家可是很新潮的人。
    在叶家吃过午饭,步擎苍他们准备待一会儿就走,下午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罗祺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伯父不是有事情要跟老二说吗?”
    叶凤邪怒视他,“不要叫我老二!”
    罗祺看着他笑道:“那好吧,跟以前一样叫你小叶子好了。”
    叶凤邪莫名其妙看他一眼,搞不懂他说话怎么这么奇怪。
    “哎?哦,我想起来了,是有点事。”叶元帅干笑两人,起身对叶凤邪说,“小叶子赶紧来,有样东西给你。”
    叶凤邪不疑有他,让步擎苍等自己一会儿,起身跟老元帅走了。
    这父子俩进书房谈事,只有步擎苍和罗祺留在外面,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罗祺看了看步擎苍,笑着说:“你猜到我是故意支走他们的吧?不想问问我原因?”
    步擎苍即不点头也不摇头,而是顺着他的话问:“那么是什么原因?”
    罗祺却没有在笑,双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说:“我跟凤邪认识十几年了。”
    步擎苍点头,笑着说:“我听说过,你们是在奥西多的海盗窝认识的吧?”
    “是的,所有小孩子中,我和他是最先认识的,你知道为什么吗?”罗祺问。
    步擎苍摇头。
    “因为他的性格最值得别人信任。”罗祺道。
    “确实是这样。”步擎苍脸上在笑,心里却在微微皱眉。
    罗祺继续说:“我和他认识快二十年了,一直以为我们的关系会是最好的,最好的兄弟,最好的……”他顿了顿,才说,“我没有想到义父会突然插手他的婚姻,更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跟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结婚。”
    步擎苍不语,继续听他的下文。
    果然罗祺很快就把接下来的话说了出来,“当年奥西多一直想方设法让才十三四岁的凤邪尝男女之事,以便早点生下更多继承他强大异能的孩子,收为已用,或者拿来做研究……都是我阻止的。”
    步擎苍眉头也终于微皱了起来,罗祺的话让他心中隐约有一个预感。
    “我觉得你和凤邪身份相差那么多,经历和性格更是天差天别,他那个性格肯定不会是你们这些公子哥会喜欢的类型,而且,其实你也没有那么喜欢他,对吧?”罗祺看着他,说了一句让步擎苍直接变了脸色的话,“不如你放过他?”
    “罗先生这话从何说起啊?”步擎苍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第一次这么难看,他道,“从来只听说劝和不劝离的,没见过你这样一上来就让别人好好的婚姻破裂,凤邪不是你的好兄弟吗?”
    “那你告诉我,你真的喜欢他吗?喜欢他哪一点?”罗祺不理会他含刺的话,提出了他认为最尖锐的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